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

成芸盯着电脑发呆,连郭佳敲门都没听见。

门开了道小缝,郭佳探头进来,看到办公桌后面的成芸,啧了一声直起身。

“就说这个点你怎么可能不在屋里。”她直接进来,反手关好门。

成芸抬眼瞄了一下,又回去看电脑。

“看啥看这么专注,眼睛都钉在电脑里了。”郭佳凑过去,微胖的身躯压在成芸身上,成芸哎了一声,“起来点,压死我了。”

“我不!”郭佳越压越起劲,趁着成芸躲闪的空荡看向电脑,一边看一边念叨:“门市买卖……哦!?你要买门市?要干啥,有什么大计划,赶紧招来!”

成芸给她推起来,“你先给我好好站着。”

郭佳从成芸身上下来,靠在办公桌上,“怎么突然要买门市了?”她一边说一边扭头接着看屏幕,“……姐来看看你选什么地段啊,贵……贵阳?”

成芸枕着皮椅,手握着鼠标点了几下,自顾自地往下看。

郭佳戳戳成芸,“干啥?跑贵阳买房子?”

成芸看屏幕看得仔细,随口嗯了一声。

郭佳眉头紧蹙,“你听到什么风头了怎么,贵阳房价要涨?”

“……”成芸白她一眼,“毛病。”

郭佳蹬了成芸一脚。

成芸总算说了句:“没打算怎么着,随便看看。这些你比我懂,来帮我挑挑。”

郭佳说:“你先说为啥跑贵阳买房。”她眼睛扑棱了几下,挤兑成芸,“你要买也该去云南买啊,李云崇不是已经在玉溪搞了块地么。”

成芸闻若未闻,把屏幕转过来一点,“来。”

郭佳被她拉到跟前,把几个网页来回浏览几遍,随口说:“门市买来是想开店?”

成芸甩手掌柜,屏幕移过去后,干脆把凳子也给她,自己站起来在办公室里闲转。

“买门市当然是要开店。”成芸拿起桌上的水杯,喝了一口水。

“开什么店,门市得根据你干什么来买,饭店书店澡堂子,这选的肯定不一样。”

“饭店吧。”

“饭店啊……”郭佳啪啪啪地点了几下,“饭店那就是地段了,你要开高中低哪个档次的?”

成芸说:“不知道,随便。”

“没有随便这个选项!”

“那……低档的吧。”

“低档?”郭佳狐疑地看了成芸一眼。

“嗯。”

“你到底要干啥?”

成芸说:“帮别人看的,别问了。”

“哦。”郭佳恍然大悟,“原来是给别人看,低档饭店……”

“火锅店。”成芸在一边补充。

“那就跟大排档差不多呗。这个光在网上看不行,你得实地考察才行,找人流量多,消费水平又不是太低的地段。”

成芸嗯了一声,“到时候再说吧,保不齐随便买个二手房直接就开业了。”

“手续着手了么?”

成芸打了个哈欠,“肯定没。”

“……”郭佳一脸嫌弃地看着成芸,“真是物以类聚啊,你那朋友是不是也像你似的,过一天是一天。”

成芸缓缓摇头,看着郭佳,认真地说:“我比他聪明多了。”

“那完了,别开了。”郭佳盖棺定论,“肯定赔个底朝天。”

成芸哈哈大笑。

在距离成芸公司不远的居民小区里,另外两个人也在聊着。

刘佳枝要整理材料,今天没有去上班,弄了半天之后,休息的时候刚好听见外面有动静。她扒着猫眼看,是自己那个黑黑的邻居回来了。

刘佳枝很快把门打开,抢在对方开门进屋前叫住他。

“周东南!”

周东南转头,“嗯?”

刘佳枝穿着一身浅粉色的棉睡衣,上下一套的,印着小兔子的图案,脚上也穿了双很搭配的兔子棉拖鞋,把整只脚都包在里面,外面是两条兔耳朵,她一动,它们就跟着动。

“你去哪啦?”刘佳枝说,“这么早就回来了?”

“哦,我去找工作。”

刘佳枝随便一问没想到还问出话题了,“找工作?你原本的工作呢?”

“不做了。”周东南不想多解释什么。

刘佳枝显然没有这么轻易放弃,“不做了?那你现在找到工作了么?”

“……还没。”他早上出去转了一圈,因为情况特殊,他不得不考虑了很多。周东南看着刘佳枝,忽然想起来她是土生土长的北京人,就又问了一句:“你对这熟悉么?”

“当然了!”刘佳枝一垫脚,“我可在这活了二十几年了。”

“那你知道这附近有没有劳务市场。”

刘佳枝眉头一皱,“啥?”

“还是算了。”周东南转身开门。

“别算了!劳务市场是吧,你等着。”刘佳枝转头往屋里跑,还不忘朝他喊,“你等下,五分钟……不,三分钟!”

周东南就站在门口等了三分钟。

三分钟之后,刘佳枝拿了几张纸出来,“喏,给你。”

周东南拿过来看了一眼,“这么多?”

“北京几家劳务市场,都是大型的,我挑的都是离这里比较近的,下面是地址和交通方式。”不愧是记者,做事条理性很强,刘佳枝满意自己的工作效率,一摆手,有点得意地说,“不用谢了!”

周东南把纸折起来,“那我去了。”

刘佳枝蹦起来:“说不谢你还真不谢啊!?”

周东南扬起手,留给刘佳枝一个背影,“谢谢。”

“嘁。”刘佳枝撇嘴,又大喊一声:“祝你找工作顺利啊!”

周东南按照刘佳枝给的地址,坐公交去了,可到那之后才发现,事情没有那么简单。

北京早年时候就取消了好多路边自发的劳务市场,变成集中化管理。刘佳枝给他找的几个都是大型的正规人才市场,招人的确实不少,正规企业,正规管理,进去就得登记。

排了一会队,总算到他了,周东南坐下后,对方二话不说先跟他要简历。

“我没简历。”周东南说。

“那……身份证件呢?”

他身份证也没带。

“这个,你最起码得把身份证带着,要不户口本,驾照?”对方接连发问,周东南摇摇头,站起来给后面的人让位置。

他又挑了个看着不是那么大的地方,去了之后发现除了规模不同,办事顺序是一模一样的。

他从招人中心出来,在门口歇了一会,周围人来人往,车水马龙。

周东南决定不再去下一家了。

刘佳枝理解的劳务市场跟他理解的不太一样。

下午三点多的时候,刘佳枝又听到门外的声音。

其实从周东南走的一刻起,刘佳枝就一直惦记着这件事,脑子里像绷着一根弦,现在周东南回来,弦松了,她嗖地一下就窜出去了。

“怎么样怎么样?顺利不?找没找到工作?”刘佳枝眼睛瞪得滴流圆,好像找工作的不是周东南,而是她自己。

周东南钥匙已经插在门里,可没有拧,他转过身,对刘佳枝说:“没找到。”

“为啥没找到,都不合适?”

周东南也不知道要怎么跟她解释这些,刘佳枝又说:“那我再帮你找几个地方吧。”

周东南摇头,“不用了,谢谢。”

“没事,很快的,你等等我。”说着,刘佳枝一扭头,又要往屋里走。周东南手一伸,拉住她的胳膊。

“真不用了。”

刘佳枝停住脚步,周东南松开了手,软绵绵的睡衣被他握住了手掌印。他的手好大啊。刘佳枝再开口的时候声音不由自主地小了一点。

“怎么不用啊。”

“我自己找吧。”

“你家有网么?”

周东南摇头。

“不对,你连电脑都没有吧。”

“没有。”

“那你上哪找,去网吧找?那还不如在我这查了。”

“不用,我自己找得到。”

他一而再再而三地拒绝,刘佳枝有点不高兴了。“你是不是觉得我给你找的地方不够好啊,不满意就跟我说,事情都是沟通出来的嘛。”

周东南摇摇头,“不是不够好……”他想了想措词,“只是需要交的东西太多了。”

刘佳枝脑子聪慧,稍微转了个弯就反应过来了。

“今天谢谢你。”周东南说着打开了门。

“慢着!”刘佳枝紧紧攥住周东南拧钥匙的手腕,“别介,我懂你的意思了,不用正规材料手续的是吧,我给你弄!”她好像跟谁卯上劲了一样,“我之前是误会了,不就是临时工么,我找!找不着我这记者不干了!”

周东南好像被她这突如其来的陈词震住了,没有说话。

刘佳枝伸出一根手指头,脸色颇为正经地说:“跟你说,记者这行就是要走进社会!走进生活!走进群众!要不就是纸上谈兵,都是空架子。你放心,你这工作我帮你找定了。”

周东南看着她,暗沉的楼道里,他的眼睛更黑了。刘佳枝忽然觉得刚刚那发言有点夸张了,她清咳两声,说:“反正就是……就是……咱俩是一个阶层的,一起的。你别以为我高级到哪去,我肯定能帮你找到合适的工作就是了。”

周东南盯着她看了很久,刘佳枝也扯着脖子回视他。

过了一阵,周东南说:“谢谢。”

这就是同意了。

刘佳枝欣然道:“不客气,你等我消息吧。”

周东南又说:“但你不是跟我一层的。”

“嗯?什么不是?”

周东南把钥匙拔出来,“你不是跟我一层的,只是看着像。”

“什么意思?”

周东南摇了摇头,自顾自地说:“谁跟我是一起的,我自己知道。”说完,他进了屋子。

刘佳枝一个人在门外愣神,留了好一会。

楼道里传来声响,几个老大婶拎着菜篮子上楼去。在她们绕过四层楼梯的时候,刘佳枝忽然了悟了什么。

最近一些日子里,她偶尔会觉得周东南与她最初定论的“沉默愚钝,爱占便宜”的形象不太符合。

他心里藏着某些东西,可碍于言语,他表达不出。

而就是这些东西,让他那些普通又平凡的行为,变得不再那么流于表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