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了齐扬的话,那冰荷他们不由的苦笑了起来,他们算是被齐扬的这种气势给征服了!

“齐老板,这里是京都,是天子脚下,不是那只能勉强算作三级小城市的尚云市,您老人家能不能不要这么霸气外露呀!”

冰荷他们对着齐扬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心中暗暗的说着,却是也没人敢开口明说齐扬。

而且听到齐扬这样说之后,他们只能努力的去寻找那不引起太多人注意的办法,让齐扬去和那窦为民见面。

要不然他们总不能真的跟着齐扬,就那样正大光明的走进窦为民的办公室吧?

那可就真的是去找死送菜了!

而齐扬,自然也不会将所有的希望寄托在那冰荷他们的身上了,他也开始想着他有没有自己的办法,去和那窦为民取得联系!

想了片刻之后,齐扬突然的眼前一亮!

对呀他何必亲自去见那窦为民呢?

他想要做的,只是和窦为民交谈一下,问一下窦为民,窦启瑞的情况罢了。

他是很难人不知鬼不觉的接近那窦为民,可是那子怡在阳魂状态下,却是可以呀!

于是齐扬便赶紧的让冰荷他们找车,而后朝着那窦为民现场所在的方向,飞奔人去。

“齐少,我们正在想办法,你不要着急!”

那冰荷他们却还以为齐扬等不及了,决定要光明正大的去找那窦启瑞了呢!

对此齐扬却只是神秘一笑,并没有多说什么。

窦为民并没有在家里为老爷子守灵,而是在国安局里面处理手头上的工作。

齐扬让那出租车,在离国安局还有很远距离的时候就停了下来,而后找了一个酒店住了下来。

只不过齐扬和冰荷他们却是并不在一个酒店里,齐扬让冰荷他们不要着急,先休息一下,他自己则是在房间里,将那子怡召唤了出来。

“子怡你去找那窦为民,帮我问他一些问题…”

齐扬当即将他需要子怡做的事情,给子怡安排了下去。

子怡并没有多说什么,而是以阳魂状态朝着不远处的国安局钻了过去。

齐扬在房间里,焦急的等待着,他来来回回的走着,双拳不由自主的紧握着。

没过多久那子怡就回来了,而且看子怡的样子,似乎还很不好!

看到了这一幕齐扬不由的心中一沉!

“怎么样?”

齐扬沉声问道。

“没进去,国安局那种地方,是朝廷重地,有气运加持,而且他们的布局也很不简单,似乎是有修真界高手指点过,幸亏我如今是阳魂状态,弱还是以前的那阴魂状态,一接近恐怕就烟消云散了!”

子怡脸色十分难看的对齐扬道。

听了子怡的话,齐扬眉头不由的紧皱了起来。

他开始来来回回的在房间里踱步,而后他却是拿出来了手机,将那子怡收进了那天灵世界,以白雾滋养受伤的子怡。

而后齐扬却是又将那吱吱放了出来道:“你不是能够控制周围的鼠类么,看看能不能让他们帮我监视一个人的动向!”

“没问题主人!”

开始那吱吱却是满口答应了下来,而后他便一溜烟的跑了出去,只可惜,很快他便沮丧的跑了回来:“不行呀主人,这周围我没有几个我的同类,大部分的鼠类,都没捕杀消灭了!”

齐扬闻言,抑郁的翻了一个白眼。

关键时刻,他的这些萌宠们,也不给力了呀!

无奈之下,齐扬只能再一次的找到了那冰荷他们了。

“你们去找辆车,另外时刻盯着那窦为民,他什么时候,从国安局里面出来了,你们通知我!”

齐扬说完,也不给冰荷他们解释什么,便关上门,独自呆在房间,躺在床上,闭目养神了起来。

等到十一点多的时候,齐扬听到了一阵敲门声。

齐扬立刻睁开了眼睛,起身开门。

“车子已经准备好了,那窦为民也出来了!”

那冰荷很是认真的看着齐扬道:

“你要干什么?”

“不干什么,你们不好跟着过来,等着就好了!”

齐扬一边说着,就要朝着外面走去。

“让我跟你一块去!”

那冰荷却是伸手拉住了齐扬。

齐扬微微犹豫了一下之后,轻轻的点了点头。

而后冰荷开着车子,齐扬坐在后面,车子启动之后,齐扬对冰荷道:“你好好开车,若是一会见到了不干净的东西,不要紧张!”

“不干净的东西?什么?”

那冰荷诧异的回头看了齐扬一眼问道:“垃圾么?”

然而,齐扬却是并没有回答冰荷的问题,而是随着他的手一挥,那以阳魂状态出现的子怡,就出现在了车里。

啊!

冰荷忍不住的惊叫了一声,差点把车子开到别人的车子上。

“女司机,你咋不上天呢!”

一个司机看到了这一幕,对着冰荷怒吼了起来。

齐扬对此忍不住的笑了,笑过之后,齐扬却是干咳了一声道:“都给你说了,不要大惊小怪的,开好车!”

对此那冰荷只是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并没有再多说什么。

而齐扬随手一挥,那子怡却是钻入了地面,朝着不远处那窦为民的车子钻了进去。

窦为民处理了一天的公务,又因为家里的事情,原本就在疲倦的闭目养神,那子怡看到了这一幕,顿时抓住了机会,钻入了那窦为民的脑海中。

而窦为民却是渐渐的陷入了沉睡,做了一个让他怎么也没想到的梦境!

“我是窦启瑞的朋友,是来帮助他的,你能将他的情况给我说说么?”

梦中的窦启瑞,其实是处于一种潜意识的状态,他还以为这是他日有所思,所以才会夜有所梦呢,于是便开口给那子怡讲了起来。

……

没过多久,那坐在豪车里的窦为民,突然忍不住的打了一个冷颤,而后醒了过来。

他看着眼前的司机,叹了一口气,并没有多说什么。

而他心中却是暗暗的想着:“瑞儿呀瑞儿,也不知道你现在怎么样了,你难道真的已经被他们抓住了么?”

“还是说,你真的已经死了,这是托梦给我呢?”

一想到了这里,这位国安部的大佬,却是忍不住的流出来了眼泪…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