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四象封魔(二)

“对啊,令旗呢?”另外三位老太爷也齐声问道。

秦焘一阵挠头,毕竟他也是第一次摆阵,还真把令旗这事儿给忘了。不过好在碧池哥刚给了他落魄道士的箱子,秦焘立马出去搬出箱子,把里面的东西一股脑到了满地。

箱子里的招魂铃,桃木剑,红绳,墨斗线,乱七八糟的。秦焘翻了半天,终于发现了一个牛皮包着的包裹。打开包裹,里面是五面巴掌大小的令旗。这五面令旗虽然旧的跟出土文物似的,但是却能看得出做工精细,上面还有灵气流转,一看就是好东西。

胡老太爷看着五面令旗,也是赞叹一声,“没想到这一箱子破烂里面,还有这么个好东西。秦焘,这东西合用不?”

秦焘拿着令旗翻看了一下,只见五面令旗分别绣着金,木,水,火,土五个字。秦焘说道:“这应该是五行旗,用在四象封魔阵上,算不上最合用的。但是对于咱们来说却是最合适的。如果是一般的四象封魔阵,完全可以一个人主持,只需要四象令旗。可现在咱们是五人合力支撑阵法,所以用五行旗最合适。”

秦焘说完,便把令旗分给了四位老太爷。胡老太爷拿火行旗,游老太爷拿金行旗,黄老太爷拿水行旗,常老太爷则是木行旗,秦焘在中央主持阵法,则手持中央土行旗。

随后,秦焘又把令旗的用法,还有接引星宿之力的法诀交给了四位老太爷。这四位老太爷虽然是初次学习道术,但毕竟都是成了精的人物,只是演练几遍,便学会。

这时,碧池哥也回来了,手里大包小包的一大堆东西。其中上等朱砂一斤,桃木心虽然不是百年的,但也是附近果树林最老的桃树心了。不过那黄符纸,碧池哥却没有弄到。毕竟现在的纸张,没人知道是用什么原料做的。要桃木和枣木做的黄符纸,那就只能定做,碧池哥肯定弄不来。

虽然黄符纸没弄来,但秦焘却没说什么。其实布置四象封魔阵根本就用不到黄符纸,只是秦焘想趁机讹诈一下碧池哥而已。

不过这事儿,秦焘肯定不能明说,只是故作神秘。拿着桃木心,用朱砂在上面画起了四象封魔阵的阵纹。

整整两个小时的时间,秦焘不言不语,一直在桃木心上画着阵纹。眼看着四根洁白的桃木心上面,被画上密密麻麻的复杂阵纹后,众人也感觉到这桃木心上,暗自流转着一股奇异的力量。

等着四根桃木心都画好了阵纹,秦焘的脸上已经是一脸的汗水,脸色也是白的像张纸似的。

碧池哥担心地问道:“小焘,你这样没事儿吧?”

秦焘有气无力地吐槽道:“你看我这样像没事儿吗?”

常老太爷也怕秦焘出什么意外,连忙掏出一粒丹药,“化……化水,喝……喝了。”

秦焘抬眼一看,是上次给侯勇吃的火参丹。秦焘也是吃过这丹药,知道这是个好东西,也不客气,直接混着一碗清水喝了进去。

虽然这火参丹是好东西,可是见效却没那么快。于是,秦焘嘱咐道:“碧池哥,你先去工地,找正东,正西,正南,正北,四个方向的柱子。将柱子里面掏空,然后四位老太爷就藏在柱子里面。四根桃木心立在中间,然后用红绳系在桃木心上。记住这红绳要长,剩下的等我晚上过去在弄。”说完,这些秦焘便昏睡了过去。

其实秦焘这样算不上昏睡过去,而是在练功吸收化解火参丹的药力。碧池哥也知道这是秦焘这一脉独门的偷懒功夫,便不在打搅他,而是带着东西,和四位老太爷一起去了工地。

……

碧池哥带着东西,到了工地后,便看见了赵工头。而赵工头的脸色,是要多难看有多难看。

其实这赵工头也够倒霉的,好不容易拉来的工程,结果接二连三地闹出人命。昨晚看着三位高人收了那小鬼,可今天这又出事儿了。现在都已经下午三点多了,眼看着就要天黑了,赵工头可不知道到了晚上会发生什么事情。

可现在赵工头看见碧池哥又来了,立马就迎了过来,就像看见救命的稻草似的。

“游师傅,你可算来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了,昨晚不是说解决了吗,怎么今天又出事儿了?”赵工头担心地问道。

碧池哥虽然也是有点哆嗦,但是毕竟要保持高人风范,“老赵,你就别担心了。本来昨晚我们就已经抓到一个了,可没想到那家伙还有个同伙。一会儿,你听我的吩咐,给我干点活儿,我抱枕把他们一网打尽。”

赵工头依旧但心地问道:“游师傅,不会这次抓完了,再来个同伙吧。”

碧池哥尴尬地一笑,“不会了,这次我要干场大的,肯定一个也跑不了。你现在找几个工人来,给我干点活。”

赵工头看碧池哥这么大的阵仗,当即也不再含糊,立马叫了十几个身强力壮的小伙子过来。

碧池哥一手拿着罗盘,一边装模作样地指着东南西北四个方位,指示道:“把这根,这根,这根,还有这根,这四根水泥柱都给我掏空。”

赵工头一听这话就迷糊了,连忙上前来说道:“游师傅,这四根都是承重支柱,掏空了会影响工程质量的。”

碧池哥一皱眉头,“你以后在补上不就行了吗。你现在不掏空了,等着晚上那家伙来了,咱们都等死吗?”

赵工头听碧池哥这么一说,那还在犹豫,立即叫上工人开始掏空这几根柱子。十几个人上手,工作也是快,几分钟就掏出个半米左右的空洞来。

碧池哥按照秦焘的嘱咐,将画满了阵纹的桃木心,还有红绳放进了空洞里。随后,碧池哥拿出香烛,朝着四方拜了拜。

过了片刻,只见不知道从哪儿跑来一条通体漆黑的蟒蛇,这蟒蛇不大,也就一米多长,手腕粗细。

赵工头和一众工人看见这蟒蛇,顿时吓得脸色发白。

碧池哥则说道:“都别担心,这是我请来的,你们都老实待着,别动就行啦。”

说话间,又有一只全身金毛的黄鼠狼窜了出来。紧接着又是一只通体火红的狐狸。

其实不用多想,便知道那黑蟒就是常飞来常老太爷,金毛黄鼠狼就是黄万金黄老太爷,火狐狸正是胡老太爷。

按照秦焘之前的布置,这三位老太爷都各自钻进了一个空洞里。旁边的工人,看见这三位钻进空洞里,又是一阵心惊,都是暗暗叹服,今天真是开了眼了。

等着三位进去后,碧池哥这才回到车里,拿出了一把油纸伞来。因为那三位老太爷都是动物仙,可以自己去。而游老太爷是碑王鬼仙,白天都不能见人的,只能附在油纸伞上,被碧池哥带着过去。

等到把这四位都安顿好了,碧池哥这才来到赵工头面前,直接说道:“老赵,今天晚上是个大场面,所以肯定会有危险。我看你们这儿工人,就先去别的地方避一避。等到明天再回来,如果明早我死在这儿了,你们就都离开吧。如果明天早上我没死,这就再也不会出事儿了。”

赵工头只是连连点头,这时他哪还敢说个不字,这场面早就把众人惊住了。

等到赵工头把所有工人都遣散后,又跟碧池哥打了声招呼,也就走了。碧池哥则独自一人,坐在车里等着秦焘来。

等到了傍晚五点多,秦焘这才赶到工地。他先跟碧池哥看了看现场,随后又找了四根钉子,钉在了地上。然后将四根红绳,分别缠在钉子上,弄出了一个四方阵来。

做好了一切准备,秦焘看了一眼碧池哥,“生死就看这一次了。”

碧池哥点了点头,“咱兄弟也算是同生共死了。”

就在这时,突然一个声音响了起来,“那我呢?”

秦焘和碧池哥循声望去,不禁同时说道:“你怎么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