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芊娇百媚 020 脸红什么

来不及想什么,反应极快的合上了房门。

许是声音太大,将沈芊芊从睡梦之中惊醒了……

沈芊芊睡眼朦胧的起身,一看自己周身未着寸缕,心中感叹,她真的和陆允恒滚床单了。

又听到门外沈小虎在招呼韩隽灿的声音后,沈芊芊马上拍了拍自己的后脑勺,这都五点半了,原来是小虎放学了。

她这个妈咪有点失职哦。

赶紧穿上衣服,她想她得快点去药店买药吃才行,她不能怀孕。特别是怀上陆允恒的孩子。

沈小虎从卫生间洗手后走出来瞧见韩隽灿的坐立难安,俊脸通红的模样,心中奇怪,他这是怎么了?

“小虎……我……我家里还有点事情,我……我……我先回去了。”韩隽灿还不能平息心中刚才看到的震撼。

他曾经也浏览过某些黄色网站,那上面也有**撩人的年轻女子**照片或者视频,但是从来没有想到自己竟然会看到现实的……现实版本的……那什么……女子**,他觉得他没有喷鼻血出来,已经表示他很镇定了。

“为什么要现在走?不是说了吗?我还有几道题不会解,正想让你教教我呢?是奥数啦!我不太会。”沈小虎挑了挑眉说道,心想,他妈咪又不是洪水猛兽,他那么害怕见到她吗?他是不是还要做做妈咪的思想工作呢?

“这……这……”他局促不安,他慌乱的感觉好像自己是个小偷似的。

“给,这是我季叔叔给我买的法国松露巧克力。”沈小虎献宝似的从书架上取下精致的铁盒子,递给韩隽灿说道。

“季叔叔?你还有叔叔?”韩隽灿奇怪的问道。

“偷偷告诉你哦,这个叔叔好像在追我妈咪,嘿嘿……”沈小虎眨了眨眼,小小声说道。

“哦。”韩隽灿哦了一声,下一秒,将松露巧克力还了回去,“别,我不爱吃女生爱吃的甜品。”

是啊,那么漂亮,身材又好的女人,怎么可能没人追呢?韩隽灿心中暗忖着。

“哦,那你先给我讲解题思路吧。”沈小虎见他不吃,就顺手接了过来,放在铅笔盒边上,将老师出的奥数题给他看。

门外传来沈芊芊踩着拖鞋的声音。

“小虎,我……我有点感冒了,出去买一盒泰诺就回来哈。”沈芊芊心中暗恼,明明出去买避孕药,如今却要撒谎。

等等,她家房门的钥匙呢?

怎么不见了?

不对啊,之前她是用了钥匙才打开门回家的?

啊,不会是有人偷拿了她家的钥匙吧?能神不知鬼不觉的拿走她家的钥匙的人除了和她滚过床单的陆允恒,她不作第二人选!

怎么办?

他今晚别又来她家找她吧?

她不得不这么想,因为他有她家的钥匙啊!

见沈小虎应了她一声,她便飞快拿着沈小虎的钥匙出门了,此刻她觉得吞药避孕才是重中之重,头等大事。

沈芊芊在药店营业员“关心”的目光之中离开了药店,在路边便利店买了一瓶矿泉水就吞药了。

想着小虎还饿着,去附近的菜市场买了一些菜回去,中途还用手机拨了一个电话给季清明,说今晚不出去和他吃饭了,她要在家陪小虎写作业。

季清明倒也没有难为她,就答应了,只说让她晚上早点睡觉,明天她休息的时候,中午他请她吃饭,她含糊着答应了。

沈芊芊到家的时候正好遇到韩隽灿回去,他呆愣着一会儿后,看到她,他则红着俊脸逃也似的走了,把沈芊芊看的一头雾水。

他在脸红什么?

“妈咪,你怎么拿我的钥匙开门?”沈小虎见他妈咪拿着他的钥匙,心中奇怪。

“我……我的钥匙弄丢了,等下整理了房间再说吧。”沈芊芊笑着说道。

“妈咪,那些衣服……衣服是朵朵姨寄放在这儿的吗?”沈小虎扬手指了指沙发上摆放的整体的精致袋子,问她。

“嗯,是的。”沈芊芊选择撒谎,她不知道该如何和小虎解释这事情。

晚饭后,沈芊芊通电话跟陈纭朵说了衣服的事情,陈纭朵好一阵羡慕,静默了一会,陈纭朵让人来她家里取衣服放在她私人名下的服装店里卖掉。

沈芊芊当然也挑了几件自己看了爱不释手的衣服留下,其余的让她们拿走了。

鹿州梅花机场位于鹿州长鹿江入海口南岸的滨海地带,占地40多平方公里,距鹿州市中心约30公里,距鹿州的米苏机场约40公里。

此刻,梅花机场贵宾厅外边的停机坪上,两辆军用小卡车直接开进了停机坪。

车一停,两辆车上快速有序,训练有素的跑下十数名全副武装的特种兵,成队列形式,每个人腰杆挺着笔直如松如竹,目视前方,且面目庄严肃穆。

再后面吧,两辆挂着特殊数字军牌的军车领头,后面紧随其后的是两辆黑色奥迪以及两辆黑色奔驰。

军车车门一打开,走下来两名穿着正军装的年轻俊逸的男子。

邱瑾澜微弯腰从军车上走下来,扬手抚了下身上的军装,但见他肩上的两杆三星,远远一看,周身的帅气,玉树临风,魅惑人之中却又军纪分明,让人看了迷了眼眸。

他心道,陆允恒怎么还不来?他才到鹿州,应该没什么事情的吧?

接着,他微微眯眼看着从另一辆军车上走下来的丁松涛等人看去,看了看为首的那一位,正是和他不对盘的丁松涛是也,邱瑾澜唇角微勾,讽刺道:“丁少,怎么不在天上人间乐逍遥,如何也来这儿了?”

丁松涛笑笑,不以为意,他是好色,那又如何,这只是男人本色而已,等下讨好了太子爷,将来太子爷上位,他还不是照样混的风生水起吗?他犯不着和他同样是上校军衔的邱瑾澜置气来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