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通灵游戏

回到教室后,秦焘才发觉那中年妇女张老师,竟然跟他一起来了教室。这时候秦焘才想了起来,原来这中年妇女是他们班的数学老师。

秦焘认不出她,也不奇怪,毕竟秦焘经常逃课。就算在教室里,大多数时间也都是在睡觉,没认出来这中年妇女也不奇怪。

就在秦焘坐在座位上,感叹自己上课太少时,坐在他前面的同学给偷偷地塞过来一个笔记本。

秦焘猜想,这应该就是赵琪‘纸条’吧。好学生就是够放肆,就算上课传‘纸条’老师也会以为是课堂笔记。

秦焘打开笔记本,只见上面是一行娟秀的字体写到,“昨晚我可能遇见鬼了。”

秦焘翻箱倒柜,终于借来了一支笔,在上面写到,“怎么可能遇见鬼了,能说说具体的情况吗?”

写完,秦焘又把笔记本说了回去,过了没多久,笔记本又被穿了回来,“昨晚半夜有人敲门,孟茜让我去开门。我就随手批了件外套,也就是藏了那道符纸的校服。

当我打开寝室门的时候,我惊呆了,因为我看见了宋新雅。宋新雅他七窍流血,面色青灰,还冲着我笑,让我跟她走。

然后就不由分说地来拉我的手臂,随后我就觉得口袋里一热,竟然冒出了一股青烟。宋新雅就惨叫了一声,消失不见了。

我扑灭了口袋里的火,这才看见了那道符纸。我当时还以为是幻觉,可是孟茜却突然问我为什么开门。我这才意识到,我看见的都是真的,我真的遇见了鬼,我该怎么办?”

赵琪最后一句,‘我该怎么办?’写的很大,也很明显,显然她很害怕。

秦焘咬着笔头想了想,照理说宋新雅昨天刚死,昨晚还不知道自己已经死了,根本不可能回来害赵琪。那这个鬼应该不是宋新雅,而是害死宋新雅的那个鬼。

于是秦焘回复到,“你能把宋新雅死亡那晚的事情都写下来吗?那晚的所有事情,无论大小,都要写清楚,这很重要。”

秦焘写完,就把笔记本传了回去。过了很久,赵琪才把这本笔记本传回来。秦焘翻开笔记,只见笔记本里满满地写了三页。

“昨晚放学后,孟茜,宋新雅,还有韩蕊她们并没有直接回寝室,而是到了差不多晚上七点才回来。我看她们的样子应该是去网吧玩了,回来之后还在讨论上网时看的一个视频。

她们说,那个视频是通灵游戏笔仙的记录视频。是一家电视台的记者,还有几个年轻人一起玩的。

视频开始的时候,是几个年轻人在玩,后来记者也参加了进去。记者问了几个问题,笔仙也都回答对了。

她们越说越觉得有意思,最后孟茜提议,要在寝室里也玩一次。当时韩蕊说,她在网上看过,说笔仙都是孤魂野鬼,搞不好笔仙来了之后,就会赖在寝室里不走。

孟茜却不以为意地说,大不了多点钱,找个阴阳先生来,没什么好害怕。

然后她们就开始准备东西,孟茜还让我跟她们一起玩,我本来也不想玩的。可是孟茜说,都是在一个寝室里的,就要有福同享有难同当。然后就硬拉着我,也坐在了桌子旁边。

我看见桌子上扑了一张白纸,上面写了从0到9,十个数字,还有是否,生死,好坏,有无,以及你我他和喜怒哀乐忧思恐。

然后我们四个人,每人伸出一只手,握住了那根笔。我学着她们说,笔仙,笔仙,你快来。来了以后,画个圈……

大概说了三四分钟的时间,我就感觉似乎有人在推动着手里的笔,在纸上不断地画着圈。

当时,我们都很紧张,孟茜还一直问我们是谁在动。可是我们都摇了摇头,最后孟茜问道,笔仙,是你吗?

随后那只笔就开始大幅度地移动,然后到了‘是’,就开始围着绕圈。

我们当时都惊呆了,我开始还以为她们是合起伙来作弄我,可是当我看见她们的表情时,我发现她们和我一样的惊讶。

我们四个互相看了看,一时间也不知道该问些什么问题。然后孟茜就对我说,赵琪,你先问问看。

我点了点头,就对必须问道,我会考上燕京大学吗?

可是笔仙完全没有反应,依然在‘是’字上转圈。孟茜就问为什么没有反应,宋新雅说笔仙给的答案没有变化,所以就还在这个位置。

孟茜点了点头,然后也问道,笔仙,我会考上燕京大学吗?

这次笔仙动了地方,在‘否’字上不断地转圈。孟茜当时脸色就变得难看起来,她不满地说,什么破东西,说的准不准啊。

孟茜话一说完,那只笔就急速移动,最后在‘怒’字上不断旋转。孟茜当时可能也是害怕了,连忙对着笔仙道歉,然后那只笔才移动到‘乐’字上。

看见必须的怒气平息了,我们大家也都松了口气。

这时,宋新雅问了一个问题,她说,笔仙,我以后的男朋友会是个帅哥吗?

结果笔仙转了一圈,开始在‘否’字上画圈。宋新雅得到的结果,使得她脸色十分难看。孟茜和韩蕊也不断地嘲笑着她。

可是当孟茜和韩蕊也问到这个问题时,那只笔就一直在‘否’字上画圈。

因为笔仙给的答案,没能让她们满意,所以她们就有些不耐烦了。孟茜还一直说很无聊,然后韩蕊就说把笔仙送走吧。

于是我们四个一起说道,笔仙,笔仙请归位。

可是那只笔却没有停下来,而是一直在纸上画着圈。当时,我们看到这种情况,就有些害怕了。

孟茜有些焦急地问,这该怎么办?

宋新雅就壮着胆子问笔仙,笔仙,你要怎样才肯归位。

结果那只笔转到了‘你’字,随后又转到了‘死’字。我们当是都被这两个字吓到了,可是这却不是结束,那只有竟然转到数字‘4’。

韩蕊木然地说,笔仙的意思是说我们四个都要死吗?

孟茜听了这话就大叫一声,松开了手,我们吓得把手收了回来。可是那只笔却在没人握着的情况下,在那张纸上疯转了两圈,这才倒在桌子上。

我当时就被吓得,钻回了床上。孟茜和韩蕊也同时上了床,只有胆子最大的宋新雅,收起了那张纸,连带着那只笔一起丢了出去。

当晚,我被吓得没敢睡觉。就一直躲在被子里,畏惧地看着寝室里的一切。寝室里,只有宋新雅的呼吸声,我想当时孟茜和韩蕊一定跟我一样,没敢睡觉。

这样的情况不知道持续了多久,我看见宋新雅迷迷糊糊地下了床,然后就要出去。当时,孟茜还问了她一句,你要干什么去?

宋新雅也没有理会孟茜,就直接走出了寝室。可是宋新雅出去后,就再也没回来。我们就这样一直等到了天亮,我们听到外面有人走动的声音,这才下了床。

可是,我们刚下了床,就听到走廊里传来一声尖叫。我们连忙冲了出去,就看见隔壁班的女生,整个人都瘫软在了卫生间的门口,指着里面不断地尖叫着。

我连忙走了过去,想要扶起那个女生。可当我走到卫生间门口时,我也看见了那个女生害怕的东西。

那不是别的,就是失踪了一夜的宋新雅。她的脸很扭曲,很可怕,我想在回忆起来,都觉得恐怖……”

秦焘看完了赵琪的描述,不禁挠了挠头。按照常理,像笔仙或者碟仙这种通灵游戏,其实根本请不来鬼魂的。因为一般想要请鬼来,都要付出点代价,最起码也得准备点供品什么的。

就像道家的一门道术,请神术。顾名思义就是请神灵附体,但是功力不够的也就是请个有些道行的鬼魂。自然这请神不是白请的,是要付出一些灵力和阳气,或者是精血。反正以秦焘的天赋,再加上一个月的苦练,他现在可是连个孤魂野鬼也请不来。

可是这四个女生,什么供品都没准备,就连根香都没点,这就请来了一个能弄死人的冤魂。这机率,就连千万分之一都没有,秦焘真是不知道该说他们是倒霉,还是走运了。这就好比是路边捡了一张彩票,结果是头奖三千万奖金,结果刚兑完奖,就遇见抢劫杀人犯了。

秦焘抓着头想了半天,得出了两个结论。

一,她们四个早就惹上了那个冤魂,而这次通灵游戏就成了契机,所以那冤魂就一不做二不休,要把她们四个都弄死。

二,那女生寝室楼附近早就有了冤魂,而正凑巧她们四个玩通灵游戏。那冤魂也就没事儿闲的来看看热闹,然后觉得这四个小姑娘都不错,那就一起都带走吧。

这两个猜测,不论怎么看,其实都是一个结果,那就是她们四个摊上大事儿了。

于是,秦焘想了想,在笔记本上写到,“你放心吧,今晚我去女寝找你。”

然后,秦焘把笔记本传给赵琪。可是当赵琪回完话,笔记本往回传的时候,竟然半路拐了个弯,直接送到了孟茜的手里。

孟茜拿到那笔记本,看了两眼,就笑了出来。这平静的课堂上,突然传出了孟茜的笑声,那姓张的中年妇女,头也没回地说道:“谁笑呢?给我站起来。”

孟茜倒是大方,直接站了起来。张老师看见是孟茜,没有直接开骂,而是问道:“你笑什么?”

孟茜举起了手中的笔记本说:“刚才有人传纸条,结果传错了,到了我的手里。我看到里面的话,实在没忍住就笑了出来。”

张老师问:“写的什么?”

孟茜举起笔记本,大声地朗读道:“你放心吧,今晚我去女寝找你。好的,我会等着你的。”

张老师当即一拍桌子,喝问道:“这谁写的?”

孟茜晃了晃笔记本说:“上面的名字是赵琪。”

张老师一听是赵琪,先是一惊,随后就怒不可遏地喊道:“赵琪,你站起来,这是谁给你写的?”

赵琪委屈地站了起来,眼泪不住地在眼眶中打晃。

秦焘心想,都这时候了,咱要不挺身而出,也太不爷们了。于是,秦焘站起身来,“就是我写的,怎么样?”

秦焘此言一出,全班都沸腾了起来。张老师指着秦焘,怒吼道:“你给我滚出去,以后我的课你不用来上了。”

秦焘无所谓地背起书包,大摇大摆地朝门口走去,边走边说道:“这可是你说的,别以后说是我逃课。”

张老师:“滚!”

秦焘走到门口,回头对全班同学摆了摆手,很有领导人的风范。赵鸿飞和侯勇那两个无良损友,一个在鼓掌,一个在吹口哨。而赵琪则羞得满脸通红,孟茜则是一脸的讥笑。

秦焘看着眼前的一切,心里暗道:“孟茜你个小三八,今晚上本大爷就让你后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