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超现在的心情很不爽,想他堂堂冯式集团的小开年少多金,风度翩翩,什么样的女人见了还不如乖乖的扑上来,唯独这个愈霏,自己追了她一年竟然都没有搞到手。原本因为这愈霏是个清纯圣女不容易搞定,可谁曾想却让他发现愈霏竟然带了个男人回家。

“妈了个巴子。”一想到自己追的女人此时正跟别的男人共处一室,他就想要抓狂。

“超哥,我刚才好像看见那家伙看的是俩跑车。那,就是那一俩。你说愈霏会不会是因为这个被搞定了?”冯超那个手下猜测的说道。

可是话才刚说完冯超便给了他一个脑炮。“你是不是脑残?愈霏如果要是因为这个的话还不早就成为老子的**尤物,老子还至于追了一年连手都没摸过吗?更何况我也调查过愈霏家里本身也不差钱,怎么能因为这个就被人追到了。你看看哪个是他的车。”

“哎哟,知道了超哥。”

那手下捂着脑袋然后眼睛四下找了起来,没多久就看见了白凡的跑车。当即拉着冯超过去。“超哥,就是这俩。”

冯超看了看当即不屑的冷笑:“我还因为是什么好车,也就是百八十万的东西。车牌也很普通看样子也不是什么大人物。”

对于冯超而言,他十八岁以前开的就是这个等级的车了。现在,他的车都是千万以上的好车,对于这百八十万的东西自然不放在眼里。而车牌就是一个人身份的象征,有点本事有点钱的人都会弄个牛一点的车牌。

“给我砸了。”

冯超冷哼一声,对着旁边的人说道。

那人怕是跟着冯超也做过不少类似的事情,因此根本没有犹豫反而还十分的兴奋。当即在附近找了个砖头便砸了起来。防盗系统发出声响,冯超也浑然不在意,他就是让愈霏跟那个男人听到,跟老子抢女人是什么代价。

那刺耳的声音很快便引起了附近人的注意,不过看到冯超跟那手下如此彪悍,谁也没有多管闲事。看着跑车变形,冯超这才满意的让手下停手。

“走,上楼。”

冯超说了一声,然后大步走进了愈霏的公寓。

那手下累的气喘吁吁紧跟在后面,不过却没有忘记将砸车的砖头拿着。根据以往的经验,超哥怕是要发飙,到时候打人自己把砖头送上让超哥打的顺手一些。说不定时后超哥一高兴又会犒赏自己了呢。

想到超哥每次出手那么大方,那手下已经有点迫不及待了。

来到愈霏公寓门口,冯超往那一站他的手下马上识趣的去敲门。砰砰的敲门声响了起来,冯超已经开始想着等下那个男人出现后要怎么教训他了。

“有人……有人在敲门。”

愈霏此时正跟白凡在翻滚,听到有人敲门便喘息的说道。

白凡心中有些不爽,这两个家伙刚才就在楼下鬼鬼祟祟,而且自己车的警报还响了。把自己的车砸了,白凡本想结束之后再去找他们。没想到这两个家伙到是有胆子竟然还敢来敲门。

“让他们等着吧,先爽完在说。”

白凡说了一句,然后身子加快了速度。寂寞了这么长时间的愈霏哪能成功这种攻击啊,随着一阵高亢的呻吟,愈霏的身体达到了一个极度美妙的地步。

“超哥,没人开门啊。”

那手下兴致勃勃的敲了半天,可却就是不见有人开口。

“废话,我又不是瞎子当然看到了。敲,继续给我敲。我还就不相信了。大不了把这门给我砸了,到时候我赔就是了。”

“可是……可是万一愈霏不高兴了怎么办?”手下还真替冯超有些担心。

冯超冷哼一声:“不高兴了,不高兴能怎么样。老子今天还真就不伺候了,不管用什么办法我也要把她拿下。这世上就没有冯超办不了的女人。”

“是。”

手下应了一声,刚准备大力敲门。这下他可是使出了吃奶的力气,反正超哥说了砸坏也没事。这全身的力量都集中在手上刚准备砸下去,可是门却突然开了。这一下让他有种有力无处使的感觉,顿时僵在半空十分的难受。

门开了。

白凡搂着愈霏站在门口。

一看到他们的打扮,冯超就觉得气愤不已。头发凌乱,表情红润,身上裹着浴巾。经验丰富的冯超哪能不知道这意味这什么,这意味刚才他们竟然……竟然在床上。看到愈霏此时迷人的样子冯超就觉得不舒服,站她身边的人应该是自己,不是这个家伙。

“喂,你是谁。”

冯超将目光转移到了白凡的身上,问道。

白凡听到他的话顿时就乐了,见过脑残的没见过这么脑残的。他敲门冲进来自己还没问他是谁呢,他到是先兴师问罪了。不过白凡现在心情好,到是有兴趣跟这脑残的家伙玩玩。要不然单凭他砸了自己的车,又来敲门捣乱,白凡就让他从这这个世界上彻底消失。

“冯超,你这人是不是有毛病。你天天追着我你不烦我都烦了,我已经告诉过你我不喜欢你,我有男朋友的。他就是我男朋友!”愈霏一看冯超小脸顿时吧嗒就掉了下来,然后冷哼的说道。

冯超舔着脸说道:“愈霏,你就别骗我了。谁不知道你一直没有男朋友啊,甚至连男姓的朋友都很少。你说他是你男朋友你任务我会相信吗?就算是,你找男朋友也要找个像样点的吧,就开那种百八十万的破跑车怎么配的上你啊。”

冯超仿佛刚想起来似的,对白凡歉意的说道:“哦,地下有俩红色的跑车不小心让我给砸了,那车不是你的吧?如果是你的也别担心,我赔给你就是了。”

冯超虽然看起来好像很歉意,很真诚似的。但白凡要是相信他的话那就是傻子了。微微笑了笑,白凡说道:“车子是你砸的吗?不对吧,应该是你身边这位狗腿子砸的吧。”

“你说什么呢,草,你骂谁是狗腿子。”那手下顿时不乐意了,朝着白凡骂道。

白凡冷哼一声,顿时一巴掌打了过去。“哎呀……”那手下顿时捂着脸惨叫。

“你……你敢打我?”

白凡撇了撇嘴,台词有点新意都没有。“我都打完了,你说敢不敢?主子脑残,狗腿子也脑残,还真是天生一对。”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