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送你一道符

画好了五张乾阳符,秦焘稍做休息,然后又拿起了毛笔。这次他准备画一张护身符,这护身符属于低级符咒。虽然和乾阳符一样属于低级符咒,但是这护身符却要比乾阳符难画一些。

因为乾阳符是用灵力牵引阳气入符,而这护身符则是靠画符者的功力。功力高者所画的护身符能力就强,甚至可以与中级符咒媲美。而功力低者,就连成符都很难。

秦焘已经修炼了一个多月,自己到了什么水平,他自己也不知道。刚才画的第一张乾阳符,竟然会输送的灵力过多引起了爆炸。虽然没有画成,但是却增加了秦焘不少信心,至少他知道以自己的实力,画乾阳符是绰绰有余的。

秦焘拿起毛笔,在脑海中仔细地回忆了一边护身符的画法,然后才缓缓地落下了毛笔。毛笔落下后,秦焘小心翼翼地控制这灵力的输出,没敢莽撞地权利输出。

片刻间,秦焘笔走龙蛇,一道护身符就画成了。不过在秦焘拿起法印,落在那护身符上时,这护身符竟然发出了‘噗’的一声,就像有人放了个屁似的。

等秦焘再拿起法印,那护身符已经灵气尽失,已经成了一张废纸。

秦焘疑惑地看向胡老太爷,问道:“胡老太爷,这是怎么回事儿?”

胡老太爷摇着头说:“过犹不及了。你害怕这护身符会像乾阳符一样爆炸,所以则一直在控制这灵力的输出。但却是以乾阳符的手法,来画这护身符,却是不行的。乾阳符只需要一点灵力做引导,而护身符则需要你的灵力做主导,所需要的灵力也比乾阳符大得多。这其中的灵力控制,你还需要仔细揣摩,旁人是教不了的。”

秦焘当下就明白了胡老太爷的意思,说白了就是秦焘输送的灵力少了。明白了此中关键,秦焘再拿起毛笔,全力输送着灵力。

可是这次护身符却只画了一半,便爆炸开了,化为一阵飞灰。不过这次秦焘也是早有准备,当护身符爆炸的时候,便躲了开来,没有受到任何反伤。

有了这一次的失败,秦焘也多了一份经验,知道了护身符所容纳的灵力上限。随后,秦焘又拿起了毛笔,连画了两张护身符,不过却也都是失败了。

眼看着桌上的材料越来越少,秦焘不由得感叹道:“这画符还真是烧钱的玩应,每一张符咒所需要的灵力多少都不同,多一份爆炸,少一份就成了瘪屁。”

游碧池却搭话道:“这个咱不怕,你这成本高了,咱就把售价抬上去。费用的事情你不用管,只要这符咒管用就行。”

秦焘点了点头,心中暗想道:“这一张符咒的成本也就几块钱,所用的灵力我睡一觉就能补回来。以碧池哥奸商的本质,起码能把这符咒价格抬高几十倍,仔细算下来也不算是亏本买卖。”

可秦焘哪知道游碧池的想法,毕竟秦焘还是个学生,不是个奸商。他要是知道游碧池心里定下的最低价是三千一张,非得把游碧池那一皮箱东西都卷走不可。

有了游碧池这个财大气粗的幕后老板撑腰,秦焘也就放开了手脚,毫无顾忌地画了这护身符。

完全抛开了心理负担,再加上前几次的失败经验,秦焘这次画的倒是得心应手。笔尖落在黄符纸上没有丝毫的迟滞,顺顺利利地画完了一张护身符,稳稳当当地印上了法印。

一张新鲜出炉的护身符,就这么轻而易举地画成了。

有了这一次的成功经验,接下来秦焘也是得心应手,轻而易举地又画出了三张护身符。而桌上的材料,同时也被秦焘都用完了。

旁边的胡老太爷看在眼里,惊在心中。虽然他不是道家的人,也不会画符,但他却是活了不知道多少年的老怪物。他可清楚的很,一般的道士要想成符,起码要练个五六年,才能精确地掌控自己的灵力输送。而秦焘却只用了不到一个小时,就完成了两种符咒,这份资质也的确是够惊人的了。

秦焘收起了这九张符咒,丝毫没有要给游碧池的意思。这身为投资商的游碧池就有点急了,“小焘,你不是说符咒要在我这儿寄卖吗,怎么都收起来了?”

秦焘当然不可能这些符咒是为了晚上抓鬼用的,于是他鬼扯道:“这毕竟是我第一次画出来的符咒,我想留着做个纪念。以后你给我提供材料,我帮你画符,画出来的符咒咱俩对半分。”

旁边的胡老太爷拍了一把游碧池,教训道:“小池子,这金山都掉你怀里了,还担心什么时候挖吗?”

游碧池尴尬地笑了笑,说:“是我着急了。来,秦老弟,你也忙活半天了,兄弟带你吃顿好的去。”

随后,游碧池就开车带秦焘吃了顿好的,随后又把他送回了学校。

秦焘回到学校后,先去找了赵鸿飞和侯勇,给了他们一人一张护身符。这两人也不客气,直接卷好了,就戴在了身上。

赵鸿飞和侯勇都跟秦焘经历过槐树林一战,都知道秦焘是道家传人。所以秦焘给他们的符咒,两人也不怀疑。虽然不知道这符咒有什么用,但可以肯定这是好东西。

秦焘把护身符给了两人之后,就来到了图书馆。他来这里并不是为了看书,而是为了一个人。这人就是秦焘心里的女神,也是他们班的班花赵琪。

赵琪家境并不是太好,这也成了她努力学习的原动力。虽然是班花,却不是花瓶,而且每次期末考都是稳拿全校第一。甚至在每天中午,所有人都在休息的时候,她还跑到图书馆来自习。

来到图书馆后,正如秦焘所料,整个图书馆里都空荡荡的。除了还在打瞌睡的管理员,就只有在靠窗的角落里的女孩。

那个女孩正拿着一本《高二数学解析》,窗外的阳光从她的斜上方照射过来。落在了她乌黑的马尾上,洁白的肌肤上。此刻的她就像是散发着无尽的光辉一般,犹如坠落人间的精灵,宁静,美丽,让人忍不住去保护她。

她,就是秦焘心中的女神,赵琪。

秦焘蹑手蹑脚地走了过去,害羞地坐在了赵琪的对面,想着到底该怎么开口。

一直在安静地看书的赵琪,看见坐在她对面的秦焘,倒是大方地问道:“你怎么来图书馆了?”

对于赵琪来说,秦焘就是班级里的吊车尾,逃课逃学,上课睡觉,考试作弊,那都是家常便饭。反倒是来图书馆,这倒是个奇观了。

“怎么,是不是想好好学习了?”赵琪对着秦焘微笑了一下,“如果你想学习的话,可以每天都来这里看书,这图书馆里有很多学习的资料。不过可惜,这里除了我,都不会有人来。”

“那我每天中午也可以来这里看书吗?”秦焘试探着问道。

赵琪娇笑道:“当然可以了,这里是图书馆,我不是我家。你想来,当然可以。每天中午只有我自己在这里看书,其实也挺无聊的。就算遇见了一些不会的题目,连个讨论的人都没有。”

说到这里,赵琪调皮地笑了一下,“虽然你也不会,不过只要你肯努力,一定也会像我这样的。”

秦焘听了这话,心里不禁想笑。不过他想笑的原因,不是因为他的脑海里存储着最全面的题库,竟然还有人让他多看看书,而是因为他终于有了跟女神独处的机会。

秦焘连连点头道:“好啊,哪有后我每天中午就来这里和你一起学习,不过你可以不要嫌弃我笨啊。”

赵琪依旧微笑着回答道:“怎么会呢,开始的时候我也是什么都不会,只是在这里多看了几本书而已。”

赵琪的微笑,不禁让秦焘有些许失落。因为赵琪好像对每个人都是这样微笑的,看似很亲近,却对每个人都保持着距离。秦焘甚至在想,如果今天进来的不是自己,而是别人,赵琪会不会也说出这番话。

不过失落归失落,正事还是要办的。于是秦焘说道:“赵琪,真的很谢谢你。我学习不好,都没什么人愿意搭理我。没想到你竟然肯教我,为了感谢你,我想送你一道符。”

说完,秦焘就拿出了一张护身符,放在了赵琪的面前。

赵琪尴尬地看着面前的护身符,一时间竟然没有反应过来。她身为班花,追求者自然不少,来图书馆里献殷勤的不少,可坚持了两天就走了。给她送礼物的也很多,有玫瑰,有蛋糕,还有玩偶,甚至还有送珠宝首饰的,但就是没见过有人送符咒的。

赵琪疑惑地看着桌上的护身符,问道:“这是?”

秦焘看见女神陷入呆萌状态,心中也有些失神,随口回答道:“这是护身符,你寝室的宋新雅不是死了么……”说到这里,秦焘顿时回过神来,连忙掩饰道:“我是怕你晚上害怕,所以就去庙里求了张护身符给你。”

赵琪听到秦焘说起宋新雅时,明显地颤抖了一下,不过听秦焘说完后后半句,便板起了脸说:“秦焘,咱们都是学校里的学生,你怎么可以这么迷信呢?这些东西都是封建迷信,都是骗人的东西。如果你很有时间的话,还不如多看几本书。今天你来这里的目的要至少送这道符纸的话,我劝你还是回去吧,以后也不要再来图书馆找我了。”

听了这话,秦焘恨不得抽自己个嘴巴,心想,“我怎么这么糊涂,直接就把符咒拿出来了,应该夹在一本书里给她,那她肯定就能收下了。”

被下了逐客令的秦焘,只好收起了符咒,走出了图书馆。

当他刚走出图书馆,就看见赵鸿飞和侯勇在不远处的树荫下哈哈大笑。

赵鸿飞大笑着说:“老三,送女生符咒当礼物,你特么太有创意了。哥,算是服了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