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约定

当晚九点,秦焘终于等来了游碧池,而跟着游碧池一起来的还有个光头小胖子。这光头小胖子,圆脸眯眯眼,看起来比秦焘还要小几岁。

“这小胖子是谁啊?”秦焘疑惑地问。

“这是佛门弟子,法号圆通。现在还在上初中,不过你别看他年纪小,但是佛门超度的本事可不小。而且还是名师指点,比你这半瓶子醋的本事大多了。”游碧池对这小胖子可谓是推崇至极。

“嘿,你夸他能不能不顺带这臭损我一顿啊。”秦焘不满地对游碧池抱怨了一句,然后摸了一把圆通的光头说:“行了,既然是碧池哥带来的人,以后你就是我弟了。”

秦焘跟赵鸿飞他们比是最小,所以才排老三。这回好不容易逮到个比他还小的,心里自然是高兴,看着圆通的小光头是越看越顺眼。

圆通憨憨地一笑,“阿弥陀佛,小僧圆通。”

秦焘直接抱着圆通的肩膀说:“别整这没用的,直接叫哥。”

圆通当下松了口气,说:“我师傅还说看见的道家的人要客气一些,既然秦哥你都这么说了,那我也不绷着了。说实话,这么说话也忒累了。”

圆通此言一出,三人相视一眼,随后便一起大笑了起来。

三人到了女寝,来到了宿管大妈给他们安排的寝室。因为大部分女生在白天都已经离开了,只有包括赵琪在内的十几个女生还在寝室里住。所以宿管大妈把所有还在住校的女生都安排在了一楼大厅东侧的寝室,而秦焘三人则在一楼大厅西侧第一间。正好跟宿管大妈的值班室正对着,有什么问题能及时赶到,而且还能把秦焘这三人隔离开。

走进了那间寝室,游碧池激动地左看看,右翻翻,就连圆通也是不停地左顾右盼。

秦焘还以为这两人看出了什么端倪,就问道:“游哥,怎么了,是不是有什么问题?”

游碧池感慨一句,“我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进女生寝室啊!”

圆通也点着头说:“这也是我的第一次。”

秦焘当即一脸黑线,看这两人的无赖样,哪像有真本事的人啊。还有那个小和尚圆通,你个出家人跟着都什么热闹,还你的第一次,这都哪儿跟哪儿啊。

秦焘翻了个大白眼说:“我说两位,咱们到这儿来,可是来抓鬼的,不是让你俩来丢人的。瞧你俩那样,能不能有点出息?”

游碧池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说:“这不是第一次来吗,所以看什么都觉得新鲜,以后多来几次就好了。”

秦焘无奈地摇了摇头,真是见过无耻的,没见过这么无耻的。

等着游碧池这股新鲜劲儿过来,时间也到了九点半。游碧池把两章课桌拼在一起,摆在寝室中间,然后对圆通说:“圆通,时间差不多了,把东西都拿出来吧。”

秦焘听了这话,立马睁大了眼睛,朝着圆通看去。虽然秦焘知道游碧池有真本事,可是却没亲眼看过游碧池抓鬼,更是不知道出马弟子要用些什么。而与那小和尚圆通更是第一次见面,对传说中的佛门法术也是好奇得紧。

圆通闻言,点了点头,打开了出来,瞬间一股香味就散发了出来。秦焘抻着脖子一看,只见圆通的背包里,酱猪蹄,泡椒凤爪,麻辣鸭舌,五香花生米,一整只烧鸡,还有半打啤酒。

秦焘看着眼前这一桌子的菜,不禁有些发懵,“这……这怎么个情况?”

游碧池边开着啤酒,边说:“那女鬼起码要半夜十二点才能来,这还不到十点,咱们先来点夜宵。吃饱了,才有力气抓鬼啊!”

秦焘又指了指正在啃猪蹄的圆通,问道:“你确定他是佛门传人吗?”

游碧池给秦焘递过一听啤酒,然后解释道:“他是正宗的佛门弟子,不过却是嘴馋的要命。没有他师傅看着,他就找机会偷吃。”

圆通听了这话,当下摸了一把嘴上的油渍,装出一脸慈悲相说:“游施主此言差矣。小僧无食肉之心,即便是吃了,也是没吃。若是有了食肉之意,即便是没吃,那也是吃了。所以说这吃与不吃,不在嘴上,而是在心里。你们看见的只是表相的大快朵颐,而不是心里的怜悯慈悲。”

说完,圆通长叹一声,又狠狠地啃了一口猪蹄。

秦焘和游碧池大眼瞪小眼地看了半天,最后秦焘开口问道:“他说的这些对吗?”

游碧池有些无奈地说:“我又不是佛门弟子,我怎么知道。”

秦焘看着吃的正欢的圆通,便想调侃他一番。于是,秦焘拿起一听啤酒放在圆通面前,说:“圆通啊,既然你肉都吃了,这酒你也尝尝吧。只要没有喝酒的心,喝了其实也跟没喝一样。”

圆通看都没看秦焘,就直接说:“这可不行,一会儿还要抓鬼呢,万一喝多了怎么办。”

听了这话,秦焘不禁一笑,拿回了啤酒,喝了一口说:“这小和尚看起来傻呆呆的一副忠厚老实样,实际上也是一肚子的鬼心思,机灵的很啊!”

游碧池边啃着鸡爪子边说道:“干咱们这行的哪有笨蛋啊。修炼一途,根骨,悟性,缺一不可,你看着像笨蛋的,其实都比你精明。就说圆通这小子,看起来一脸笨模样,实际上他每次考试都是全校第一。”

圆通放下猪蹄,说:“游大哥,你这是夸我啊,还是骂我啊?”

游碧池撇了撇嘴说:“这都听不出来,我算是白夸你了。”

圆通顿时嘿嘿笑了起来,然后又对秦焘说:“秦哥,你平时考试都考多少分啊?”

秦焘:“……”

就在秦焘无比尴尬的时刻,一阵轻柔的敲门声突然响了起来,紧接着门外就传来一个清甜的声音,“秦焘,你睡了吗?”

秦焘自然听得出这声音是赵琪的,于是他立马擦了擦手,对游碧池和圆通说:“我先出去一下,你们慢慢聊。”

游碧池和圆通相视一眼,然后给了秦焘一个,‘我懂’的眼神。游碧池更是无良地说:“留着点体力,晚上还有活儿呢。”

秦焘竖起了中指,对游碧池的关心表示了感谢。随后,便推开房门,来到了走廊。

门外站着的正是赵琪,只不过赵琪顶这个黑眼圈,眼神中尽是担忧。

“怎么了,是不是你们寝室那边出事儿了?”秦焘关切地问。

“没有。”赵琪连忙摆手解释道:“女生那边没出事儿,只是我睡不着,所以……”

秦焘自然看得出来,赵琪睡不着,完全是因为害怕。于是,秦焘直接抓住赵琪的手,眼神诚挚地看着赵琪,说:“你放心吧,有我在,就不会让你受到丝毫的伤害。”

听到了秦焘的承诺,赵琪也紧紧地抓住了秦焘的手。这一刻,赵琪在秦焘身上找到了安全感,也找到了一个依靠。

赵琪看着秦焘真诚的双眼,说:“我相信你。”

两人就是如此对视了许久,赵琪突然双颊泛红,就连秦焘也有了一丝害羞和尴尬。

秦焘没话找话地说:“其实那女鬼没多大本事,只是我一个人忙不过来,所以才找了两个帮手。”

赵琪点了点头说:“你能跟我说说你的事儿吗?说说你为什么会抓鬼的。”

秦焘想了想,然后避重就轻地说了自己如何成为道家弟子,如何救了侯勇,如何认识的游碧池。当然关于他去小姐街那段,就被他有意地屏蔽了。

赵琪安静地听着秦焘的故事,等秦焘讲完了他的故事,赵琪才开口问道:“秦焘,你又没有想过以后要怎么样生活,是当个道士,还是像正常人一样,考大学,然后再找份工作。”

秦焘当下一愣,他确实没有想过这个问题。当初他拜入苏元山的门下,只不过是想解封灵窍。可是解封灵窍之后,这些妖魔鬼怪的事儿就自动找上了门。秦焘觉得自己命运的轨迹早就被人设定好了,一切都像是巧合,可以一切巧合都这么合理。

“难道这就是天意?”秦焘心里暗暗想道。

“秦焘,你想什么呢?”赵琪问道。

秦焘这才缓过神来,他苦笑着摇了摇头说:“以后的日子我还没有想好,听天由命吧。有些事情,其实并不是自己能够选择的。”

赵琪点了点说:“我跟你不一样,我早就选择好了我的一切。你知道我家在乡下,家里也很穷。我能够俩这里上学,是全家人节衣缩食省出来的。所以我一定要考上最好的大学,找一份最好的工作,来回报给我的家人。”

赵琪说这话的时候,目光坚定,语气沉重。秦焘似乎明白了什么,于是,他松开了手。

可是赵琪却抓住了秦焘的手,目光烁烁地看着秦焘说:“你现在还没做出自己的选择,只是你还不够坚定,还没有自己的信念。我希望我能成为你的信念,成为你坚定的理由。”

说到这里,赵琪的脸颊变得更加红润了。

秦焘则无比激动地看着赵琪,下意识地说:“好!”

赵琪红着脸说:“那咱们打个赌,从明天开始我辅导你学习,等到了期末,咱俩比比看谁考得好。”

秦焘心里不禁暗自发笑,他可是带着两世的记忆,而且上辈子还是个学霸。就算赵琪不给他辅导,秦焘也敢答应这个赌约。于是,秦焘笑着说:“既然是打赌,那就要有点彩头吧。”

赵琪想了想说:“好,那你想赌点什么?”

秦焘笑着说:“我现在还没想好。要不这样吧。输了的人要答应赢了的人一件事,而且无论赢家说什么,输家都必须无条件地服从。”

赵琪顿时满脸通红地说:“这……这怎么可以?”

秦焘笑道:“你害怕我赢了你。”

赵琪心想,“秦焘一直都是全班最末,就算这段时间再怎么努力,也不可能一跃成为全班第一。就算答应了这赌约,我也是赢定了。”

赵琪想到此处,便直接回答道:“好,那咱们就一言为定。”

“好,一言为定。”秦焘得意地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