宠婚一娇妻惹桃花 142不能脱,不可强占 宠婚一娇妻惹桃花txt 宝马 网

沈芊芊一瞧来人居然是姜民赫,然后那个波浪大卷发的漂亮尤物,她是从来没有见过的。

难道是姜民赫的女朋友?哼,之前他还跟她表白呢,这会子却和别的女人一起逛街,果然不能相信男人那张嘴。

“姜民赫。你听错了吧,呵呵……好久不见啊,这位漂亮小姐是你的女朋友吧?”慕容少卿转身一看是姜民赫,心想,这可是你自己撞到枪口上的,这个潜在的可能的情敌,先铲除了再说。

一句听错了就打发了姜民赫,只是姜民赫的视线扫了一眼沈芊芊,虽然觉得眼前的丑女和沈芊芊那个美人儿联系不到一块会儿去,可是他总觉得这事儿哪里透着古怪呢。

慕容少卿说这话的时候,还瞄了一眼沈芊芊,果然沈芊芊的小嘴儿撅着,八成有点生气了吧。

“才不是我女朋友呢,呵呵,她是我的表妹,听说这儿出了香奈儿的新款,特地央求这表哥陪她出来买衣服,是我奶奶吩咐的,对了,你身边这位有福气的小姐是……是你的女朋友?”姜民赫唇角抽了抽,心道,长的可真难看啊。

“厄……是啊……”慕容少卿迟疑了半响,还是决定模糊答应了。

沈芊芊瞅了瞅慕容少卿,见慕容少卿还点头了,当下又不能出声,心道,随他去吧。反正几天后,她就要返回D国那个小山村了。

“真没有想到啊,当初你可是很喜欢芊芊的,你谈女朋友的速度可真快。”姜民赫听到慕容少卿的承认后,唇角抽了抽,笑道。

“厄……你们买衣服吧,我们还有事先走了,改天遇到了一起喝酒哦。”慕容少卿微笑着拉着沈芊芊的手,拿着买好的衣服带走了沈芊芊。

“表哥,这个男人真不错啊,那么丑的女朋友,还用那么疼宠的目光看着她。”姜民赫的表妹陈雪雁一脸艳羡的说道。

“你才二十岁,年纪还小,找男朋友的事情不急哈。”姜民赫唇角勾了勾说道。

姜民赫扭头看了看慕容少卿和沈芊芊两人相携离开的背影,眸底划过一丝狐疑。

他总觉得自己不会听错的,于是他在表妹陈雪雁去挑衣服的时候,他去找了刚才那位给慕容少卿他们包装衣服的营业员小姐打听。

“什么刚才那位先生喊那个丑小姐叫芊芊?你确定你没有听错?”姜民赫的心底划过一丝震撼。

“我不会听错的,我刚才还纳闷呢,那么丑的一个小姐竟然有那么美的名字,所以才稍稍关注了下。”她仔细回忆了下,说道。

“你真的没有听错?”姜民赫还是不敢相信。

“姜少,这是千真万确的事情,我不会听错的。”营业员小姐很开心姜少会来问她问题,其实这家香奈儿专卖店是姜民赫名下的,所以姜民赫经常来巡视,所以

“嗯。”姜民赫心中思索,一个那么丑,一个那么美,可是两人似乎有什么相同之处,芊芊,那个丑女真是芊芊吗?

姜民赫想了又想,如果直接去问慕容少卿,那慕容少卿未必肯说,说不定还打草惊蛇来着。

“表哥,我这件,这件都要!”陈雪雁笑眯眯的走到姜民赫身边撒娇着说道。

“你喜欢的话,都买了吧,让王经理记在的我的账上就是了,对了,雪雁,我刚才想起我还有一件事情没有做完,现在要回去公司一趟,我留着姜司机,等下让他送你回去奶奶那儿,你看可以吗?”姜民赫对着陈雪雁笑道。

“好的,表哥,你有事儿去忙吧。”陈雪雁是很善解人意的,当即就答应了。

“嗯。”姜民赫见陈雪雁挺乖巧的,唇角满意的扬了扬。

姜民赫赶去停车场的时候,却看见慕容少卿揽着那个丑女人离开了。

姜民赫拿起手机拨通了一家征信社的号码,让他们派人跟踪慕容少卿,三日之内他要慕容少卿和他女朋友的详细资料。

这边姜民赫起疑了,那边慕容少卿带着沈芊芊去高档礼品店去挑选礼品。

“慕容,我们买这些做什么?”沈芊芊觉得很奇怪,不就是去他家的老宅吃一顿晚饭吗?用的着买血燕,冬虫夏草什么的昂贵滋补品吗?

“我买回去孝敬我爸妈的,哎,可怜呐,我到现在还没有找到女朋友,所以只好我自己掏钱买了送我爸妈。”慕容少卿叹气道,他那炙热的眼神看的沈芊芊的心里一阵发虚。

“呵呵,你爸妈福气真好,因为他们有一个孝顺儿子。”沈芊芊状似没有看到慕容少卿那火热的眼神,她只低头看柜台里摆放着的昂贵滋补品。

“芊芊,其实我爸妈希望有一个孝顺的儿媳妇。”慕容少卿英意有所指的说道。

“那你赶紧找啊!”沈芊芊就当是在听旁人的故事,红唇勾了勾说道。

“芊芊,有时候真希望你能糊涂一点,傻一点。”慕容少卿闻言很是郁闷。

在刷了卡后,两人一前一后出了店门口,慕容少卿大包小包自然落在后面,沈芊芊扭头嘻嘻一笑。

“芊芊,你是在幸灾乐祸吗?我一下子拿那么多东西?”慕容少卿愤恨道。

“哪有啊,慕容,你这是能者多劳。”沈芊芊笑眯眯的说道。

慕容少卿唇角抽了抽,上车后,抱着沈芊芊一顿猛亲。

沈芊芊被他吓了一跳。

“干……干什么?干什么亲我?”沈芊芊不明白慕容少卿突然抽什么风。

“我……我怕有人跟踪我们,我才和你假装亲密样的。”他没有说的是他顺便吃吃嫩豆腐,干什么?哼,他想干她行不行?

“你胡扯,我怎么没有看到?”沈芊芊才不相信呢,于是伸手一把把慕容少卿给推开。

“芊芊,我这是以防万一,行了,你如果肚子饿的话,先吃一个蛋挞填肚子吧,到了我家,你可以多吃点。”慕容少卿嘻嘻笑了笑,对于她的推搡举动,一点也不生气,反而还乐在其中,他觉得他这休假挺划算的,起码现在乐观的想了想,那是美人相伴,多么惬意啊。

“好吧,我先吃一个黄桃蛋挞吧。”沈芊芊优雅的从精致的盒子里抽出一个黄桃蛋挞来吃。

“芊芊,等下我妈给你什么东西,你都收下,回头你可以给我,可不能当面拒绝,好吗?”慕容少卿提醒道。

“哦,好的。”沈芊芊点点头。

“我就知道芊芊最善解人意了。”慕容少卿见她答应了,不忘笑眯眯的赞美她一下。

“别废话,快点儿开,早点吃完,早点回去睡觉。”沈芊芊瞪了他一眼,催促他快点开。

“好吧。”其实慕容少卿也不想回老宅,实在是上次他和蔡小蝶的婚事告吹后,他母亲江月萼为此给他安排了N场相亲,就差上电视上面的那种相亲节目了。

慕容少卿点点头说了声好吧,就猛踩油门,这车技还真不是盖的,本来两个小时的车程,硬是被他缩短了一个小时。

晚上六点四十分到达慕容少卿家的老宅,那处老宅,他们家住独栋的将军楼,自然是凭着已过世的慕容老爷子和老夫人的脸面,加上如今慕容少卿的父亲和伯父在政坛的影响力,慕容家的势力和威望与日俱增,自从上回闵家出事后,慕容家已经代替闵家成为京城四大家族之一。

“月萼,走来走去做什么?儿子懂金屋藏娇了,你该高兴啊。”慕容沣坐在沙发上,手头拿着一份晚报在看,见妻子在他眼前晃来晃去就说了。

“我就是太高兴了才定不下心,你想啊,人米轻舟和咱儿子差不多大,外头已经有女人帮他生了一个儿子了,虽然米家不承认母亲,但是孙子肯定承认的。要我说啊,是我们家儿子太老实了,不懂得说甜言蜜语去哄女孩子开心……”江月萼一想起儿子自从和蔡小蝶的婚事退掉后,一直一个人,让他相亲吧,不是说这个太土气,那个太懦弱,总之没有错的也硬是被他挑出了错儿。

“这儿子的婚姻大事还是让他自己做主吧,你看之前的蔡小蝶表面上看着是个好的,暗地里确是个百合女,哎,什么名媛闺秀也不见的有多好,这次我可是和你说了,如果儿子喜欢那个姑娘,甭管长相,能两人好好过日子,我们就答应了吧。”慕容沣修长的手指把报纸折叠好,拉过妻子,让她往旁边沙发上坐下,提醒道。

“这总要问人家女孩子的家世吧?”江月萼不满丈夫对儿子的太过纵容。

“这人家头一回来咱家,你可不能表现的像查户口似的,等儿子带人走了,你到时候再跟咱儿子打听打听就是了,犯不着让咱儿子不开心,听到没?”慕容沣担心江月萼把人家姑娘吓跑,那儿子可就要恨他们了。

“知道了,知道了,你就是太宠咱儿子了,行了,这点我还是拎的清的。”江月萼笑眯眯的说道。

“张妈,饭菜都准备妥当了吗?”江月萼优雅的起身,走到厨房门口问道。

“夫人,已经准备好了,还有一道红烧肉,需要夫人亲手烧给少爷吃吗?”张妈点点头笑道。

“嗯,他已经在路上了,特地点了这道菜,我得给儿子做的好吃点。”江月萼柔声笑道。

“夫人请。”张妈已经过来帮江月萼系上围裙了,恭敬的说道。

“芊芊,就是这儿了,等下你什么都不用说,整张脸只要笑就可以了。”慕容少卿笑着说道。

“嗯,反正我现在装哑巴对不对?”沈芊芊笑眯眯的说道。

“对,就是这么个说法。”慕容少卿点点头。

“过来,帮我拎一个礼盒。”他又说道。

沈芊芊瞪了他一眼,心道,谁让你没事买那么多滋补品的,现在知道拿着重了吧。

“瞪我做什么?我是帮你充门面的!”慕容少卿下车来,走到沈芊芊身边,腾出一只手来,伸手捏了捏沈芊芊的脸颊,宠溺的笑道。

“切,我是假冒的好不好?”沈芊芊可不想当他的正牌女友。

“现在开始,你就当自己是真的,等下我如果和你装亲昵,你必须配合我,记住了吗?”慕容少卿就怕沈芊芊不肯配合。

“知道了,你越来越啰嗦,像老太太似的。”沈芊芊轻声说道。

“不说了,从这一刻起,我开始变成哑巴了。”

“好吧,我的哑巴女友。”慕容少卿伸手拉住了沈芊芊的小手。

“别抗拒,开始伪装亲昵像,别忘记你现在是我的哑巴女友。”慕容少卿得瑟的笑了,摸一把小手也好,柔软的温热的,如果小手握他的神器更好了,尼玛,他猥琐了。

沈芊芊点点头,一张脸笑的有多难看就有多难看。

慕容沣瞧见沈芊芊的第一眼,就是觉得这姑娘长的太安全了。

江月萼简直不敢相信自己儿子的眼光,“她,就她,你还金屋藏娇?”

“妈,那是你说的金屋藏娇,我可没说我自己金屋藏娇!”慕容少卿当然很想金屋藏娇,可事实上是沈芊芊不会让他给金屋藏娇的。

“你……你的品味也太差了吧。长相实在……实在……厄……那个……儿子啊……她不会真是你女朋友吧?”江月萼脸色尴尬,拉着儿子去厨房说话。

“妈,我是很想婉心当我的女朋友,可是人家……人家不答应啊。”慕容少卿叹了口气。

“你这么帅,家庭条件又那么好,她还不愿意?她的眼界也太高了吧?长的丑,还是个哑巴,我真不知道儿子你到底看上她什么地方了?”江月萼恨铁不成钢的说道。

“妈,我觉得婉心什么都好。”慕容少卿笑着说道。

“行了,你吃完饭,早点把她送回去吧,对了,往后也不要和她交往了,你给我往后住家里,不许外面公寓里头,万一把她肚子搞大了,这事情可就难收拾了。”江月萼一想到一个长相丑陋的小孩子喊她奶奶,她这心底就一阵恶寒,连忙甩了甩脑袋。

虽然她很想抱孙子,可没有想让儿子拉到篮子里就是菜的想法,女朋友还是要挑个好的。

“妈,你等下记得微笑,微笑再微笑,可不能把婉心给吓跑了。”慕容少卿劝着江月萼道。

“知道了,为了咱儿子开心,妈也会配合演戏的。”江月萼点点头,反正吃顿饭罢了。

慕容沣瞧着沈芊芊端庄的坐在另外一边的沙发上,脸上自始至终摆着端庄文雅的笑容,虽然长相安全,还是个哑巴,可是看着修养极好,不像是小户人家出来的。

“少卿是个好孩子,你跟着他会幸福的。少卿他妈有点儿虚荣,等下她有什么不好听的话,你别往心里去。当然,你也是个好孩子,如果你将来能和我们少卿在一起,也是少卿的福气——”慕容沣想着过日子就是图的平凡,不需要长的太美的儿媳妇给慕容家添麻烦,所以他对沈芊芊的眼光是以未来公公挑剔未来儿媳的眼光来判断的。

沈芊芊只好淡淡一笑,她如果能说话肯定得拒绝,她在心里哀嚎,我和慕容少卿真没有什么关系,慕容老爹你不要瞎猜啊!嗷嗷嗷,慕容少卿你丫的怎么还不出来江湖救急呢?

须臾,慕容少卿跟着他母亲江月萼出来了。

沈芊芊心道,八成慕容少卿被他母亲说了,带了一个丑女哑巴回来吃饭,估计还让他和她分手。

饭桌上,江月萼许是为了慕容少卿的嘱咐,对沈芊芊很热情,拿着公筷给沈芊芊夹菜那个勤快啊。

沈芊芊皱了皱眉,她又不是大胃王,怎么突然给她弄那么多好吃的?

“芊芊,你喜欢吃红烧肉的,这可是我妈亲手烹饪的,你品尝下。”慕容少卿让沈芊芊吃红烧肉。

沈芊芊点点头张嘴咬了一口,接着朝着江月萼竖起了大拇指。

江月萼讶异了下,随后才知道这是哑语,说明她烧的红烧肉好吃。

这么一个动作让江月萼想起了一件大事,那就是婆媳相处。

既然眼前这姑娘是个哑巴,那么哑巴当儿媳妇,肯定不会说什么难听的话忤逆婆婆的,然后婆媳相处肯定和睦,因为一方不会说话啊,另外一方自然也发作不得。

这么一想啊,江月萼越发的觉得这个叫姬婉心的姑娘适合自家儿子了。

关于将来孩子的长相问题,也不难,不是可以整容吗?大不了等孙子或者孙女再大些,带去国外整容整的漂亮点就是了。

人都说娶妻娶贤,她瞧着姬小姐吃饭挺优雅的。

既然是九姨公那一脉的,那品行应该说的过去吧。

沈芊芊瞧着慕容少卿的母亲看着自己的眼神,感觉自己是猎物似的,奇怪,她怎么能从他母亲的眼底瞧出她对自己的欣赏呢?她一定是眼花了吧。

慕容少卿也对母亲江月萼的做法深感怀疑,刚才不是还不赞成吗?

现在却对她那般热情?

接着慕容少卿看向自己的父亲慕容沣,他只是对着他点点头,看来父亲那边是没意见了,可是芊芊不会赞成啊?

总不能霸王硬上弓吧?

“婉心,瞧你吃的额头上都冒汗了,把羊绒衫脱掉吧,我们家有暖气,怨不得你吃的那么热。”江月萼笑眯眯的说道。

沈芊芊点点头,尼玛,干嘛突然对她那么笑,难道她身上有她所图的东西?

接着沈芊芊把浅紫色的羊绒衫脱了下来,只穿一件雪白的打底衫,如此少了一层束缚,倒更显得沈芊芊的身材凹凸有致,曲线妖娆了。

江月萼瞄了瞄沈芊芊的屁股,心道,很圆很大,应该是好生养的,罢了,既然儿子喜欢,她也就别干涉了。

如果这次寒了儿子的心,怕是再让儿子回来老宅更难了。

“妈,我们买的那些滋补品,你和爸有事没事吃吃,就当保养身子吧。”慕容少卿想起刚才带进屋里的几袋子补品笑道。

“少卿,你和婉心的心意,我们收到了,下次别去买这些滋补品了,家里还有不少呢,改明儿送你外祖父吃,他老爱那些个冬虫夏草的。”江月萼笑道。

沈芊芊唇角抽了抽,那些滋补品可没有她的份好不好?

沈芊芊抬眸仔细打量着慕容少卿的母亲。

美丽高贵,端庄之中透着一股沉稳之气,说话的时候声音细软好听,一双丹凤眼上挑,红唇一笑,勾勒出一张艳若桃李的脸,怪不得慕容少卿长的那么帅,还是儿子像母亲的多啊。

慕容少卿的父亲慕容沣标准的书生气,只是许是年纪大了,腹部还凸显了出来,他看上去很好相处,一脸笑呵呵的样子,让沈芊芊想到了笑里藏刀,是的,这样的人,旁人不会去在意他的,还以为他是无害,偏偏那是他的保护色而已。

“快点吃吧,把这儿当你自己家。”慕容少卿催促道,他见沈芊芊的视线去打量他的父母了,便有点儿吃醋了,这小女人,平常怎么不多看看他慕容少卿的,他好得美男一枚啊。

沈芊芊点点头,她当然不会和美食过不去,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她终于把堆积在她小碗里的饭菜给吃完了。

他们吃好晚饭后,江月萼特意吩咐张妈去把新鲜的草莓洗了拿过来给沈芊芊吃。

沈芊芊有点儿受宠若惊,若是现在她还看不出来情势,那她真是笨到家。

很显然,慕容少卿的母亲江月萼改变主意了,她是想接纳她当慕容少卿的女朋友了,要死了,刚才一见面还冷着脸呢?怎么慕容少卿和他妈一说,这形势就转变了?

谁来告诉她?

沈芊芊看着个头很大,甜津津,水灵灵,鲜嫩的草莓是很想吃,可突然间却没有了胃口。

于是沈芊芊的狐疑眼神看向慕容少卿,偏偏慕容少卿装糊涂。

因为沈芊芊在装哑巴呢,所以自然是他们一家三口在说话。

间或还会有人问她意见,她只要摇摇头或者点点头就好,一旁的张妈瞧着这少爷带来的姑娘倒是和老爷夫人相处的挺好的,心想莫非是少爷想要结婚了?

沈芊芊看着时间快要接近10点了,可是慕容少卿却没有带她回去的意思,急死她了,她又不能说话。

好一会儿,慕容少卿才和他父母说,“爸,妈,这时间不早了,我们先回龙湖公寓了。”

“哎呦,今晚还是住家里吧,反正你俩已经同居了,也就缺一本结婚证而已,儿子啊,刚才你可是喝了不少酒,虽然休息了一个多小时,可这也太危险了。”江月萼担心儿子酒驾。

“妈,她会开车的。”慕容少卿摇摇头,指着沈芊芊说道。

沈芊芊点点头笑了。

“那也不行,这么晚了,我和你爸不放心的,今晚就听妈的,你和婉心住你的房间吧。婉心,我那儿有新买的,吊牌还没有来得及拆的睡衣,等下送你穿吧,你就和少卿住老宅吧,大晚上的别跑去龙湖公寓睡觉了。”江月萼说的在理儿,让慕容少卿不能反驳,沈芊芊想反驳还得考虑自己这会子是个哑巴呢。

到了慕容少卿的房间,沈芊芊垂眸看着江月萼吩咐张妈拿给她的睡衣,看的一张小脸通红,居然似古代那种肚兜样的。

“你妈怎么敢穿这样的睡衣?”沈芊芊小声问道,她是怕门外有人偷听。

“我妈留学F国,那边的女孩子都很开放大胆的,自然也影响到我妈了,我爸就是被我妈追到手的。”慕容少卿笑眯眯的说道。

“你妈真厉害。”沈芊芊笑道。

“芊芊,你刚才吃的好多,胃是不是有点儿难受,我去给你找胃药。”慕容少卿蹙眉道。

“我还行,不用吃胃药的,对了,慕容少卿,把你的内裤给我!”沈芊芊摇摇头,忽然似想起了什么似的说道。

“芊芊,你要我的内裤做什么?”慕容少卿现在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我想洗澡,可没有带换洗的内裤,都怪你干嘛答应住这儿,害的我一点思想准备都没有。”沈芊芊很生气,这家伙压根就是有预谋的,一下子喝那么多酒做什么?

“芊芊,我就想着你会开车,所以我就放开胆子喝了,这样吧,你要真想跟着我回去龙湖公寓住,我去吩咐张司机开一趟,把我们送去龙湖公寓吧,这样我父母知道了,也会赞成的。”慕容少卿见沈芊芊指责自己,于是说道。

“那可不行,刚才都已经答应了,瞧瞧,你妈都已经帮我准备这睡衣了,我们如果现在离开,有点儿不太合适,罢了,不就睡一夜吗,那睡了一夜,咱俩明天一早就回去,你说好吗?”沈芊芊摇摇头,思索了下说道。

“好的,我听你的。你等一下。”慕容少卿让沈芊芊先在床上坐下,他走去衣柜里拿他的内裤。

“给,还是新的呢。”慕容少卿微笑道。

“怎么不给我旧的?”沈芊芊说完后悔了,暗骂自己说话不经大脑。

“芊芊,原来你想穿我穿过的内裤啊,那真是太好了,我马上给你换。”慕容少卿巴不得呢。

“行了,人家口误还不行吗?我……我还是习惯新的……”沈芊芊低下头说道。

“呵呵,骗你的,走吧,浴缸里的水我已经放好了,我妈好像知道你要在这过夜似的,浴缸里放了玫瑰花瓣和薰衣草精油呢。”慕容少卿伸手拍了拍沈芊芊的臀部,让她进去淋浴间洗澡去。

“哎呦,好讨厌。”沈芊芊伸手拍掉他的爪子,转身拿着睡衣和内裤走去了淋浴间。

沈芊芊心道,糟了,没有胸罩怎么办?

慕容少卿见沈芊芊进去淋浴间洗澡了,就走出卧室,去书房找父亲,可是他父亲不在书房,一路找到父母的卧室。

敲了敲门,江月萼开门让他进去。

“妈,你好奇怪啊,刚刚进屋那会子,你的脸色可难看了,怎么后来还对她那么好,还主动夹菜,还让她留在我们家过夜?也太匪夷所思了吧?”问的就是这个问题,慕容少卿弄不懂母亲江月萼的意思。

“儿子,我还不是为你好吗?你刚才在厨房是不是和我承认了你喜欢婉心?”江月萼问道。

“是啊,是挺喜欢的。可是——”慕容少卿还想说什么。

他只说了半句话,却被江月萼给打断了。

“我觉得吧,这样的媳妇儿也不错,既然你喜欢她,她肯定也是有了优点,你才那么喜欢她的,对不?然后,婉心真成了我的儿媳的话,我和她估计也不会有婆媳问题的,她是哑巴,我一个人唱独角戏也没有什么意思,是吧?”江月萼说的头头是道。

慕容少卿听的满脸黑线,这什么跟什么?他那神经大条的老妈怎么真想让他娶一个哑巴当老婆吗?汗哒哒!

算了,反正芊芊是假冒的,他也懒得再问了,先回去看看芊芊洗澡好了没?他也想冲个热水澡马上睡觉了。

“哎,儿子,问个问题,不许骗你妈。”江月萼小声问道。

“什么?妈,你神神秘秘的做什么?”慕容少卿见他老妈好奇的样子,心中猜到了一点儿,有点儿想要落荒而逃了。

“那个……你和婉心到什么地步了?”江月萼实在是太想抱孙子了,于是紧张兮兮的问道。

“厄……我俩关系挺好的。”慕容少卿当然明白母亲想问什么,于是含糊其辞道。

“笨,妈问的是,你得到她身子了吗?”江月萼伸手打在他的额头上,一个爆栗打的他疼死了。

“什么跟什么啊?妈,我和她……还没有结婚呢,你想哪里去了,虽然我确实很想,可是人家不赞成,我有什么办法。”慕容少卿一想到这事也挺郁闷的。

“什么?你和她还没有突破最后一道防线吗?”江月萼急死了,那她岂不是害了人家闺女。

“你……你确定?”江月萼急死了。

“妈——你到底干什么坏事了?”慕容少卿这回比江月萼还急。

“我……我以为婉心已经是你的人了,所以在你们的浴缸里备下的薰衣草香精里放了催情的增加女子受孕机率的……香……香料……”江月萼说完后悔死了。

“她……她洗澡没?”她急切的问道。

“怕是已经洗好了!”慕容少卿皱了皱眉,这老妈也太糊涂了,要抱孙子也不是这么个逼法啊!

“啊——”江月萼急的胸闷,立马晕了过去。

“妈,妈,妈……你给醒醒,怎么解啊?”慕容少卿实在不想回去自己房间,万一他看见了活色生香的情景忍不住了咋办?

“儿子啊,你自己看着办吧,妈……妈这回真是丢脸丢到姥姥家了。”不然她也不会力邀他们住在这儿的。

“妈……我……我真不知道该对你说什么!”慕容少卿气死了,这妈简直在给自己扯后腿。

“少卿,什么态度?你妈做了什么事情,让你如此愤慨?”慕容沣从洗手间出来,看到儿子对老婆发火,脸色铁青道。

“爸,你问我妈,她到底做了什么好事,你就一直惯着她吧!我先回去了。哼!”慕容少卿气死了,嘭的一声把父母的房门关的大响。

“月萼,你到底做什么令儿子发火的事情了?”慕容沣不知道自己老婆哪里做错了,心疼老婆可怜兮兮的样子,于是把江月萼抱到了床上,两人并排坐在床沿,他问她道。

“哎,我……我……我……”江月萼红着脸把自己干的坏事一字不落的说给慕容沣听了。

慕容沣听完,唇角抽了抽,“你……你怎么可以干这等糊涂事情,明儿一早,你给我和婉心那孩子道歉,如果婉心赞成嫁入我们家,就让两孩子把婚事早点办了吧!哎呦,你啊,我说你什么好呢!多大个人了,怎么可以去陷害咱儿子呢!咱儿子是那么笨的人吗?”

“谁让那姑娘不肯,反正都同居了,这睡在一起‘埋头苦干’是早晚的事情。”江月萼干脆不伤心,她往好处想,等儿子和婉心结婚了,一年后,一个肉呼呼的小包子降生了,多好啊,没准她干了一件好事呢。

“我看未必!”慕容沣摇摇头,他觉得婉心那孩子不是个简单的,所以他担心呢,也不知道少卿能不能降住她?

“你怎么知道?我看啊,我们该想想在哪家饭店让少卿和婉心举行婚礼了?”江月萼越想越开心。

“你先去洗澡吧,别胡思乱想了。”慕容沣催促江月萼赶紧去洗澡。

江月萼点点头,起身去衣柜拿了换洗衣物去了淋浴间。

镜头回放到沈芊芊走进淋浴间——

一进入淋浴间,入她眼帘的是一个硕大的椭圆形的雪白浴缸,浴缸里的水温有点偏高,热气氤氲之中还可看见火红的玫瑰花瓣,鼻尖还能嗅到薰衣草的清香。

沈芊芊脱下衣服,光溜溜的跨入了浴缸,这次采用了坐浴,只是体内源源不断的热流是怎么回事,好像有什么东西要钻心似的难捱的,此刻雪白的肤色透着粉色的光泽。

头好晕!

难道是刚才晚饭吃的太多了,胸闷难受吗?

沈芊芊这下也没有沐浴的兴致了,赶紧旋开了花洒,冲洗一下就睡觉去。

她穿好了内裤和睡衣后,一步一颤的找到了大床,可是在床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喊慕容少卿半天还没人应。

气死她了,需要他帮助的时候,死哪里去了?她好想喝水,她真的好渴!

“芊芊……”慕容少卿进门就把门关好锁上了。

在看见沈芊芊躺在床上,脸颊通红,双手不停的撕扯着身上那件肚兜形式的睡衣。

慕容少卿心中急死了,他立马上前,拉住沈芊芊的手,“芊芊,我是慕容少卿,你……你是不是很难受?是想喝水吗?我去给你倒水,你等我一下。”

“我……慕容少卿。我……我这是怎么了?我的头好晕,而且身上好热,是不是这暖气打的太热了,还有我不要穿,帮我脱掉好吗?”沈芊芊头昏脑胀,语无伦次的说道,其实这个时候,她只是凭着感觉说话。

“不行,不能脱!厄……因为脱光了……你……你会着凉的!”慕容少卿赶紧拒绝,他忍耐眼前绝色尤物对他的强劲吸引力,闭上眼睛,克制着自己的情欲。

“慕容,拜托,拜托你了,人家真的很热吗?”沈芊芊在发现慕容少卿的手很冰凉后,她干脆像无尾熊一样缠绕上慕容少卿的身上。

慕容少卿不知道该怎么办?脑海里天人交战。

忽然沈芊芊的手机响了。

慕容少卿松开沈芊芊的手,想去接听,后来一想沈芊芊这手机号是才办的,除了他和季清明晓得外,其他人肯定不知道,那么这个时候除了是季清明打来的电话后,不做其他人选。

慕容少卿心想这个时候沈芊芊是肯定是接不了电话的,这样子,即使他和沈芊芊什么也没有发生,也会让季清明误会的。

于是慕容少卿脑子一转想到了一个借口。

他去接那手机了。

“嗯,季清明,芊芊大概白天太累了,她刚睡着,你明天一早给她打电话吧,你看行吗?”慕容少卿语气平稳的说道。

“你去喊醒她。”季清明想了想说道。

“芊芊已经锁上房门了。我不方便去敲门的。”慕容少卿撒谎道。

“哦,那我明天再打过来吧!”季清明只好挂了电话。

慕容少卿见把季清明的电话给打发掉了,把手机重新放回沈芊芊的LV包包里,他赶紧去把沈芊芊的外衣和浅紫色羊绒衫拿到卧室来,想要穿好了带她上医院去。

“慕容,给我穿衣服做什么?”沈芊芊眨巴着水汪汪的大眼睛,媚眼如丝的看着他。

“芊芊生病了,现在慕容带芊芊去医院。”慕容少卿对她的一双媚眼,真是无法招架,硬逼着自己撇开视线,哄小孩子一般的口吻说道。

虽然他很想和沈芊芊发生X关系,但是他不要她是在这种迷迷糊糊的情况下,他慕容少卿光明磊落,如果要强占她,早在第一天两人一起同床共枕,他发烧的时候就可以抱着她滚床单了,何必弄到现在,他清楚的知道老妈这招薰衣草精油加什么提高孕育机率的香料非常有问题,他可不想被药效控制的芊芊给强占了,他还真怕自己难以消受美人恩。

------题外话------

呵呵,慕容少卿是个好男人,他妈是个极品,他爸是个爱妻号O(n_n)O~

谢谢亲们送的月票和鲜花,有亲希望早点看到更新,那就早点发吧呵呵。

月底啊,亲们记得投掉月票哦,可别烂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