虐情篇 193.嗜血暴君(八)

可是不推开他,他这样搂着我的腰抱着我,是不是又太那个了?我现在的身份可是夜凌那暴君的贵妃,名义上也是夜轩的嫂子,左右为难,推也不是,不推也不是,就这样僵硬在夜轩散发着墨竹香的怀里。大文学

紧靠在自己怀里的人儿,身体僵硬,他是知道的,可是夜轩就是不想放开怀里的柔软身子,微微紧了紧搂着她腰的手,头不自觉的低了下去,埋在她散发着幽香的脖颈里,墨发也随之滑落,散在她的胸前。懒

夜轩双眸恋爱和宠溺尽显,他喜欢将脸紧贴在她脖颈的感觉,他喜欢将她柔软的身子紧搂在自己怀里的感觉,情不自禁的将唇吻在她白皙精致的脖颈上。

僵硬着身子,趴在夜轩充满墨竹香的怀里,脖子上突然一热,一个温温热热的柔软触感落在我脖子上,我呼吸一窒,身体越发的僵硬,他吻了我脖子?

“夜轩...你...放开我!”将头撇开,远离他的薄唇,躲避着他温热的呼吸,想使劲挣扎脱离开他的怀抱,可是又怕情况更加尴尬,无奈,只能小心翼翼的躲避开他的气息骚扰,抿了抿唇有些磕巴的说道。大文学

这什么情况?嫂子和小叔子偷情吗?我汗!

幽香的气息忽然消失,唇下的触感也随之远离,夜轩微微抬起头,看着怀里的人儿,动人心魄的小脸泛着红晕,抿唇的动作让他差点把持不住想吻下去的冲动,忽然忆起一个月前那令他难以忘怀的吻,虽然是喂药,可那种感觉真的很令他痴迷。虫

“再让我抱一会,一会就好!”夜轩将头再次低下,紧贴在她的脖颈里,唇边泛着浓浓的苦涩,双眸里也尽显痛苦之色,她是他的皇嫂,她是皇兄的女人,他不能有任何非分之想。

墨发垂落,挡住了他的双眸,痛苦之色也随之掩盖在墨发之下,唇边泛起浓浓的苦涩,他是真的爱上她了,她的不屈,她的坚强,她的乐观,她的小脸,她的一切的一切像蔓草一般发了疯的长满在了他的心房,沾满了他整整一颗心,她的一切无一不充斥在他的心中,他想看见她,他想亲近她,他想这样紧抱着她柔软的身体,他想像上次那般吻她,他想拥有她,甚至...想将她从皇兄身边带走.....

可是为什么,为什么她是皇兄的女人,为什么她是他的皇嫂,为什么?他生平第一次对一个女子起了浓厚的情愫,生平第一次爱上了一个女人,无法抑制那浓烈的感情充斥在他的心间......

“你...你怎么了?”靠在他怀里,短短的一句话,我居然感觉他的话里充满了浓浓的苦涩和痛苦?他怎么了?为什么话语中夹杂着苦涩和痛苦?

“没什么,你让我再抱一会就好!”夜轩收起眸子中的痛苦之色,掩饰了唇边那苦涩的幅度,抱着她的手臂越收越紧,眸子中既痛苦之色后,取而代之的是越发浓烈的爱恋和宠溺,还燃起了点点的焰火和坚定之色。大文学

“.......”空旷的话语深深敲击着我心扉,也或许是夜轩那夹杂着苦涩的痛苦的声音,让我不忍心拒绝,倚靠在他那充满墨竹香的怀里,我乖乖的靠着,表示同意了他的话。

感觉怀里人儿的顺从,夜轩闭上了双眸,闻着梅香和她身上的幽香,静静的抱着她,俊颜上闪过一丝满足和宁静。

晨风清扬,雪花纷飞,世界仿佛就此禁止,梅花间的一对璧人,就那么彼此拥抱着,依偎着对方,仿若天造地设的一对恋人,在雪地里互相依偎,互相给予温暖.....

而另外一边,陈情和依依在冷清宫中等了片刻,也没见自家娘娘回来,心里干着急,知道娘娘是被轩王爷带走了,可这么久了,也没见轩王爷将娘娘带回来,于是准备出冷清宫去寻找娘娘,可却被守在冷清宫的侍卫拦住了。

无奈,陈情和依依只能回去,在院子里犹如热锅上的蚂蚁一走一停,脸上充满了担忧之色,轩王爷怎么能将娘娘带出去,若是让皇上知道了,可怎么办才好啊!

一边如风花雪月的依偎,一边却是水深火热的煎熬,正在这时,守在冷清宫门口的侍卫便看见了远处由远及近的一大队人,走在前面的一身明黄色龙袍,一脸冰冷,不是夜凌又是谁?

“属下参见皇上,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守着冷清宫的几个侍卫赶紧跪在地上高呼万岁,心里却直打鼓,脸色都变了,这贵妃娘娘被轩王爷带走了,他们该怎么交待?若是皇上追究起来,那他们有十个脑袋也不够砍的。

“起来吧!”凤眸危险的眯起,扫视了冷清宫的大门,面无表情的冷声道。

“谢皇上!”几个侍卫站站咧咧的起身,恭敬的低着头,心里盘算着怎么跟皇上解释。

“轩王爷可曾在冷清宫?”凤眸散发着森森的寒意,明知道答案,可夜凌还是忍不住问出了口,早朝的时候,身为亲王的夜轩居然没来,这可是头一遭。

“回...回皇上,轩王爷现在不在冷清宫内,但轩王爷今早确实来过!半个时辰前就离开了,只是......”冰冷的话直击几个侍卫的心,顿时都结了冰,一个侍卫赶紧上前,恭敬的站着,声音有些磕巴的回道,只是后面的话却不敢说不来。

“只是什么?”听到夜轩来过冷清宫,夜凌的语气越发的森冷,连眸子内的温度都骤然下降了。

“皇上恕罪!轩王爷早上来过后,带着贵妃娘娘去御花园赏梅了,属下不敢阻拦,属下失职!请皇上恕罪”上前的那个侍卫赶紧‘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膝盖埋进了雪里,地下头求饶道,后面的几个侍卫见他跪下也赶紧‘扑通’一声跪在地上低头。

本就寒冷的空气又降低了好几度,夜凌闻言,一双凤眸闪着丝丝恨意和怒火,赏梅?琴如灵居然还有心情赏梅?看来,他不给她点颜色瞧瞧,她就不知道现在在夜国是何等身份,居然还是夜轩带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