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话那头,那服务员听到了那稚嫩的声音,不由的嘴角抽出了一下。

很多人都觉得这李琦瑞是大明星,光鲜亮丽的,舞台上他总是阳光帅气,一副暖男的形象。

可实际上,却是并没有几个人知道,这李瑞琪也是一个心里变态。

没错,他不仅仅是心理变态,而且还是超级变态那种。

他喜欢小女孩,而且口味越来越重,年纪越来越小。

其实这李琦瑞的心里,原本是挺正常的,可是后来,自从他被迫接了几个年纪比他妈妈都大的富婆之后,他心中便有一股怨气,一股怒气。

渐渐的,李琦瑞便将这股怒气,这股怨气,发泄到了他的那些小女生粉丝身上去了。

也幸亏,这杨雪依之前没有见到这李琦瑞,要不然,恐怕不用这杨雪依勾引李琦瑞,李琦瑞也不会放过杨雪依的。

之前便说过,半岛国的娱乐圈,就是一种病态,一种畸形,一种可怕到了极点的产业。

这里,没有无辜者,没有受害者,却也都是无辜者,都是受害者…

“瑞哥哥,不要走嘛!”

小女孩要去抱李琦瑞,可是李琦瑞却是一把推开了对方。

以前舞台上,那阳光帅气,潇洒迷人的李琦瑞,此刻却是粗俗狂暴无礼甚至变态…·

仅仅是半个小时后,李琦瑞便出现在了那高级的娱乐会所里。

周围的人,看李琦瑞的目光,都有些复杂。

有些女生,忍不住的叹息。

她们也是李琦瑞的粉丝,原本她们知道李琦瑞去接客,去服侍那些富婆们,心里就很是痛苦,乃至煎熬。

可是,今天他们收到了消息,正有以为特殊的客人,在楼上等着李琦瑞呢。

那位客人,身边跟着一个杀人不眨眼的狠角色,当然了,这些对李琦瑞而言,不是最重要的,更重要的是,那位客人,是个男人…·

“你,你说什么?”

期初李琦瑞见到周

围的人,用复杂的目光看他,还有些不解,可是当他到了顶层,见到了那位负责顶层的服务员,从他口中,听说了今晚他要招待的,贵客的信息之后,却是不由的变色了!

“你你说什么?你竟然让我去伺候一个男人!”

那李琦瑞忍不住的怒吼了起来,他终于明白,为何他在上来的时候,那些人看他的眼神,那么复杂了。

没错,李琦瑞觉得,那些人是在幸灾乐祸,是在嘲笑他,是在讥讽他…

“李琦瑞,我劝你还是冷静点,里面那位客人的身份特殊,他的奴仆都有百夫长卡,他的身份,我们无法探查,老板怀疑,是那几个顶级世家之中的某位贵公子,这样的人,别说你得罪不起,就是我们整个会所,乃至整个半岛国,都没有几个人敢去招惹!”

那服务员眉头微走,不满的看了那李琦瑞一眼,而后有些厌恶的道:“你只是进去服务一夜就好了,老板说了,你必须去,而且必须将客人服侍的妥妥当当的,若是客人有丝毫的不满,那你将会身败名裂,生不如死!”

李琦瑞听了眼前这服务员的话,不由的脸色变了又变,他心中明白,也许他在别人的眼里,是一个大明星,是偶像,可以在这里,他只是一个赚钱的工具,一条听话的狗罢了。

“我一直都服从老板的安排,可,可是这一次,这一次对方是一个男人,是一个变态,我,我怎么能受得了!”

李琦瑞脸色难看的作者最后的挣扎。

“呵呵,你这种人,还好意思说别人是变态?你玩弄那些未成年小女生的时候,怎么不说自己是变态?”

那服务员冷哼了一声,满脸鄙夷的笑着,看着那李琦瑞道:“你将那些小女孩,肚子弄大的时候心里很爽吧?”

“她们可是有你的骨肉,可是你却让我们帮你处理了,你自己的亲生骨肉,你都舍得杀,你还有什么事儿做不出来!”

那服务员看着李琦瑞还想拒绝,索性便抛出来了杀手锏,他拿好处来了手机,翻

出来了一张照片,递到了那李琦瑞的跟前。

李琦瑞见到了照片上,那大着肚子,躺在床上的女孩,不由的瞳孔一缩,而后满脸难以置信的道:“这,这怎么可能,你,你不是说你,你早就帮我杀了她了么?”

“我自然也要留下一些手段,来制约你了!”

那服务员满脸鄙夷的看着那李琦瑞道:“你说我要是让她去媒体上披露你对她做过的事情,大家会怎么看你?”

“哦对了,她还小呢,这才十三岁吧?你就对她做出来那种禽兽不如的事情,你这可不仅仅是道德上的问题了,还涉及到法律…”

那李琦瑞听了服务员的话,不由的额头充满了冷汗,他惶恐的后退了两步,啪的一下,把手里的手机,掉在了地上。

“我,我——”

“你乖乖听我的话,按照老板的吩咐去做,那你还是那个光鲜亮丽的明星,否则的话明天的今晚,你将会在牢房,里面有十多个的壮汉,在等着你替他们捡肥皂搓背…”

那服务员一边说着的同时,眼中闪过了一道阴毒的光芒。

“我,我答应你了!”

那李琦瑞听到了这服务员这样说,不由得浑身一颤,下意识的就是下面一紧。

他顿时明白了,这一次,他是在劫难逃了,今晚若是他不从,那明晚,就由不得他了…

坐在房间里的齐扬,原本正百无聊赖的拿着手机和天庭的好友聊天,可是当他听到了外面的动静之后,却是不由的一愣。

以齐扬如今的实力,虽然这房间的密闭性很好,可是外面,那李琦瑞和服务员的对话,他却还是清清楚楚的听到了。

起初当齐扬听到了,那服务员说,让李琦瑞进来,伺候他,任他那啥的时候,齐扬还有些哭笑不得,心说自己特么的这是背黑锅了啊。

可是后来,当齐扬听到了那李琦瑞不从,那服务员威胁李琦瑞的话语之后,他却是不由的愣住了,而他脸上的笑容,也渐渐的僵持在了脸上。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