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你管不着

如果让封希骁知道弟弟封希澈有子嗣在先,那沈小虎那孩子岂不是会有危险?

“希澈,你的意思是?先不让这个孩子认祖归宗?”海驰熙笑着揣测道。

“先派人暗中保护。”封希澈似下了决定,优美的薄唇轻启道。

“好。”海驰熙轻轻颔首。

“孩子的母亲呢?”海驰熙又问了个棘手的问题。一想起那个女子,就想到那个女子和季清明嫣然浅笑的样子,不知怎么的,他想起这事,心中有点堵。

“也暗中保护,对了,驰熙,你是不是有什么话说?”封希澈薄唇一勾。

“厄……没有……”海驰熙可说不出口,说你的亲亲表弟和你孩子的母亲亲亲热热的吃饭啥的,他可不能说,说了岂不是变成他在挑拨离间他们表兄弟的关系了?

“你想说什么就直说?你和我还有什么不好说的?”封希澈慵懒的从沙发上站起来。

“澈,你那隐疾可有好的征兆?”作为最亲近的朋友,海驰熙担心的问道。

“看了很多医生,都不奏效,你怎么提起这茬了?”封希澈挑了挑眉问道,他知道海驰熙关心自己才问的。

“想起了就问问。”海驰熙讪讪的笑了笑。

“对了,允恒这小子最近神神秘秘的,你注意他一下?”封希澈嘱咐他。

“他不会生二心的,肯定是咱们阵营的。”海驰熙笑眯眯的说道。

“成,反正你多注意他一下。”如今非常时期,封希澈和封希骁的对决在暗中不知不觉的快要对上了。

“咱们缅甸那边的生意被‘夜煞’新上任的掌权大小姐闵恩雅抢了不少,咱们是不是要派人去……”海驰熙欲言又止。

“缅甸方面的事情不都是你负责的吗?你海家在缅甸的威信,足够震慑他们了。我对你很有信心。该咋办?你自己看着办!”封希澈扬眉浅笑。

“对付闵恩雅那种水xing杨花的女人,让榕彬出马好了。”海驰熙可没有忘记“夜煞”的女人精通媚术,他可不想死在软玉温香之中。

“只要你说服欧阳榕彬,米阿国那边的石油生意就给你百分之十五的利润。”封希澈很大方的说道。

百分之十五的利润,啊,那是一笔非常可观的利润了。

“希澈,够兄弟。”海驰熙主动起身,和他碰了碰酒杯笑道。

封希澈本来想提前返回北京,可是鬼使神差之下,很想见一面自己的儿子,就撇开黑衣保镖,亲自开着奥迪车前往红叶小学。

他去的时候,看到小虎正和同学背着书包走出校门,显然是放学了。

他的儿子浓眉大眼,长的很卡哇伊,特别是和同学交谈时,嘿嘿一笑,露出两颗虎牙,很萌很可爱,一身校服穿在他的身上一点也不显得平凡,反而呈现出这小孩子很阳光贵气,朝气蓬勃的一面。

他暗道沈芊芊把他的儿子养的很好,心里不由得对孩子的母亲产生了一丝感激之意。

“小虎,这里!”远处有一个高年级的男生在喊沈小虎。

“韩隽灿?”沈小虎很意外,韩隽灿已经两天没有来找自己了,今天怎么突然出现了?好奇怪。

“小虎,上回看见你家有一本书很好看,你方便的话,可以借给我吗?”韩隽灿不好意思的笑问,其实他不是为借书而来,而是他魔怔了,他想见沈芊芊,可是总得找个合适的借口吧。

“行啊,今天我妈咪和我说,家里今晚包饺子吃,等下你吃了晚饭再走好了。书当然可以借你了,呵呵,一起走吧。”沈小虎很开心,因为韩隽灿教给他的解题思路很好,他一下子就学会了,不可否认,其实韩隽灿也是一个很聪明的娃纸。

封希澈本来还想去看沈芊芊,可是在接到幕僚慕容曦的电话后,立马调转车头,返回帝豪国际。

如此,他也就错过了发现自己的嫡亲表弟和沈芊芊母子之间的亲密关系。

季清明下午接到沈芊芊的电话时,还在和公司高层开会探讨马尔代夫的旅游合并案呢,只是沈芊芊一说晚上请他吃饺子的事情后,季清明开心的扔下一群高层,屁颠屁颠的开车去了沈芊芊家。

沈芊芊一脸迷茫的看着他,“你……你来这么早做什么?”她饺子的肉馅才跺好,还没有包呢。

“我早点来,看看能有什么可以帮帮你?”他可是经常听季母说男女搭配,干活不累的话。

“厄,那行,你会包饺子吗?”沈芊芊精致的秀眉一挑,笑着戏谑道。

“就算不会,我也可以学。”其实他会,他在F国留学时,都是自己动手做美食的,只是现在工作忙,懒的下厨罢了。

当沈小虎带着韩隽灿开门进来的时候,看到是一脸幸福笑容的沈芊芊。

她双手托腮,笑眯眯的看着季清明认真的在包饺子,一个一个的包,动作娴熟优美,他泛着玉质光泽的指尖,轻轻的拂过饺子花边,电光火石的碰触间,透露出超然世俗的风骨,美不胜收,清韵雅致。

这个男人怎么连包饺子的动作都那么优美呢?

“芊芊,你说我这饺子包的好看吗?”季清明笑眯眯的问道。

“妈咪,我回来了,啊,季叔叔也在啊?”沈小虎见妈咪的脸上露出梦幻般的甜蜜笑容,心里也很开心,于是笑着打招呼道。

“小虎,放学了?你身边的这位是……是你同学?”季清明看到韩隽灿,就好奇的问道,如果是同学,这个男生的年龄和小虎的年龄相差了好大一截呢。

此刻,季清明手上包饺子的动作也没停,只是笑着看向沈小虎,精致的薄唇一挑,给人的感觉很亲切随和。

“他是我的朋友,名叫韩隽灿,那天我受伤,多亏他把我背去医院。”沈小虎笑眯眯的解释道。

“韩同学,你好。”见沈小虎如此介绍,季清明温润的含笑说道。

“你好。”韩隽灿面上笑道,可心中酸楚,他只觉得自己的初恋就这么奇快的失去了。

可是他心里好不甘。

他知道,沈芊芊二十六岁,他韩隽灿二十岁,他与她相差六岁,六岁在他面前,那是一道深深的沟壑啊!

而且他现在是学生,还是高考生。

眼前被沈小虎喊做季叔叔的男人,和沈芊芊是多么的相配,俊男美女,天造地设的一对啊,他黯然的想着。

不行,他得想办法让自己处于有利的一面。

“小虎,我突然想起,我还有些事情,下次再来吧。”韩隽灿看到了沈芊芊讶然的神情,他心中明白,她对他还是抱着成见的。

此刻他若留下,反而留给沈芊芊不好的印象。

“啊?才来就要走啊?”沈小虎不明白他怎么突然改主意了。

“嗯,不好意思,我先走了,回见!”韩隽灿的余光贪婪的瞅了一眼沈芊芊,强迫自己赶紧转身,他压抑着自己的痛苦,他的双脚似灌了铅似的走下了楼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