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章 ——纸扎人

少年天才看见七窍流血的室友,顿时吓得魂不附体,扭头就跑。可是他的室友,却变得越来越狰狞,追着少年天才大声喊道:“你不是说你不相信有鬼吗?你害怕了吗!不要跑!给我留下来,在这里陪我做伴吧!”

少年天才嘶声惊叫,发了疯似的沿着山路狂奔,不过这条山路却好似永远没有尽头一般,无论少年天才如何奔跑,也走不到路的尽头。

少年也不知道跑了多久,直到他再也迈不动步子了,他才停了下来,剧烈地喘息着。少年瘫倒在了地上,胸口好似风箱一般,剧烈地**着。

而就在这时,少年突然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声音,“你刚才去哪儿了,我可是找了你半天了!”

可就是这熟悉的声音,却让少年好似惊弓之鸟一般,从地上一跃而起,警惕地循着声音看去。只见在前面不远处,正站着一个人。而这个人,正是少年的室友。

只不过室友现在的样子,却不在是七窍流血的凄惨模样,而是像往常一般,长的白白净净,只是脸色白的好似一张白纸一般。

少年看见室友恢复如初,顿时松了一口气,立马跑到室友身边,激动地说道:“我刚才看见鬼了,真的看见鬼了!”

室友狐疑地问道:“你看见鬼了,你当我傻的,这世界上哪儿有鬼啊!”

少年焦急地解释道:“是真的,我真的看见鬼了。它变成了你的样子!”说着,少年一把抓住了室友的手臂。

可是室友的手臂,却凉的发冰,少年把手抽了回来,惊讶地说道:“你的手怎么这么凉?”

室友一副少见多怪的样子,说道:“这么冷的晚上,不被冻死就不错了。”

少年摇头苦笑,心中暗道:“果然是自己想多了。”

想到此处,少年紧紧地抓住了室友的手,说道:“我给你暖暖吧。”

可是少年不过轻轻抓了一下室友的手掌,室友的手掌却立刻干瘪了下去,就像一团被搓瘪的纸团一般。

少年顿时满脸的惊愕,不住地呢喃道:“纸……怎么会是纸,你……你是纸扎人!”

而室友的脸色则是变得越来越白,真的好似纸扎人一样的惨白,脸上的表情也变的古怪起来,眉毛,眼睛,鼻子,所有的五官好像都是画上去的一般。

而室友面对少年的质问,不但没有理会,反而问道:“你说你刚才看见了鬼,是这个样子吗?”

室友话一说完,他古怪的五官之中,顿时便流淌出了鲜血,看上去就像一个胡乱涂抹的画像一般。

少年顿时大惊失色,一把推开了室友。而室友被少年推到之后,顿时折成了两节,身体之中,根本就是空空如也,完全使用竹签支撑的纸人一个。

少年连滚带爬,不断地朝着远处跑去,可是他刚刚跑出去没多远,便发现眼前的路旁,都是一座座的墓碑,正是他之前逃离的坟地。

少年顿时停下了脚步,他想往回跑,但是却害怕在遇见拿纸扎人化成的室友。于是,少年只能硬着头皮,继续朝着墓地里走去,同时不断地在心中默念着漫天神佛的名号,给自己一点心里安慰。

少年战战兢兢地走在山间小路上,身旁每一座墓碑,都好似一个纠缠不休的魔鬼一般,紧紧地跟在他的身边。

少年恨不得闭上眼睛,可是却又害怕,闭上眼睛之后,就再也睁不开了。他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这夜幕下的墓碑,环绕着自己,胆战心惊地继续走下去。

可是刚走了没多远,少年便听到了一声轻叹,从一座墓碑之后响起。少年顿时紧张地后退了两步,朝着那座墓碑看去。

只见那座墓碑的后面,猛然伸出一只血手,‘啪’的一声拍在了墓碑上。

少您顿时觉得双脚一软,直接跌坐在地,全身上下提不起丝毫的力气来。

就在少年全身瘫软的时候,一个身影摇摇晃晃地从墓碑之后站了起来,那个人居然就是少年的室友。

只见室友全身是血,脸上满是血污,看着少年哀嚎道:“救我,救救我,带我离开这里!”

少年见到如此场景,顿时三魂吓丢了七魄,连滚带爬地朝着墓地之外跑去。而他的室友,则半依着墓碑,用凄厉地声音嘶喊道:“救救我,你为什么不救我,为什么要抛下我!”

少年早就已经被吓得魂飞魄散,那里还管得了那么多,他的心中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跑,跑的越远越好,永远不要回到这个地方了。

也许是在少年顽强的求生意志之下,一个莫名的力量注满了他的身体,让他强撑着跑出了这片墓地。

可是在崎岖的山路之上,少年根本不知道要往哪儿里走,他只知道要不断地前进,前进,在前进。

可是在他刚走出墓地没多久之后,看见的却不是出路,而是有一座墓地。这里的墓地居然是如此的熟悉,一座座墓碑,与之前的墓地,一般无二,就连上面的名字,也都是一模一样。

少年一直强撑的求生信念,在这一瞬间就崩溃了。他知道自己永远也逃不出这一片墓地了,要永远地留在这里了。

当少年想到这里的时候,每一座墓碑之后,都响起了‘窸窸窣窣’的声音。紧接着,便是一声声的叹息。只见墓碑之后,人影绰绰,纷纷乱乱。

而每一座墓碑之后,站起来的人影,居然全都是少年的室友。他们脸色惨白,就像纸扎人一样,可却又头破血流,满脸的血污,一起指着少年无情无义,居然将他弃之不顾。

少年看着纷纷指着他的室友,在这一刻他完全失去了对生命的渴望,直挺挺地倒在了地上。

知道第二天的早上,有附近的村民路过这里,才看见两个少年已经死在了这里。其中一个头破血流,看样子像是摔倒在了墓地里,头部直接磕在了墓碑上,失血过多而死。他死的时候,脸色惨白,满脸的血污。

而另一个少年,则是脸色惨白,脸上的表情扭曲狰狞,似乎经受了极大的痛苦。至于他到底经历了什么,却没有人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