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叔知道这两位少爷的脾气,平时即便面子上受损的话都要报复,更别提现在被打成这样。

“大少爷,忍着点。”王叔说了一声,然后扶着大少爷那骨折的地方用力一按,大少爷顿时疼的惨叫了一声,不过随后便大口的喘息。“王叔你还真是厉害啊,我现在感觉好多了。”

大少爷感觉到胳膊已经不那么疼了,好像已经愈合了。他虽然不知道王叔是怎么做到的,但却相当的佩服。

王叔只是微微笑了笑却没说什么,对旁人来说或许很惊奇,不过对他而言只是小事而已,毕竟他有个不为人知的秘密,他是异能者。这个秘密,大少爷二少爷都不知道,只有老爷才知道。

将大少爷治好之后,王叔转过身来想看看那小子被教训的怎么样了。刚才一点惨叫声都没传出来,该不会是直接就被打晕过去了吧,要是这样的话到是省事了!

他缓缓的转过身来结果却傻眼了。

“这……这是怎么回事?”王叔难以置信的看着眼前的场面,他发现自己的人竟然……竟然全部都被放倒了。连一点声音都没发出来,就被白凡一个人给解决了。看样子应该都已经昏了过去,而白凡则笑眯眯的站在原地看着自己。

不简单,这个人不简单!

这才多久的时间?恐怕连一分钟都不到吧就把自己的人都给解决了。要知道这些人不是退伍兵,就是有几分能耐。平时一个打几个都不成问题,现在数十人却被他在一分钟不到的时间里毫无反抗的全部解决了。

这是普通人能做到的吗?

王叔表情变的严肃了,看着白凡说道:“你……你不是一般人吧?”

白凡笑了笑说:“你也不是一般人啊。”

“既然如此,那我们应该都是同一种人了。也不知道是运气好还是不好,我家的两位少爷竟然惹到你了。罢了,不管怎样,我都要帮我的两位少爷出头。不如……我们约个地方吧。”

白凡无所谓的说道:“也好。不过在这之前我还有件事要做。”

说完,白凡朝着那两个家伙走了过去。王叔顿时挡在他们面前看着白凡说到:“你要做什么?”

“放心,我不会杀了他们的。只是给他们点教训罢了。”说完,白凡已经动了。

王叔根本没看清楚白凡的动作,想要阻止却已经来不及了。就听见啪啪两声,大少爷跟二少爷的脸上就浮现了一个鲜红的巴掌印。

他们两个有点傻眼,原本以为这么多人肯定能好好教训一下这家伙。可是转眼之间自己的人竟然都被放倒了,这还不算,他们头一次见到王叔如此认真。紧接着……他们就挨打了。

这两个家伙虽然不学无术,但到也聪明,知道眼前这种情况这人肯定不简单。所以挨打之后并没有大放厥词,而是看向王叔。

王叔叹息一声,说道:“两位少爷,你们先回去吧。这件事,交给我吧。”

“好。”他们两个看了一眼白凡,然后转身就走。

白凡并没有去追他们,只是看着王叔。王叔叹息一声,从刚才的情况就能看的出来,这人不简单啊。否则的话,他也不会说出这事交给我,而不是帮那两个家伙报仇出气的话了。

看着周围旁边的人一个个惊讶好奇的样子,王叔叹息一声说道:“走吧。”

“好。”

白凡点点头,然后走向了愈霏。愈霏这小丫头有点傻眼,看见白凡走过来一脸的崇拜啊。“你先回去吧,我有点事要处理。”

“嗯嗯,你自己小心啊。我……我先找个宾馆休息一下,等你哦。”愈霏连连点头。

开房等我?

啧啧,这感觉还真不错啊。

白凡笑了笑,然后转身跟着王叔走了。

周围的人一看热闹结束了,也纷纷散了。白凡跟着王叔走了没多久,周围已经逐渐偏僻了下来。这时王叔停了下来,看样子是准备动手了。

白凡笑道:“其实根本没什么意义,你不过是五级异能者罢了。虽然我不知道你的异能是什么,但是跟我打你根本没有胜算。”

王叔没想到白凡竟然把自己的异能等级看的如此清楚,换言之对方的等级肯定比自己强。不过,事到如今就算不能赢也要打啊。王叔叹息一声,摇头说道:“你究竟是什么人?”

“看你的样子虽然是异能者,但应该久不参与异能界的事情了吧。白凡这个名字,不知你可听过?”

“白凡?你……你是白凡?”王叔顿时一脸的惊讶,虽然他的确不怎么参与异能界的事情,但现在哪个异能者不知道白凡的名字啊。更何况除了这个之外,还有一件事让他早早就注意白凡了。

王叔摇了摇头,没想到惹上的竟然是白凡。这事可不好办啊,且不说白凡的事情,就是另外一层关系,自己也不能动手啊。

“算了,我认输了。”

白凡笑了笑:“既然这样,似乎就没有打下去的必要了。”

王叔点头说道:“是的,不过,我劝你一句最好还是别找我家那两位少爷的麻烦了?”

“哦?为什么?”白凡好奇的问道。“我刚才还有点好奇这两个家伙究竟是什么背景,竟然能让你这个异能者甘心屈居人下,听人使唤。”

王叔笑道:“他们究竟是什么背景将来你就知道了,不过我可以告诉你的是你跟他们的关系非同小可,而且用不了多久应该就能再见面了。”

白凡皱了皱眉头,他这么说让白凡真的很好奇。我跟他们的关系非同小可,还很快就会见面。白凡想要问,可是看他那样子似乎是不会告诉自己了。

王叔朝白凡拱了拱手说:“言尽于此,再见。”

说完,王叔就这么走了。

白凡搞的有点迷糊了,原本以为要动手。可结果却没成功,而且还听到一些很奇怪的话。不过既然知道有关系,早晚都会再见白凡索姓也不去想了。要知道人之所以有那么多烦恼就是想个不停,庸人自扰啊!

白凡笑了笑然后转身往回走,小丫头还在宾馆等着自己呢,也不知道有没有洗上澡。白凡想着给小丫头打了个电话,电话很快接通了。小丫头将地址告诉了白凡,白凡随后赶了过去。

当白凡到的时候小丫头正准备洗澡呢,不过白凡这一回来她马上就追问发生了什么事。白凡简单的糊弄了两句,这小丫头才算作罢。然后便进浴室里去洗澡了。白凡还真有点累了。逛了一整整一个上午,能不累吗。躺在床上白凡不免又想起了那种类似预感的东西。

最近这东西经常会出现,很奇妙。以前可是绝对没有的,想来想去白凡觉得这可能跟自己的气功有关系。从修炼气功之后一开始升级都会有点类似升级大礼包的奖品,比如说内视,这就是气功升级后得到的好处。所以白凡怀疑这预感是不是升级后带来的好处呢?

毕竟接下来白凡的升了好几级,也没见有什么特别之处。

只可惜这种预感是没办法主动控制的,要不然好好练习一下作用却是很大的,逢凶化吉,这可比那些算命的强多了。

既然想不出头绪白凡也不想了,反正这预感对自己而言有好处没坏处。躺着休息了一会,没多久浴室里水声就已经停了下来,想必小丫头应该快出来了吧?想到这里,白凡突然有一种想要恶作剧的念头。

嘿嘿一笑,白凡施展了隐身。

浴室的门被推开,小丫头裹着浴巾头发湿漉漉的走了出来。在房间里看了看竟然没看见白凡,忍不住嘀咕道:“人呢,去哪了?”随后轻声喊着白凡的名字,不过并没有什么回应。

“难道是出去了?算了,算你没有艳福看不到美女出浴了,嘻嘻。”小丫头也没太在意,坐在床边用手劲擦拭着头发。

就在她的不远处,白凡正笑嘻嘻的看着她。不过这小丫头却根本发觉不了。说起来这种感觉还真是刺激啊,有种偷窥的意思。看着小丫头在那美滋滋的擦着头发,浴巾下白皙的大腿展露无疑,还真是充满了魅力。

“也不知道这小丫头会不会换衣服呢?”白凡忍不住邪恶的想道。

这时候小丫头的头发擦的差不多了,轻轻起身站了起来,然后将浴巾解开了。白凡顿时瞪大了眼睛,靠,不是吧,竟然真的换衣服?当浴巾缓缓落下,小丫头的完美身材顿时展露无疑,毫无遮掩的浮现在白凡的眼中。

白皙的皮肤,丰满的娇峰,姓感的蛮腰,诱人的黑森林,修长的双腿,靠……白凡可耻的发现自己硬了。

他不过一时兴起罢了,没想到看见小丫头的身体之后竟然有了反应。可耻,可耻啊,这小丫头还很小,可是……身材却发育的这么好,如果不推的话……可惜,可惜了啊。

白凡自问虽然不是什么占有欲特别强的男人,但是这些天跟小丫头朝夕相处的感觉还不错,如果将来有一天这小丫头有了别的男人,白凡还真有点难以想象。

就在这个时候,小丫头似乎并没有着急换衣服的意思,而是用浴巾轻轻的擦拭着身体,那种举手投足,那一举一动,浴巾在她的身上轻轻擦拭的感觉,撩人,太撩人了!

白凡感觉到自己的呼吸似乎已经变的有些急促,脚下忍不住朝着小丫头靠近。不过却不敢太过近,怕这丫头感觉到自己的呼吸。可是越是靠近,小丫头身上那清香就忍不住朝白凡的鼻子里钻。

靠,不行,在这样可要把持不住了。

白凡暗自克制自己想要远离她,可就在这个时候这小丫头却做了一个让白凡震惊不已的举动。这小丫头分开自己的双腿,然后用浴巾轻轻的擦拭着那片迷人的黑森林。

想象一下,一个赤裸的美女坐在床上劈开双腿,手拿着浴巾在擦拭自己最为神秘,最为敏感的地方,那简直就是一个血脉喷张的画面啊,相信任何男人都抵挡不了把?尤其还是已经有了反应的男人!

她这个举动顿时让白凡打消了远离她的念头,反而忍不住凑近了一些。小丫头可能一开始只是想擦干身体吧,可是随着摩擦之后小丫头的脸色却显得有些红润了,呼吸也变的急促起来。浴巾基本上都在那最敏感,最神秘的地方来回擦拭。

看到这种情况白凡哪还能不知道啊,小丫头肯定是动情了!

换句通俗点的话,她发搔了啊!

说实话白凡还真不知道小丫头还是不是处女,这个问题也不好问啊。不过看小丫头现在这个样子如此生疏,恐怕多半还没有床底之间的经验。

本来是恶作剧,没想到却发展到看见小丫头自摸,这还真是让人哭笑不得。现在白凡就算想走也走不了了,到时候根本没办法解释清楚。如果不走,这个场面自己如何能够控制的住。

他已经开始听见小丫头那情不自禁发出的呻吟声了,虽然不如那些有经验的给人诱惑,但这种青涩却也别有一番风情。

怎么办?

白凡在犹豫,自己要不要做点什么。有句话说的好,看的到却吃不到,这才是这世界上最郁闷的事情。现在,白凡处在这样一个情况。如果自己要是推倒的话,且不说现在神不知鬼不觉的,就算小丫头知道恐怕应该也不会拒绝。只是……这小丫头太小了,而且……以后的关系也不知道怎么处理才好。

可是冥冥之中白凡仿佛觉得,这小丫头是属于自己的,是自己的女人。如果不是这样的话,白凡这些天来也不会陪着她,就好像有一种牵绊,有一种牵引一样。

难道这也是那种预感吗?

每次预感过后十有八九都会成真,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岂不是说这小丫头十有八九也会成为自己的女人。既然这样的话,那自己推倒应该也没什么了吧。

仿佛是给自己找了一个合理的理由,白凡终于决定上了。有便宜不占,那就是王八蛋啊,更何况这还是自己的女人。

只是,如果就这样的话恐怕不得把小丫头吓到,这连个人影都看不到,却有人在摸自己,不是鬼是什么啊?别看这小丫头平时胆子很大,但毕竟是个小女孩,对这些鬼啊神啊特别害怕。

想了想,白凡还是打算用一个稳妥点的方法吧。

时间暂停!

将全时间暂停,这样一来自己做什么也不用畏手畏脚,也不怕这小丫头知道了。看着小丫头的动作停止下来,白凡嘿嘿一笑便扑了上去。小丫头本就已经轻躺在床上,所以白凡压上去之后便直奔那两个丰满诱人的娇峰。

说实话,白凡有时候真的很想知道这男人跟女人之间是不是有一种特殊的牵绊,为什么同时是胸部,男人对自己的没兴趣,对女人的却有莫大的兴趣。难道就因为大一点?还是因为男人从小是吃着这东西长大的,所以有一种特别的情怀?

白凡不知道,他现在只知道这小丫头的娇峰很柔软,而且十分有弹姓。这跟那些熟女的不同,因为揉的时间长了,熟女的虽然柔软,但却缺少弹姓。可小丫头的不同,握在手掌之中那种感觉特别的赞!

整的白凡都有些爱不释手,不忍心放开了。

轻轻拨动那已经凸起的两个葡萄,那种硬邦邦的来回拨动的感觉,很舒服。可惜的是现在小丫头并不知道,要是能感觉到的话恐怕不定会兴奋成什么样子呢。看一个可爱女生的痴态,那种如痴如狂的感觉,应该很爽吧。

白凡一面想着,一面轻轻的张开嘴巴将那颗小葡萄含在嘴里吸着。可能是因为刚刚洗完澡的缘故吧,那种湿漉漉的感觉虽然并不明显,但是那种芳香去十分强烈。含在这里,舌尖轻轻的挑逗,爽啊!

白凡忍不住解开自己的裤子,然后指引着小丫头那白皙的小手抓了上去紧紧握住,那种感觉怎么形容的,温暖,很温暖,仿佛都给包容了一样。随后,白凡让小丫头的手上下套弄,给自己增加快感。

不得不说,白凡这么做有点邪恶,有点猥琐。不过哪又如何,人活一世就要活的开心嘛。

白凡不介意,真的不介意。

要知道刚得到这种异能的时候,白凡甚至想在大街上看见美女就扒光了好好享受呢。不得不说,白凡的骨子里还是隐藏着阴暗面的。

但白凡并没有这么做,这么长时间来白凡充其量只是占占手足之欲罢了,还没有真枪实弹的做过。

就算是面对这小丫头,白凡也没这个想法。

就算要占有她,也要在她知道的情况下。什么是zuo爱?那就是两情相悦,这是两个人的事情。想白凡现在这种,充其量只是发泄一下被她挑拨起来的欲望罢了。

白凡一面含着小丫头的娇峰,一面控制这小丫头的手为自己套弄。没过多久,白凡就感觉到有阵阵的快感袭来,白凡当即想要起身,万一要是弄在小丫头的手上可不好了。可是却已经晚了,随着身子的颤抖,一团浓厚的白色**喷射而出。

原本也就是弄在小丫头的手上而已,可是因为白凡想要起身的缘故,结果却不偏不倚的射在了……小丫头那精致红润,可爱剔透的小脸蛋上。

天啊……这……这算什么?[***]吗?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