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篇 332.银毛教主(三)

“咕咕......”

看到那属于男性的象征,本就涨红的脸更红了,我吓的都不知道把视线往那里摆,而肺憋的实在难受极了,我不由在水底咕咕两声,吐了好几串气泡,我连忙用手捂住了嘴,所幸没被发现。大文学

十秒钟...三十秒钟...五十秒钟......

明明肺部憋的非常难受,可是我却发现,我居然忍了这么久,而且肺部的压力似乎渐渐的消失,一股莫名的气流在我体内流动,又是这种感觉......

和之前我在拥挤的人流中救那个小孩一样,一模一样的感觉,难道我自身就带有这种神奇的能力?我不由乱想。

而就在我乱想的间隙,我根本没有发现那原本离我有些距离的双腿离我越来越近,直至一条腿向我伸来,我才反应过来,可是我却再也无处可避,因为我的背后是池壁,你妹的,天要我被发现啊!!

“啊...咕噜咕噜......”见那条腿马上就要踢到我了,吓的我惊叫出声,却发现声音没有发出来,倒是被池水灌了好几口,呛的我想咳嗽出声,却又被灌了几口,冒出一连串的气泡。大文学

你妹的,憋不死我,也得呛死我,不管了,发现就发现了,我可不想呛晕了又遭淹死。

“哗啦!”一声,水花四溅,呛的七晕八素的我,那里还管那么多,‘呼’的一下就钻出了水面,随手在脸上抹了一把水珠,却正好和一张似曾相似却陌生的脸面对面,那是一张很精致的娃娃脸,那张脸上只是瞬间的出现一丝惊愕,随即面无表情,透露着危险。

“咕噜咕噜......”

而我一钻出水面,就看见一张极度危险的娃娃脸,来不及仔细打量,自是吓的脚下一滑,跌入了池水中,又被灌了好几口池水,呛的我差点立马晕了过去,神志微微有些模糊之时,却被一只手狠狠的从池水中提了起来。

突然从池水中冒出一个人,让沉浸在三年前的邪司自是惊愕了一下,也紧紧是一瞬间,便恢复了面无表情,还透露着淡淡的危险气息,黑眸冷冷的看着那人又跌入池水中。

这里可是禁地,整个魔教的人都知道,这个人怎么会出现在禁地?还从水池里钻出,莫非是江湖潜伏来的刺客?

想到这里,黑眸瞬间又冷了几分,冷冷的目光停留在冒着水泡的地方,随即伸出手,两指并拢,将跌入水池中的人狠狠的提了起来。大文学

“咳咳...咳咳咳......”就在我以为自己快沉入黑暗的时候,忽然被人提了起来,感觉空气从四面八方用来,我不由贪婪的呼吸起来,而胃中一阵翻腾。

“咳咳...咳咳...呕......”神志还处在天外的我大吐特吐,将肚内的池水如数吐了出来,还拌着一些胃酸,吐完了,舒服了,神志也慢慢恢复了,庆幸自己没被呛晕淹死了,却发现周围的空气似乎危险的冰冻了一般。

感觉自己似乎悬在空中,我不由愣愣的抬起头,睁着有些朦胧的双眼看去,映入眼帘的却是一个精壮的男性胸膛,略微古铜色的皮肤在水中闪着柔和的色泽。

而那水面上正飘荡着我吐下的......

被水呛的七晕八素的我,有些搞不清楚现在的状况,不由迅速把双眼放大了好几倍,愣愣的看着眼前精壮的胸膛良久,然后顺着那胸膛缓缓将视线向上移动......

头发...很长,披泄在那宽肩上,颜色居然是银色的,顺着那银色的发丝再向上看去,一张宛如仙童转世般可爱的娃娃脸立刻跳入我的眼帘,这张娃娃脸面无表情,带着一股寒意和危险,霸道而张狂......

这...这张脸...这个不是刚才那个......

“呵呵呵....那个...那个什么...我很抱歉,我不是故意吐得...我也不是故意躲在水底的,我是路过的..对...我是路过的...我不是故意偷看你洗澡的....所以...你可不可以..把我放下来?很难受的......”看着那张冷的都可以掉渣渣的娃娃脸,我不由张口就说,连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再说什么,但我现在的确很难受,被别人提着衣服,悬在空中。

让我都不知道是自己太轻了...还是对方力气太大了......

“你是谁?”黑眸冷冷的看着自己手中提起来的人,在对方打量他的同时,他也将对方打量了个遍,她是一个女人。

一身白色的纱裙被水浸湿,紧紧贴在她的身上,没有一丝间隙,将整个凹凸的曲线展露无疑,只是那脸红肿不堪,和那纤细曼妙的身子根本不搭调,听到对方的话,邪司冷冷的开口。

“我....能先放开我吗?这样和你对话,我真的很难受!”感觉到周围的气息越发的危险,我不由抖了抖,抖完就后悔了,你妹的,怕毛啊,不就是个银毛的男人吗?

黑眸微缩,冷意依旧,也不知为何,邪司手一松,将手中的女人扔在了池边,因为有那么一刻,一种熟悉感包围着他。

“哎哟......”你妹的..我和你有仇啊,居然就这么把我当成沙包扔地上了,我的屁股....该死

的,我这屁股还有伤啊.......

“你是谁?”冷冷的声音第二次响起,问的话却和第一次一样,黑眸冷然,娃娃脸上依旧面无表情,忽略掉了内心的那抹熟悉感。

“我...我叫....我凭什么告诉你......去死吧!!!”屁股传来阵阵的疼意,让我异常火大,你妹的,叫你放,没叫你扔,我是谁,关你P事。

趁着这点距离,我也不知道那里来的勇气,爬起来,一巴掌拍在水里,瞬间溅起很大的水花,然后脚底抹油,跑啊!!!

鸡蛋是不能可石头硬碰的,很显然...他是石头,我是鸡蛋,我不能硬碰,我逃总可以吧!

但是...你妹的,速度要不要这么快,只是瞬间而已...我根本没看清楚他咋穿的衣服,只觉的眼前一花,我的脖子上立马被一把寒光闪闪的剑抵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