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倩染虽然表面上依旧是一副不屑的样子,可那双眸子里却分明已经写满了“好奇”的心思。

“哼,既然你如此盛情,那本小姐便勉为其难吧。”墨倩染看了梁寒霜一眼,大有这女子还颇识得抬举的意思。

“春兰和夏竹是我们铺子里调香最好的师傅,你们便陪着墨小姐去吧。”梁寒霜咬字有些重,这一明示,春兰和夏竹自然是知晓了墨倩染的身份。

她们的主子虽是梁寒霜,可当年救了她们性命的可是墨炎凉,说什么她们也不会背叛墨炎凉的。而墨倩染是墨炎凉的妹妹,她们两人自然会好好相待。

苏红袖只紧紧地看着梁寒霜在一旁安排着一切,只淡淡地继续拂开杯面上的茶叶,轻抿了一口,一气呵成的动作却藏了几分秀气。

“夫人,现下可是有什么话都说了吧。”梁寒霜也不是什么爱绕圈子的人,她自然知晓这苏红袖的来意不会真的只是好奇来看看罢了。至于,打发走了春兰和夏竹,自然是怕这苏红袖的话题中涉及后宫,她们到底是墨炎凉的人,虽对自己也忠心,可若是涉及到墨炎凉的利益,这份忠心可就是两说了。

对于梁寒霜的直接说明,苏红袖并没有表现的很惊讶,她早就知道梁寒霜的心思玲珑、缜密,自己的别有意图自然会被她看出来。

四下一打量,这铺子中倒还真是半个人也不见,看来梁寒霜安排的倒很是得宜呀。

“梁小姐好聪慧,那红袖也就不绕圈子了。”苏红袖朝着梁寒霜拱了拱手,面带了几分笑意,轻声说道。

梁寒霜顺势也就坐在她的近旁,指腹轻轻地在那茶杯之上敲打,好整以暇地看着苏红袖,只看着她接下来会说些什么话。

即便她能观察入微,可却也只能看出苏红袖的内里没有表面那般简单罢了,哪里能看得出人心。所以对苏红袖的真实想法,梁寒霜还是有些摸不透的。

“红袖此番前来,实则是为了皇上。想必,皇上真心爱慕梁小姐之意,梁小姐自是比红袖这个局外人知晓的清楚的。所以,红袖是希望梁小姐能够进宫陪伴圣驾。”苏红袖倒是也不兜圈子了,直接地就说明了自己的来意。在她看来,梁寒霜是个聪明的女子,若是耍太多的花招或许还会让她怀疑自己,所以还不如直接一点儿。

可是,她到底是低估了梁寒霜的疑心。作为一个杀手,她从小被训练的便是不能够轻信别人,即便是此刻她并未观察到苏红袖表情之中的一丝异样,但却仍旧是只信三分而已。

“既然夫人坦诚相待,那寒霜便也直说了。身为女子,尤其是站在夫人的您的这个立场,寒霜实在是无法想到您会有此言。”梁寒霜始终坚信,只要是女子,无论是古代还是现代,嫉妒的心思自然都是有的。苏红袖身为墨炎凉的淑妃,已经要同许多女子分享一个男人了,难不成还能自己给自己招进去一个?

若是她此举是为了讨墨炎凉的欢心,那可实在是得不偿失,凡是后宫的妃嫔,无论是皇后还是丽妃等,可是无一不费尽了心思,想要把她梁寒霜给赶出宫的。

“身为女子,自然是以夫君为重。红袖眼见着皇上一日日地操劳,可是却很少涉足后宫,只日日在南景宫与奏折为伴,更是不许妃嫔进去探望。这样下去,不仅皇后操心,更是怕惊动了太后,让她老人家也跟着操心呀。”苏红袖眼中似已有恳求之意,氤氲着点点的水光的眸子在这微光之下却更显动人。

只是,即便是这般的真挚,梁寒霜也是不会全信的。这苏红袖当真是如此大方,还是说她本就对墨炎凉无半分情意?

“夫人,怕您说的重任,寒霜虽是有心却也无力。小女子不过是个普通胭脂坊的掌柜,并不求深宫内府,只愿在这街市之中能得寸土,安度余生罢了。至于那些勾心斗角,小女子粗笨,更是无心无力应付了。”好不容易出了那个牢笼,梁寒霜自是不会想再进去,而且,墨炎凉的疑心极重,即便是和自己已经到了“浓情蜜意”的份上了,却暗中试探自己。

那花颜尽,虽不致死,却是会让人内力全失。即便是自己对他是有隐瞒,可并未有害他之心,他却如此对自己。更重要的是,前世的那最后一杯送自己上路的咖啡,便是这个有着同样容颜的男人的杰作。

同样的背叛,她已不想再承受第二次。

“梁小姐,红袖之言皆是发自肺腑,还望梁小姐能够好好考量考量。”苏红袖自信自己的眼光,她看的不会有错。在梁寒霜的眼里,她的确是看到了对墨炎凉的感情,虽然自己并不知晓他们之间的情感纠葛,但的确存了心思的。

“够了,夫人,你该说的话已经说了。”眸中点点的冷意开始蔓延,如片片飞雪开始在眸中聚集,让人莫名地一冷。

苏红袖话已尽于此,更多的还是在于梁寒霜的想法。只是如今看来,这个女子和墨炎凉之间的纠葛,自己可是还要好好地调查一番。

或许,也只有她,才能够替自己完成该做的事情。

“那梁小姐不妨陪我去看看倩染吧,也不知道那小丫头学习的如何了。”转而,已经换上了一副如花的笑靥,苏红袖仍旧是温软的模样,仿佛方才的那个女子从未存在过一般。

梁寒霜只淡淡地勾了嘴角,浅浅的应了声,便带着苏红袖也去往了制作坊。

却不想,那墨倩染倒是对这制香的手法极其感兴趣,那大大的一双眼睛正在骨碌碌地盯着春兰呢,仿佛要把这步骤给看到脑子里去。

梁寒霜倒是也不怕她学了这些东西去,毕竟那些香料都是自己的独门秘方,只学个步骤,虽很多也是自己自创的,但到底是没什么用处的。

而细想一下,如今若是自己真在这京城里得罪了什么人,虽然可以靠着墨炎凉来解决,但未到关键时刻,自己定然是不会去欠了他这份情的。

若是能让这位公主成为座上宾,哪怕是皇后和丽妃找自己的麻烦,也是有一二可以说情的。但,这交好的事情,梁寒霜还是不求勉强的,只顺其自然。

“墨小姐似乎对这些很感兴趣呀?”梁寒霜好看的眉眼里含着几分笑意,盯着少女认真的侧颜,轻声地说道。

“当真是有趣呀。”到底还是个女娃子,也全然不记得自己方才对人家什么态度了,只最直观地说出了自己的感受。

在看春兰调香的时候,她无时无刻不想自己亲自动手,一想到那清甜的味道从自己的手下缓缓地传出,每个步骤都会变换出不同的感受,永远不知道接下来会有什么新奇的味道,真是新鲜又刺激。

看着梁寒霜含笑的眸子,内里似乎大有深意,墨倩染也不免有些脸红了。

“梁小姐,方才的事情是倩染失礼了。”这个女子既能发明出这些玩意儿,简直是让自己大开眼界,想必也不会是什么太坏心肠的人。况且,她还和红袖姐姐看起来关系不差,应该也不会太难相处吧。

梁寒霜倒是欣赏她这个性子的,虽从小养尊处优不免养成了一些坏毛病,但终究还算是天真直率的。若加以指点,倒会是个有趣的女孩子。

梁寒霜见她道歉,倒是也不说话,只淡淡一笑,便泯了方才的许多恩仇去了。

苏红袖倒是有些微微怔住了,想当年自己可是花费了很大的力气才让这个惜朝公主对自己信任起来的,又是仗着这么多的情谊在,如今凭着这皇嫂的身份,才敢说了她两句。而这梁寒霜,居然不动声色地就让墨倩染乖乖道歉了?

虽然心中有些不满,但却也让苏红袖在心中更加坚信了,梁寒霜就是她要找的那个人。

“你想学?”梁寒霜也不打算为难墨倩染了,直接便问道。

墨倩染一听她正好说出了自己心中所想,便赶紧如捣蒜一般地点了点头。

“那也得看你够不够资格让我收下了。”轻柔的声音里似乎染上了一丝慵懒,丝毫没有跟一个当朝公主说话的谄媚姿态。

梁寒霜虽然想与之交好,但到底是有原则,这调香制香的东西她可是只收有天赋的人。之前的晚晴便属于是极有天赋,可惜她对自己的心术有些不正了。而至于春兰和夏竹,则是有几分小聪明,而自己又恰巧没有更合适的人选了,便只教了她们大多的步骤。

“这,还望梁小姐明示,如何才能收下倩染。”

这话一出,苏红袖便更是瞠目结舌了,在她的印象中,这个公主的脾气可是不小的。按往常来说,在听到了梁寒霜的这句话之后,无疑是怒火中烧了,若是冲动一点儿更是要把她这铺子给烧了都不是没可能的。

这梁寒霜到底是什么好手段,竟然让墨倩染都能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