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凡现在总算体会到闲人的滋味了,一整天都待在房间里什么都没做,到了吃饭的时间自然有人送饭菜进来。除了刚来的时候见过张先生跟豹子之外,就只见过送饭的佣人。

白凡真不知道自己是来给人家当保镖的,还是来当闲人蹭吃蹭喝的。除了这个小房间,白凡还没去其他地方看过,尤其是四周还隐藏了不少人,这种感觉好像是被监禁了一样。

很别扭。

早知道这样的话还不让让刘磊派别人过来了,这大人物根本不会有什么危险,自己在这里除了浪费时间之外根本没什么用处。

尤其是张先生身边的那个叫做豹子的保镖,虽然给白凡的感觉不怎么好,但绝对应该是个高手。

白凡还真有点好奇这个张先生究竟是什么来路,看起来的确是位高权重,也不知道干什么的。

白凡就这样在房间里无所事事,看着外面的夜幕逐渐降临,白凡还真有些呆不住了。想了想,白凡便走了出去。

走出房间之后白凡就出了别墅,他没有去找张先生,找了也没什么意思。更何况他只是想透透气,活动活动罢了。

出了别墅,白凡马上感觉到有无数的气息锁定了自己,白凡看了几眼马上发现暗处有人用枪对准自己。

白凡不禁苦笑,自己这保镖当的未免也太失败了。看样子他们根本不相信自己!不过白凡也不打算跟他们较真,找了个还算空旷的地方,白凡深呼吸数次,开始打拳。

最近练习《外气功修炼总纲》里的拳法已经形成了习惯,每天要是不打的话还真有些不得劲。

就好像吸烟的人让他不吸烟,整个人就跟猫爪似的特别的难受。

那些暗哨始终盯着白凡,一开始白凡还真有些不习惯,毕竟有人用枪指着你,那种滋味总是不爽的。不过当拳法打开,白凡渐渐的忘我,那种感觉却已经渐渐的忽略的。

一套拳法打完,白凡慢慢的将自己的呼吸调整沉稳,随后准备转身回去。可就在转身之后白凡却发现一个人站在不远处,正盯着自己。

“你们警察练的都是这个吗?果然是三脚猫的功夫。”

豹子不屑的说道。

这个豹子三番二次的鄙视自己,就算是泥人还有三分土姓,更何况白凡并不是泥人,别人想捏就捏。

“是不是三脚猫的功夫跟你没什么关系,我这次只是来保护张先生的,只要能保证张先生的安全,别说是三脚猫,就算是四脚猫又如何?难道你没听过那句话吗?管它黑猫白猫能抓到老鼠的就是好猫。我这三脚猫的功夫总比某些人光说不练,狐假虎威的好。”

豹子眉毛一挑,冷笑道;“你说我光说不练?好啊,我到要看看你的三脚猫究竟有多大本事,来……咱俩玩玩。”

豹子大步走到白凡的面前,他的个头要比白凡高上一些,居高临下的看着白凡,表情充满了不屑。

白凡沉默不语,只是看着他。还真是人如其名,这豹子就如同凶猛的野豹一样,浑身散发着野兽的气息。

不过白凡有些搞不懂,这样的人也当保镖?如此张扬,如果我要想对张先生不利的话,要对付这豹子实在太容易了,他的目标太明显,姓格又这么冲动。

白凡还真为张先生感到庆幸,用这样的人当保镖还能活到现在。

看白凡不说话,豹子冷笑道:“怎么,怕了吗?孬种就是孬种,光会耍嘴皮子。我告诉你,这几天你只需要乖乖的在房间里呆着就好,到时候回去随便你怎么吹嘘,凭你这花言巧语,我想应该能捞到不少好处吧。哼。”

白凡笑了。“玩玩到也不是不行,正好待了一天活动活动筋骨。不过等下如果我要是下手太重的话,怕是跟张先生不好交代吧。”

“就凭你还以为能伤到我吗?不自量力。你放心,如果真有什么事的话,张先生是不会怪罪的。”

豹子冷笑的看着白凡,这样的人他见的多了,只会耍嘴皮子,如果不出意外他接下来应该会说:还是算了吧,如果打伤你的话可不好之类的话吧。

豹子最烦这种人,没本事还硬装出高手的样子,遭人鄙视。

“好!”

白凡很痛快的同意了。

这到是让豹子有些意外,没想到白凡竟然真有胆子跟自己打。这到让他对白凡的态度稍稍改观了一点,至少……他的勇气可嘉。

豹子冷哼一声,挥拳就朝着白凡打了过去。动作之快,拳速之讯,转眼间就已经来到了白凡的面前。

白凡一直注意着豹子的行动,看见他一拳打来竟然不避不让。将气劲运到手臂上,白凡竟然打算对拳。

外气功白凡也修炼有些曰子了,一直想试试究竟效果如何,现在不就正是机会吗?

看见白凡的举动,豹子到是有些意外。这家伙还真是不自量力啊,竟然想跟老子对拳。好啊,老子一拳打碎你的手骨!

“砰!”

两人的拳头重重打在一起,豹子没有听到那骨头碎裂的声音,反而觉得白凡的拳头十分的坚硬,竟然让他被迫稍稍后退了一步,身子忍不住晃了晃。

舒展了下拳头,豹子的表情很是惊讶。麻了,自己的拳头竟然嘛了。看不出来,这小子还真有两下子。

白凡的体格跟豹子相比是瘦小了许多,在加上文文弱弱的,结果却能挡住豹子这一拳,还让豹子的手麻了,这足以让豹子改变自己的对他的看法。

不是绣花枕头。

白凡后退了三四步才停了下来,在跟豹子对拳之后那巨大的力量让他措手不及,原本运在拳头上的气劲顿时被打散了,还好他反应的快急忙补充上去,要不然的话自己的手恐怕就要废了。

这个豹子,果然不简单。

“没想到你小子还有两下子,有意思,再来。”豹子来了兴致,大喝一声又朝着白凡冲了过去。

白凡当即运起气劲,然后跟豹子打在了一起。豹子的动作很快,爆发力很强。不过白凡在打通任督二脉之后不管是动作,还是其他方面都变的十分灵敏,所以豹子的攻击都可以一一的避开。

有时候还会主动出击,两人一时之间打的到是火热,不分上下。

豹子越打越亢奋,原本他想教训一下白凡。没想到白凡这小子的确有两下子,到是把他好斗的姓子给激了出来。他已经好久没有跟人这样动手了,打的有些畅快淋漓。

要知道高手在动手的时候都有一种气势,比如说杀手有杀气,而豹子则是一股凶气。如果要是寻常人的话,没打就先怯了几分。

如果换做刚开始的白凡,即便有异能跟气功,也未必能够打的如此自如,可是在经过龙虎豹三兄弟的事情之后,这种气势的影响已经对他没什么影响了。

周围那些暗哨一直都关注着白凡跟豹子两人动手,一开始他们也以为白凡肯定不是豹子的对手,保准被欺负。然而事情的发展却大大的出乎了他们的意料。

豹子的身手他们可是很清楚的,能跟他打成这样的人并不多,可是白凡看起来柔柔弱弱的却能跟豹子打个平手,这让他们十分的惊讶,对待白凡的态度也在悄然之间改观了。

不管在什么地方,实力都是让人尊敬的一种手段!

不知不觉的那些暗哨的枪都已经挪开,不在锁定白凡。

他们现在都很好奇,白凡跟豹子之间究竟谁会赢。

就在这个时候一声惨叫却已经传来,原来白凡已经习惯了豹子的攻势,趁着他攻击的漏洞一拳打在了他的肩膀上。

豹子措手不及之下被打中,只感觉到肩膀一阵剧痛,似乎都要碎裂了一样,疼的他情不自禁的发出了闷哼。

捂着肩膀,豹子怒极反笑。“好小子,我已经很久没有被人打伤了。不过,你要是以为我只有这点能耐的话你就错了。”

白凡不置可否的说道:“如果你要还想打的话,我随时奉陪。有什么能耐不妨试出来,我白凡接着就是了。”

“好,好,好。”豹子连说了三声好,看样子的确是有点怒了。“这可是你自找的,这一拳之仇我会双倍还给你的。”

豹子说完却没有对白凡出手,只是冷笑的盯着他。一开始白凡还没太在意,但是渐渐的白凡感觉到有些不对。

豹子身上的气息正在快速的变得强大,而且身上隐约似乎还有光芒闪动。豹子的身体逐渐的发生变化,四肢似乎正在变的粗大,皮肤也变了,变的好像野豹的皮一样。

这种变化让白凡顿时惊讶不已,他隐约有一种感觉,豹子好像……好像要变身似的。

就好像绿巨人,平时是人类的模样,但关键时刻就会变成绿巨人。

“天啊,豹子竟然要变身了。天啊,这个白凡竟然能逼的豹子要变身。”

“完了完了,他这一变身这白凡可就惨了,能不能活下来都不知道。真是可惜啊,一个高手就要这样死了。”

暗哨的那些人看见豹子的举动,顿时惊讶不已。他们都是张先生的部下,对于豹子自然十分的了解。

豹子之所以叫豹子,其实是有深意的。因为豹子会变身,变诚仁型巨豹。这是个极为隐秘的事情,只有极少数人才知道。

至于豹子为什么会变身,这却没人知晓。可能是基因突变,也可能是其他的原因。毕竟这世界上很多事情都是无法解释的,更何况……也不是他们这个层面能够知晓的。

眼看豹子已经越来越不像人了,一个浑厚的声音却突然响起。

“豹子!”

听到这个声音,豹子身上的气息一下子就蔫了,直接变成了原来的样子。

“先生。”豹子毕恭毕敬的朝着张先生说道。

张先生面色冷寒。“你忘记我跟你说过什么了吗?”

“是,我一时冲动,保证下次绝对不会了。”豹子显得十分的恐慌,低头道歉。

“下不为例,你下去吧。”张先生轻声说道,豹子却如释重负,急忙点头走了。

走之前豹子还不忘看白凡一眼,这一拳的耻辱,他早晚要讨回来。

张先生走到白凡的面前,白凡还一副惊讶的样子,刚才豹子的变化实在太过惊人了。

“你看到了什么?”

白凡愣了愣,说:“他……他那是怎么回事,他能变……”

身字还没有说出口,张先生就打断了他。“年轻人,你的身手的确不错。不过,有些事情还是不要知道的话,你……懂我的意思吗?”

张先生盯着白凡,白凡还是第一次正视他,这时候才发现张先生很是惊人,有一种莫名的震骇力。

很显然张先生这是在警告自己,白凡虽然好奇但却很识趣。

“我懂了。”

张先生这才笑道:“不错,年纪轻轻就有你这样的能耐,可不多见啊。回去之后我会跟你们局长说,让他好好的照顾你的。”

看张先生把自己误以为是警察,白凡也没有解释,只是微微的点点头。

“好了,时候也不早了,早点休息吧。”张先生说了一声,然后便转身走了。

留下白凡自己站在原地发愣,刚才豹子那变身究竟是怎么回事?虽然最后没有完成,但白凡已经可以想象的到完成后什么样子。这绝对不是普通人能够做到的啊。看起来这世界之大无奇不有,自己以前还真有些坐井观天了。

不过豹子怎样到是跟自己没什么关系,而且看张先生的样子似乎并不想让自己,自己又何必自找麻烦。

白凡笑了笑,然后朝着别墅里面走去。

这次,白凡感觉到周围的暗哨已经没有在锁定自己了。看来,自己跟豹子这一架到是打对了,至少不用在像坐牢一样天天被人盯着了。

回到房间里白凡躺在床上细细的体会之前跟豹子的一战,平时白凡没什么机会动手,即便动手也只是些小混混而已,而豹子不同,刚才打的时候让白凡懂得了许多东西。

比如说气劲的运用方面,就给了白凡不少启发。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