宠婚一娇妻惹桃花

沈芊芊很不情愿的接了电话,“季先生,有事吗?”她现在很困,很想家里那张舒服的大床好不好。

季清明听出来她的语气有几分不耐烦,电话彼端的他皱了皱眉,“你今晚有空吗?”

“没……厄……有空。”她想起他说的必须随叫随到,只好不雅的打了个呵欠,精神萎靡的答道。

“好,你先回去睡觉,晚点我打你电话。”季清明倒也没有难为沈芊芊,就挂电话了。

沈芊芊见他主动挂电话,不由得深呼吸了下,心道,今晚如果出去吃饭,那小虎的晚饭怎么办?

许是星期六的缘故,这86路公交车不是很挤,路况也不拥堵,二十分钟就到红叶小区附近了。

走到家门口,却看见邻居男主人打开房门和她说道,“刚才有人来敲你家的房门……。”

“路医生?那人是男的还是女的?”沈芊芊心中一紧,不会是宫北吧?应该不会的,八年之间尚无联系,更别说现在了。

“男的,是不是你家亲戚?”路景楠笑道。

“厄……不知道,对了,我家小虎是不是和你家芳菲去新华书店买书去了?”沈芊芊看到门口鞋柜上放着的一张沈小虎留下的便利贴问他。

“是的,出去有一会了。”路景楠点点头,后来他老婆裴小娟喊他,他才关门。

“哦,谢谢。”沈芊芊也关上了门。

在快速的洗了一个战斗澡后,沈芊芊套上睡衣就把自己扔床上呼呼大睡了。

下午,沈芊芊被一阵尿意憋醒,适才不情不愿的下床踩着拖鞋上厕所。

“妈咪,你肚子饿吗?”沈小虎正在自己房间做作业,此刻听到卫生间的动静,立马跑出自己房间问道。

“还好,不是很饿,你中午吃了什么?”沈芊芊洗手出来后,捏了捏他粉嫩嫩的脸颊,睡眼朦胧道。

“在芳菲家蹭饭吃了,妈咪,我们晚上自己烧牛排吃好不好?”沈小虎想起路芳菲说今晚和爹地妈咪一起去西餐厅吃牛排,他于是提议道。

“啊?可是现在去买的牛排不新鲜啊!要大早上去买,做出来的味道才好吃。”听了沈小虎这话,沈芊芊晕乎乎的脑袋清醒了不少。

“那算了吧,我们还是去吃路边摊吧,我们还能省钱。”沈小虎倒是没有坚持,一下子就改主意了。

“小孩子总吃路边摊没有啥营养的,这样吧,晚上妈咪带你去约会。”沈芊芊想着自己这三个月之内和季清明的雇佣关系,不可能瞒的过聪明的儿子的,还不如自己提前告诉他呢。

“什么?妈咪?你……你帮我找了后爸?”在沈小虎的记忆里,沈芊芊是和他说他爹地死了什么的。

“厄……不是……不是的……”虽然季清明的条件是不错,但是她的身份配不上他,她不会傻兮兮的去憧憬不切实际的奢侈生活的,当然哪个未婚的男人会去娶一个未婚妈妈身份的女人的,更何况对方还是高干子弟,她可是脑子清醒的很。

“那为什么说是约会?”沈小虎不懂,这大人的世界太复杂了。

沈芊芊将怎么认识季清明的经过和他说了一遍。

沈小虎给出一个让沈芊芊吐血三尺的结论。

“妈咪,这男人对你有兴趣。”

“嘎?你咋晓得?你才二年级懂什么?”

“如果不喜欢妈咪,他干嘛主动联系你?我虽然是二年级的男生,但是我也是雄性动物。”

“啊,现在的孩子真可怕,不和你废话了,你赶紧滚去写作业,妈咪我爬去补觉。”沈芊芊自顾自的摇了摇头,便快步往自己卧室走去。

“妈咪,你如果谈恋爱,小虎支持你哦,嘿嘿!”嘿嘿,我马上有后爸了。

沈小虎得瑟的返回自己房间,努力和一堆作业奋斗去了。

季清明的红色玛莎拉蒂嚣张的停在红叶小区门口,等了好久不见沈芊芊出来,于是给沈芊芊去了一个电话催她。

“我在前面拐弯处的一家甜品店门口等你。”沈芊芊回答他,其实是沈芊芊担心被邻居们看见东问西问麻烦。

季清明连忙上车,然后开到前面拐弯处。赫然看见一大一小,顿时惊讶,这女人和他见面,怎么还带着儿子?

沈芊芊和小虎开开心心坐在后座上,一点也没有尴尬的表情,让季清明有点怀疑自己的决定到底是对还是错?

“他……他是你儿子?厄,长的挺可爱的。”只是这小孩子的轮廓隐约之间怎么……怎么像澈表哥小时候的样子?可是又有点不完全像?真是奇怪!

“小虎,赶紧叫季叔叔。”沈芊芊点点头,随后让儿子叫季清明叔叔。

“季叔叔,你好。”沈小虎上车后一直在打量季清明,这会子听妈咪指示,先愣了一下,才微笑着喊了一声。

“小虎,你想吃什么?”季清明见这小孩乖巧,脸色倒也柔和了许多,问道。

“KFC。”沈小虎笑嘻嘻的说道。

什么?KFC?

季清明差点厥倒,他……他早知道该自己做决定的,干嘛去问一个小屁孩呢?

“咱们去吃牛排吧。”沈芊芊注意到季清明的唇角抽了抽,连忙瞪了一眼沈小虎,柔声道。

“那就吃牛排吧。”沈小虎本来想刁难下后爸的,后来一想他也想吃牛排啊,就答应了。

季清明没有想到在鹿州鲜豪西餐厅用个晚餐也会遇到熟人——他昔日的女友沈海芋,她正在和海驰熙一起用晚餐。

“嗨,清明,好久不见,这是你的妻子和儿子吗?”沈海芋看着眼前幸福的一家三口,她心中微微的有些许发酸,但是还是面露笑容和季清明他们打招呼了。

“清明,什么时候结婚的?为什么我们一点也不知道?”海驰熙在瞧见沈芊芊的那张清丽妩媚的娇颜时,心中蓦然有种莫名的熟悉感,他好似在哪里见过她?

沈海芋在打量了沈芊芊一眼后,又转眸去打量沈小虎,心中暗道奇怪,这小男孩的眉眼之间怎么和驰熙哥好像啊?这……这是什么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