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走了几天,事情积攒了一大堆。成芸没多休一天,第二天一早直接去了公司。

成芸的公司离李云崇的公司离得较远,位于丰台区,公司旁边就是一个长途汽车站,平日人流量就多,如今赶上年底,马上要元旦了,汽车站外从早到晚都一堆一堆的人。

成芸起个大早,洗漱穿衣。

整个房子都很安静。成芸下了楼,碰见浇花的红姨,问有没有早饭。

“哎呦,你怎么醒的这么早啊。”红姨惊讶地说。

“我要去公司一趟,家里有什么吃的,随便给我垫一口。”

李云崇的房间在三楼,虽然离得远,听不到,但成芸还是不由自主地把声音压低了。

“你等李先生一起吃吧。”红姨说,“昨天晚上他还在讲的。”

成芸笑笑,“不用了。”她在一楼搜刮一圈,奈何李云崇这人平日对饮食太讲究,别说垃圾食品,就连磕巴嘴的零食都看不见。

“昨个这儿的点心呢?”成芸指着茶几。

“哦,那是郭小姐昨天晚上带来的稻香村点心,昨天晚上上楼之前李先生让我都倒掉了。”

“……”成芸忍不住白了一眼,又往里面走。

推开一道门,成芸看见什么,咧嘴一笑,“好嘛,让我逮找了。”

红姨跟在后面,一看成芸拿的东西,赶忙阻止。

“哎呦不行啊成小姐,那是给鸟吃的啊。”

成芸把饼干拆开,“有什么关系,这不就是我之前买的。”

红姨一脸懊恼,“这鸟嘴馋,不过一个月了李先生也只给了一块,成小姐你可千万不能吃啊。李先生知道了会怪我的。”

昨晚成芸没吃太饱,半夜就饿了,但是懒得动,就没下床。

现在好不容易找到一盒饼干,没道理放下。

“放心了,不会怪你。”成芸把饼干卷了卷塞包里,打算路上吃。“他都习惯了。”

出门,雪已经停了。

昨夜的雪不小,地面上堆积了厚厚的一层。成芸估计了一下温度,感觉得有零下十五六度,她这身衣服还是有点勉强。

不过好在有车。

成芸临出差前一夜也是在李云崇这里住的,车也停在了这里。她把车库门打开,一辆黑色的凌志停在里面。

因为出门早,路上还不是很堵。成芸开车开到公司,刚好碰见两个员工。

下车打了招呼,成芸来到自己的办公室。

活越攒越多,成芸排好工作表,一样一样解决。

七点多的时候,公司员工陆陆续续上班。成芸拿起办公桌上的电话,拨了一个内线,响了一声,一个男人接通。

“领导。”

成芸看着手里的东西,说:“小徐,来一下。”

徐志勇马上道:“好的,马上。”

放下电话,没有半分钟,办公室外就传来噔噔的跑步声。门被叩响,成芸说了句进来。

徐志勇进屋,反手关好门。

“领导。”

徐志勇今年二十九,研究生毕业后来到成芸的公司,是技术部的组长。说是技术部,其实说白了就是电脑维修部门,偶尔做一下系统的维护和更新,主管后台。

他来到成芸面前,带着一副厚厚的眼镜,身材消瘦,脸上一笑全是褶子。

成芸手里拿着几份报告,没有马上说话。徐志勇偷偷瞄了一眼,是前几天的业务报告。

“领导出去几天,玩的怎么样啊。”徐志勇开口问。

“还行。”成芸抬头,“看我瘦没?”

“瘦了。”徐志勇说,“外面吃不好啊。”

成芸笑笑,放下手里东西。“我不在这几天,公司情况怎么样?”

徐志勇一拍手,“一切顺利啊。”

成芸抬眼,看着他。“有人来找过你么。”

徐志勇不太明白,“谁找我?没人找我啊。”徐志勇也不是刚刚入行的新人,一听成芸的问话,就觉得可能哪有问题。成芸没有继续说,给他时间回想。

“哦对了,领导。”徐志勇想起什么,往前凑凑,“前几天,有人到总公司那边闹事,你听说了没?”

成芸摇头,“没啊。事情大么?”

“还行,刚刚一点苗头,就被压下去了。”徐志勇说,“简直就是无理取闹。现在这帮记者可不怕事小,就是给你闹起来看。闹对了就为民请命了,闹错了自己也没损失。”徐志勇冷哼一声,“像咱们不是人似的。”

成芸说:“最后解决了?”

“解决了。”徐志勇满不在乎地挥挥手,“其实就是前台业务不熟练,好像是高层出面,把保单查到了,就退了。”

成芸点点头,“没人来我们这?”

“跟我们有什么关系啊。”徐志勇觉得成芸的顾虑多此一举,“我们这是代理公司,他们才是大头,找人也是找他们。”

成芸点头:“好,你们辛苦了,去忙吧。”

徐志勇离开办公室,成芸靠在转椅上,转了半圈,拿起手头的报表,重新看起来。

积压的活虽多,不过真干起来也还挺快。不到十一点,东西已经处理了大半。门口又有人敲门,没等回话,直接进来了。

成芸头都没抬,“你又迟到啊。”

郭佳嘻嘻哈哈地过来,羽绒服让她的体型更圆了。成芸抬头,看见她捂着肚子过来,说:“偷地雷啊?”

郭佳走到成芸面前,刷地一下把羽绒服敞开。

“当当当当!”

郭佳一亮相,羽绒服里面露出个盒子来。成芸瞥眼一看,“什么东西啊。”

郭佳把盒子一开,成芸刚瞄到盖子就把手里东西放下了。

“过来!”成芸把盒子里的东西拉出来——小酒坛,不大,封得严严实实,酒坛上面光溜溜的,什么标签都没有。

成芸拿过来闻闻,“什么酒啊?”

郭佳坐到成芸对面,拍拍酒坛,说:“我舅舅家亲酿蒙古奶酒,上次你不是让我带么,我记着呢!”

“你有心哎。”成芸把酒拿过来看来看去。

成芸之所以跟郭佳关系好,一定程度上是因为酒。这俩女人都好喝酒,可李云崇和崔利文,一个养生一个医生,都不让喝,两人只能偷偷摸摸上外面来过瘾。

成芸拍拍酒坛,“今晚上我那去。”

郭佳一笑,眼弯脸圆,“就这么定了。”

“跟你老公说了么。”

“他今天值班,说不说都一样。”

成芸放下酒坛,随口道:“医生都忙啊,不过协和的教授,赚的也不少吧。”

“凑合了,我俩过日子足够了。”郭佳笑着说,“谁也不能跟李云崇比啊。而且,他平常也不太让我往外宣传,毕竟他那科……”郭佳眯着眼睛,蹭了蹭成芸,意思你懂的。

成芸没给面子,“啥?”

“啧,妇科啊。”郭佳表情有点夸张,“一个老爷们儿当妇科教授,说出去总有点搞嘛。”

成芸笑了笑,没有再说。

晚上下班,李云崇的短信准时跟到,问她晚上安排,成芸告诉他要跟郭佳出去,李云崇回了一条注意安全。

成芸开车,带着郭佳回到自己的公寓。

房子在朝阳公园旁边,地理位置优越,十五层,不高不低,落地窗户前一站,不会被挡住视线,也不会因为太高犯迷糊。

只是成芸这房子是简装修,甚至可以说是无装修。

成芸买下房子的时候直接就叫装修公司的人给房子掏空了。除了床,屋里没有什么像样家具。家电也基本都是摆设。一百七八十平的房子,被成芸搞完,硬生生地像个仓库。别人问成芸为什么这么弄,成芸就说:“东西多了不方便。”

李云崇对她的行为不管不问,反正她住在他那的次数远比住在这多。只是在一次路过歇脚的时候实在忍不了了,就让人买了几幅油画挂在墙上。

仓库瞬间就变成了现代艺术展厅。

成芸和郭佳进屋,成芸把灯都打开,空调调到最高。

“来来来。”成芸招呼郭佳来到落地窗户旁,那有张小圆桌,旁边是两个圆形椅子。

“你这屋怎么一点人气儿都没有啊。”郭佳走过去,说,“家里让你弄的比宾馆还冷清。”

成芸说:“我东西少。”

郭佳笑,意味深长地顶顶她,“都放李云崇那了吧。”

成芸也笑,不回答她。

坐到窗户边,郭佳把就打开,成芸拿来两个杯子,郭佳一看,说:“不对了,你看你这杯,这是香槟杯,哪有拿这个喝白酒的。”

“要不就剩碗了,你要想对碗干我没意见。”

“得,就这个吧。”

一人半杯酒下肚,浑身都热起来了。

“爽。”成芸笑着,说:“我打电话叫点小菜来。”

“快打。”

十分钟不到,外卖就送到了,成芸把盒子打开,放到桌上,两人一边吃一边聊。

郭佳虽然也爱酒,不过她的酒量比不了成芸,一杯酒喝完,脸上就明显上了色。两人的话题从工作,到行业,再到家庭,天南海北地聊一通。郭佳一边感慨现在生活压力大,一边讨论家庭关系处理。

成芸让她慢点喝,静静地听着她发牢骚。

“我告诉你,现在那些小姑娘真是了不得。”郭佳冷着脸,看着成芸,“你知道么,那实习护士电话都打到家里来了。”

成芸抬眼看她,没吭声。

郭佳眯着眼睛,“你说现在那些小丫头,多贱啊。也不管人家结没结婚,上来就要电话,好像这辈子没碰见过男的似的。还有那些病人,都躺病床上了,还不忘了要微信,你说你直接病死好不好?嗯?你说好不好?”

成芸抿嘴笑,“你老公长得帅,岁数又不大,业务水平又高。有人喜欢正常。你得换个方式想,这么多医生患者喜欢他,他不还是跟你过日子。”

“哼。”郭佳冷笑一声,小声嘀咕,“跟我,他跟我结婚为的什么你还不知道?”

“那又怎么样,你有家世有背景,他就爱这个。”成芸喝了一口酒。

郭佳听了,缓缓咧开嘴,“没错,他就爱这个。”

一口气松下,郭佳吃了两口菜,又冒出别的想法来。

“你呢?”

成芸一顿,“什么我?”

“你跟李云崇啊。”

成芸说:“我跟他怎么了。”

“啧——”郭佳杵了成芸一下,“他这次有没有跟你提结婚的事。”

香槟杯的杯口小,可微微晃动,酒面依旧有细微的波纹。

“什么结婚……”

郭佳一听她口气就知道了。她靠坐回去,“还没说?”她皱着眉头,“不对劲啊……”

成芸抬眼,郭佳一张胖脸严肃起来,“你出车祸的那个晚上,李云崇电话直接打到我老公手机上了。我天!吓死我了你知道么,我都不知道他们俩熟到这个份上了!”

“他给你老公打电话干什么?”

“让他准备啊!”郭佳一脸“你怎么这么蠢”的表情,“他怕你受伤,这边什么人都联系好了。不过好在你没什么事。”

成芸低头不语。

郭佳看着她,又说:“有时候我真不懂你们。”

成芸依旧低着头,郭佳也看向外面,灯火辉煌的城市。

郭佳有点喝醉了,“说真的,一开始我也挺瞧不上你的。”她说,“长得漂亮,没什么背景,只身一人北漂过来,傍上个极品王老五。跟你说,换谁谁都嫉妒。”

成芸笑。

“不过李云崇也出乎我意料。”郭佳皱着眉,“这么多年了,他身边来去的女人太多,可他还真没对谁上心过。除了你,我都没听说有人住过他家里。而且他现在这样,要说没对你上心,也没人信。”

“不过说来也奇怪。”郭佳晃着酒杯,说:“他年纪可不小了啊,眼瞅五十了,而且他也不像花花公子,按理说早应该成家立室了。可他到现在可一次婚都没结过啊。他自己也不着急?还是怕有人傍他钱啊。至少也该要个孩子吧。”

成芸打住她的话,“你这么关心他干——”

“啊!我知道了!”郭佳一拍手,成芸心里一颤。

郭佳像是说秘密似的,跟成芸说:“他是不是有私生子了……才这么不紧不慢。”

“……”成芸长叹一声。

郭佳误会了成芸这一声的含义,连忙改口:“不过应该不会,你是李家准儿媳这谁都知道,老夫人都面见过你的,那屋里都有房间了,虽然没领证,不过全天下你在李云崇面前名最正!不过——”

郭佳话锋一转,又说:“姐在这多一嘴啊,你一听一过,别挂心。”

成芸说:“你说。”

郭佳酒杯放倒桌面上,说:“像李云崇这样的男人啊,你也别怪他想多想少。女人看十年,可能觉得太贵重了,但人家看不一定这么想。说白了,男人到了一定份上,除了自己,什么都是附属,但你有时候看不出来。”郭佳伸出手,把五指张开——

“好比我们一人两只手,分一只帮你,你就觉得高兴。李云崇拿两只帮你,你更觉得不得了。可你不知道,他跟我们不一样,他修成千手观音了,两只推你,背后藏着多少只手推别人,你根本看不见。”

成芸笑了,她把酒杯举起来,冲着郭佳,淡淡地说:“你看得好多。”

郭佳端起酒杯,跟她碰了一下。

“我说这么多,就是让你宽心。女人不要陷太深,他要真无意,你得懂得给自己谋后路。”

“我知道。”

窗外一条街上,都是饭店和宾馆,灯红酒绿。

这座城市的夜晚声色犬马,纸醉金迷,好像一层一层盖着纱——可如果真的掀开帷幕,下面又有几分复杂?

无非人心。

无非恩仇爱怨。

这世上事,说得天花乱坠,其实又有几分复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