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8章

我叫白棋默,纯白如雪的白,星罗棋布的棋,恭默守静的默。首发地址、反着念 ↘↙

好吧我知道这样介绍太‘骚’包了,不过是兄弟们教我的,他们说这样的开场白会显得比较有内涵。

……真的么?

其实不去在意那些细节也可以,还是来说点正事吧,我有一个高大上的身份,那就是建璋皇帝,真正意义上的一国之主。

虽说基本上什么政事也不用管吧……

因为我有三个青梅竹马的可靠朋友,他们拥有着永远能替我搞定所有棘手状况的超能力。

老大程南,镇国大将军,冷峻潇洒气度不凡,刀枪剑戟无一不通,唯一的缺点就是沉默寡言不解风情,直到现在还没成家我估计他是找不着媳‘妇’儿了,所以正在严肃考虑如何养他一辈子的问题。

老二沈翊尘,当朝宰相,研墨提笔能安天下,温文儒雅一表人渣,生平最大的愿望就是览遍天下美人,帝都歌舞坊全是他家开的,而他居然还为此沾沾自喜,死不要脸的。

老四陌珏,皇宫太监大总管,最擅处理日常琐事。外表是天真无邪翩翩美少年,事实上比谁都闷‘骚’,成天琢磨如何能勾搭上人家二八年华的小厨娘,我有时真后悔当初怎么没有直接阉了他,省得他如今破坏宫中风纪。

正是他们联手把我惯成了昏君。

我是老三,平心而论,应该是最没用的一个。诚然,这种事在台面上是绝对不能承认的,毕竟我还可以用天生丽质的容貌打败他们。

父皇和母后都夸我长得好看,母后甚至开玩笑说“默儿,以后纳妃一定要找个比你更俊的才行啊”。

父皇笑眯眯在旁边点头称是,他这辈子就娶了母后一个妻子,并且时刻准备着认同她的意见,无论对错。

我当时是怎么回答的呢?哦对了,我说:“儿臣不纳妃。”

真是不想纳妃,和兄弟们在一起‘挺’好,何必非要找个‘女’人给自己添麻烦?

而这样的想法在三年后变得更加坚定不移,父皇因病驾崩,母后痛哭一场,终是自缢随之而去,那一幕我到现在都记得。

“生要同眠死要同‘穴’,你父皇除了我不曾纳妃,我怎么能让他孤孤单单进皇陵?”

爱一个人有多深刻,最后分别的时候就有多撕心裂肺,我半点也不愿意尝试,于是果真到了二十四岁都没纳妃。

然后帝都那些天杀的谣言就把我这么个英明神武的君王,生生传成了断袖之癖。

……直到那个‘女’人出现。

嗯,她叫萧云镜,泓峥萧瑟的萧,云霓之望的云,秦镜高悬的镜对,这也是翊尘教的,谁让这小子暗恋我媳‘妇’来着。

说实话,我开始真没打算让小镜子当媳‘妇’,她那时完全是作为承风国的贡品被送来的,是个传说中“温柔娴静知书达礼”的公主,可这也无法让我提起一丝一毫的兴趣。

我分别派出了三名兄弟前去打探情况,本想顺带着把她嫁入皇室的念头打消掉,谁知最终的结果却是小陌子被调戏了个灰头土脸,翊尘被暴揍了一顿,而南南……他背叛立场用武力威胁我马上封妃。

这难道就是所谓温柔贤惠的大家闺秀?!简直是强盗土匪臭流氓!

不久之后,‘女’流氓按捺不住直接找上‘门’了。

书哈哈小說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