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此刻风细细早已止住了哭声,坐在‘床’边听得心惊胆战。她虽然没有亲眼见过人彘,但多少也在戏本子里了解到过,砍四肢剜目削耳,那可不是说笑的!

然而还未等她拿个主意,蓦然见房‘门’被推开,从外面盈盈走进一位秀致妩媚的年轻‘女’人,其容貌半分不输与自己,且眉梢眼角的张扬气势毫不遮掩,摆明了是来兴师问罪的。

“你就是风细细啊?”萧云镜拿眼一扫,很随意地点点头,“颇有几分姿‘色’。”

风细细惊疑不定地起身,低头谨慎道:“民‘女’拜见夫人。”

“呦,你还知道我是夫人呢?知道还想嫁进丞相府?”萧云镜轻哼,“丞相府只容得下一个‘女’主人,我夫君只能娶我一人,他在外面寻‘花’问柳我不管,但想要带进家‘门’,我就必须要干涉一下了。”

风细细有些惴惴不安,但她到底也曾是在怡红楼被众星捧月的‘花’魁,哪里甘心这样被人数落,忍不住大着胆子回了一句:“夫人的话民‘女’能够理解,可民‘女’毕竟是丞相‘花’重金赎回来的,您就算要赶民‘女’走,也该问问丞相的意见。况且民‘女’并不打算同夫人争抢地位,只求当个‘侍’妾,常伴丞相左右就好了。”

萧云镜哂笑:“问丞相?他现在就躲‘门’外听着呢,你看他有替你说情的意愿么?实话告诉你吧,以前有好几个‘女’人和你说过类似的话,后来她们全被我用来泡酒了。”

“泡……泡酒?”

“对啊,做‘成’人彘泡酒。”萧云镜理所当然地点头,“哦,也有一个被我用去泡‘药’茶了,你刚才喝的这个就是。”话音未落,风细细已然伏地干呕起来。

哎,没意思,心里承受能力太差劲了。

萧云镜撇着嘴把她扯起来,顺手从腰带上解下从白棋默那里搜刮来的匕首,笑眯眯在她面前晃了晃:“不要紧张,看你生得这么好看,我会考虑下手轻一些,到时候泡成的‘药’酒只给相爷一人喝,也算你尽了心,如何?”

风细细吓得抖若筛糠,一双杏眼盈盈‘欲’滴,连句整话也说不出来了。

“咳咳,你不回答就当是默认了?”说着匕首已经贴近对方柔嫩的脸颊。

“……夫人饶命!”风细细总算找回了自己的声音,一瞬间梨‘花’带雨哭喊出声,“民‘女’再不敢勾引丞相,求夫人网开一面!”

“诶?改主意了?”萧云镜奇道,“之前不是‘挺’能磨人的么?”

“民‘女’知错!”

“噢,知错了啊……那下回你再趁我串亲戚时进丞相府胡搅蛮缠怎么办?”

风细细涕泗横流:“只要夫人肯放过民‘女’,民‘女’即日动身离开帝都,再也不回来!”

萧云镜慈祥地笑了:“好啊,希望你说话算数,我的眼线可是遍布各处,一旦再发现你的踪迹,那么二话不说就地处理,先‘奸’后杀,阿弥陀佛。”而后手起刀落,将那柄匕首牢牢钉在了桌面上。

“是是是!民‘女’谨遵夫人吩咐!”风细细没了命似地拔‘腿’就跑,出‘门’时甚至没看沈翊尘一眼,风一般消失在了众人视线内。这速度要是搁到现代,没准都能超越牙买加的博尔特了。

搞定胆小的‘女’人真是毫无挑战‘性’。

萧云镜拍拍手,大模大样走出了房间,顺便朝沈翊尘抛个媚眼过去:“丞相这下心安了?”

沈翊尘沉默良久,由衷为她竖起了大拇指。

“娘娘真乃神人也。”

书哈哈小說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