第十一章

成芸虽然走了一天,但是依旧不怎么饿,问张导有没有想吃的,张导没要求,说都可以。

成芸说:“那就随便找个店吃点吧。”

结果这两人又去了中午那家店,又点了两碗牛肉面。

吃饭的过程中,成芸觉得有点冷。

外面的风似乎大了一些。她往店外看,按这个时间,天应该不会这么黑才对。

旁边的张导说:“要下雨了。”

几乎在她说话的同时,成芸就看到一个游客打扮的人从小店门口走过去,撑着一把伞。

成芸看看地面,好像没有湿。正好已经吃完了,在等张导的时候,她出去站了一下。

还是那种毛毛细雨。

“贵州经常下这种雨的。”张导说,“其实这样的雨打不打伞都没事。”张导不想让成芸久等,快速地扒了两口面条,“走吧成姐。”

出了门,张导从包里掏出一把伞,“我带伞了,你拿着用吧。”

成芸说:“那你怎么办。”

张导指着下面的方向,“我很快就到了,就住在下面。”

“不用了,你自己拿着吧,这雨也不大。”成芸看了眼时间,说:“明早我醒了叫你,咱们再定去哪。”

“行。”

两人在饭店门口分手,成芸收紧风衣,往客栈走。

结果上到半山坡的时候,雨比刚刚大了一些。路上已经一个人都没有了,成芸加快脚步,回到房间。

进屋开门的时候,成芸手已经有些僵了。

成芸很禁冻,比起热,她更能忍受寒冷。可现在十二月份,凯里平均气温大概在六七度左右,本就称不上暖,加上下雨刮风,阴冷程度不亚于北方。

成芸穿得很少,回到房间先把空调开到最高,然后洗了个热水澡。

她在洗手间里待了许久,直到热水将自己的身子完完全全地冲热了才擦干身体出去。屋子的温度也上来了,成芸穿好衣服,躺到床上,伸手拿来手机。

手机屏幕上干干净净,什么提示都没有。

成芸搜了一下当地天气,凯里今晚有阵雨。她躺在床上,玩了一会游戏后,打了个哈欠,懒洋洋地拨通一个电话。

手机响了五六声才接通。

电话那头有风有雨,还有一道低沉的声音。

“喂?”

成芸说:“你失踪了?”

“……”

阿南好像是在赶路,说:“没有。”

“晚上小张打你电话你怎么不接。”

“哦,我没听到。”

“你又跑哪兼职去了?”

“……”阿南沉默了一会,低声说,“没有。”

成芸从床上坐起来,“没有?我们要定明后天的行程,结果现在你人都找不到。”成芸下意识地要从风衣兜里摸烟,结果衣兜空空的,她忍不住皱起眉头,语气更冷了。

“你是不是觉得拿到钱了就随便了,我包下你的车,现在你第二天就见不到人影,打电话也不接,你什么意思,觉得我脾气好?”

成芸说了不少,但其实语速并不快,语调也不高。

只是冷。

那种打从心底漠视的冷。

电话里面一直没有回应,只有呜呜的风声,还有一闪而过的车辆声音。

成芸冷笑一声,淡淡地说:“周东南,你别惹火我。”

本来成芸想说的是“你别给脸不要脸”,可想了想,到底还是忍住了。

安静了许久,电话里才传来阿南的声音,很简短的一句话——

“你等着,我很快回去了。”

说完,他就挂断了电话。

成芸听着手机里的忙音,听了足足半分钟。然后她将手机扔到床上,穿鞋下地,一把推开阳台的门。

冷风瞬间灌入。

此时的雨比之前下的大多了,雨点噼里啪啦地砸下来,除了雨声,外面什么声音都没有,山林像蒙了一层薄纱一样。

面前时冷风冷雨,背后是燥热的空调,冰火两重天,可成芸还觉得异常的舒服。

就在她在阳台上吹风的时候,视线里忽然有个东西一晃而过。

成芸往前走了走,快要走出遮雨的篷子时,半山坡的那条向上的狭窄山路进入了视线。天已经黑透了,那山坡上是没有路灯的,成芸摸不清那是不是自己的幻觉。

她把目光投向山路尽头,那有个转弯,转过来就是她住的客栈,那里有灯,如果那人影是真的,他很快就会走到那里。

成芸等待的时候,往后站了站,甩了一下胳膊上的水。

水还没完全甩完,那个人就已经走过去了。

很快——从树丛的遮挡中走出,晃过那个转弯,几乎只有一秒钟。

可成芸还是看清了。

那身深色的硬皮夹克。

成芸回到自己的屋子。

几乎与此同时,门被敲响了。

三声,声音不算小,应该是用骨节叩响的。

成芸走过去,把门打开。

刚刚截断了的阳台的冷风,现在又从正门吹进来了。

阿南双手插在衣兜里,几乎浑身湿透。

因为一路没停,来到成芸门口时候,他气息已经不匀,明显喘着粗气。他的脸上也是雨,头发一缕一缕的贴在额头上。

他看着她,成芸稍作打量,之后便侧过身。

“进来。”

阿南没动,好像在考虑什么。

成芸穿着一身灰色的保暖内衣,紧紧贴着身体,脚上穿着宾馆的拖鞋,头发还没有彻底干,披散在肩头。

“我让你进来。”成芸往屋里走,等了一会,阿南还是没动静,她转头,对站在门口的人说:“怎么?怕我扣你工资?”

阿南默不作声地摇摇头,而后低沉道:“不是。”

成芸耐不住性子,“那还不进来!”

阿南终于迈开步伐,进了屋子。他反手关好门,屋里又陷入了安静。

外面的雨哗啦啦地下,成芸包着手臂看着他。

阿南没有与她对视,而是低头看着地面。过了一会,他从衣服兜里掏出个什么,递给成芸。

成芸接过——

四方、白盒。

软包万宝路。

成芸看到这包烟,没做声,下巴却不由得抬起了一些。

“你去买烟了?”

“嗯。”

“去哪买的。”

“凯里市区。”

“你回市区了?”

“嗯。”

“有没有顺路再干什么活?”

“……”

阿南没有马上回答,而是抬起头,看向成芸。

他顶着那张瘫脸,抬手,指了指那包烟。

“你先抽根烟。”

成芸皱眉。

阿南又说:“你先抽一根,我们再说。”

成芸确实很想抽烟,她把烟包拆开,打开盖,拿出一根咬在嘴里,刚要拿打火机点火的时候,瞬间明白了阿南的意思,直接把烟从嘴里拿出来了,反身指着他,气势如虹——

“周东南,你是说我抽不着烟闹脾气呢是吧。”

阿南嘴唇紧紧闭着,成芸又说:“你觉得我是犯烟瘾了跟你无理取闹是不是?”

他不回答,成芸眼神凌厉,像训下属一样。

“我问你话,是不是!”

阿南低了低头,又抬起来,好像在措词。

成芸知道他说话费劲,也不逼他,给他足够的时间思考。

终于,想了半分钟,阿南开口——

“你还是先抽根烟吧。”

成芸:“……”

想了半分钟,还是这句话。

成芸觉得自己这拳头都不是打在棉花上,她是打在了年糕上,不仅打不动,还把自己粘恶心了。

她瞬间一点力气都没有了,坐到床上,抽烟。

阿南就在一边,耐心等她抽。

成芸抽着抽着,就觉得有点不对。

为什么抽上烟之后,她的心情真的不那么暴躁了?

现在再让她厉害她都懒得厉害。厉害什么,走了一天了,哪有力气。

可就这么算了,不刚好验证了阿南的话——你就是烟瘾犯了而已,不要没事找茬。

还没等成芸想好,一根烟已经抽完了。

成芸掐了烟,转过头,想随便找个借口搪塞过去,忽然发现了什么,忍不住说:“你嘴唇怎么黑了?”

阿南抿了抿嘴,摇头,“没事。”

成芸说:“中毒了?”

“……”

成芸不开玩笑了,“过来坐吧,我这有空调。”

阿南没有拒绝,坐到床对面的沙发上,他看起来真的是冻坏了。

“刚回来?”

“嗯。”

“就去凯里了?”

“嗯。”

“你除了嗯还会别的不?”

“……”

“我扣你钱啊。”

阿南终于抬起头,刚好看见成芸的眼睛里。

“为什么?”

“为什么?我包你的车,你不见人影,你还问我为什么?”

阿南说:“你昨晚不是让我帮你找烟,寨里没有你要的烟,我只能去外面买。”

成芸说:“从这来回凯里市区最多两个小时也回来了,你走了一天。”

“……”

“你还去哪了?”

阿南低头不说话。

“说吧,我不扣你钱。”

“……火车站。”

“接人去了?”

“嗯。”

“接了几次?”

“三次。”

“挣了多少?”

阿南看向成芸,成芸笑了笑,说:“怎么,行业秘密啊?”

阿南摇头,“一人三十。”

“别人敢坐你的车么?”

“我借了朋友的车。”

成芸听了这话,有点不满,“你能借车还让我坐你那破车?”

阿南看着她,“你不是不怕么。”

他背后就是阳台,外面青山烟雨。

阿南的声音跟他的表情、跟外面的景色一样,低低的、淡淡的,甚至有点木讷。

“你要怕,明天我就去找人借车。”

成芸歪着头,余光里就是那盒刚刚拆开的香烟。

她不知想到什么,嗤笑一声,说:“热乎了就赶紧回去睡觉!”

阿南不多话,站起身,来到屋门口,成芸在他身后说:“明天早上七点。”

阿南打开门,“好,去哪?”

“侗寨。”

阿南豁然转头。

成芸盘腿坐在床上,看着他,“没听清?”她又说了一遍:“去侗寨。”

半晌,阿南才点点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