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下来,梁寒霜和如眉也有些累了,懒得逛了,便打算吃个饭就打道回府了。这主意对清风和如眉两个一说,他们倒是也欣然同意了。

由于清风对这里比较熟悉,依旧是带路的,直接就带着两人去了这条街上最有名的醉仙楼。里面的酒菜也算是比较精致的了,也算是有清容国的特色的,清风觉得还是比较合适的。

梁寒霜和如眉也不拘吃些什么,自然也是跟着去了。

到了一看,才知道,这醉仙楼果然是人多啊,里面的客人满满当当的,看起来几乎都要没什么位置了。

“小二,你们这里还有座位吗?”清风随便唤了一个小二,便问道。

那小二看着三人,先是赔了一个小脸,接着客气地说道:“哎哟,几位客官不好意思啊,本店今日客人有点儿多,这里怕是没有地方了。”

“雅间呢?”清风又问了一句,本来走过来一路就有些饿了的,结果自己把两人给带过来了,却是没有座位了,真是有点儿尴尬的。

不过这醉仙楼的雅间一向都是需要预定的,清风这次也是没办法了才问的。

小二面露难色,看了一眼才说道:“这……还是不好意思,都没有了。”

清风的脸色很显然有些不好看了,梁寒霜也大概是看出来了,不过她倒是没什么所谓,不拘在哪里吃,所以便在后面打了个圆场,说了一声:“既然如此,那咱们就去别处吧,倒是也没什么的。”

清风和如眉也表示就只能这样了,所以便点点头,几人打算离开了。可是,就在这个时候,后面却突然传来了一个声音,“梁小姐,怎么?这就要走了呢?你可是还没好好尝尝咱们清容国酒楼的美食呢。”

梁寒霜蹙了眉头,才回头,见到的却是一张熟悉的面孔。不是别人,正是苏落霞,而且是特意扮作了男子的模样。

梁寒霜有些奇怪,这苏落霞向来是看自己不爽的,这好不容易出来逛逛,怎么就好死不死地碰上她了呢。只不过,看苏落霞这身打扮,八成应该是偷偷溜出来玩儿的,苏策肯定是不在的。既然这样的话,自己还是早点儿离开为好。

“原来是苏公子呀,苏公子好雅兴呢,不过小女子还有要事儿在身,今日就不多叨扰了。”梁寒霜浅浅一笑,说了一句,就打算转身离开了。

如眉自然也是不习惯这个什么落霞公主的,直接就扶着梁寒霜打算走了,至于清风,自然更是知晓这个落霞公主的品行的,所以也希望梁寒霜跟她多有什么交集。

可是,苏落霞好像并不打算就这么放弃了,就在说话之间的功夫,苏落霞几步就走到了梁寒霜的身后。

这才悠悠地拉成了声音,又说了一句:“怎么?梁小姐是不敢么?方才不是没有座么,正好在下倒是包了一个雅间呢。这里面人也不多,想必也都是梁小姐的旧识,就是不知道梁小姐肯不肯赏脸咯。”

梁寒霜心里咯噔一下,看来这个苏落霞是打定了主意要自己留下来了。只是,自己自从回到了清容国,很少去找苏策,入宫的次数更是屈指可数了,可是不会认识什么人啊。这一回,苏落霞的葫芦里到底是卖的什么药啊。

“苏公子盛情难却,小女子哪里敢不赏脸呢。只是,今日的确还有要事在身的,实在是不适合的。”梁寒霜可不想多跟这个落霞公主说什么,免得到时候又多生什么是非。

“哎?这位梁小姐也是太不给面子了,人是铁饭是钢,哪里有不吃饭就忙事儿的道理呢。再说了,不过是吃饭的一点时间,可耽误不了梁小姐多少时间的,莫非,梁小姐是诚心不给面子么?”两人说话之间,后面又出来了一个男子,当然了,这人梁寒霜就更是熟悉了,竟然墨倩染。

梁寒霜皱了皱眉头,心中却是转过了一个念头,这墨倩染怎么也来了呢,难不成如今墨炎凉也在清容国么。可是,一般国君出使岂不是会满城皆知呢,既然是没有消息的,那就说明八成是墨倩染自己偷偷跑出来的吧。

“既然两位公子如此盛情,那小女子就恭敬不如从命了。”梁寒霜这下子倒是起了兴趣了,原本苏落霞说里面有熟人的时候,她还以为这苏落霞只是在开玩笑呢,没想到,这倒是真的。

苏落霞和墨倩染对视一眼,眼角还带着点点的微笑,似乎是对这个结果很是满意的。清风和如眉纵使是再不愿意,那也只有跟着了。

只是,到了这雅间里面,梁寒霜才发现了,原来这里面的熟人可不止一个呢。除了两人的丫头,倒是还多了一个更为熟悉的面孔,竟然是晚晴。

“梁小姐,许久不见,别来无恙啊。”晚晴倒是一脸的坦然,嘴角含笑地说道,好像从前的那些事情不过都是过眼云烟一般。

梁寒霜微微眯了眯眼睛,也十分礼貌地回了她一句。现在她倒是敢肯定了,这三个人聚在一起,一定是没有打什么好主意的。

不过这样倒是也好,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她倒是要看看这三个人能有什么坏心思,说不定就要露出一点什么破绽了呢。那若是她们在算计着自己,自己也早早地做个防备。

只是,让梁寒霜有些怀疑的是,这里头的丫头全部都是在旁边的小桌子安排了用膳的,当然了,还是要先站着服侍自家主子用膳的。可那边只有绿儿和苏落霞的丫头在,那晚晴究竟是以什么身份来的呢。

“这一次,清容之行,真是意料不到呢,不仅仅能遇到落霞你这位好友,还可以碰上这么一位故人呢,真是收获颇丰。来,咱们举杯,来庆贺一番吧。”墨倩染一如既往地会说话,气氛也就活跃了不少了。

梁寒霜也举了杯了,这不知道,这往后面可就是源源不断地敬酒了,那一句句的“套近乎”的话从她们三人嘴巴里说出来那可真是流利的很。若是不知道的人看着,还真是要以为梁寒霜是她们三个多年的至交好友呢。

“来,梁小姐,今日实在是高兴,我也来敬你一杯吧。咱们也算是熟识这么些年了,还是第一次如此同桌吃饭呢。”晚晴眼睛微眨,也举了酒杯,但这话说出来倒是着实让梁寒霜佩服的,这个晚晴还真是什么都敢说。

估计,现在的那些事情,这墨倩染也是知道的差不多了,怎么,她如今不再贴着皇后了,倒是去效忠惜朝公主了么。

梁寒霜微微举了杯子,那杯子中的酒水已经不多了。晚晴只一示意,那满满的一杯酒便都悉数饮尽了。这虽然是清酒,可是喝多了还是有些不太好的,梁寒霜眼神微转,难不成这三个人是铁了心要把自己灌醉么。

“梁小姐,晚晴已经饮了满杯了,您这个也应该满上才是呢。”苏落霞眨了眨那好看的杏仁眼,眸中点点的晶莹,只是现在看去却不觉漂亮,只让人觉得那美丽之中藏着世间最可怕的毒药。

“小姐,没有酒水了。”如眉也算是精明的丫头了,只晃了晃那酒壶说道。

这几个人摆明了是暂时对付不了自家小姐了,就想要给她灌醉了。或许,灌醉了之后可是还有什么别的后招呢,真是阴险狡诈。

“哎,没有酒水了啊,都怪我招呼不周了。”苏落霞打了两句哈哈,便跟着让那个丫头又上了一壶酒去了。

“几位公子,我们家下午可是还有要事儿呢,这如今小姐酒量比较浅,想必已经是微醉了,可是经不起这一杯又一杯的了。”看着这一杯一杯的酒水下肚,虽然清酒并不十分醉人,可是喝多了也总是难受的,所以如眉心里还是有些心疼的。

“主子们说话,哪里轮得到你们丫头插嘴的份了!”这如眉从前是皇宫里的丫头,却跟着梁寒霜跑了,所以墨倩染就更是不待见她了,直接就顶了她一句。

如眉倒是也不怕她了,这墨倩染就算是唔使国的公主又怎么样,如今她又不是唔使国皇宫里的小丫头了,还怕她做什么。

正欲再说些什么的时候,梁寒霜却拉了一下如眉,微微一笑地说道:“既然诸位如此盛情,那寒霜便再饮一杯吧。”

如眉皱了一下眉头,有些着急,却也没再多言了,她可是知道梁寒霜的厉害之处的,既然是小姐的决定,那无论后面发生什么,小姐也是有办法解决的。

苏落霞的丫头涟漪跟着就上前去给梁寒霜倒酒了,但是这其中的门道梁寒霜可是看得真真的,但她还是满满地饮了一杯。

“梁小姐好酒量。”墨倩染嘴角勾了一抹笑意,跟苏落霞对视一笑,那眼神之中的意思却是十分明确的了。

梁寒霜正欲准备说话,却猛然觉得头有些晕晕的,揉了揉太阳穴之后,才缓缓说道:“苏公子,不知道此处可有供小女子歇息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