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 44 印尼小岛

欧氏财团的贵宾室位于大厦顶层,房间宽敞的可以打球,大型落地飘窗俯瞰碧蓝的大海,墙壁上挂满名人字画,博古架上摆满古玩玉器,家俬全是真正的紫檀木质地,但最为引人注目的还是摆在中央的一艘翡翠帆船。

即便以外行的眼光来看,这艘翡翠帆船的质地和做工也是无与伦比的,晶莹剔透、巧夺天工,价值绝对要达到天文数字。

刘子光仔细打量这个价值连城的帆船,这正是欧丽薇花两千万美金从自己手中购得的那块翡翠雕琢而成的,经过能工巧匠的加工,这块翡翠的价值现在恐怕已经超过两千万了。

“怎么,见财起意了?”赵辉开了句玩笑。

刘子光淡淡的笑了,回望众人,上官谨心不在焉,胡清凇若有所思,倒是张佰强和褚向东两个悍匪眼中真的闪耀着贪婪的光芒,似乎很想大干一票。

秘书招待客人们落座之后,欧丽薇走进了贵宾室,落落大方的和众人握手,在和刘子光握手的时候时间尤其久了一些。

“如果能有为您效劳的机会,我会很荣幸。”到底是执掌大型财团的女船王,说起话来也是快人快语,直接点题。

“欧小姐,我们想拜访一下您的五叔欧锦龙先生,不知道能否安排。”刘子光说。

欧丽薇有些惊讶,客人们拜访的很仓促,她只有几分钟的时间来做准备,对方的身份虽然从未公开,但她明白自己的救命恩人肯定是中国的情报人员,来找自己无非是寻求资金或者其他方面的支持,事实上她也做好了准备,只要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就一定满足对方。

欧氏财团的力量已经大不如从前了,自从欧嘉尚去世后,欧丽薇的四个叔父姑妈就打起了旷日持久的官司,尤其是五叔欧锦龙,坚称遗嘱是假的,要求法院剥夺侄女的继承权,妄图吞掉大部分家产,法院冻结了很多归属不明晰的财产,欧丽薇能掌握的资源不算很多。

在她的猜测中,对方要么是想借一笔数目可观的钱,要么是要求自己在航运方面给予支持,但无论如何也想不到,对方竟然是冲着五叔来的。

“欧小姐请放心,我们和您是站在一起的。”刘子光又补充了一句。

欧丽薇当然清楚,自己接管欧氏财团后,多次前往北京访问,是正儿八经的亲中派,而五叔则是个彻头彻尾的墙头草,北京方面是绝对不会希望由这样一个人执掌欧氏财团的。

“好吧,你们需要什么,我都会提供。”欧丽薇说。

“我会列一个清单给您,时间紧迫,希望尽快安排。”刘子光随手拿过一张纸,刷刷写下几行字递给欧丽薇。

欧丽薇看了看,折起来拿在手里:“没问题。”

……

新加坡海峡,海鸥在天上飞翔,大海和蓝天浑然一色,白色的游艇乘风破浪向南行驶,贵宾们都换上了墨镜和沙滩裤,在游艇顶部的游泳池旁嬉闹玩耍着,冰镇的香槟酒、醇香的雪茄,穿比基尼的美女,让邹文重和马峰峰紧张的心情得到了彻底的缓解。

“这货想干啥,请咱们潇洒一下?他没这么大方吧?”马峰峰大大咧咧的说道。

躺在椅子上暴露着大肚腩的邹文重呷了一口香槟,慢悠悠地说:“既来之,则安之嘛。”

身旁的小妞嗲声嗲气的说:“先生,您是大陆来的么?”

马峰峰的咸猪手毫不客气的伸到小妞屁股上摩挲着,得意洋洋道:“没去过北京吧?北京有一百个新加坡这么大。”

“嘢,真的么?”小妞夸张的叫起来,忽然马峰峰看到了什么,脸上淫-亵的笑容僵住了,摘掉墨镜指着远处海面上说:“有军舰!”

邹文重也站了起来,拿起旁边的望远镜看过去,两艘铁灰色涂装的小型军舰正朝着这边开过来,红白双色的旗帜明显不是新加坡海军。

“是印尼的军舰。”邹文重还是有点见识的。

“操,我说的没错吧,索普这小子狡猾着呢,新加坡绝对不会是最终目的地。”马峰峰也拿过望远镜看着,印尼军舰甲板上支着一挺12.7毫米的大口径机枪,穿卡其色军服的海军士兵也拿着望远镜朝这边看呢。

威廉从舷梯爬了上来,笑呵呵的说:“不用担心,海军巡逻艇是来迎接我们的,先生们,现在我们已经在印度尼西亚海域了。”

索普也登上平台,用略微生涩的汉语说道:“非常抱歉,事先没有和两位打招呼,这也是为了安全考虑,欧先生是我的挚友,他在印度尼西亚有几口油井,和当地的军方以及政府关系非常好,我想在他的保护下,我们的会谈将不会受到任何打扰。”

“您考虑的真是太完善了,理查德。”邹文重举起酒杯向索普致意。

马峰峰也咧开嘴笑起来,索普说的没错,在悉尼或者新加坡这样的国际化大城市里,安全反而得不到保障,但是在重兵把守的某个印尼小岛上,反而可以高枕无忧,即使刘子光他们神通广大追踪过来,也不可能和当地军队正面抗衡。

在印尼海军巡逻艇的护卫下,游艇又行驶了一段时间,终于在某个岛屿靠岸了,客人们下了游艇,沿着长长的木制栈桥上了岸。

岸边停着几辆黑色大马力丰田越野车,身穿迷彩服头戴卷边帽的士兵持枪在旁护卫,马峰峰是个资深军事爱好者,下意识的仔细观察着这些士兵,fnc自动步枪,结实的肌肉,坚毅的眼神,虽然东南亚人种的体格偏瘦小,在人高马大的马峰峰面前这些士兵就像猴子一样猥琐,但不可否认的是,他们都是精锐的步兵。

贵宾们登上越野车,印尼军士兵跳上美制m151吉普车紧跟其后,车队在热带地区的红土路上掀起一阵烟尘。

这是一个印尼成千上万个岛屿中的一座,因为附近有油田的缘故,这里驻守着印尼海军陆战队的一个连,以及数艘海军巡逻艇,岛上有达官贵人的别墅和一座小渔村,植被丰茂,景色优美,尤其是岛屿北面的一座天然白沙滩,更是宛如人间仙境。

一所热带风格的别墅建在海滩旁,游泳池网球场直升机坪一应俱全,车队来到别墅大门口,装有摄像头的栅栏门自动打开,门边犬舍里的狼狗狂吠了起来,车队驶入宽敞的大院,身穿白衣的佣人飞速跑来打开车门,毕恭毕敬的站在一旁,一个身穿民族服装的矮胖男子从别墅里走出来,笑眯眯的张开了双臂。

索普上前低下身子和男子拥抱了一下,回头介绍道:“这位是苏利兰将军,印尼陆军特种部队的前任司令官。”

大家纷纷上前见礼,威廉和苏利兰将军是老相识了,索普重点介绍了马峰峰和邹文重,说这两位是来自中国的贵宾,将军大人显然没听说过邹马二人的名头,只是随意的点点头,和两人握手,将客人们请进了别墅。

大厅里挂着将军本人的大幅照片,身穿绿色印尼陆军制服,军装上挂满勋章和各种伞降、机降、突击队员的徽章,军衔显示苏利兰是一位身份显赫的陆军中将。

“你们忙,我还有事情,请随意。”将军大人表示了歉意之后便出门去了。

“将军,我们会照顾好自己的。”索普说着,领着大家参观别墅。

“先生们,我们的会谈就在这里进行,你们还满意吧。”索普站在别墅的花园里向大家说道,这里绿草如茵,微风习习,远处碧波荡漾,海天一色,白色木制桌子上,银盘里摆满了琳琅满目的热带水果,穿白色衣服的佣人低眉顺眼的站在远处,只要一个眼神就会颠颠的跑过来用英语询问你需要什么服务。

“妈的,回头我也在浙江沿海买个岛,过一把岛主的瘾,不行,我现在就联系,让他们给我留个好的。”马峰峰说着,拿起手机就要打电话,一看竟然没信号。

“我操,这岛也不是样样都牛逼啊。”马峰峰终于找到一个能吐糟的地方了。

……

欧氏财团大厦,刘子光等人刚从大厦出来,几个正在路边看报纸的男子就跟了上来。

“别回头,是新加坡军事情报局的特工。”赵辉边走边说。

“暴露了?”刘子光问。

“我这张脸太出名了,走哪都引人注意,不用太担心,他们只是想确保我们不在新加坡境内搞事而已。”赵辉说。

半小时后,他们来到了欧丽薇安排的海滨别墅,马来籍的佣人奉上茶点,大家在花园里落座,赵辉说:“国内来的消息说马峰峰和邹文重的手机讯号在新加坡海域消失,他们现在很可能是在马来西亚或者印度尼西亚海域的游艇上,或者干脆上了某座岛屿。”

上官谨举手道:“也许直接去了雅加达。”

“那不会。”赵辉答道,“印尼的移动通讯频段是900mhz,1800mhz,1900mhz,国内手机可以漫游,所以他们一定去的是某个没有信号的地区,根据欧小姐提供的资料,欧锦龙和印尼军方的关系相当良好,这样一来我们的目标区域又缩小了。”

说着他在地图上画了一个圈,指着几座岛屿说:“这个,这个,都有可能。”

“你不会想着找条船去这里找他们吧?”上官谨问。

“情况复杂,不是我们几个人能解决的,我们先在这里等支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