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章

众人虽然一头雾水,却也万万不敢得罪这几位大爷,连忙你拖我拽的转身撤离现场,偌大的庭院里不多时则只剩下了尚没完全回过神的四个人。

“那个……南南你先松手哈!”大概是见到黑白无常之后心理素质又强了不少吧,萧云镜算是比较淡定的,把脑袋从程南怀里抽出来,清了两下嗓子,“幸好你们仨都在,要不还真不知道要去找谁。”

沈翊尘从旁边挪过来,试探性去摸她的手,堂堂朝中丞相竟像个受了惊吓的小孩子,满眼都是紧张和惶惑:“做梦呢吧?小陌子,你能不能掐我一下……”

“我也想让你掐我一下……”陌珏的目光就一直没离开萧云镜的脸,喃喃自语,“没事儿,是鬼也没关系,我不害怕,能回来就成……”

萧云镜哭笑不得:“别瞎闹,我是热乎乎的大活人,要不你们能看得见我么?影子还在呢!”

夕阳光亮将她的影子投映在身后,陌珏呆呆注视半晌,如梦方醒,脚下一软就摔倒在地,萧云镜刚想扶他,却被他死死抱住大腿,听其放声大哭起来。

“小陌子别这样,冷静……”

沈翊尘攥着她的手一个劲儿哆嗦,眉眼低垂低低念叨:“这回陛下总算是有救了……苍天庇佑,小镜子回来了……回来了……”

萧云镜原本还晕晕乎乎的,闻言突然就睁大了眼睛看向他:“小白怎么了?”她这才反应过来,三基友都在,但唯独不见白棋默。

“他病了,支撑着灭掉沙璧阁之后就开始高烧,连着十多天,吃药也不管事,身体都快垮了。”

“……带我去!”

程南抬手挡住她,无奈叹息:“你就准备这么去找他?先沐浴更衣。”

沈翊尘瞅了眼还在涕泗横流的陌珏,觉得也指望不上他,于是拉着炸毛的萧云镜朝后院走去。

到底怎么起死回生,对他们而言不是最重要的事,只要她还活着,什么解释都可以拖到以后再慢慢叙述,不急。

这一刻,不妨放任自己沉浸在失而复得的狂喜中。

东苑,绘竹居。

萧云镜洗干净自己,换了身常服,绾好头发终于又恢复了人样儿,她揣着砰砰跳的小心脏,也没管跟在后面的沈翊尘,一路狂奔到了白棋默的房间,谁知到了门口反倒犹豫起来,站在原地不动了。

“你进去啊!”沈翊尘气喘吁吁地过来,伸手推她,“见到你,陛下指不定多高兴你得看着点啊,我怕他一时承受不住晕过去。”

“……”她叹了口气,暗骂自己关键时刻掉链子,一面小心翼翼地推开门,提着裙角走了进去。

然后一眼就见到了那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