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后,墨炎凉就被墨倩染和苏落霞给“迎接”走了,而梁寒霜这边也是终于可以松一口气了。看来,这很长的一段时间里,自己这边都会是清净的了。

既然是君主来使,那自然是要用最盛大的礼节来欢迎的,所以说,这一段时间,墨炎凉和苏策那里肯定是忙得很,哪里有时间来打搅自己的清净呢。

梁寒霜猜到果然是没错的,接连下来的三四天里,都没有人来过自己这里找不痛快了。只是,有些消息却还是传入了自己的耳朵里。

不过,这个消息倒还真是十足地给自己吓了一跳呢,晚晴竟然莫名其妙地成了皇后的妹妹,早已是被封为郡主的了。

梁寒霜还依稀记得,自己初见晚晴的时候,她可还只是一个普通的小姑娘,父母双亡,四处流浪的。这是怎么跟皇后扯上关系的,这其中的真假又究竟有几分呢。

虽然这件事情的始末梁寒霜并不知晓,但是她可以肯定,晚晴现在肯定是已经准备下手了。既然已经得了新的身份了,那么接下来的目的可就不是那么纯碎了,毕竟,她的心思可远远不止这么狭隘呢。

只怕,这一回有人要闹笑话了,墨倩染和苏落霞那两个小丫头加在一起的心计恐怕都不如晚晴来的深。况且,还有一个皇后在暗中帮助晚晴,这实力对比无疑就更加明显了。

梁寒霜惊讶的倒还不止这一点,另外一点就是她可没想到,皇后竟然也跟着来唔使国了,如此看来,这其中的事情可是不简单的很呢。

其实,起先皇后跟着来了这事儿,晚晴也是有些诧异的。

“娘娘……”很显然,晚晴当时是偷偷跟着墨倩染偷偷跑出来的,所以现在很担心皇后会迁怒于自己。

皇后的脸色晦暗,让人看不清楚,晚晴跪着在地上,心中还是有些害怕的。现在,墨倩染也不在,根本没有人帮自己说话。

“怎么,现在知道回来了?”皇后的声音淡淡的,凉凉的,根本听不出半点的情绪,让人看不透。

“娘娘……奴婢,奴婢……”晚晴这个时候也不知道怎么回答了,原先她的计划是在这里直接就实行了,然后也就根本不用回唔使国去了。但是,现在这自己的命运还是掌握在皇后娘娘的手中,所以她不得不紧张。

即便,皇后娘娘是自己的亲姐姐,但自己也一直没有跟皇后娘娘说,所以她根本就不知道,这也就很容易让人担心了。

可是,晚晴说了半天也不知道该怎么去说接下来的话了。

大约过了片刻,皇后这才出声,“你起来吧。”

晚晴似乎有些吃惊,根本就不敢相信,但是过一会儿,晚晴愣在了地上,可皇后娘娘却起身给晚晴扶起来了。

晚晴这下就更是受宠若惊了,根本就不知道皇后娘娘心里在打着什么主意。

“为什么一开始不跟我说呢?”皇后娘娘自然是感受到了晚晴的疑惑,所以就又多说了这么一句。

晚晴的眉头一跳,心里大约是有了一点猜测了,难道,皇后娘娘是知道了那件事情了吗?所以,才会有如此大的转变吗?

“奴婢,奴婢不知道娘娘所说的是何事?”晚晴似乎还是有一点不信的,所以这才又多问了一句。

皇后嘴角勾了一抹笑意,却是分外的温和,缓缓地摊开了手掌心,那手心里刚好是躺了一枚玉佩。晚晴这才明白过来,原来,是自己的玉佩丢在了原来的皇宫里了,还被皇后娘娘发现了。现在看来,皇后娘娘应该是知道了。

“娘娘……”晚晴喊了一声,却不知道皇后娘娘心中究竟如何去想。虽然两人是亲姐妹,可是这么多年各自流散在外,根本就没有任何的牵扯。而且,现在一个已经是成为一国的皇后娘娘了,而自己却只是一个身份卑微的小丫头罢了。

“事到如今,你还不叫我一声姐姐吗?”皇后这些年心中其实也是苦闷的,当年的事情谁也都不愿,姐妹各自分散,多少年了却还能见面了,这是一件多么不容易的事情。无论她们之前是多么的不熟悉,可那骨子里流着的血却还是相同的。

“姐,姐姐……”只是这一句,晚晴眼角的泪水却早已是“哗哗”地流了下来了,这一声自己也不知道多少次想叫了,只是却不敢,现在终于是得偿所愿了。

姐妹两人一时之间,拥抱在了一起,满脸泪光,却依旧觉得幸福,起码彼此都是这世界上最后的一个亲人了。在这漫漫的尘世之路上,也只有这么一个姐妹了。

其实,一开始墨炎凉并没有打算带皇后娘娘过来的,可是为了晚晴,皇后却毅然选择了过来。即便她的身子不好,却仍旧是选择了一路颠簸而来。

晚晴的心思,她不是不知道,自己也就只有这么一个妹妹了。凡是她想要的,自己都会尽力都想要让她得到。

“我已经启禀过皇上了,他早已已经答应了封你为郡主了,以后就还跟在我身边吧。我这里也给你带了丫头过来了,公主那边我也有了安排了。”皇后娘娘擦了擦眼泪,情绪这会儿才冷静了不少,把现在的情况说了个清楚。

之前,在宫中的时候,皇后就已经发现了这枚玉佩了,心中还隐隐地想起了从前发生的点点滴滴的。难怪,晚晴要平白无故地对自己那么好了。原来,这一切都是在冥冥之中有了定数的。任何人都不会平白无故地为你做些什么的,自己已然如此。

当然了,因为梁寒霜离开了之后,墨炎凉对自己的态度又回到了之前的样子,所以对皇后的这么一点小要求还是答应的很爽快的。所以,除了晚晴和墨倩染,应该是宫中的人都已经知道了晚晴现在的身份是皇后的妹妹——晚晴郡主了。

晚晴心中却是十分的震惊,自己之前还一直在想着这个姐姐究竟会不会承认自己。可是,完全没有想到,皇后竟然帮自己把这些事情都给安排好了。看来,的确是自己的心思太狭窄了,自己的亲姐姐又怎么会对自己不好呢。

“你放心,你想要的东西,姐姐都会努力替你得到的。只是,这条路怕是会很艰辛,你真的愿意吗?”因为皇后自己就是在深宫待了好几年了,自然是深谙这深宫之中的生存是无比的艰辛的。

原本,她也是不愿意晚晴嫁给苏策的,虽然现在晚晴已经有了身份了,可是在这清容国这一层身份根本也是算不得什么保障的。若是真的入宫了,这以后的路途肯定是需要自己走的。所以,皇后还是需要好好问问晚晴的意思了。

晚晴咬了咬唇,她不是不知道姐姐的心思,但对于苏策,那是自己一眼就开始偏执的了啊,根本就没办法让自己左右。

“姐姐,我,我想好了,这条路,我还是想要试试。”晚晴最终还是下定了决心,缓缓地说道。

透过她眼中的点点坚定,皇后娘娘便点了点头,心中也有了一个大概的打算。看来,还是得趁着这一次在清容国出使的机会,直接把事情给解决了。

可是,这一回肯定是难免要得罪墨倩染了,那这也无可避免。正好,墨炎凉根本也就不愿意把墨倩染给嫁到这里来,但国家之间,总归是需要联姻来维持的。若是自己到时候提出来让晚晴去联姻,想必墨炎凉也是会答应的。

“这件事情,还是需要好好筹谋一番的,你放心,姐姐会为你尽力一试的。”皇后握紧了手中的玉佩,坚定地说道。

只要是自己的妹妹想要的,那无论用什么办法也要得到。自己这一辈子在深宫里,大抵也就是如此了,根本就无所愿的,她还是需要晚晴幸福的。

晚晴点了点头,眼睛却又泛起了点点的晶莹,姐姐为自己考虑的是真的很多。只是可惜,若是这一次成功了,自己便再也无法陪在姐姐身边了……

“姐姐,你可知道,那梁寒霜,也在这清容国?”晚晴突然想起了一件事情,便问道。想来,这几个月梁寒霜不在,皇后同墨炎凉的关系也是不错的。所以,她根本不想让梁寒霜回去。

皇后一听到这个名字,很显然脸色已经不好了,这个女人,就像是自己跟墨炎凉之间的一个魔咒。自从她出现了之后,墨炎凉就已经三番两次地对自己发火了,根本不复从前的情分。可是,她走了之后,生活却又好像回到了从前那般平静,这一切都是要怪那个女人!

可是,她根本是什么都做不了,因为墨炎凉要的一个温文尔雅、贤惠大度的皇后,若是自己做不到这一点,那恐怕只能是重蹈覆辙了。

“这件事儿,你就不要管了,你也根本管不了,只要好好专注你自己的事情就是了。”皇后不希望晚晴掺和进这件事儿,因为据说苏策和梁寒霜的关系也很不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