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小虽然那上擂台的身法很是潇洒,然而心中却是异常的忐忑。

因为别说是他了,只要在场的人,不是傻子,都能够感受到,此刻的齐扬很是愤怒。

更何况此刻站在齐扬对面的梅小,还要承受齐扬给他的那强大的杀意和战意。

“你——”

梅小说了一个字,便忍不住的咽了一口唾沫,而后继续道:“你不用将怀里的人放回场下么?”

“对付你,不用了!”

齐扬一边说着一边看了梅小一眼道:“别说我不给你机会,有什么遗言,快点交代!”

听了齐扬的话,那梅小先是一愣,而后却很是愤怒的看了齐扬一眼。

他不是白痴,他一眼就看出来他自己不是齐扬的对手。

然而,齐扬却是并没有打算将苏苏放下,难道说他要这样和自己打?

而且还让自己交代遗言?

“哼,你这家伙,未免太托大了吧!”

那梅小很不服的对齐扬大叫了一声。

“我可以认为,这就是你的临终遗言么?”

齐扬说完,却是根本不给对方反应的机会,一把抓起了插在地上的宝剑,随手一挥,而后转身就走。

那梅小起初还有些不解和不服,可是很快他的眼中尽是惊恐,再然后,他的眼中全是鲜红,最后,那一眼的鲜红永远的定格。

当齐扬抱着苏苏,缓缓的下了擂台之后,那梅小才轰然倒地。

“你找那梅野旗要赌注,若是他敢有丝毫的废话,不用客气,直接杀了!”

齐扬下台之后,看了那唐载明一眼道。

“是,老板放心,收账这件事情,我最擅长了!”

那唐载明拍着胸膛保证着。

而后齐扬却是抱着苏苏,朝着武馆里面走了过去。

苏苏的伤很严重,虽然齐扬暂时帮对方止住血了,可是却还需要进一步的治疗。

找到了一个干净的房间,齐扬将苏苏放下,看着苏苏那已经被染红了一片的衣衫,齐扬犹豫了一下之后,还是下手了!

刺啦!

衣物撕裂的声音响起,再然后便是女孩子的娇喘…

齐扬原本顺溜的动作,不由的僵持住了。

第一次,这是齐扬第一次知道,一个女孩

子受伤呻吟,竟然也这么好听,这么让男人听了着迷。

用网上流传的那句话这么说来着?

听着听着竟然无耻的就硬了…

然而,就算齐扬听着听着无耻的有了反应,可是他却还是强压着心中的,那些乱七八糟的想法,开始拿出来了银针,在那苏苏的身上来回的游走。

除了剑伤以外,苏苏身上更麻烦的伤是,那十七在临死前,将一股的内劲打入了苏苏的体内,此刻那股内劲正在苏苏的体内乱窜,对苏苏的身体进行着破坏。

若是说苏苏已经突破了一流高手,进入宗师境界,同样的领悟了暗劲,那还好说,她体内的暗劲,便会自发的抗衡那十七打入苏苏体内的内劲。

可是如今苏苏自身并没有内劲,再加上她的胸前腹部有伤,所以那些暗劲便趁机肆无忌惮的损害着苏苏的身体。

齐扬现在第一步要做的就是通过银针,将他体内的仙气,度入苏苏的体内,帮助苏苏除掉十七的那股暗劲。

将体内的仙力,强行度给别人,这原本就是一件很危险的事情,更何况苏苏的身上还有伤,所以齐扬就必须更加小心翼翼了。

于是齐扬必须聚精会神,集中精力。

可是齐扬的这一针扎入那苏苏的体内,苏苏便会有种酥麻凉爽的感觉,如今已经意识模糊的苏苏,便会不由自主的呻吟起来。

这下可是苦了齐扬了!

齐扬每下一针,那苏苏便会忍不住的呻吟一声,齐扬下的银针越多,那苏苏的呻吟便会越强烈越持久。

而齐扬的注意力,却是听着那苏苏勾魂的呻吟声,越发难以集中起来了。

“尼玛,这特么的天生就是一个,祸害人的小妖精呀!”

齐扬忍不住的在心里暗骂了起来,心说老天呀,你特么的这是要故意折磨我么?

“这呻吟的声音,简直能够和那妲己有的一拼了,真怀疑你前世是不是一只青丘九尾狐妖呀!”

齐扬一边说着,一边甩了甩头,不经意间,他的额头已经生出来了一层的汗水了。

然而齐扬是谁?

他是一个意志力坚定,一心向善,救死扶伤的品格高尚的神医!

所以他还是毅然决然的排除了千难万险,坚持的将最后一根银针,扎入了那苏苏的体内。

许久过后,齐扬身心疲倦的打开了门,从房间之中走了出来,这一次,齐扬毫无意外的再一次的感受到了寂寞空虚冷。

而且这一次齐扬不仅仅是寂寞空虚冷,更重要的是,那苏苏的那呻吟声,更是让齐扬身心疲倦呀!

齐扬走出了房间,倚在门上喘气擦汗,同时拿出来了一根烟点燃,吸了一口。

他似乎是没有注意,那何邵青,却是已经站在了他的身旁,正用一种很是复杂的眼神看着他。

“苏苏她,没事了么?”

犹豫了许久之后,何邵青却还是开口了。

“你说呢?”

齐扬翻了一个白眼,虽然他出来之后,连看都没有朝着何邵青所在的方向看一眼,可实际上,他却是早就发现了何邵青。

“剑已经划破心脏,失血过多,又穿透了身体,被对方的暗劲所伤,恐怕就算是华佗在世也不一定救得了!”

听到了齐扬的话,那何邵青不由的心中一紧,而后她慌张的推门,跑进了房间。

而齐扬却是不急不慢的,又狠狠的抽了一口烟,而后将那还有半截的香烟,弹了出去。

那被齐扬弹出去的半截香烟,在空中划过了一道优美的抛物线,缓缓的落在了一个庭院的垃圾箱里。

而与此同时,齐扬却是已经在门外消失,那原本半开着的们,却是也已经彻底的关闭了。

何邵青看着那躺在床上,呼吸平稳的苏苏,不由的松了一口气,而后她眉头微皱的看了那苏苏的身体一眼,便打算脱下自己的外套给对方盖上。

就算现在没有外人能够看到,可是毕竟天凉了,苏苏又受着伤,就那样露着身体,总归是对身子不好的。

“不用了!”

而这个时候,何邵青的身后,却是响起了一个宛若野兽一般,愤怒的低吼声道:“伤口还没有缝合,你这样盖上去,反而容易感染伤口!”

何邵青听着身后的声音,不由的浑身一颤,虽然她没有回头,却是也能够感受到对方的怒火。

“我,我——”

何邵青一边说着,一边将那就要盖在苏苏身上的衣服拿开,打算穿回自己的身上,不知为何,她突然觉得,这房间的气氛有些冷!

“你也不用穿了!”

果然,野兽在咆哮!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