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午后的时光,自然都是在厢房里面休息的了。白云寺倒不愧是第一大寺,斋菜虽然都是素的,可这样式却是极其精致的,连段素素都比平日吃的稍稍多了一些。

“小姐,咱们去后院子里逛逛吧,听那小沙弥说,这会儿枫叶正红呢,可好看了。”兰儿一提起这些,便是一脸的高兴。

她的性子素来活泼,从小又是生长在农家的,自然是对这些自然的万物是充满了兴趣的,说话的时候,连语调便都不禁上扬了几分了。

当然了,这个时候段夫人自然是不在的,所以兰儿才敢这么“放肆”的说话的。

很显然,段素素依旧是一脸的冷静,并未有多大的表情变化的。不过,这情况,兰儿也算是习惯了的,往日里段素素便总是这般,而她也是依旧不懈地坚持着。可兰儿的心情到底还是受到了一些影响的,那小脑袋耷拉着,如被霜打过的茄子一般。

只是,过了片刻,段素素见她那一副“可怜”的样子,心中却是微动,忍不住点了点头,只微微地应了一声。

“什么?奴婢没听错吧。”兰儿眨巴眨巴了她那双圆溜溜的大眼睛,似乎是有些不可置信的样子。

“怎么?不想去了?那就不去了吧。”段素素的神情虽仍旧是一副平淡的样子,可是语气之中却是不自觉地带上了一点点的玩味。

平日里小姐跟她说过的话可是屈指可数的啊,今天这是怎么了?难道说,这白马寺还真的是灵验吗,不过是刚来就小姐整个人就好了不少了。

“去去去,自然是去的。”兰儿一脸喜色,赶忙地就上前扶了段素素,好像生怕她改了主意一般。

兰儿刚才跟那个小沙弥说了有一会儿了,对这附近的路段打听的也算是差不多了。两人本来是打算去跟段夫人说一声的,但是却意外地发现了段夫人不在房中,所以就只好两个人先去了。

而另一边,紧跟着段府马车的后面,就又来了一顶软轿,也在当天就入住了这后院的厢房,恰好就在段夫人她们院子的隔壁。

“姑娘,这些东西都收拾好了,咱们接下来要去做什么吗?”

“咱们且等着就好吧。”香云碰了碰那茶杯,手指微微地敲击在红木的桌子上,嘴角却浮上了一抹笑意,轻声说道。

翠娥自然是不敢妄自揣测主子的想法了,所以只好点了点头,在一边乖顺的等着听吩咐去了。

香云估摸着这个时间,抬眼却看到了窗边的日头刚刚好,那暖暖的阳光洒在身上,倒是十分的惬意舒适的。

“咱们走吧。”拂了拂那广袖,香云用绢帕微微擦了擦嘴角,便这么吩咐了一句。

翠娥自然是跟着就上前去了,赶紧地扶着香云去了。

……

这是一处低矮的山坡,却是种满了枫树,团团簇簇的,却是刚刚好。那如火的红色一片片的堆积在眼前,更是显得一片红火,从远处望去,只如一团团的火焰,颜色倒煞是好看的。

“小姐,这里的枫叶可还是真好看呢,难怪别人都说……”兰儿是个闲不住的人,自然是一直在指指点点地说着话了,段素素倒是也不嫌弃,只一味地听着,偶尔才应答两声罢了。

不过,这段素素偶尔的应答对于兰儿来说已经是十分的可贵的了,所以她还是十分高兴的。

主仆两人又往那深处走过去了一点儿,却突然听到了什么响动一般。段素素不禁蹙了眉头,拉着兰儿便躲在了一边,恰好是那团团地枫叶挡住了两个人的身影。

“小五子?你怎么到这里来了!”一个尖细的女声刚好划过寂静的空气,段素素和兰儿当然是不陌生了,因为这正是段夫人的声音。

可是她的身边除了赵妈妈,却还是有着几个普通打扮的妇人的,看起来应该像是这附近的农妇吧。段夫人是怎么会跟这些人在一起的,这还真是让人想不通啊。

“啊,姑娘……不,夫人好。”那个叫做小五子的男子一听到这个声音,便赶忙地回头准备行礼,猛然一回头却发现自己刚出口的称呼却是叫错了的,赶紧地就改口了。

可是即便如此,段夫人却还是听到了他先前的话的,脸色不禁有些微微变了,但是碍于众人都在场,却是不敢怎么样的。

“可是管家派你过来的,是府里出了什么事情了么?”赵妈妈赶紧地就上前去找了一个台阶给两个人下了,在这么一群农妇面前,她们的脸面可还是得要的。

小五子急忙就应声了,赶紧答道:“管家说是怕夫人和小姐在此处不适应,所以特意地差遣了奴才带了一些东西过来的。”

小五子说话之时手心却是冒出了点点的汗珠,这一回,明明是和香云姑娘约好了的,说是有要事要传回去的。

这个时候,夫人不应该是在午睡么,怎么就会跑到这么一个后山来呢。一想到等会儿香云姑娘可能就过来了,这两个人要是碰到了一起可怎么是好啊,小五子的心里便更是着急了。

“嗯,那你先回去吧,我等会儿就过去。”段夫人摆了摆手,吩咐了一声。

小五子微微地擦了擦手心里的汗珠,这就应了一声,赶紧地就准备撤了,希望能够赶快地堵了香云姑娘,这样两个人可就碰不到一起去了。

“哎?这位小哥好面熟啊,不是今早还在那个隔壁小娘子的院子里见到过的么,顾大娘,你说是不是啊?”一个声音有些粗犷的农妇打量了一眼小五子,便有些疑惑地说道。

那个被叫做顾大娘的农妇一听这话,便赶紧地上前打量了两眼,也说道:“对对对,就是这个小哥呢。怎么,那隔壁屋子的小娘子也是段夫人的家属吗?”

赵妈妈一听这话,心中便想到了一些什么,脸色忍不住微微沉了沉,说道:“大嫂们莫不是认错了吧,我们夫人只带了小姐一道出来呢,家中并无其他的女眷了。这小五子只怕是面相熟吧,才让众位大嫂们认错了呢。”

赵妈妈原本是好意,想给段夫人一个脸面,又给了那些农妇一个台阶下。可是,农妇们常年又不是在深宅里勾心斗角的,哪里能听得懂这些话里话外的意思的。

“哎,赵妹子,不是我说,这分明就是早上的那位小哥啊,姐妹们都来看看,是不是呀?”顾大娘依旧是打定了主意,仿佛就是认定了一般。

段夫人现在的脸色可是不好看极了,原本还心情很好,让这群农妇领着自己四处逛逛,也好放松放松心情。现在她可是后悔死了,千不该万不该这个时候出来的,看见这些个“不干不净”的东西,还平白地让自己生气。

一群农妇开始咋咋呼呼起来,小五子被困在里面,也是一脸要哭的表情,可是却并没有什么办法。

段素素看着这些,脸色却有了微微的异样,分明是不悦的样子。兰儿自然是看了出来了,可是这种时候,她便是一口大气都不敢喘息一声的。

刚才的情况她可是瞧得真真的,难道说,外界传闻的事情都是真的么?夫人和李管家真的是有点儿什么的么,而且李管家还经常在外面寻花问柳……

段素素并未多言,只是拉了一把兰儿的衣袖,约莫是看不下去这种尴尬的场景了,只想赶紧走。

可是在下一刻,一个娇媚的声音却软软地飘了过来,“小五子,你可是在这里?”

随着这如黄莺一般动听的声音婉婉而来,后面映入眼帘的便是一个娇娆身姿的美人儿,还跟着一个模样清秀的丫头。

段夫人的脸色更是白了白,早就知道有这么一个贱女人的存在了,可是这当众出现,岂不是给自己难看么!

“姐姐,你可是来了。这是我们段府的夫人,这回正是拖了她的福,弟弟才能来看望你呢。”幸亏这小五子还有些筹谋,一句话便转变了形势了。

那些农妇虽然明面上是信了,可是心中却仍旧是不免疑惑的。

但是在段夫人的冷面之下,一群人最终还是都不欢而散了。这一到了院子里,小五子战战兢兢地跪了下来,一五一十地交代出了自己所知道的东西。

这不说不要紧,一说段夫人的脸色可就是直接都变绿了呢。原来,香云所谓的好消息,便是她怀孕了。她原本是不信的,可是给香云诊治的大夫早已是下了定论了,的确是怀有一个多月的身孕了。

可是,这对段夫人来说,无疑是个晴天霹雳了。李管家早年丧偶,一直都未曾再续弦了,这些年来,他和自己的事情府里人也是在私下里传开了的,只是不敢当面说罢了。

虽然这香云身份卑微,可如今她已经怀孕了,这对于中年无子的李管家来说,自然是天大的好消息了。

香云倒是一脸的冷色,这下子,她倒是只要等着在旁边看好戏就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