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芊娇百媚 001 离开宫家

炎炎夏日的清晨,知了在梧桐树上鸣叫,阳光透过树叶的缝隙照射了下来,显得一片祥和温馨。

宫家别墅的后花园格外的宁静,一袭月白雪纺裙的女子快步捧着一束才采摘下来的金边玫瑰花,袅娜的身姿缓缓的走入别墅客厅。

“老夫人,这位小姐是?”沈芊芊迷茫的看着眼前正和宫老夫人亲切交谈的一位粉裙女子,只是她大着肚子?

“我叫左悦宁,是宫北的女朋友,对了,你一定是宫北的远房表妹吧!”大腹便便的粉裙女子说话声音很好听,特别是她很会讨宫老夫人开心。

“我?我是宫北的远房表妹?”沈芊芊听到这句话再也淡定不了,她狐疑的目光看向亲切和蔼笑容的宫老夫人,问道。

“芊芊,去给悦宁倒杯柳丁汁来,这么大热的天,喝柳丁汁正好降降温,记住了!别放冰块!”宫老夫人笑眯眯的交代道。

“哦……可是……”可是她才是宫北的妻子,虽然是宫家童养媳,可是在宫家,这已经是事实了,更何况她早已将自己的身体交给了宫北,宫北如何还在外面弄了个女朋友?大着肚子的女朋友?这到底算什么?她沈芊芊在宫北心中到底又算什么?

“怎么还愣着?”很显然,宫老夫人不悦了。

长久以来的委曲求全,教沈芊芊不好在客人面前让宫老夫人没有脸面,于是她听话的去了厨房给左悦宁去榨柳丁汁。

等沈芊芊强作镇定榨好了柳丁汁后,走出厨房时,却听见客厅里左悦宁的笑声。

“谢谢妈,我也希望这一胎是男孩。”

“悦宁,等你进了我们宫家的门,我一定要好好的给你补补,可不能委屈了我的好孙子。”

声音越来越清晰的传入沈芊芊的耳中。

如剑刃一般的事实强烈的劈开了她脆弱的心脏,这一刻,她懵了!

啪嗒……倒满了柳丁汁的玻璃杯掉在了地上,玻璃渣子落满了一地。

“妈!你们宫家怎么可以这么对我?”沈芊芊终究忍不住了,十八年了,十八年了,她在这个家辛辛苦苦的操持着,园丁,厨娘,保姆……所有她能做的活,她都做了!在外人面前要她喊她老夫人,她也照做了?为什么宫家现在这样对她?好卑鄙!

沈芊芊高中毕业后,宫老夫人以她年满十八岁,可以独立了,便不再出资供她上学,她本想上大学,可是想着自己的积蓄不多,想先打工一年,再去读书。

“沈小姐,宫北和我说过了,等我们结婚后,你可以继续住在宫家,等你有了合适的对象,宫家会为你准备嫁妆的,就当嫁女儿一样嫁。”左悦宁一脸和善的笑道,只是笑容未达眼底,很明显这一番话是说宫老夫人听的。

“妈——她说的是真的吗?”沈芊芊不相信宫家会在这个时候抛弃她?

“芊芊,宫家三代单传,宫北已经二十八岁了,不可能等到你的法定结婚年龄和你结婚的,再说悦宁肚子里的孩子也等不了,我可不希望我的孙子是个黑户!”宫老夫人扬手指着左悦宁的肚子说道。

“妈,我也可以给你生孙子的,为什么,为什么你要答应她进宫家?”沈芊芊听到这话,眼泪不自禁的溢了出来。

“你自己看看你的体检报告!”啪的一份体检报告扔在了近旁的茶几上。

沈芊芊捡起那份体检报告,顿时泪眼朦胧,怎么……怎么会是不孕症?

她才十八岁啊!呜呜……她脚下一个踉跄,摔倒在地。

“妈……这个报告是不是拿错了!我……我才十八岁,怎么可能会得这种毛病呢?”沈芊芊双手撑地一步一步的爬向宫老夫人。

“是啊,妈,表妹这个体检报告会不会真弄错了?表妹啊,你快点起来,地上太凉了,若是弄了风湿就不好了。”左悦宁温婉的劝说道,作势还想去搀扶沈芊芊。

“你滚开,都是你,都是你这个狐狸精,宫北肯定被你迷惑了!”沈芊芊不要她搀扶。

可是沈芊芊明明没有碰着左悦宁,左悦宁却喊肚子痛了。

“妈……我……我的肚子好痛……好痛……”左悦宁皱眉,双手捧着腹部,拼命喊痛。

宫老夫人立马着急了,为毛?谁让左悦宁肚子里的那块肉是她们宫家的孙子呢。

“容妈——快点打电话叫老黄备车!赶紧送少奶奶去医院保胎!”宫老夫人紧张兮兮的吩咐门外伺候的容妈道。

“妈……表妹真狠心,我这肚子里的孩子和她无冤无仇,她怎么下的了手呢,呜呜……”左悦宁见剧本完全照着她的想法在演,立马抹泪嘤嘤哭泣道。

“芊芊?”宫老夫人狠狠的剜了沈芊芊一眼。

“妈……不是我。”沈芊芊赶忙解释。

“滚——竟然胆大包天的想要谋害我的宝贝金孙,如此狠毒的女人,我宫家还养你做什么?滚!立马带着你的东西滚出我们宫家。”宫老夫人见沈芊芊哭的红肿的双眸虽然心中不忍,可是一想到有可能早产的宝贝金孙,立马硬起了心肠,恼怒的驱赶沈芊芊。

“云妈,云妈!赶紧将她的东西收拾出来,日落之前,必须让她滚出宫家!”宫老夫人的手指指着沈芊芊的方向,接着她又朝着另外一个女仆喊道。

“妈,你不可以这么做,宫北说了,他喜欢我的,他想娶我当他的新娘的!妈……求求你,让我留下来吧!”在宫家呆了十八年,对宫家还是很有感情的,此刻赶她走,简直是要了她的命啊!

再说,她是那么的喜欢宫北,她不舍得离开宫北给与她的温暖。

“妈……我……我好像要生了……妈……我疼……疼……”左悦宁可不希望自己努力安排的一切功亏一篑,于是继续卖力的喊痛。

“滚——给我滚出去,从此以后,不许再踏入宫家一步!”宫老夫人听到左悦宁的惨叫声,保养得宜的脸上顿时狰狞一片。

“不要赶我走……妈……求求你……我爱宫北……我不能离开他啊……妈……求求你……别赶我走……呜呜……妈……妈……”沈芊芊泪流满面的哭喊着,可是架不住宫家保镖的蛮力,一下子就被拉到了别墅的大门口。

“别喊我妈,我宫家以后再也不许你这样的蛇蝎心肠的女人踏入!滚!云妈,还磨蹭什么,还不快点把她的衣物扔给她,让她滚!”宫老夫人许是因为宝贝金孙可能即将早产,更是一张老脸上含霜染冰,此刻正怒斥着沈芊芊。

当昂贵的红色劳斯莱斯将左悦宁和宫老夫人载去医院后,沈芊芊才从地上颤巍巍的倚靠着墙壁站起来,泪水模糊了她的视线,眼里是对宫家的不舍,十八年了,她从孤儿院一出来就来到了这儿,她早已经把宫家当成了自己的家。

“云妈,谢谢你帮我收拾。”沈芊芊接过云妈手里的拉杆箱,跟她道谢。

“芊芊,你可别做傻事,少爷对你还是不错的,不如你现在打电话去求求少爷。”云妈也是看着沈芊芊在宫家长大,也有一丝不舍。

沈芊芊想想也对,可是想起宫北不喜欢别人在他工作的时间打扰他,于是她便放弃了这个想法,想等晚上再去打。

可是才这么想,她的手机就响了。

她垂眸看了一下来电显示。

“宫北?”她甜美的嗓音响起。

“你这个恶毒的丫头,怎么可以伤害悦宁呢?你……”接下来竟然全是他一个人的谩骂。

沈芊芊悄悄的挪开了手机,不去听,让他发飙去,只是她的唇角扬起一抹苦涩的笑容,原来她爱了这么多年的男人,竟然是这么的不分青红皂白,也不问问具体怎么发生这事情的?一点也不信任她,不是吗?

“沈芊芊——你——你在听我说话吗?”他吼声震天,差点儿震破了她的耳朵。

“在。”沈芊芊无力的答道。

“反正你才十八岁,我们还没有正式领证,既然我妈让你搬出去住,那你就出去住一段日子吧,等妈的心情好了,她肯定会让你住回去的,将来我会给你准备一份嫁妆……”宫北叹了一口气,随后说了一些沈芊芊一点也不想听的话。

此刻,沈芊芊的心彻底的碎了,她心爱的男人即将有妻有儿,而她却成了弃妇,嫁妆?宫家准备的嫁妆吗?不,她一点也不稀罕。

“芊芊,怎么了?少爷说了什么话,你怎么敢挂掉少爷的电话呢?”云妈被沈芊芊的举动吓了一跳,这是沈芊芊第一次敢挂少爷的电话,之前沈芊芊接电话,都是等少爷先挂机了,她再挂的。

“云妈,我没事,既然这样……我……我先搬出去了,以后如果有机会,我再回来看你老人家。”沈芊芊急忙拭去了眼角的泪水,对云妈说道。

“你这孩子,哎,这是我存的一点儿私房钱,钱虽不多,但是,确是我的一片心意,你一定要收下,不准还我。”云妈将一个丝帕包着一叠纸币强行塞进了沈芊芊的手心里。

“云妈……你也不容易……不可以这样的……”沈芊芊很不好意思,虽然她确实需要钱,可是她也不想欠人人情!

她还有两年的高中要上,学费问题还是摆放在她面前的大问题。

“那你等赚了钱后,再来还给云妈,你看这样好嘛?就当我借给你的。”云妈坚决道。

“好吧,那就当我借的。”沈芊芊这才收下,然后在云妈的注视下离开了宫家别墅。

沈芊芊之前一直以宫家为主,并没有什么朋友,倒是无聊时私房菜之论坛上的比较多,和一个叫我是春风的女孩子很聊的来,互相还交换了手机号码。

如今沈芊芊无处可去,便给我是春风打了电话,说以后可能不会经常上线了。

我是春风便问她为什么。

沈芊芊自然不会说,可是在我是春风一在追问之下,才得知沈芊芊的情况。

她让沈芊芊在最近的咖啡店等她,她马上就到。

二十分钟后,一个开着黑色宝马的女孩出现在沈芊芊的面前。

原来她就是我是春风,她自我介绍,她的真名叫陈纭朵,今年也是十八岁,最是喜欢做私房菜,所以经常上那论坛来着。

她很热情,说想帮助沈芊芊。

沈芊芊当时也没有更好的去处,就在陈纭朵的帮助下,在新华二中附近的小区里租了一个小套间。

本来吧,沈芊芊应该的开心的,毕竟这么落难的时候,还能遇到贵人相助,可是晚上突如其来的一个电话,让她痛不欲生。

“沈芊芊,我是左悦宁,你知道我的孩子是怎么怀上的吗?哈哈哈,你去年八月十日生日那晚,你一定等的很晚很晚吧,你知道吗?那一晚,宫北要了我好多次呢,不然我怎么能这么快受孕呢?啊,忘记告诉你了,因为今天你的帮忙,宫北他啊向我保证,这个月月底就把我们的婚事给办了……”左悦宁嚣张放肆的声音从手机的另一端传来。

这个月?这个月?这个月宫北就要娶别的女人当新娘吗?

心爱的男人要结婚,但狗血的是新娘不是她!

沈芊芊拿着手机的手在发呆,接下来左悦宁说的什么话,她是一句也听不进去了。

不,她要去问问宫北,她沈芊芊在他心中到底算什么?他当初不是说得了她的身子会对她负责的吗?他的承诺去哪里了?去哪里了?

不,她不可以伤心,她要比宫北和左悦宁过的更好,她不可以再哭里,她的眼睛好痛。

强自镇定后,沈芊芊走去了附近的一家灯火辉煌的酒吧——夜欢乐酒吧。

沈芊芊本是姣好玲珑的身材,如今更是因为天气炎热,她穿了粉色的吊带雪纺裙,走起路来飘逸如仙,此刻已经踏入了夜欢乐酒吧的门口。

今晚夜欢乐酒吧的高档包厢里,意大利进口的酒红色沙发上正坐着三个俊美到极致的年轻男人。

“封少,陆少,海少,这是我们夜欢乐酒吧先来的三位佳丽,你们看漂亮不?”徐娘半老的妈妈桑栗姐笑眯眯的看向他们。

------题外话------

宝贝们,这是小桃的新文,喜欢的亲给个收藏吧,谢谢喽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