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无阻,三更依旧,第一更,晚上依然两更)

南哥在西门萧萧脸色发生变化时,就已经知道乔生猜对了,他倒也算镇定,笑笑说:“莫笑,既然大生哥已经猜了,就打开给大家瞧瞧吧,不用怕什么!”

西门萧萧应了一声,便揭开了骰盅。她那普通的一个动作,可是吸引了在场所有的人。如果是一颗骰子,猜中还没有什么,至少本来就有六分之一的机会。但是五颗,那个概率有多大,相信大家不用算也知道了。

所以这一刻就好比床上激战片的男女主角由低吟,变成了野猪般的嚎叫,终于是等到了追求甚久的兴奋的那个瞬间,当然是不能错过了!

而且这里面还包括了乔生,他不仅一双眼睛在盯着西门萧萧的纤纤玉手,一双耳朵也在静静地宁听。虽然以西门老师那些担忧的眼神来看,她是绝对不会伤害自己的,正因为如此,她才觉得更应该赢自己一把,把让他赶出赌场,以免势态发展到了无法想像的地步。

不过让乔生稍稍有点意外的是,南哥伴着不能再阴险的笑容,意味深长的言辞好像根本没有作用,西门萧萧在开盅时,并没有搞任何小动作,直接就打开了。

两个一,两个三和一个五,十三点,真的是一点都没有错!

那些伸长脖子首先看到桌子上的骰子和乔生所说的完全对上时,马上就带着一副吃惊和佩服的表情,像崇拜神仙也像看怪物似的看着乔生,接连不断的叫好。毕竟乔生这个强悍的行为,已经超出了人的存在!

看着自己主宰着全场的气氛,乔生感到挺高兴。只是唯一让他有点遗憾的是,被叫来陪自己的那个女孩,好像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女,脸上竟然是毫无表情。那份淡定和从容,绝对不是陪赌女郎能够达到的境界,真是太他妈让人蛋疼得厉害!

“好好好,大生哥果然是名不虚传啊,厉害厉害!我杨南算是见识了!”南哥在发呆片刻后,自以为很淡定很从容的哈哈大笑起来。其实他不知道,他此时的样子在很多人的眼里,真的很像一个傻瓜,好点的评价顶多算个精神病人,除此之外,真的是无法解释他在输了一局还要大笑的行为了。

乔生看着杨南哈哈大笑的样子,暗叹一声,你以为这样子就可以吓唬我了吗?然后更加大声地笑了起来,一点也不谦虚地说:“哈哈哈,那是当然,你才知道我大生哥这么厉害,还为时不晚,早点老实把赌场划入我的名下就行了!”

南哥的笑容马上就凝固了,几分不悦地呆了片刻才说了一句本来该属于乔生所说的客套话:“不过是运气好猜中一把罢了,不急不急,还有五把呢!”

乔生对于南哥的反应,早已在预料之中,只是淡淡的笑了笑,并没有说话,而是直接对西门萧萧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西门萧萧点点头,便继续摇了四次骰子。

毫无悬念的,每一次乔生都猜得十分精准。再加上每次乔生猜点时,都喜欢以一副我是赌神我了不起的高傲姿态,非常欠扁的装着逼,调动着所有看客的神经和全场气氛,使得每一次猜点和揭开骰盅时的气氛,都搞得惊心动魄,精彩万分。

乔生最满意的是,陪在他旁边某位仿佛厌倦了尘世一切,脱俗凡尘,不食人间烟火,长得也确实够漂亮的女孩,脸上终于流露出淡淡的惊讶之色。只是看乔生的神色,依然夹杂着些许的不屑,着实让人费解。

不过乔生可没有时间慢慢去理解她为什么这么特别,因为西门萧萧双手在桌子上一阵狂舞,终于摇起了第六把骰子,而且摇的已经不是五颗,而是十颗,把猜中的概率变得更小了!

这一局,西门大美女似乎准备拿出必杀技,表情阴冷,连眼神也冷得可以杀死人,着实让乔生吓了一跳,暗叹美丽的西门老师什么时候变得和一个母夜叉似的,怪吓人了!

只有一次机会了,一不小心就要给那个夺走了自己初吻,类似于流氓的坏学生给那个了,西门萧萧表现得很努力,拿着骰盅在空中摇了很久。

由于整间赌场的人都被乔生这个赌局吸引了过来,又被乔生连续猜中五次,个个震惊得不行,全场一片静寂,此时就只剩下骰子在骰盅里的声音,像洪水咆哮,又像知了长鸣,又像数辆汽气在街上鸣笛,令人心烦气躁,心神不宁。

西门萧萧不至于像武装片里的那些超级高手一样,拥有以声杀人于无形之中的音波功,但至少她可以让在场很多人忍受不住用双手堵住耳朵。

最后,烦躁的声音嘎然而止,很多人的感觉就像失去了心跳一般,震惊中夹杂着无限的恐慌!太强悍了,太强悍了,今晚能看到如此精彩的赌局,看到如此精彩的摇骰表演,别说输光所有的钱只剩一条裤叉回家,就算是死也无憾了!

某位陪在乔生旁边的脱俗女孩也受不了这种气氛,感到压抑,感到窒息。她情不自禁地看了一眼乔生,看着那张初看不会喜欢,看久了也不会惹人厌烦的脸庞,心里莫名地浮起一丝激动,不知怎么的,她就是希望,这一次他也能毫无例外地猜对!

乔生也看向她,拍了拍手掌说:“好好好,花莫笑大美女摇骰子的功夫,果然厉害啊!今天我就是输了,也值了!这位美女,最后一把了,既然你是我的幸运女神,我干脆就交给你猜好了!”

女孩似乎怎么也想不到乔生最后竟然会让她来猜这至关重要的一局,不仅是她,在场所有的人都搞不明白。

西门萧萧也很是吃惊,刚才她没有拿出实力,就是给乔生一个面子,让他在被轰出去时不至于那么凄凉。至于她为什么这么做,她也搞不懂,或许可以成为一个比较合理的理由的,就是像最后这一把这样摇骰子,对于一个女孩来说,实在是太他妈累了!但西门萧萧心里清楚,这绝对不是他这么做的主要原因。

现在看乔生的表情,没有半丝畏惧不说,甚至于还要继续装~逼的让别人替她猜点。幸运女神,谁他妈相信他的鬼话啊!就算有幸运女神伴在身边,也不可能一猜一个准的,而且五颗骰子,每颗点数都能猜得出来,这除了实力,还有什么可以完全说通?

五颗骰子,他能猜中,对于赌界中很多身藏不露的高手来说,或许算不得什么。但是十颗骰子,那就是超凡入仙的境界了。

南哥看着西门萧萧在放下骰盅时的自信表情,渐渐消失得荡然无存,心里也忍不住悬得紧了,一双阴沉的眼睛,可是紧紧地盯着乔生和他旁边的女孩,看看他到底要耍什么花样!

尽管女孩非常的与众不同,但毕竟只有二十来岁的她,在众人注视的目光下,也很自然地感到有些紧张了。或许她连这个反应都没有,那就不是超凡脱俗,而是形同死人了。

呆了好久,女孩才说:“真要我猜吗?我又不懂这个,要是我猜错了,你不后悔吗?”

乔生摇摇头说:“后悔啥啊,不是给你一万二的小费了吗?能给像你这样的美女一万多的小费,我很荣幸啊!”

西门萧萧听了这话,她不想承认什么,但始终感觉有一种酸酸的味道,不由抬了抬眼睛,微笑着说道:“大生哥,不要玩了,赶紧猜吧,大家都看着呢!”

乔生却依然不急不缓,对女孩说:“快猜吧,输了也没什么的!为了保证让我输,你就猜得离谱一点吧,越离谱越好!”

女孩犹豫了片刻说:“那我猜了哦!离谱,呵呵,这可是你说的,我猜一点!不,一点都有可能出现,我猜半点!”

西门萧萧闻声,脸上也露出了微笑。全场的人看到西门萧萧脸上的笑容时,也跟着哈哈大笑起来,半点,这怎么可能?

“美女,不是这么玩的吧?”乔生听到半点这个数字,马上就仰翻倒地。然后他看到女孩很惭愧的样子,而众人都笑得很猖狂,连南哥脸上都放松的笑了起来后,才又大笑着跳起来,在众人不解和吃惊的表情中,抱着女孩吻了一下她的额头说:“你不仅是我的幸运女孩,还和我心有灵犀一点通啊,我想猜的,也是半点!”

乔生却不知,那个女孩被他这一吻惹得满脸通红,真恨不得一脚把他拽到月球上去。可是她提起腿时,又很舍不得,这个男人真的很不错哦,至少不像坏人!只是不知道他说的,到底是不是真的,半点,怎么可能啊?

西门萧萧却是摇了摇头说:“大生哥,我很佩服你的赌技,不过我想告诉你,这次你真的猜错了,你还是自觉地走吧!”

乔生却毫不退让,歪过头说道:“别说那么多废话,开了再说,幸运女神在我旁边呢,绝对不会错的!”

“好吧,我让你死得明明白白!”西门萧萧冷笑一声,就把盅打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