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3你也脱了吧!

“我有信心,我一定可以带着你一起走出这个小山村!”韩隽灿胸有成竹的说道,唇角扬起一抹坚定的笑容。

沈芊芊见他笑容阳光真挚,也就不再多说什么了,见绿油油的青菜粥很好吃,于是她津津有味的多吃了几口。

“韩隽灿,这粥真好吃,我还想吃。”沈芊芊第一次吃到这么好吃的粥,免不了有点儿撒娇的意味,韩隽灿也乐得被她使唤。

“我家煮的多呢,我这就再去给你盛一碗。”木叔见沈芊芊喜欢吃,不由得眉开眼笑说再去帮着盛一碗。

“好啊,好啊,那我可要多吃点。”沈芊芊随和亲切的笑道。“对了,木叔,你喊我芊芊吧,呵呵,谢谢你们一家收留我们。”

“芊芊,我很高兴你说我们。”韩隽灿心道,如果能在季清明找到他们之前他获取了芊芊的芳心的话,那他就有呆在芊芊身边的理由了。

在木叔出去之后,韩隽灿这话让沈芊芊捂嘴笑了笑,然后沈芊芊的视线看向窗外,外面的景致极好,桃花两三株,还有几只母鸡在草丛里觅食。

沈芊芊心道,就当自己来了农家乐好了,她相信季清明一定会有法子找到他们的。

木叔很奇怪沈芊芊和韩隽灿的关系,当初韩隽灿说了芊芊是他的女朋友,所以木叔安排了一间房给他们二人居住。

“木叔,木婶熬粥的手艺真好,我等身子好了,我得跟着学两手,到时候做给我媳妇儿吃。”韩隽灿笑眯眯的说道。

沈芊芊想着在陌生的小山村。她还是不要和韩隽灿搞僵关系比较好,他爱说啥随便,反正现在她也清楚他的心意了,他答应了的,等机会来了,他就送她和季清明团聚的。

“是啊,木叔,我想说的都被他说光了,呵呵!”沈芊芊淡然一笑。

木叔心道这两人之前的穿着都很精致,怕是有钱人家的人玩那降落伞给落到了他们的穷山村,估计不久就会有人来找的。

是以,木叔对沈芊芊和韩隽灿两人很关照。

木家经营的竹筐厂,韩隽灿因为觉得就这么呆在木叔家不太好,就去竹筐厂帮忙了。

一个月下来,他已经能非常熟练的用竹蔑编织成竹筐了,竹筐厂里也有不少村姑,其中有长的漂亮的,说是不计较韩隽灿瘸了腿,姑娘们脸皮薄,便有胆大的跟自家父母说了,于是就有媒人去问木叔了,谁让韩隽灿住木叔家呢。

“韩隽灿,恭喜你,你在这儿也能桃花朵朵开。”沈芊芊偶然间听到木婶说起韩隽灿在竹筐厂特别受欢迎后,心中不由得酸溜溜的,这不,她对着韩隽灿说出口的话有点儿挑刺的意思。

“芊芊……我……我才没有那心思,你别听他们瞎说。”韩隽灿挑了挑眉,他气死了,那些风言风语怎么就传到沈芊芊的耳朵里去了?简直太过分了。

“都说的有鼻子有眼了,不过,我还是很开心的,你找了女朋友,也就不会缠着我了!”沈芊芊强行把心里那股不舒服给压了下去,笑容璀璨的说道。

“你……你……你这是真心话吗?”韩隽灿如今也不逼她了,只是两人相处比以往更是温馨了,因为沈芊芊会亲自帮他的腿敷药包扎,让韩隽灿觉得自己是幸福的。

“嗯!”沈芊芊点点头,其实仔细想来是自己从来这小山村一开始,就是在依赖他了,现在有女孩子看的上他,她不是该高兴吗?

“芊芊,希望你不要后悔。”韩隽灿叹了一口气,他对她的心思从来不曾减少,只有增多,可是沈芊芊却只是想依赖,不想接受。

“我不会后悔的。”沈芊芊见他气呼呼的走出了她的房间,她估计韩隽灿肯定去山头上喝酒了吧。

“芊芊,你做什么和小韩吵起来?你们不是男女朋友吗?也是春妮她们不知道实情,你才是小韩的妻子,我等下嘱咐你木叔,跟厂子里的人说一声,就说小韩是有主的,别动不动惦记的。”

木婶只是好心的一番话,让沈芊芊听了很不好意思。

“木婶,我和他,我和他真的没什么,我们挺好的。”沈芊芊见木婶很关心自己,赶紧解释道。

“行了,你带着我做的两个花卷去山头上寻小韩,他的腿脚不灵便,眼看这天快要下雨了,你寻了他赶紧唤他一起回来。”木婶关切的说道,木婶是个很善良的妇女,她之前生了一个儿子,只是儿子命不好,三年前死在一场疾病里,如今还生了一个五岁的女儿叫木荷,家里自从开了竹筐厂,一家子的日子才好过些。

韩隽灿和沈芊芊如今就像是租着木婶家的屋子的房客似的,因为韩隽灿在竹筐厂干活从来不要工钱的。

韩隽灿只说工钱到时候给木婶家当房租吧。

且说韩隽灿去山头上不是去喝酒的,而是去联系手下人的,当然沈芊芊是不知道的,她还以为韩隽灿真的落难了呢。

“韩少,你真的打算在木头村呆个三年五载的?”一个年轻的男人站在韩隽灿的对面,他背对着韩隽灿。

“你没有听说过精诚所至,金石为开吗?我想只要我努力过了,我才不会后悔,你该知道的,我对她是从未有过的心思,既然动心了,我就不想放弃,组织里的事情你多费心吧,还有如果没有特别重要的事情,往后不要出现在我面前了。”韩隽灿嘱咐那人道。

那人点点头,四处张望了一下,确定附近没人偷听,适才谨慎的走了。

沈芊芊来的迟,自然没有听到刚才的话,如果听到了,指不定得多生气呢,既然早就有法子带她出气,干嘛两人还在木头村装穷呢?

“韩隽灿,木婶做的花卷,让我给你带了两个。眼看天快下雨了,咱们赶紧回去吧。”沈芊芊远远的走近韩隽灿说道。

“你既然不想我纠缠你,你也别来管我。”韩隽灿见沈芊芊走向自己,还往自己手里塞了两个花卷,心中有点儿气恼,不在乎他,做什么对自己那么好?

“我是不想管你,可是我还指望你带我离开这个乌龟不靠岸的小山村呢!”沈芊芊皱了皱眉说道。

“我会带你出去的,现在我只想一个人呆一会儿,芊芊,你先回去吧。”韩隽灿只要想起心爱的女子喜欢的不是自己,心中就很难受,说的话有点儿急躁,显得很不耐烦似的。

“我……我不放心你,等下万一下雨了,你这腿不好使唤,我搀扶着你一起回去不好吗?”沈芊芊想着两人在小山村也算是最为亲近的人,她可不希望他淋浴摔跤什么的,那她就更没有希望出去小山村了。

“芊芊,你这是在关心我吗?”韩隽灿倏然听到沈芊芊的话,说不动容是假的,他心中有多么希望她是真心关心自己,而不是想要借助他的力量,让她出去了这个小山村。

“我什么时候骗过你。”沈芊芊狠狠的瞪了他一眼。

“芊芊,你曾经有骗过我,只是你不记得罢了。”韩隽灿叹了口气,自己也不知道着了什么魔,什么样的女人不好喜欢,偏偏喜欢上了沈芊芊这个没心没肺的女人。

“这……这都过去了,你还提那些事情做什么?”沈芊芊没好气的说道。

才说着话呢,天色渐渐地暗了,冷风徐徐吹来。只不一会儿,电闪雷鸣,很显然真的要下雨了。

“芊芊,走吧,真要下雨了。”如果芊芊淋雨生病了,他也会心疼的,所以他也不执拗了,主动提出一起回去。

“好的,那我扶着你。”沈芊芊上前扶着韩隽灿一起往下山的路上走去。

只是雨越下越大,韩隽灿的腿脚不灵便,自然是越走越慢。

“我记得那儿有一个抗*战争时期的防空洞,咱俩去那里躲一躲雨,你瞧怎么样?”韩隽灿如今湿漉漉的,被倾盆大雨浇的眼睛快要睁不开了。

“那好的,我们赶紧去吧,我长这么大,还没有见过防空洞呢!”沈芊芊连忙赞成了,随着韩隽灿的指点脚步深一脚浅一脚的走了过去。

黑黑的,湿湿的,潮潮的,有杂草,很深的,没有门,瞧着似荒芜了一般,沈芊芊觉得像个山洞,哪里会想到是防空洞呢!

“芊芊,你别乱动,听说这儿阴凉潮湿,有毒蛇,蛤蟆出没的。等雨停了,我们就一起下山。”韩隽灿担心沈芊芊害怕,于是伸手拉着沈芊芊的小手。

沈芊芊被他说的什么毒蛇和蛤蟆吓坏了,整个身子往韩隽灿的身上蹭去。

“你这会子,怎么像只小猫咪似的,尽往我胸前蹭,之前谁说不要互相纠缠的,只是这一出又是干嘛?”韩隽灿觉得自己有点儿吃不消沈芊芊了,挑了挑眉温言道。

“我……我哪里纠缠你了。不过是害怕……害怕毒蛇和蛤蟆什么的,那些东西都好丑!”沈芊芊气死了,她是女生,这些东西肯定害怕的,她又不是毒蛇堆里长大的。

韩隽灿淡淡一笑,也是啊,芊芊多么娇弱的人儿,当然是害怕这些的,他或许该感激这一场大雨,才让沈芊芊主动赖上他。

“芊芊,你的不喜欢我吗?”韩隽灿想着自己和她已经一个月了,一点儿进展也没有,真是气死他了,虽然沈芊芊态度还算温柔,可是离他的设想,差的太远了。

“我……我不是不喜欢你,只是……只是……”沈芊芊忽然说不下去了。

“只是什么?”韩隽灿虽然不想逼她,可是眼瞧着自己和她不可能一直在这儿耗个一辈子吧,所以他有必要问清楚。

“只是……只是我之前说了,会把我送去清明的身边的!”沈芊芊想了想小声说道。

“既然如此,那算了,我去外面淋雨吧,省的和你在一起,让你自个儿因为我而不自在!”韩隽灿皱了皱眉,怎么又提季清明了,有时候韩隽灿觉得季清明三个字像魔咒一样萦绕在他和沈芊芊的周围,让他怎么也无法摆脱。

韩隽灿气愤的说完这话,就想走出防空洞,去外面淋雨回去。

“韩隽灿,不要出去,你听到没有!这雨势太大了,你不要出去,你会滑倒的!”沈芊芊其实一个人留在防空洞里害怕,赶紧大声喊道,她不要韩隽灿一个人离开。

是的,她这一刻发现自己竟然是担心他的。

“芊芊,你既然心中没有我,以后也不要关心我了!”瞧瞧韩隽灿的演技苦兮兮的,他瘸着腿一步一步,背脊挺的很直,如松如竹,竟是一次都没有扭头去看沈芊芊。

沈芊芊也不知道自己是害怕防空洞里的毒蛇或者蛤蟆,反正她是真的担心韩隽灿被大雨淋湿了生病,或者不小心滑了一跤,弄个什么半身不遂,糟了!

这么一想后,沈芊芊也顾不得刚才韩隽灿对她说什么话了。她鼓励自己,一定要韩隽灿和自己安全的离开木头村,一定。

于是她匆忙跟着跑了出去,伸手一把拉住了韩隽灿的手,只是被韩隽灿甩掉了。

沈芊芊改为双手去抱住他的精腰,她在他身后说道。“跟我回去防空洞,你不是喜欢我吗?你自己不是很在乎我的吗?我因为你淋雨了,感冒了,你舍得吗?你这个黑心肝的,你心里是不是已经没有我了?”

沈芊芊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有感而发,还是真的因为韩隽灿不打算纠缠自己了,顿时伤心的泪如雨下,这泪水和雨水瞬间交织在一起。

“芊芊,我就知道你的心不是石头做的,你的心里肯定是有我的!”其实,韩隽灿在说了那句狠话后,走在瓢泼大雨之中后,就后悔的要命,可是他想着男子汉大丈夫,话已经说出口,断然没有改口的必要了,罢了,自己就当真的没有和芊芊在一起的福分了吧,谁料芊芊竟然会追出来,真教他觉得柳暗花明又一村。

“笨蛋!笨蛋!韩隽灿,你是个大笨蛋!如果我心里不在意你,你以为我能坚持给你的瘸腿敷药包扎将近一个月吗?有时候还给你做好吃的饭菜,你是白眼狼吗?这么快就说我的不是了?还硬说我纠缠你,明明是你纠缠我的……呜呜……”沈芊芊的身上都淋湿了,一头及腰的长发也湿漉漉的垂落在后背,玲珑曲线此刻在瓢泼大雨里毕现。

“是,是我不好,是我欺负芊芊,是我纠缠你的,芊芊,但是我不是白眼狼,我这里,肯定是有你的,芊芊,往后让我照顾你好吗?起码让我这一段日子和你在一起,是快快快快的,可好?”韩隽灿听到沈芊芊心里的真心话,幸福的快要死掉了,他就说嘛,对于沈芊芊这样没心没肺的女人,非得用苦肉计不成,虽然瘸腿了,但是换到一个可心的媳妇,他妈的太值得了!

等芊芊的肚子里有了他的孩子,他的地位就稳固了,反正芊芊有一次睡梦里糊里糊涂的在说什么一女多夫之类的,既然她有这个想法,那他必须在自己和沈芊芊独处的这段日子里让芊芊对自己在意,最好能永远的铭刻在心,不过,这条瘸腿也够了。

沈芊芊如果晓得韩隽灿如此算计她,肯定得气得吐血,但是没有办法,谁让韩隽灿爱她之深。

“嗯。”沈芊芊见他用炙热的目光看着自己,心里多少是喜悦的,起码他一直是在意自己的,罢了,妖精妈咪说什么一女多夫就一女多夫吧,她到时候也可以升级当个妻主什么的,如果生育的事情能让男人来代劳就更好了。

“芊芊,快回去防空洞,这雨一时半会不会停呢!”韩隽灿见苦情戏演的差不多了,是该收手了,否则沈芊芊感冒了,他也会心疼的。

沈芊芊点点头,于是韩隽灿拉着沈芊芊的手返回刚才那个防空洞。

“韩隽灿,你看,都是因为你非要跑出去,瞧瞧,我的衣服都湿了!”沈芊芊皱了皱眉,这衣服湿漉漉的可难受了,真希望和古代一样有个柴禾堆烤烤衣服也好啊。

也就沈芊芊在脑海里胡思乱想的时候,韩隽灿已经瘸着腿缓慢的移步去防空洞里寻找干柴,然后用打火机点燃后,也算架起了一个简易的火堆。

“这么大的雨势,这儿八成不会有人来,你赶紧脱了衣服烤干吧!”韩隽灿见沈芊芊已经打哈秋了,可见感冒了,心里可心疼死了,可是自己的衣服也干了,想来想去,也只有烤衣服这法子可行了。

“好啊。”沈芊芊也没有拒绝,确实如韩隽灿所言,现在外面下着大雨,肯定不会有人来山上的,烤干了衣服说不定雨也就停了。

“你也脱了吧,雨水打湿了衣服,穿在身上湿漉漉的怪难受的!等烤干了衣服,指不定外面那大雨也停了呢!”沈芊芊见他已经架起一个长条的树杈给自己,显然是想让她把脱下来的湿衣服给晾在树杈上烤呢。

“啊?芊芊,你不怕我等下脱了衣服,对你有不良企图吗?”韩隽灿皱了皱眉,她难道不害怕他等下会对她做什么吗?

------题外话------

防空洞指的是在抗战期间,为了躲避敌人炮火的轰炸,用来保护人身、财物的安全而挖掘的洞穴,小桃曾经远远的瞧过几眼,我外婆家附近就有,呵呵。

谢谢亲们送的月票,礼物,和5星评价票,看到名字了,么么么,8号开始会尽可能多更些,现在放假,要和家人亲戚互动,所以比较忙,再加上还要准备新文,所以有点儿忙。希望亲们谅解!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