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女两人两年来,也从未如此亲昵过,段夫人此时心中更是百感交集,连话都半天没说周全,只是一个劲儿地揽着段素素。

段素素那双杏仁一般的大眼睛里也涌上了点点的泪光,到底还是有着血脉相连的关系啊,怎么可以说断就断了呢。

即便,当年的事情是娘亲对不起爹爹,可父母双亲,都是自己最亲爱的人啊。

母女两个温情了片刻之后,段夫人才想起来,这段素素“好”起来了,应该是值得庆贺的事情呀,怎么可以这般感伤呢。

“来,乖孩子,你一路过来累了吧,吃点东西吧。”段夫人赶紧擦了擦眼角的泪光,把桌面上的东西都摆了过来,说道。

段素素也用绢帕擦了擦眼角,却坚定地摇了摇头,说道:“娘,素素这次来是有别的事情的。”

说罢了,段素素抿了抿唇,似乎是下定了决定一般。这件事,她早就藏在心里多年了,但一直都沉默不语,也从未跟娘说过。而如今,看这发展的形势,倒是不得不多说了。

“嗯?”段夫人似乎是有些疑惑,似乎在她的印象中,自己的女儿从未如此严肃过,倒是叫人有些奇怪的。

“娘,我想回家了。”段素素微微抬了抬眼,那双眸子里透露出点点的微光,仿佛在一瞬间又回到了过去,那时候的天真与单纯,映照着晨曦的微光,

“回家?这里不就是你的家吗,素素……”段夫人说了两句,才回过神来,段素素口中说的应该是他们的老家了。

从前,段青天也不过是一个普通的地方小官,那时候他们段府也还不在这清容国的皇城里面。可是,在那个小地方,却是十分有钱有势的了,也不会叫人看轻了去。

或许,回忆起那段时光,才是段府一家人最其乐融融的时光吧。那时候的段素素还只梳着两个小辫子,天真可爱,单纯善良,十分讨人喜欢的。

可是,后来却因为一道加封的旨意,所有的事情都变了。段府搬到了皇城里,段青天的官位也越来越高了,段府也越来越气派了,甚至是越来越富裕了。

随之而来的是,段府里也越来越不干净了,年轻貌美的女子,向来都是男子不忍心拒绝的,所以,段青天自然也是不例外的。这不,段府里的姨娘也是越来越多了,尽管段夫人一防再防,却还是没有半点效果。

这不,段芊芊就是段青天最宠爱的姨娘生的。段青天可是把她护得跟什么似的,还专门在外面建了一个宅院养着她,不许旁人进去。

自从那个姨娘怀孕以后,段青天更是不怎么愿意来段夫人这边了,即便只是偶尔的见面,那也基本上都是以吵架收尾的。久而久之,两人都是两看生厌的。

而段夫人眼看着自己膝下没什么子嗣,也只有段素素一个女儿罢了。若是那个姨娘肚子里怀着的是个男孩儿,那自己岂不是更没有什么地位可言了呢。

于是,终于还是给段夫人找到了机会,派了人做了手脚,引得那姨娘早产,这段芊芊也实属是个命硬的。尽管这般,姨娘耗尽了力气产下了段芊芊,自己去撒手人寰了。

这一切痛苦的起源都是来到了皇城之后开始的,若是不在这个段府里了,只回到了从前去了,那么这一切都没有了吧。

“素素,你真的想回去吗?那边恐怕早已是破旧不堪了吧,咱们还不如待在这段府里。”段夫人只简单地回想了一下从前的事情,便摇了摇头不想再回忆了,对段素素说话的语气也颇是有些语重心长起来了。

“娘亲,来到这里,我们承受的还真的不够多吗?您可曾真的开心过?”

段素素这话一问出来,段夫人便沉默了,的确,这里是没有什么开心的回忆,可好歹也是“争抢”了半辈子了。若是就这么放弃,那自己可是不甘心的。

“素素,别说了,这里就是咱们唯一的家,没有别的地方。”段夫人想了半天,才坚定地说道。

段素素愣住了,旋即却点了点头,只说道:“女儿知道了。”

说罢了,段素素便起身打算离开了,而段夫人嘴角微动,唇畔张合,似乎还有什么想要说的话。可是,等到她反应过来,却见到的只有段素素那消瘦的背影了。

后来的几日里,段素素虽然偶尔到段夫人面前请安,可话却是异常的少,只偶尔会说上那么两句无关痛痒的。

趁着这一日晚上,月光倒是刚好,梁寒霜倒是起了心思了,有些事情,看来现在是可以下手的了。

只见她身着了一身黑色的衣衫,直接蒙了面就在地上点了点,身子敏捷地如一只轻燕一般,迅速地飞上了屋顶,而后便是几个踏步,在黑夜之中消失不见了。

“是谁!”如眉好似听到了什么动静,异常警觉起来。她方才才准备睡下,忽然想起小姐屋子里的窗户晨起时打开通风,晚上似乎是忘记关了的,所以准备过来。

那烛光微微亮起,如眉刚按了按自己手中藏着的匕首。

“是我。”熟悉的声音响起,如眉这才松了一口气,竟然是小姐回来了。

“我回来拿些东西就走。”梁寒霜一边说着,一面就找着自己的医药箱子,那里面可是有好东西呢,这回怕是要派上用场了。

“小姐,这几日您过的可还好吗?大家都很担心您啊……”如眉这可不是说的假话,从前她和碧玉、碧云总是同梁寒霜待在一处,这冷不丁地离开了几日,还真是不习惯的很。

“傻丫头,我当然很好了,你放心吧,很快就结束了。”梁寒霜微微笑笑了笑,这世上自从父亲去世后,自己便再也没了亲人了。到底是何种的幸运,才能够遇上如眉这般的傻姑娘呢。

两人只闲聊了几句,梁寒霜看了看天色,便赶紧地准备回去了。若是自己回去的晚了,只怕是有些人又要怀疑了呢。

她现在可是香云身边的贴身丫头,一举一动难免也是要被人注意的,可是不能太过于掉以轻心了。毕竟,那段夫人可不是什么省油的灯呢,还是要小心为上。

香云在段府之中养了差不多半个多月之后身体状态才微微好转,只是看着现在自己的身体还没有完全恢复到之前那个情况,所以也只能自己稍微活动一点,想要出去逛逛更是想都不能想的事情,更别说外出游玩了。

这香云来到段府之后便一直诸事不顺,想不到现在的事情居然这么不顺利,加上现在每个人都知道了香云流产的事情,所以见到香云都是一副小心翼翼的样子,生怕再次把香云惹到然后再出什么事端。

不过这也刚好方便了香云自己,因为香云也懒得和这些人有什么交往。

这样一来香云倒是落下了清闲,而香云的丫鬟对香云更是不敢有什么意见,现在香云在他们的眼里就是“瘟神”一般的存在。万一因为自己找的一些事情,香云直接死在了段府,相信段夫人也定不会轻饶。

“翠娥,把这些饭菜端下去吧,我吃饱了。”香云淡淡的说道。

随即翠娥走了进来之后将饭菜打扰了一下,然后说道:“姨娘这几天的食欲确实有一些增长了,相信姨娘的病情很快就能好了。”

香云听到后笑都没有笑,只是淡淡的点了点头,随即接着说道:“还行吧,你快去忙吧,我要休息一会。”

翠娥听到后也没有什么心思和香云说话了,恩了一声之后便把东西简单的收拾了一下,接着便离开了香云的房间。

香云自己一个人坐在自己的床上,想着现在段府之中的人对自己的态度的转变,香云也无奈的笑了笑,这段府之人就是这样,看来居然这么势力,而香云现在也算是看的非常非常清楚,所以对段府以后的人也有了一个很好的防范。

“姨娘。”就在香云休息了一会之后,接着翠娥的声音在外面传了进来。

因为香云情绪非常低落的原因,所以香云不说让翠娥进来,翠娥自然不敢轻易进来,而香云听到翠娥的声音之后,先是皱了一下眉,想到自己不是让翠娥走了吗?这才多长时间居然又回来打扰自己。

不过香云还是耐着性子问道:“怎么了?翠娥?”

翠娥听到后说道:“姨娘,是这样的,管家说晚上要和您一块用膳。”

翠娥说完之后便把耳朵往前面凑了凑,因为香云没有说进去的事情,所以翠娥自然不敢轻举妄动,现在翠娥是怕极了香云。

“好,我知道了,你和管家说吧,到时候我一定过去。”香云听到后点了点头,然后对着门外的翠娥说道,不过并没有让翠娥进来。

毕竟这点事情是不需要让翠娥进来的,而且香云现在真的很想休息一会,不然的话以后可能就没有休息的机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