宠婚一扛上三只狼

韩隽灿的视线就这么看着她,心中想了很多词语——

她精致,却不低俗,她妩媚却不妖娆,她诱人,却不勾魂。就是看了那么一眼,就让人觉得,有趣,紧接着是痒,心里发痒。

但是他知道他现在在她的心里和弟弟差不多,所以他不会做霸王硬上弓的没品事儿。

他干巴巴的咳了几声,笑眯眯的说道。“我帮你去开门,如果晚上你怕我突然骚扰的话,可以把门锁上。”

“呵呵,怎么会呢?你比我小六岁呢,你当我弟还差不多!”沈芊芊闻言没心没肺的笑了笑,拿起钥匙打开那扇门,和他俏皮说了声晚安。

等她关门了,他才发现自己的一颗心扑通扑通的跳的厉害。

他忽而扬唇笑了,来日方长,他还那么年轻,他有的是机会。

沈芊芊今晚睡了个好觉,可是却难为封希澈,海驰熙,陆允恒三人了,找的人仰马翻,终于还是海驰熙精明,不愧是奸商,立马想到了监控有可能被删除。

“累死了,一宿没睡,还被阿萝骂个狗血淋头,晦气!”封希澈拧眉说道,这也不能怪他,谁让在他的记忆里沈芊芊来北京后和阿萝的关系不错,所以他才深更半夜的去敲阿萝家的门,阿萝刚熬夜码字入睡一会儿被他吵醒后,在知道芊芊丢了后,当下发火责骂封希澈连个女人都照顾不好,总之那话骂的很难听,想他小太子身份尊贵,这回还是第一次被一个女人骂呢,但是他还真不好发作,毕竟是他自己不对,深更半夜去敲门,难怪人家阿萝生气了。

“阿萝答应了,等芊芊和她联络后,她会给我们打电话的。”陆允恒双手交叠成宝塔状搭在自己脑后枕在沙发上,说道。“对了,你们仔仔细细想想芊芊这么晚还能去哪?”

“除了这个高档别墅区,你们说她还能去哪?”海驰熙隐约觉得那监控有问题,凭什么昨晚上的监控会有一阶段的空白呢,这也太凑巧了。

“我怀疑芊芊就在这附近!”海驰熙又说道。

“你的意思是她故意在躲开我们?”陆允恒也不笨,立马会意道。

“有这可能!驰熙,这就是你的不是了,没事去专门气她做什么?往后芊芊不搭理我们,你就等着上刑罚吧!”封希澈冷着俊脸说道。

“我……我……我怎么有错了,我不就是说了实话吗?我这样也有错吗?之前你们不也赞成的吗?再说,现在说开了不是很好吗?这也得说芊芊是死脑筋,这事儿说都说了,还那么责怪我做什么?本来不矫情的小女人,突然矫情真受不了。”海驰熙被他们左右夹击,顿时火冒三丈的反驳道。

“受不了的话,你可以退出啊!”陆允恒见他这么说,气了。

“不退,我那活儿只有在芊芊的洞穴里爽歪歪!所以我不会退出的!”海驰熙摇摇头,他认命了,他真他妈栽在这个小女人的身上了。

“行了,大家别窝里反了,赶紧寻人才是正事!”封希澈抬手阻止他们别掐架了。

三人许是真的累了,吵了一会儿就各自躺在沙发上睡了会儿,幸好封希澈开了闹铃,皱了皱眉头起来洗脸刷牙,去陆家接沈小虎。

沈小虎很奇怪妈咪怎么不来接自己?

“她……她今天来不了!还没有起床呢!”封希澈自己都要鄙视自己了,他竟然对纯真的孩子撒了谎言。

龚慧枝和陆建国是知道沈芊芊爱睡懒觉的,倒是相信的。

于是这一关算是过了,封希澈亲自把小虎送回了扶桑,两日后安排好小虎学习和生活的一切事宜后,适才回到z国,一回来,他就把另外两只狼召集在一起问话。

“澈,芊芊找到了,可是她现在宁愿和一个小子同居,也不愿意回来,我……我们俩现在束手无策,就看你小太子的手段了!”陆允恒叹气的说道。

“什么?你说她和谁……和谁同居?”封希澈的一双鹰眸瞪的大大的,而且瞳仁里闪耀着炙热的烈火,如果沈芊芊在面前,肯定会被他拆吃入腹的。

好你个沈芊芊,尼玛,长本事了,居然玩同居?

“厄……厄……就是那个花样美男歌手简灿扬,唱那首《晚秋情人》的那个男歌手,现在云皇娱乐在捧他,这附近的一栋别墅就是专门买来给他居住的,那晚芊芊就是遇到了他……”陆允恒接着说道。

“简灿扬?原来是他,怪不得平安夜那晚,芊芊的眼神怪怪的,你们还记得不,当时夏家妹子说起简灿扬的时候,沈芊芊那表情。”封希澈忽然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恐惧,难道芊芊喜欢老牛吃嫩草?

因为芊芊26岁,那个简灿扬20岁,6岁的差距让人不得不这么联想。

“驰熙,你现在怎么不说话?”封希澈的视线看向海驰熙,不看不要紧,一看吓了一跳。

“允恒,驰熙的脸上怎么回事?”怪不得封希澈会惊讶,因为封希澈在海驰熙的脸上看到了鲜红的五指印,之前他还没有注意,谁让海驰熙一直低着头,如丧考批的模样,看着哀愁的要死。

“那是被芊芊抽的耳光!”陆允恒说道。

“芊芊没事吧?”封希澈很怀疑海驰熙能忍的下这口气。

“芊芊没事,驰熙虽然嘴巴毒,可是他对芊芊的爱是有目共睹的,他是被芊芊吃定了的,当初被芊芊抽了一巴掌,他一脸铁青,但是却不出手。”

“我没有出手打女人的习惯,更何况面前站着的还是自己最心爱的女人,你说叫我如何忍心下的了手呢?”海驰熙摇摇头。

“其实说到底,就是我们三人平日里太惯着芊芊了!”封希澈偏头,抬手摸了摸后脑勺,想了想说道。

“老婆不就是娶来惯的吗?”陆允恒不赞成了,于是说道。

“行了,别讨论这事了,驰熙的脸有没有抹药啊?”封希澈看到那鲜红的五指印,心道,芊芊肯定使了全力打的。

“嗯,抹过了!只是现在怎么把沈芊芊给劝回来?是下令封杀简灿扬,还是……还是直接找人做了?”海驰熙咬牙切齿的问道,他海驰熙堂堂跨国财团的总裁,难道还比不上一个唱歌的小男人吗?

“这件事情,我和你就别参与了,让咱们小太子去处理吧。”陆允恒可不想因为一件小事惹的芊芊不开心。

“好,我懂你的意思,小澈,反正我俩决定了,等芊芊回来和她算总账,现在就看你的本事了,能不能把她给从小白脸那里给拐骗回来?”海驰熙抬手摸了摸自己发烫的俊脸说道。

“你们……你们……哎……行了,我知道该怎么办了。”封希澈唇角勾了勾。

“好了,我们都别颓废了,一起喝一杯红酒吧!”陆允恒从酒柜里取出了一瓶1952年的chateauausone来。

“我知道你这儿藏了不少红酒,咱们今儿个有福了!”海驰熙接过酒杯,一饮而尽,只是心头却有点苦涩,果然他被沈芊芊那个女人给打击了。

封希澈也喝了一杯,味道香醇,确实好酒。

且说沈芊芊早上只是想出去附近的超市去买一些炒菜缺少的调料,不料被守候在门口的海驰熙给抱住了。

他说要带她回去,她自然是不同意的。陆允恒也原想上去劝说的,可是她这么强硬的态度拒绝,让陆允恒开不了口。

海驰熙强行想带她走的目的惹怒她了,于是,沈芊芊生气之下,就恼火的甩了他一巴掌。

“我要冷静几天,你们不要来找我!”冷冷的发话完毕,沈芊芊转身走了。

她头也不回的拎着超市买的东西回去了韩隽灿的住处。徒留下愤怒着脸色铁青的两只狼。

“芊芊,今晚做什么好吃的?”一声明朗动听的声音拉回了沈芊芊的思绪。

“我烧的都是家常菜,也不知道你喜欢吃什么味的,对了,你那口味偏甜还是偏辣?”沈芊芊被他一问,愣了一愣后回答道。

“只要是你烧的菜,我都喜欢的!”韩隽灿笑眯眯的说道,他现在的优雅的坐在餐桌上,前面放了一本以他为封面人物的杂志。

“哦。”沈芊芊哦了一声,心道,你说了等于没说。

韩隽灿看见她低头摘菜的样子,心中荡漾着幸福,如果真的能娶到芊芊该多好,上得厅堂,下得厨房。他就这么想想,心里美的冒泡泡了。

沈芊芊摘好菜了之后,转身抱着收拾好的菜和篮子走回了厨房。

然后在厨房奋斗了两个小时,终于把热腾腾的八道菜给烧好了。

“芊芊,你的手艺真好。”韩隽灿看着简单的一道番茄蛋花汤,也能让他觉得是世界上最好的味道。

“你过奖了,知道你现在成名了。山珍海味肯定吃了不少,这家常菜反而不经常吃,所以你才会觉得好吃!现在啊你多吃点吧,反正我今晚做的菜量挺多的!”沈芊芊笑眯眯的说道。

说完,她自己也饿的肚子咕咕叫了。

“芊芊,你今天下午……吃的什么?难道……难道没有吃饭吗?”韩隽灿关心的问道。实在是沈芊芊肚子里那咕咕叫的声音太响了。

“我……我确实没有吃饭,我一下午都在睡觉!”沈芊芊懒洋洋的说道,一屁股坐在了韩隽灿的对面。

“那么快点开动吧,这道爆炒河虾的味道很好呢!”韩隽灿微笑的说道,他都不知道自己那口气有多么的宠溺。

“嗯,我们就当是好朋友,都不要拘束了!”沈芊芊拿起筷子夹了几尾河虾,优雅的剥壳。

“芊芊,这是我已经为你剥壳了的虾仁。”他那修长的修剪的整体圆润的手指,指着盘子里码的整整齐齐的雪白虾仁,笑着说道。

“虾仁?我自己剥就可以了,你平常要吊嗓子,这虾仁很营养的,你多吃点。”沈芊芊没有接受,直接推了过去。

“芊芊,这是我专门为你剥的。”他有小男人的固执。

“哎,算了,我接受就是了,不过,下次不可以这么做了,我自己有手,让我自己剥吧!”沈芊芊这是婉转的警告他不要对自己做那么亲昵的事情,她希望他能听懂。

“好。”韩隽灿点点头。

只是韩隽灿的心里好一阵黯然,他亲手为她剥壳,是因为他喜欢她,他想疼宠她,为什么她不让呢?

“对了,韩隽灿,等下你的电脑可以借给我用一下吗?”沈芊芊忽然想起有两日没有和小虎聊qq了,非常想念。

“厄……好的!”韩隽灿答应了。

接下来韩隽灿也不敢做太过亲昵的举动,就怕他一做,她给知道了他的心思,给吓跑了。

韩隽灿清楚的知道沈芊芊的心中有那个男人的存在。

“芊芊……我来洗碗吧!”韩隽灿见晚饭毕,沈芊芊起身收拾碗筷,于是他说道。

“好啊。”沈芊芊乐得轻松。

韩隽灿在厨房洗碗,沈芊芊在他的卧室上网,只是沈芊芊不经意的点了一个文档,里面竟然是一则日记体的作文。

“芊芊,你在看什么?”韩隽灿已经洗好了碗筷,所以他用干毛巾擦了擦手,从厨房走到了卧室。

沈芊芊一听他的声音,就极其不自然的关掉了那个文档。

“芊芊,怎么了?你的脸好苍白。是不是生病了?”韩隽灿一脸关心的口吻。

“没,才没有生病呢!你不要胡说,我……我先出去了!”沈芊芊其实什么也没有看到,可是好像自己做了坏事被抓住了的窘迫。

“芊芊,现在睡觉还早,我们一起看电影吧!就在电脑上的放的,好吗?”韩隽灿突然拉住了她的手,笑盈盈的说道。

沈芊芊不好意思的抽回了手,“那个……韩隽灿……我们这样不太方便的!我……我困了,我……我回去睡觉了。”

沈芊芊落荒而逃的样子,让韩隽灿哭笑不得,“芊芊,我又不是洪水猛兽,你那么害怕我做什么?”

“没……没有,我……我是真困了,现在我先去洗个澡,然后睡觉。”沈芊芊急忙解释。

“对了,芊芊,你先别走,我在淘宝上看到几款女性的贴身内衣挺衬你的肤色的,你要不要一起看看?”他想和她独处啊,她干嘛老想逃?

“不,不了,你已经帮我从淘宝上买了几件了,那些够了。”沈芊芊闻言唇角抽了抽,尼玛,这小子的眼神还真他妈的毒辣,居然一件件的胸罩非常的适合。

韩隽灿的视线落在她胸前的一对柔软上,虽然隔着薄薄的一层布料,他顿时觉得自己喉头一紧,一股热流自小腹处上涌。

他正处于青春期,有这性冲动也属正常,他现在踏入娱乐圈,对于性与爱这种事情,他也了解的透彻,只是他还不曾实践过,他的心里是想和自己喜欢的女人做那嘿咻之事。

沈芊芊想举步离开,不料脚下穿的拖鞋一滑,人给往后一仰,幸好韩隽灿眼疾手快,用自己给她在地上当了垫背。

只是这身贴身,脸贴脸,让双方的脸子一下子都变红了。

沈芊芊急忙把头抬起,非常羞涩,这还是第一次占人家男孩子便宜。“谢谢你,不然我肯定得摔疼了。”

“你好好的,我才高兴。”他轻声说道。

许是他说的太轻,沈芊芊没有听清楚,于是她问道,“韩隽灿,你被我压傻了吗?这话说的好轻,我都不知道你刚才在说什么?”

“厄……我是说……我是说大家没事,我高兴。”韩隽灿赶紧解释道,只是自己再也控制不住某个物件不安分的举动了。

沈芊芊是过来人,一看某个庞然大物抬头鸟,立马脸红,掩面羞涩的从他身上爬起来,第一时间闪人。

韩隽灿也觉得自己羞死了,他竟然在芊芊面前出丑了,这还让不让他活啊?

沈芊芊回到自己房间很久,才让心里平静,然后取了胸罩内衣,保守型的印着卡通人物花仙子的睡裙,闪进了淋浴间,不料啊的一声从淋浴间快速的奔跑了出来,手上的东西许是刚刚没有拿住,掉下了一只黑色蕾丝的胸罩。

淋浴室里,韩隽灿苦逼的站在花洒下冲澡呢,刚才他**的样子被沈芊芊看光光了,他唇角扯了个苦笑的笑容,刚才她奔跑的动作不亚于百米赛跑呢,瞧瞧地上还掉了一只黑色蕾丝的胸罩呢。

他走过去,缓缓的捡了起来,垂眸看了看,仿佛那对雪脯就在他的手里一手掌控着,白皙的俊脸上霎时染上一抹绯色。然后他闭上眼睛把黑色蕾丝胸罩给放在了旁边的架子上挂着,转回花洒下继续冲澡。

沈芊芊局促不安的等在客厅里,十分钟后,韩隽灿从淋浴室里走了出来。

“刚才……刚才……我……我什么也没有看到!”

沈芊芊连忙疙疙瘩瘩的解释了下,然后快速的拿着自己的衣物跑进了淋浴间,抬头看了看架子上悬挂着的黑色胸罩,雪白的小脸更是红的赛过那煮熟了的虾子了。

随着淋浴间里哗啦啦的水流声,韩隽灿闭上眼,脑子里立马闪现了一个有着妖娆曼妙曲线的女子站在花洒下,哗啦啦的水冲下香肩,一路往下……绵延着一股香艳的风景,让人遐想,让人看了无法自拔

芊芊刚才说她什么也没有看到,可是他知道她肯定全看到了,不然刚才也不会慌慌张张的把她的内衣也给掉在了地上。

等她打开了淋浴间的房门,韩隽灿倏然睁开眸子,看见她如羊脂白玉一般的俏脸,透着一丝诱人的红,真是如古人所说“白里透红”也不过如此,简直是浑然天成的玉人儿,美丽的瓜子脸,镶嵌在如海藻丝一般垂顺的直发里,黑白分明,对比之下,更有一种清媚娇柔的感觉,美,美的让他想要不顾一切狠狠的压上她……

“咳……咳……”沈芊芊瞧着韩隽灿看了自己很久,却不说话,于是清咳了几声提醒他。

“芊芊……你……你真漂亮!”韩隽灿发现自己现在就是一个傻子。

“我本来就漂亮,隽灿弟弟,我进去睡觉了,晚安!”沈芊芊直接点明,我把你韩隽灿当弟弟,我可没有染指你的心思。

韩隽灿在听到沈芊芊特意点出她喊他隽灿弟弟时,他忍不住发怒道,“我不是你的弟弟,一直都不是!”哼的一声走进了自己的房间,再关上了房门,独自舔伤口去了。

沈芊芊的脚步一停,此刻正好才走入自己房间,不由的唇角扯出一抹苦笑,看来这儿,她也不能再待下去了。

本来想着他比她小六岁,两人之间应该不可能的,难道是她低估了自己的魅力了吗?

沈芊芊在听到隔壁房间里传出来的歌声后,缓缓的关上了房门。

她倚靠在门板上,闭上眼,思考着下一步怎么走?

她现在给季清明打电话,说自己并没有失忆?那他肯定会生气的?

一时之间,她好像没有地方可去?好悲哀。

忽然手机响起,沈芊芊一看是外婆龚慧枝打来的电话。

“芊芊,你都好几天没有回来吃饭了,这次元旦回来不?”龚慧枝瞪了一眼陆允恒,发生这么大的事情,他竟然现在才告诉她。

“厄……我……我……我元旦会回来的。”沈芊芊支支吾吾的说道。

“芊芊啊,无论你受了什么委屈,你只要告诉外婆,外婆一定好好的训斥他们,你别住在不相干的人家里,往后对你的闺誉也不好……”龚慧枝在电话里柔声劝说道。

“外婆,我的闺誉早就名存实亡了!”沈芊芊叹了口气,郁闷道。

“行了,元旦记得回来吃晚饭!你也甭和他们三闹别扭了,其实你自己心里肯定也不好受,对不对?”龚慧枝叹了口气说道。

“外婆……”沈芊芊甜甜的叫唤了声。

沈芊芊现在后悔出逃的时候,带了手机,哎,她应该什么也不带的。不过,如果真的什么也不带的话,外婆联系不上她,她肯定更担心自己的。

“元旦那晚一定要回来!”说完,龚慧枝挂了电话。

龚慧枝侧目看了看沙发上的三个俊美的年轻男人,恼道,“怎么现在想到来求我了?之前怎么说的,要好好对芊芊,给咱们芊芊幸福,现在呢?芊芊跑了?还去和一个红透半边天的男歌星同居!你……你们真是要气死我了!”

“外婆,等芊芊回来,我……我们三个一定对她好,真的。”海驰熙知道另外两只肯定不会出声的,所以只能他出声了。

“你们敢对她不好试试看!”陆建国更是气得火冒三丈。

“外……外公,外婆,我们会努力的。会努力让你们二老尽快抱上曾外孙的!”三只狼见陆建国和龚慧枝气得不轻,慌忙扑通一声下跪道。

“行了,我们不是神,又没死,你们都起来,赶紧想办法,元旦那晚想想怎么服个软,让芊芊原谅你们!小澈,我们知道你的势力,那个叫简灿扬的小子目前对芊芊不错,你可不许动他!对了,你那兄长好像最近和闵家走的很近,你自个儿小心些!”陆建国因为沈芊芊和封希澈的关系。政治上是更向着封希澈的。

“谢谢外公提醒。”封希澈心中舒了一口气,外公肯这么说,大约是不会再过多责怪他们了。

“老爷,季少在门外求见!”朴妈在看了门口的来人后进来禀报道。

“他有说他想见谁吗?”陆建国捧着搪瓷茶杯,皱了皱眉,心道芊芊这孩子惹的桃花债可真多。

“季少是想见老爷你。”朴妈解释道。

“嗯,唤他进来吧,对了,你们是回避呢还是当面一起见见?”陆建国问三只狼。

“如果不方便的话,最好别见的好。”陆建国哪能不晓得他们的心思呢。

于是等季清明进来的时候,正好和三只狼擦肩而过。

“明子?”封希澈出乎季清明的意料,竟然主动开口唤他。

“厄……希澈哥……”季清明条件反射的喊了一句,“我还有事,先进去了,改日再叙!”

“他看起来很奇怪呢?难道季氏要倒闭了?”海驰熙看着季清明,就想起那个逃走的可恶的女人沈芊芊。

“等下找你盯着他,别让他和芊芊又胡搞上了,坏了我们的好事!”三只狼分别走进三辆豪车里。适才浩浩荡荡的出了岗哨,离开了军区大院。

陆建国很意外季清明突然来见自己。

“明子,你来见我,可是有什么事情?”对于季清明,陆建国觉得很惋惜,这么优秀的年轻人差一点儿就成为他的外孙女婿了。

“外公,我……我想外公给我一个机会,虽然芊芊失忆了,但是……但是我还是想和芊芊在一起,之前沈氏集团的千金真的和我没有那种风流韵事。还请外公外婆不要……不要将此事放在心上,而让芊芊所托非人。”季清明纠结了很久,还是决定想见沈芊芊一面,可是刚才他有问过朴妈,却得到了沈芊芊暂时不居住在这里的消息,所以他着急,他彷徨。

“明子,你是个好孩子,可是你和芊芊的缘分怕是到此为止了,芊芊……芊芊已经找到了能疼爱她的男人了,相信你已经知道小虎的亲生父亲是谁了吧?”陆建国权衡了下,三人之中封希澈的身份最为显赫,说是沈芊芊的对象,应该是名正言顺的,特别还有小虎这个小包子,应该可以让季少死了这条心了。

他年纪大了,已经经不起折腾了,小辈的事情让他们自己去处理吧,所以他说的委婉。

“可是……”季清明站着的身子摇摇晃晃,怎么也站不住似的。

“明子啊,往后你该喊芊芊表嫂了!我想我们之间也没有什么好说的了,朴妈,送客!”陆建国抚须长叹,多好的年轻人啊,可惜芊芊没那个命啊。

季清明走到停车场,仰天长啸,为什么?芊芊?你为什么要我等?要我等?

不,他要给芊芊打电话,他想见她,他疯狂的想要见她!

于是他驱车离开军区大院后,就上了高架,打了个电话让沈芊芊务必见他,否则他就去开车去撞栏杆。

沈芊芊接到他的电话的时候,正好已经入睡了,所以迷迷糊糊之中被他吓了一跳。

于是她连忙起身,迅速的穿了翠绿色的风衣,下身穿了一条黑白格子的呢子裙,长筒靴勾勒出她笔直修长的腿型。

听到客厅里的动静,韩隽灿吓了一跳,还以为有小偷呢,等他开门一看,见是沈芊芊要出门,就问她这么晚了,要去哪里?

“厄……我有点私事要出去处理下!”沈芊芊心急如焚,季清明不带这么疯狂的。

他在她的眼里一直是睿智的代名词。

“这么晚,我开车送你!”韩隽灿想起自己新买的奔驰,说道。

“不用了,我自己可以打车!”沈芊芊说道。

“不行,这么晚,你一个女孩子太危险了!”韩隽灿心疼她。

经过韩隽灿这么一提醒,沈芊芊立即想起叶梦萱是怎么死的了,罢了,罢了,就麻烦一下韩隽灿吧。

韩隽灿见沈芊芊点头了,立马去穿了一身休闲服,拿着车钥匙,拉着沈芊芊的手出门了。

“你不想出绯闻吧?离我远点儿,你走在前面,我走在后面!”沈芊芊心细,万一这附近藏了狗仔队,那岂不是累及韩隽灿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名声。

只是沈芊芊没有走多远,海驰熙已经站在门口等着他们了。

沈芊芊皱了皱眉,怎么又是海驰熙,真是阴魂不散呢。

“我没有空,而且目前,我暂时不想回去!”沈芊芊抛了一句话,就迅速的钻进了韩隽灿的奔驰车里。

海驰熙气得牙痒痒,当下开了辆黑色兰博基尼追在沈芊芊他们的车后,反正形影不离的跟着。

“芊芊,后面那辆车老跟着我们!”韩隽灿也是新手,车技自然比不得海驰熙老道,所以他发现自己怎么甩都甩不开那辆车。

“这……这样吧,我和你交换一下位置,我来开!”沈芊芊抬头看到韩隽灿的额头上渗出了细密的汗珠,当下就晓得他肯定很紧张,于是她镇定的决策道。

“啊?你……你行吗?”韩隽灿没有料到沈芊芊竟然会说换位置,由她来开车。

“我当然行!”沈芊芊硬着头皮说道。

于是两人稍微停了一会儿,快速的换了位置,沈芊芊坐上驾驶座上后,开始手有点抖,后来想着反正晚上人少,又在高架上,车少,应该不会出事的,于是提速了,超过了100以上,可把坐在副驾驶位置上的韩隽灿吓的俊脸煞白,他感觉自己好像在乘云霄飞车,又像是饺子在锅里的水流里腾来腾去。

“芊芊……能不能慢点,我……我怕我们一起车毁人亡!”韩隽灿突然对沈芊芊生出一丝害怕来。

“那我也不亏啊,还有你这个小美男陪葬,呵呵!”沈芊芊许是开了一会儿顺手了,竟然还和韩隽灿开起了玩笑。

“芊芊,你真厉害,你把后面那辆车给甩掉了。”韩隽灿扭头看了车尾,没有跟踪的那辆兰博基尼了,他七上八下的心顿时放松了。

“行了,我到那边的小区,你马上开车离开吧,今晚我不会去了,明天的早饭你自己随便做点吧,乖哦!”沈芊芊对着韩隽灿风情万种的笑了笑。

“为……为什么?”他不要啊,他不要她和别的男人去约会啊!为什么,他该死的好心疼。

“呵呵,我有私事要处理哦,隽灿,我明天晚上给你弄好吃的,答应我嘛!”沈芊芊撒娇的口吻彻底取悦了他。

虽然韩隽灿不甘心,可是看见沈芊芊好像不在意之前发生的囧事了,他立马觉得自己又燃起了全身的斗志。

刚才,海驰熙见那辆车突然玩命的加速起来,顿时担心沈芊芊的安危,于是他为了媳妇儿的安全,自然不敢继续追了,只好放慢了车速。

海驰熙眼看着他们的车影也瞧不见了,立马让陆允恒运用势力帮他查一下那辆车是在什么地方停车的?

接着他快速的报了一遍车牌号。

沈芊芊见后面不再有跟踪的车子了,就再和韩隽灿交换了座位。

“哎,刚才吓死我了!到现在,我的心还扑通扑通的,这飙车果然不是我这种人可以玩的!韩隽灿,你等下先回去吧。”沈芊芊如此和韩隽灿说道。

“嗯,那你自己小心。”韩隽灿看着沈芊芊走下车,关心的嘱咐道。

“行了,谢谢你,隽灿,晚安!”沈芊芊让他把车停在了泉眼山庄会所中心。

沈芊芊去了指定的vip包厢,果然见到了季清明。

“芊芊,你终于来了!”季清明觉得自己好似等待了一千年,心里说不出的心酸。

“我能不来吗?你干嘛威胁我?”沈芊芊一边打量包厢的装修,一边慵懒的坐了下来,修长的双腿交叠在一起。

看到心中魂牵梦萦的娇媚佳人,且还是自己这辈子非卿不娶的佳人,季清明再也忍不住了,一下子把沈芊芊给打横抱了起来。

“芊芊,你到底有没有失忆?”为什么,为什么她好像是那种千娇百媚的水妖,可以吸食掉男人的精魂呢?

季清明的质疑换来沈芊芊的轻笑。

“我当然是失忆了。怎么?难道医生说的话,你以为是假的吗?”沈芊芊淡淡的暼了他一眼,这一眼好贪婪,好似看了一个世纪那么漫长。

“我……我……芊芊,不管了,就算你失忆了,你把我忘记了,我依然想要和你在一起,我依然想要做你的男人!”季清明走上前,拥住了她,这个包厢是私密的那种,是有顶级的隔音设备的,这个会所也是最近被季清明给吃下来的。之前的资金还不够,后来股票那边赚了后,就把这间大型的日进斗金的私人会所给吞并了。

“是吗?你不介意我和你的希澈哥做过,和海驰熙,和陆允恒有过亲密关系?”沈芊芊风娇水媚的小脸荡漾着迷人的笑容。

见她笑的花枝乱颤,他的心一阵心疼。

“我……我之前是很介意,可是现在……现在……现在我不会介意的!芊芊……我想我要和你在一起,只要你哪天正式的离开他们,我……我会带你去过你想过的任何日子!”季清明可不想过没有这个小女人的日子,他只知道自己想她想的每晚难以入眠,甚至要靠服下安眠药才能入睡。

“真的吗?”沈芊芊还以为他也许会嫌弃自己身子不干净呢。

“当然是真的!即使你失去记忆,即使你可能已经不再爱我,但是我依然想要努力,努力让你再次爱上我!”季清明深情的说道,眼神很是认真。

“清明……我……我那天提示你的话,你还记得吗?”沈芊芊问他。

“记得,等待时机!私奔!”季清明的一双漆黑如幽潭的眸子豁然一亮,说道。

“没错,被你猜对了,我在布局,我想……我想在给我们设计离开的路,以你一个人的实力肯定斗不过他们三人的,所以我决定配合他们,达成他们一个要求,至于是什么要求,你就别过问了!”

沈芊芊叹了口气,罢了,挨骂就挨骂吧,这么长时间下来,他对她是相思入骨,而她对他,也是想的很,罢了,一起比肩面对未来的风风雨雨吧,她相信懂她如他,他一定会努力配合自己完成将来的计划的。

“芊芊,你受苦了!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害的我当时伤心死了,以为你真的失忆了呢!”季清明宠溺的目光柔柔的看向沈芊芊说道。

“当时我如果不失忆,他们肯定不会饶了你的!你和沈海芋的事情,其实也让我很震惊,虽然你和她不会真有什么关系,可是我害怕不是也会在舆论下变成是!”沈芊芊解开当初为何失忆骗他们的其中一个因素。

“芊芊!原来我一直都很幸福,芊芊,此时有你,夫复何求!”季清明激动的流下了幸福的眼泪。

“傻子,哭什么?我不是好好的活着吗?而且我还记得你,我相信,只要我们彼此信任,在未来,我们一定可以杀出一条血路,一起去一个美丽的地方过我们想过的好日子!”沈芊芊把自己的头靠在季清明的肩膀上,眼睛里也逸出了晶莹的泪珠……

------题外话------

谢谢亲们送的月票和礼物,群么么o(n_n)o~忽然发现三只狼的地位岌岌可危,o(n_n)o哈哈~月底了,千万别浪费哦,赶紧投给亲们喜欢的文文吧,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