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只是担心主子而已。”不等春兰和清风开口,夏竹先开口回答着梁寒霜,低着头,接受着梁寒霜的责备。

“那店里的生意不管了吗?”梁寒霜突然意识到,他们三个全都守护在这里,那楼下生意该怎么办?

春兰和夏竹相互对望了一眼,犹豫着该怎么说出口才好。

而清风却没有顾忌到那么多,直接脱口而出说道:“店里生意暂时停业。”

清风一说出口,看着梁寒霜蹙眉的模样,清风就有些后悔自己先开口,春兰和夏竹也用眼睛瞪他。

做在桌子旁的青衣沉默着一言不发,也没有多余的表情,一切都与她无关一样。

因为梁寒霜的缘故,胭脂坊暂时停止营业,都守在梁寒霜身边,以免梁寒霜再次发生意外。

听到这种情况,梁寒霜内心里闪过一丝愧疚,试探性的询问着说道:“这样怎么可以呢。”

“没什么不可以的,小姐的安全才是最重要的。”清风回答着梁寒霜说道,不想梁寒霜放心不下。

春兰和夏竹点头,同意清风这样的说法。

“好的吧。”梁寒霜感觉到了无奈,她忘记考虑到这三人的情绪了。

声音落下来的时候,房间里再次陷入了沉默,尴尬的气氛随之慢慢的上升。

似乎是忍受不了这么多人的尴尬,梁寒霜幸幸的开口说道:“你们都出去吧,留青衣在这里侍候就可以了。”

还是和青衣在一起,梁寒霜能够感觉到自然,于是她遣散人群,只留下青衣一个人,就够了。

听到梁寒霜这样说,青衣仍旧保持原来的位置不变,继续漠然着。而清风,春兰和夏竹脸上的深色微微起了电话。

犹豫再三,春兰还是开口说道:“主子,留你和青衣在这里,春兰不放心。”春兰立刻底下了头,说这句话之前,她已经做好了一切的准备。

一直漠然的青衣,在听到春兰这句话的时候,冷冽的目光从春兰身上划过,又恢复到了漠然。

而春兰却能够清楚的感觉到了杀手。

梁寒霜微微皱着眉头,询问着春兰说道:“你这是什么意思?青衣是我新得的婢女,你不会不知道。”

春兰立刻单膝跪地,不顾青衣在这里,如实的说出了自己内心最真实的想法。

“春兰知道,正因为是新得的,所以春兰才会不放心。更何况……”春兰停顿了一下,继续说道:“更何况主子和青衣一起出去,主子受了伤,也是青衣没能够保护好主子。”

春兰一直低着头,她不敢去看梁寒霜这个时候的表情,也没有去看青衣,内心微微忐忑,感觉到气氛的凝重。

又是很久的沉默后,梁寒霜微微叹息说道:“青衣和你们不一样,她都无法保护自己,又怎么够像你们这些杀手一样去打斗呢?”

梁寒霜的语气很淡很轻,也表明了她身体的虚弱。

“这……”春兰被梁寒霜堵的说不出话来,梁寒霜所言并非没有道理,可是,春兰承认自己有私心,就是看不惯目中无人的青衣。

“所以夏竹和春兰一样,不放心独留青衣一个人在这里侍候主子。若是再出了事,夏竹担当不起,也无法交待。”看着春兰哑口无言,夏竹立刻也单膝跪地在梁寒霜面前,也在春兰的身边,语气有些强硬的说道。

这样的语气在梁寒霜听来很不舒服,皱着的眉头越发的深了,第一次感觉到自己控制不住夏竹和春兰。梁寒霜考虑的比较深,她绝对不容许有人威胁她,

越过春兰和夏竹,梁寒霜抬头看着站在不远处的清风,询问着清风说道:“清风你觉得呢?”

把难题丢给了清风,一时间,清风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有些拿捏不定主意。

虽然他也不愿梁寒霜受伤,但他明白,梁寒霜受伤和青衣应该没有关系,青衣保护不好梁寒霜是青衣没有那个本事,而不是没有心。

思虑了良久后,清风终于开口说道:“清风愿留下来和青衣一起侍候小姐。”生分的梁小姐,让清风耿耿于怀,他自主换了称呼,不知小姐是否会喝斥他?

清风小心翼翼的望着梁寒霜,等着她的反应。

这样的回答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没有人能够想到清风的回答会是这样,脸上显露出震惊的表情。

就连在一边的青衣,面无表情的脸庞也有了别的情绪。

梁寒霜点了点头,认为清风确实很聪明,但还是有些碍事,可是,最好的办法应该就只有这样了吧。

回过头看着春兰和夏竹说道:“你们两个起来吧,有清风在,可以了么?”看似征求她们的意见,实际上语气却没有多少善意。

春兰和夏竹一时间脸上挂不住,她们很明显的感觉到梁寒霜对她们的排斥。

“我觉得,这样还不够。”说这样话的人是清风,突然开口,所有的目光全部都聚集在清风身上,除了青衣,不过青衣也在静静的听着。

“那你说,还要怎样?”梁寒霜不禁感觉到无奈,她刚才还以为清风能够有所收敛,没想到又来了,果然她不该对清风抱有希望么?

“既然小姐嫌人多,我们就分为两拨,轮流照顾着小姐,晚上也换班守夜,如何?”清风说出了自己的想法,这样下来,都不会太累。

细细思量后,春兰和夏竹都赞同清风的提议,这下她们就可以交差了,而青衣没有发表自己的意见,梁寒霜也没有。

“青衣,你觉得如何?”等不到青衣的回复,清风询问着青衣说道,毕竟梁寒霜身边就他们四个人,而且梁寒霜好像很信任青衣。

青衣冷冷的声音又在房间里想起,散发出微寒的气息,“我听主子的。”

简简单单的五个字,就使众人哑口无言,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弄得好像他们又多自作主张一样。

春兰和夏竹对青衣的印象又坏了一分,但青衣从来都不在乎。没有她强的人,有什么资格让她关注和在乎,这就是强者的气势,从来不会把目光停留在弱者身上。

不过梁寒霜对青衣而言,是不一样的。

清风觉得无奈,于是又询问着梁寒霜说道:“小姐觉得意下如何?”

“不行。”梁寒霜没有丝毫的犹豫,直接脱口而出,否认了清风的提议。

清风有些受伤的说道:“为什么?”他没有想到梁寒霜会一口的否决,他觉得自己的提议没有什么问题啊,难不成是人太少了么?

春兰和夏竹也感觉到了奇怪。

然而梁寒霜接下来的所说的话,让他们感觉到了在风中凌乱的滋味。

“白天你们这样侍候我,那店里的生意怎么办?”本来就没有什么大碍,店里的生意好不容易有这样好的起色,了不能够因为她而耽误了,这就是梁寒霜心里的想法。

不知道会发生什么,多有些打算总还是好的。一分钱难倒英雄汉,这样的道理梁寒霜不会不知道。

生活在现实的她,有着更加现实的观点。谁都靠不住,唯有她自己。

“呃……”清风终于感觉到了无语是什么滋味,他没有想到梁寒霜一口否决自己的想法原来是因为这个。转而问着梁寒霜说道:“那小姐觉得该怎样才好?”

梁寒霜想了一下,淡淡的说道:“白天就青衣侍候着我,你们三个照顾店里的生意,毕竟青衣不熟,倒晚上你们再轮班守护,如何?”

自认为这个办法还是不错的,就是有些累点青衣了。但除了青衣,梁寒霜再也想不到其他人。

春兰和夏竹梁寒霜是信不过的,而与清风又身份有别,毕竟清风是男子,有些影响她虽不在意,却还是要注意。

难免人多口杂。

“可要是白天出事了怎么办?”清风还是不放心,觉得这样不妥,要是白天有人偷袭,青衣应付不了怎么办?

梁寒霜第一次觉得清风的脑袋不仅仅是榆木的那么简单了,不禁扶额说道:“你见过哪家的杀手大白天来杀人了?更何况你们都在楼下,出事了青衣就会喊你们,你们立刻上来还是来得及的。”

很耐心的解释,就是不想让他们再想不通。

“青衣遵命。”青衣站起身来,走到梁寒霜面前,语气虽冷,却有着恭敬的意味。

梁寒霜满意的点点头,然后看着其余的人,淡淡的问道:“那你们呢?”

相互交换了一个眼神,春兰,夏竹和清风齐声回答说道:“是。”

就算是不情愿,也没有办法,他们不能够再去挑战梁寒霜的底线和忍耐度,也不能够再去反驳梁寒霜。

得到这样的结果,梁寒霜嘴角勾勒起浅浅的笑意。

既然分配好了,就要开始执行了,再不愿,答应了也要做到。

“那你们都出去吧,留青衣在这里就好。”梁寒霜淡淡的说道,她实在是受不了这样的氛围了,再忍受下去,她可能会发飙的。

不想要看到那些虚伪的面容,又或者说是无力面对,宁愿就这样冷漠着,隔离着,减少着相见的次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