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眉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心中却是对梁寒霜更加佩服了,看来小姐果然是小姐啊,心思细密非同一般。只不过是跟李管家说了这么几句话,便顺带地就解决了眼前的问题呢。

“那咱们需要去看着点儿呢,若是李管家一冲动,那恐怕是不太好吧……”如眉心里也是有点儿害怕的,这生意的事情不成,李管家现在肯定是怪罪到香云身上的,巴不得拿她来泄气的。那这样一来,香云岂不是危险了么。

“若是她连这点子本事儿都没有,那我要她这颗棋子又有何用呢。”梁寒霜凉声说道,的确,方才看香云的举动,那可分明就是还有几分小聪明的。

在李管家生气的时候,她可是半点都不敢吭声的,只等他生气的劲儿过去了再说。到了那个时候,李管家一看佳人可怜,再想到自己当时的所作所为,只怕是不仅仅是雨过天晴,连带着对香云的宠爱也会更多一点的吧。

如眉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心中却暗道,以后自己要跟小姐学习的地方果然还是很多的啊……

皇宫,御花园。

金灿灿的阳光,懒懒地打在这万物的身上,平白地染上了点点的柔和光晕,好似一切都变得更美好了一些。

而在这里,一处亭子中,正端坐着一个身着桃红色宫装的少女,年轻的面容十分的秀丽,装扮也分外好看,但是那一脸的闷闷不乐仿佛都要溢出来了一般。单是那一双生动的眸子里,却含着了几分不属于这个年纪该有的忧愁。

旁边的一个四十余岁的妇人,也是正襟危坐,着了那藕荷色的团绒套装,倒是显得什么暖和了,那一圈圈柔软白净的凤毛在阳光的轻拂下倒是显得更加暖和了几分。

两人的眉眼之间似有些许的相似,单是那一双招摇的桃花眼,分外好看。当然了,也跟苏策十分相似,这一看便就是母女了。

“落儿,来多吃点。这个可是西堤国今年刚上贡的珍品呢,女子用了最是滋补养颜的。那端木太子也算是有心了呢,你还不多吃点儿么?”说话的女子不是别人,正是这清容国的太后娘娘。

苏落霞本来还想要给自己的母后诉诉苦水呢,可是一听到自己的母后提到了端木毅然,顿时就没有心情了。看来,母后和皇兄都打得是一个心思了,偏偏都是想要把自己给嫁给那个端木毅然的。

“母后,我不要。”太后肯定是比苏策好说话一些的,而且这太后一向都是十分心疼苏落霞的,所以这一回,苏落霞也就是听了墨倩染的意见,所以才要来跟太后求求情的。

“落儿,你这孩子……”太后叹了一口气,说道。这苏落霞嫁给端木毅然,那可是苏策和自己都同意了的啊,她也不是不知道苏落霞的心思的,但是,这墨炎凉的话,还真是得考虑考虑的。

现在的局势,风云诡谲的,谁也说不准到底什么时候会有新的变化的。万一,到时候这两国开战了,那这自己的女儿该怎么办。若是那个墨炎凉使了什么卑劣的法子,用苏落霞来威胁苏策,那可如何是好呢。

“母后,我都知道的,皇兄是怕日后两国开战,女儿夹在中间为难的。可是,女儿跟倩染是好朋友的,倩染对皇兄的心思女儿也是一直看在眼里的。到时候,只要倩染能够嫁给皇兄,那咱们两国之间岂不是一直都会和平的嘛,这也不正是百姓所希望看到的吗?”苏落霞把这一番说辞拿出来说道了,这时候,若是两国的公主都嫁到对方的国家联姻了,那这交战岂不是不会发生了。

“可是,落儿,你要知道,这墨倩染可并不是墨炎凉的亲妹子。但是你和你皇兄可都是从母后肚子里落下来得一块肉啊,你们两个对母后来说都是心头肉啊。”太后的声音里都染上了一点悲伤了,那个墨炎凉啊,也不知道是给自己这个女儿使了什么迷魂药了,竟然会让自己的女儿为他这般着迷。

“母后……”

“落儿,你别说了,这事儿就这样吧,你皇兄会有决断的。”太后直接就终止了这个话题了,自己那个儿子,对所有的事情都早已有了筹谋了,自己还是少干涉为好。

苏落霞听到这里,心中大约也知道了,在太后这里应该也是没有指望的了。看来,这事儿自己也只能死心了。又或者,等过一段时间,墨炎凉会不会来接墨倩染的,到时候自己可不可以跟着他们就直接去唔使国呢……

可是,这些想法终究还是有些不切实际的,但也仅仅是在心中存着那最后一丝幻想了。若是再没了这一点点幻想了,苏落霞也不知道自己的人生还会有什么盼头。

“母后,您见过梁寒霜么?”既然苏策不让自己好过,那么梁寒霜也别想过得太滋润了。若是这梁寒霜能够入宫,那墨炎凉会不会多看自己一眼呢。

这样一来,虽然有点儿对不起倩染了,可是只要自己还是这清容国的公主,只要墨倩染想入宫,那自己还是会有办法的。到时候,在这宫里,那梁寒霜可是没得那么自由了,有些事情,你就算没做,那也不一定会有人相信的。

许是这苏落霞的画风转的太快了,所以太后还有些没适应过来,只是,梁寒霜这个名字倒是有些陌生的。究竟是什么样一个女子呢,能够让苏落霞都能在自己面前特意提起,这样倒是引得太后多了几分兴趣了。

看得出来,太后的神情里还是有几分疑惑的,所以苏落霞就更有了说下去的劲头了,接着便说道:“这个梁小姐可是神通广大了呢,听说之前是在唔使国经营什么胭脂铺子的,还跟墨炎凉关系很好呢,在皇宫里也住过一段时间呢。只是,后来却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就到了咱们这清容国来了,可是皇兄亲自为她挑选了这街上最繁华的地段,给做了茶馆呢。这梁小姐倒还真是一个厉害的女子呢,硬生生地把那个茶馆给经营的风生水起的……”

苏落霞这一口气可是说了不少呢,但是这话语之中虽然是夸奖的意思,但太后听了却很不舒服。这太后年轻的时候便是大家的小姐,自小学习诗书礼仪,最重视的便是女子的德行与操守了,所以说,这太后可是算是封建礼仪文化之中走出来的最传统的女子典型代表了。

对于梁寒霜这样的女子,这种厉害,她可是一千万个不喜欢的。所以听着听着,太后的眉头便皱起来了。

“听你这么说,你皇兄应该是对这个女子有那么一点兴趣了?”

苏落霞的眸光里闪过一丝狡黠,看太后的这个反应,应该对这个梁寒霜很是不满了。看来,自己还需要再加把劲儿呢。

“母后,您想啊,这梁小姐容貌娇娆,生性活泼,能力超群,哪里有男子能够不动心呢。所以,皇兄喜欢也是应该的嘛。”苏落霞嘴巴有些甜甜地说道,但是这话语之中无一不都是刺。

太后听了更是反感了,眉头皱得更深了。如今,这后宫里可是还没有皇后的,那苏策可不会是想要立这个女子为后吧。那自己可是第一个不答应的,作为皇后,这女子的德行可是第一位的,那个什么梁寒霜可是第一条就不符合的了。

“那我倒是想要见一见这个所谓的梁小姐了,看看她到底是有多么厉害。”太后沉声说道,这下子苏落霞可是达到了自己的目的了。

跟着太后的人听到了这个吩咐,便赶紧地就下去传命令去了。

消息很快就传到了茶馆里了,如眉可是一下子就被惊吓到了。原本那些人说是皇宫里来人了,自己还以为是苏策派过来的。可是,这枚想到竟然是太后的人啊。那太后到底是何许人也啊,竟然这会儿要见自家小姐,可不会有什么事情吧。

“姑娘,还不快请你家小姐出来,太后娘娘可是还在等着呢。”那嬷嬷说话倒是尖声戾气的,十分让人讨厌的。

如眉在宫中也算是待了几年了,大抵能够猜出点什么了,这八成不是什么好事儿的吧。若是什么好事情,那这来通传的人必定应该是十分的客气才是。可是,看这目前的情况,好像并不是呢。

梁寒霜这会儿才准备歇息片刻,这眼睛还没闭上,就被碧玉和碧云给叫起来了。这不,一听说是太后召见,梁寒霜的心里就隐隐地生了一股不好的预感了。

苏策又不是没事儿做,自然是不会平白无故地在太后面前提起自己的,那就只有一个可能了,必然是那个苏落霞了。

而这个落霞公主从第一眼见自己的时候,可就没给过自己什么好脸色了,这在太后面前还能说出什么好话么。看来,这事情八成就是她挑拨的不成。自己这上辈子还真是不知道哪里得罪了这两个公主了,到哪里都不得安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