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大战之前

来的这人不是别人,正是小和尚圆通。

圆通背着书包,笑呵呵地一摸光头,说道:“阿弥陀佛,中午时候小僧是犯了嗔戒。下午仔细想了想,我就知道两个哥哥都是为了我好,不想让我搀和。不过出家人慈悲为怀,正所谓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所以我就又来了。”

秦焘和碧池哥相视一眼,他们也都知道圆通精明的很,他俩拙劣的谎言未必能骗得了圆通。不过留在这里就是九死一生,圆通肯陪着他们下地狱,他们俩也未必忍心。

只是现在两人再也装不下去了,秦焘只好劝解道:“我说圆通,不是哥哥非得撵你走,只是你在这儿也帮不上什么忙。”

圆通双手合十,宝相庄严地说道:“如果今晚一战,咱们若是胜了,我就超度那蛇妖。如果若是败了,我则是超度你们,不管怎么说我今晚就是不走了。”

碧池哥也是一脸无奈,眼看着就要黑天了,在这么争执下去,那蛇妖都来了。于是,碧池哥说道:“圆通,既然你要留在这里,我也就不在撵你走。不过你得听话,我说什么,你就做什么,必须无条件服从。”

圆通连连点头道:“我肯定听话,你说吧,要我做什么?”

既然圆通不走了,三人就要重新安排一番。原本是秦焘控制阵法,碧池哥控制‘紫茄子’把蛇妖引来。然后秦焘接手镇压蛇妖,碧池哥则在旁边护法。

现在多了圆通这个帮手,这个计划就要改变了。秦焘依旧是控制阵法,毕竟这个阵法别人不会,只有他才能控制。而‘紫茄子’则由圆通控制,去吸引蛇妖进入阵法,碧池哥则需要给秦焘护法。

不过圆通只不过是个孩子,要他单独去面对卡车轮胎粗细的蛇妖,秦焘还是有些担心地问道:“圆通,你自己去吸引蛇妖这能行吗?”

碧池哥也是担心地说:“我看还是我去吧。只要让护身报马上身,我也能跟蛇妖斗上一斗。”

圆通却平静地说:“其实我这一脉有个秘法,我师傅就是凭借着这个秘法,才能看守青珞寺这么多年的。”

青珞寺里面有多少妖魔,秦焘是不知道,不过他却见识过黑老太爷的本事。那几乎是一伸手,就能把他们团灭了的妖怪。圆通的师傅能凭借这秘法,镇压这么多年,这肯定不是简单秘法。

秦焘好奇地问道:“什么秘法这么厉害?”

圆通也不卖关子,直接解释道:“这秘法叫做明王降世。明王在佛门是佛陀忿怒的化身,是佛门最强大的战力。其实说白了就跟出马仙的上身,道家的请神术差不多,就是请佛门神灵明王上身。”

秦焘是不知道这明王降世能有多厉害,不过看碧池哥请仙家上身后,简直就是超级赛亚人。而圆通能请来的都是位列仙班的超级高手,肯定比碧池哥请来的这些半仙强大多了。

而碧池哥却是眉头微皱,他毕竟是混迹这个圈子多年了,也亲身经历过上身这种事儿。于是,碧池哥有些担忧地问道:“圆通,请神灵上身是能瞬间提升战力,但是你这身子骨能受得了吗?”

圆通微笑着回答道:“碧池哥,这几年跟你做了几次买卖,赚的钱我全都买药补身子了。虽然不能想我师傅哪么厉害,但支持三分钟,我想应该是可以的。”

“三分钟。”

秦焘看了一眼碧池哥,碧池哥想了想说:“三分钟的时间,应该足够把蛇妖引来了。”

这时,圆通却挠着头说:“虽然我能坚持三分钟,不过三分钟后,我会全身力竭,一动也不能动了。到时候,就需要碧池哥护住我了。”

碧池哥点头说道:“没问题,到时候肯定让你不伤一根毫毛。”

秦焘鄙视地看了一眼碧池哥,说道:“废话,圆通根本就没头发。”

碧池哥尴尬地一笑,摸了一把圆通的光头,说:“我又没说是头发。”

圆通无奈地看着这两个老不正经的,“你们两个能不能正经点了。快把那‘紫茄子’给我,我先准备准备。”

碧池哥笑呵呵点着头,随后一只半透明的黄鼠狼从他体内钻了出来。而这只小黄鼠狼嘴里,则叼着那‘紫茄子’女伥鬼。

因为碧池哥体内阴气比较多,所以现在的‘紫茄子’也没了度化后恬静的样子,脸色也有些泛紫了。

‘紫茄子’刚被叼出来,便哭啼啼地哀求道:“三位师傅,求求你们救救我吧。”

秦焘也知道这‘紫茄子’是个可怜人,本来被蛇妖害死了,就够倒霉了。这还不算完,还被下了咒,成了伥鬼,想轮回投胎都不行。

看着‘紫茄子’哀求的样子,秦焘怜悯道:“你就不要哭号了,一会儿蛇妖来了,我们肯定要跟它拼命。如果我们赢了,你就自由了,如果我们三个输了,也就跟你一起做伴了。”

碧池哥则比较八卦地问道:“我说小丫头,你叫什么名字,是怎么被那蛇妖弄死的啊?”

‘紫茄子’哀叹道:“我叫做林慧,有天晚上遇见了流氓,我吓得乱跑,结果就跑到了乱葬岗,被那蛇妖弄死了。然后不知道那蛇妖到底在我身上做了什么手脚,它吩咐的事情,我都会心甘情愿地去做。其实我知道害死这里的工人不对,但是我却反抗不了,只能按照它的吩咐去做。”

秦焘听完这话,也觉得这林慧却是够倒霉的了。刚摆脱了色狼,又遇见蛇妖,到最后还弄个不得轮回。

这时,圆通已经拿出了他的钵,一道金灿灿的佛光又将林慧笼罩了起来。在佛光之下,林慧脸上的紫色渐渐退去,又变回了一个美丽的小姑娘。

其实看林慧的样子,也不过是十五六岁,看上去也就比圆通大了那么一点而已。

秦焘有些不忍心地问道:“我说林慧,你有没有什么为了的心愿,如果可能的话,我会尽量帮你达成的。”

林慧漂浮在金光中,突然跪了下来,指着圆通,激动地说:“我……我想请这位小师傅超度我母亲。我从小和我母亲相依为命,我死后我母亲因为受不了打击,所以突发脑溢血。当时家里没有人在,所以我母亲就那么死了。我母亲死后,因为挂念我,所以一直都留在家里等我。而我因为害怕蛇妖发现,所以一直也没敢回家。我希望小师傅能去我家,超度我母亲。”

秦焘听了这话,是既悲又痛,既可怜林慧的身世,也痛恨蛇妖的做为。秦焘咬着牙,狠狠地说道:“特么的,今晚老子就是拼了命,也要弄死这臭长虫。”

另一边圆通则是高呼了一声佛号,悲悯地说:“女施主请放心吧。如果今晚能铲除蛇妖,我肯定会为你和你母亲做一场发式的。”

林慧又是连连叩头,拜谢道:“多谢小师傅了,多谢三位师傅了。”

碧池哥摆了摆说:“起来吧,现在咱们也算是一条船上的人了。能不能超度你,还有你母亲,还要看今晚。”

碧池哥话音刚落,秦焘突然摆着手,示意让他们不要说话。

此刻,天色阴沉,夜幕已经笼罩住了天空。远处似乎若有若无地传来微微的‘嘶嘶’声,它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