宠婚一扛上三只狼

“楚彦磊对我上心有毛用?我又不喜欢他,只是他救过我两次罢了。”沈芊芊摇摇头,自然想要撇清自己和楚彦磊的关系,她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她不希望陆允恒误会。

“今晚我们就睡在这儿吧,明天反正你休息,你晚点起床也没有关系。”陆允恒见她的一头乌黑亮丽的长发已经被他用电吹风吹干了,轻轻的摸了摸,很是柔顺,于是他满意的笑了。

两人一起坐到了床上,他想说什么,却欲言又止。

“睡觉吧!”陆允恒留了一盏浅潢色的壁灯,然后睡在沈芊芊的身侧,他正想再开口,却听到沈芊芊说——

“嗯。”沈芊芊淡淡嗯了一声,确实累了,那就先睡觉吧。

“嗯什么?芊芊……我……”

“别捣乱!睡觉!”她摇摇头。

忽然陆允恒坏坏的笑了笑,“芊芊,等下我若是还想……”他指着自己**,却惹来沈芊芊一个白眼。

“现在想!没用!我要睡觉!”沈芊芊直接将他推下了床,对方一阵嗷嗷直叫。

“芊芊……你……幸好你没有在部队历练一番。”陆允恒心道,他咋就那么倒霉,老是被她踹呢。

“说话结巴的男人,我不喜欢!晚安。”沈芊芊说完这话,利落的闭上眼睛,然后呼呼大睡,丝毫不把他放在眼里。

“芊芊……”陆允恒懊恼的看着沈芊芊的侧脸,口中还在唤着。

但是人沈芊芊就是不理他呢。

喊了好几遍都这样,陆允恒终于放弃了,不过他的手可没有闲着,他摸了摸柔软的雪白大兔子,甜蜜蜜的入睡了。

晨曦初现,沈芊芊睁开眼,窗外的天色还不是很明亮,却让她有了一种恍若隔世的错觉,昨晚她实在是太累了,累及不管不顾的就睡了。

如今她一看到睡在自己身侧的陆允恒后,看着他唇角的一抹幸福的笑容,她竟然觉得自己如果不是和季清明在一起,似乎和陆允恒在一起,也是不错的。

天啊,她一定是疯了,怎么会有这么奇怪的念头呢?

沈芊芊还以为陆允恒还在熟睡呢,可她偏偏忘记了,一头吃饱餍足了的狼,正按兵不动的潜伏在她的身后。

陆允恒看着这个小女人可爱的紧,恶趣味突生,极富魅力的低沉嗓音在沈芊芊的耳边响起,“醒了,昨晚睡的好吗?”尾音轻佻,清越的男声不难听出主人愉悦的好心情。

咦,陆允恒怎么也醒了?

于是沈芊芊扭头看了他一眼,毫无例外的撞入那双闪动着笑意的黑色眼眸里。

“芊芊,是不是埋怨我昨晚不够卖力?没有关系,我现在可以补偿你的!”陆允恒突然双手抱着她,炙热的鼻息喷洒在她的颈部,柔声说道。

“别……这大早上的……饿死了……我可没有那力气。”沈芊芊摇摇头,她很累的好不好。

“嘿嘿,我哪里敢嫌你,如果不是你正好出现,我岂不是更委屈,万一对方长的歪瓜裂枣的,我连哭的地儿都没有。”沈芊芊笑眯眯的说道。

昨晚上出的狂野事出有因,当时如果没有陆允恒的出现,情况危急时,她也会去找别人灭火的,所以她不想针对昨晚的脱轨说什么,因为她自始至终都知道他不是季清明,她和他的身份摆在那里,所以她和季清明才是最合适的。

“芊芊,既然我们又再扯上了,证明了你和我是有缘分的,你……”陆允恒还想再说什么,却被沈芊芊的突然出口给阻着了。

“陆允恒,我们一直都很有缘分的,你看,我如今成了你名义上的侄女了。”沈芊芊赶紧说道,哎,就当做是一夜情吧,她现在和季清明有想结婚的意思了,她要是再和陆少,她的名义上的舅舅扯点什么暧昧关系,传出去可就不好听了,而且她可没有忘记,她还有封希澈和海驰熙两只恶狼没有解决呢,更何况还有名正言顺的男朋友,她都决定和他订婚了。

若是清明知道了他去了鹿州的那段日子里,她和陆允恒有一腿,或者陆允恒知道了她只是和季清明假意分开,只是为了让他们三放松警惕,希望这件事情永远都不要被发现,不然,她会死的很惨的,沈芊芊的无奈的想着。

陆允恒瞧着沈芊芊躲闪的眼神就清楚这件事情远没有他想象当中的美好,若是处理不当,也许还会让自己在她眼中更加的淡去。

可纵然他心中百转千回,他也没有傻到把话挑开来说,一只修长的大手顺着腰线向下游走,在大腿根部缓慢揉捏,按摩的力道很轻柔,很舒服。

“芊芊,我愿意等,愿意等你敞开心扉接受我的那一日。”陆允恒皱了皱眉,接着他把她的脸和自己面对着,四目相对,他深情的说道。

敞开心扉吗?不,她已经有了,而他陆允恒只是她名义上的舅舅啊。

“厄……你还是把话收回去吧。”沈芊芊低下头,把玩着自己的手指儿。

时间一长,加上昨晚沈芊芊基本没吃什么,沈芊芊就喊恶了,这时她也没有顾虑什么,用手指捅捅身边的男人,“我饿了。”

瞧瞧,这理所当然的口气,可真像人家小情人之间的撒娇,不过,这一套在陆允恒这边很是受用。

然,陆允恒也注定的犯在她手里了,宠溺的眼神看着她说道:“那你再躺会,我给你弄早餐去。”

于是陆允恒也不害臊,就这么光着在屋子里走来走去。等他洗漱过后终于将那件裤子套上时,沈芊芊才松了口气,为毛?这大清早的,一美男连衣服都不穿的就在眼前晃悠,搁谁谁都受不了啊,太刺激了有木有?

陆允恒嘱咐沈芊芊让她再睡会儿,只是体恤她昨晚太累了,于是沈芊芊真的再睡了个回笼觉,再一次醒来,眼睛还没有睁开呢,鼻尖就被阵阵香气给吸引了。

这才晓得陆允恒做好了早餐在等她呢。

还真别说,陆允恒照顾人也是会一点的,虽然说厨艺是比不上季清明的,但是一顿简单的早餐是难不倒他的,除了卖相不够出彩精细,味道和营养搭配确实都还不错。

陆允恒拿着一个轻巧精致的小木桌子架在床上,也没有让沈芊芊下床,用绞了水的湿漉漉的毛巾给她擦了脸。

沈芊芊一看就知道是被人如此伺候惯了,乖乖地闭上眼睛任他伺候,而后陆允恒还给她端来了漱口水,沈芊芊接过来仔细漱了口。

此刻食物已经一样样的摆放整齐,而饿的前胸贴后背的某女早已胃口大开,好,饿了,就要吃。

偶尔陆允恒瞧着她嘴角上沾了牛奶或者是食物残渣,他还会很细心的用纸巾给她擦擦,总之,这顿早餐还算和谐美好。

“芊芊,既然你也能和我和平共处,为什么不能和我在一起呢,我也可以娶你的。”陆允恒本来不想说的,可是现在一看气氛不错,就想说了。

他刚才在厨房刷碗的时候,就考虑这个问题了。

沈芊芊别开脸,“开什么玩笑!”

他略显粗糙的手指轻抚她的侧脸,稍微一用力,就把她想要避开的目光扭转过来。

“你知道我是认真的!”

“可我,我也是认真的!”她嗫嚅着说道。

陆允恒望着她,目光坚毅,但是更多的是焦急,他也不知道自己是着了什么魔了,还是算漏了什么,他就是迷上她了。

陆允恒想要名正言顺的拥有着她,给她更多宠爱,那种迫不及待的想要将她绑在身边的心情,如经过春雨洗礼的蔓蔓野草,发了狂的疯长。

偏偏沈芊芊有点害怕他,她可没有忘记上次他的疯狂,于是此刻两人一言不合,这会子,在床上默默地对峙呢。

沈芊芊忽然觉得很迷茫,她现在算是红杏出墙吧,应该算是的,在清明去了鹿州的时候,她和别的男人上床了,但是如果季清明知道了,她也不害怕,她那是情势所逼,谁让出事情的时候,你季清明去了鹿州,不在她的身边呢?

可是为什么,她在受其他男人的碰触时,她并不是很反感,相反,甚至她会觉得很愉悦。

她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女人呢?水性杨花吗?红杏出墙吗?可事实却是如此,她可以同陆允恒发生关系,又能……

“芊芊,你在想什么?”陆允恒在沈芊芊面前就有点儿沉不住气了。

“我……我没有想什么。”沈芊芊摇摇头。

终于还是陆允恒率先搭理她,他妥协的一笑,用他优美的薄唇在她脸上蹭啊蹭,后又移到她的耳旁,灼热的气息喷洒在她敏感的肌肤上,痒痒的。

“芊芊,我发现我还是舍不得逼你,既然,你现在给不了答案,我也不会强迫你做些什么,我们呢,来日方长。”陆允恒抱了抱她,说道。

他和她现在同在陆家,所谓近水楼台先得月,他,不该那么急躁的,他应该给她思考的时间,

天际处射来的阳光刺目的快要睁不开眼睛了,沈芊芊裹着沐浴用的白色大毛巾蹲在地上发呆,她的目光盯着那条有破洞的皱巴巴的裙子,陆允恒穿的一身潇洒的从衣帽间走了出来,看见的,便是如此好景。

金潢色的光线大面积的铺洒在佳人的身上,白皙如雪的肌肤上流动着华丽暖艳的光彩,她无助的望着他,泛着光的眼睛一眨一眨,可爱极了。

本是喜欢她的男人,更是心悸了。

天啊,她总不能穿这破了洞的裙子出去吧?

陆允恒走到她的身边,也跟着她一起蹲下,手伸向那破了洞的裙子,佯装一脸的嫌弃,“这裙子不能穿了,帮你拿新的吧,可是我这儿没有女人的衣服,我派人去买,你稍等下。你乖乖地等着。”

“哦……”沈芊芊淡淡哦了一声。

两人之间再一次陷入了沉默。

陆允恒有点儿摸不准她的心思,又怕自己多说了,反而招她不待见,于是他很纠结。

接着他迟疑了下,还是问道,“你今天也不上班,等会你想去干什么,需要……需要我陪吗?”其实他很希望沈芊芊会给他这个殊荣。

“不用了,我想回去了,我很累,你还是直接送我回去吧。”季清明不在身边,她又那么累,真不想去任何地方。

“嗯,那好吧,正好我也想回家。”陆允恒怔了怔,回答道。

沈芊芊穿着陆允恒派人去购买的新裙子坐在陆允恒的车子上,不停的打呵欠,没办法,昨晚状况太过激烈,甚至她有怀疑她睡了之后,身边这只狼肯定还对自己动手动脚来着,不然为何床单上的迹象那么明显呢,她可不像陆允恒那是部队里练出来的,所以他的精力好的吓人,现在还精神抖擞呢,而反观自己,却病恹恹的怎么看怎么像那弱柳扶风的林黛玉。

想到这儿,她就郁闷,她狠狠的瞪了身边的男人一眼,只是她没有想到,会被他抓包,逮个正着。

“出息了,你竟然敢瞪我?”其实也瞪过,只是他不曾上心,可是现在不同了。

陆允恒的的唇角勾起一抹邪恶的弧度,转头瞄了瞄两旁的路况,单手把沈芊芊给搂过来,迅速的印了个吻在她艳红如桃花花瓣的唇瓣上,亲好马上放开她,他竟然还意犹未尽的伸出舌头在唇上扫了一圈儿,用极度魅惑的声音说,“我的芊芊好香!”

他的动作非常自然流畅,没有一点做作的成分,沈芊芊自然感觉的到,于是,很不幸的,她居然破天荒的脸红了。

她的反应虽说是无意的,其实是不曾有男人这么做这种动作。

不过还是极力的讨好了陆允恒,刚才的阴郁心情就如那烈日下的冰块,早就融化成水了。

陆允恒于是一脸得瑟的瞅着她,别提多么的得瑟了,在沈芊芊看来,丫的狠欠抽吧。

所以,沈芊芊突然一抽风,也不管安全不安全,整个人扑上去,双手环抱住陆允恒的脖子,好像带着浓浓的深仇大恨,照着陆大美男那高挺的鼻子就咬了一口。

要死了,两人这是在马路上,周围的司机只看见马路中间的一辆车子左拐右拐的,不是很畅通的路面硬生生的被他开出了S形。

陆允恒挑了挑眉,他也没有想到沈芊芊会来这么一招,颇为有些无奈的揉了揉还是很刺痛的鼻尖,不用看,就晓得肯定红肿了,希望没有牙印。

一只手强制性的把沈芊芊压在自己的膝盖上,好不容易和前面的车子保持一致的队形了,他垂眸看着那个罪魁祸首,很是无语的唇角抽了抽,不悦的发话道。

“芊芊啊,开车的时候甭跟我闹,万一出事儿了怎么办?你说你小胳膊小腿儿的多么金贵来着,虽说金贵吧,那也是特脆弱的,这车万一翻了,也许和别的车撞了吧,你就不怕香消玉殒吗?”

“都多大个人了!下次收敛点知道不?”

沈芊芊也知道自己确实不对,刚才如果陆允恒车技不好,她真要车祸穿越了,于是她觉得自己是犯错了,认罪态度极好,乖乖地听他训话,她老老实实的趴在陆允恒的腿上听着,那样子乖乖地,特招人稀罕。

陆允恒心里念叨,你要是一直这么乖乖地,该多好,一个小女人主意怎么那么多呢?

“嗯嗯……”沈芊芊不停的嗯嗯嗯。

“行了,别敷衍我了,起身吧,马上就到了,知道怎么和大叔母解释吗?”陆允恒见她如此乖乖地,也不能再板着脸训斥了。

“天策会所的事情,我会让人处理的。你无需担心,只是你最近最好别和楚家的人来往。”陆允恒又说了一句。

“难不成你有天策会所的股份?”她疑惑了。

“嗯。”他也不打算隐瞒,以后他的产业应该会是她和自己的孩子来继承的。

“我外婆不会多问的。对了,你那个天策会所可以清理一遍了,我看见他们有在吸K粉。”沈芊芊适才敢变化了姿势,背靠在椅背上,然后侧目对他说道。

“免不了的,这东西很害人,以后那种地方最好少去,或者找相熟的人带你去,比如明珠,阿萝,或者我们三个,听到没?”他是关心她的,所以自然他也乐见她点头答应。

“嗯。”

龚慧枝看见沈芊芊是坐陆允恒的汽车回来的,心中生疑,外孙女昨晚夜不归宿,难道是和允恒在一起?

而且还换了一身裙子回来?

“外婆?不好意思,我昨晚在朋友的生日宴会上喝多了,就歇在了朋友那里,外婆,外公呢?”沈芊芊从陆允恒的汽车里走出来后,唇角含笑道。

“你外公出去访友了,走吧,进屋去,昨儿个有人送来了一筐子螃蟹,你爱吃吗?如果喜欢,外婆给你弄清蒸大闸蟹。”

“嗯,喜欢的!喜欢清蒸的,呵呵……”沈芊芊点点头。

龚慧枝一听这话,立马屁颠屁颠的进屋去吩咐下人处理那一筐子螃蟹去了。

“陆允恒,以后别有事没事往这儿跑,昨晚就当是一场梦。”沈芊芊见外婆进屋了,于是迅速转身对身后的陆允恒说道。

既然她以后会和季清明在一起,她必须让他对她死心。

他停下来,离她一米远的距离,就如无法再前进一步的深渊。

他静静地看着她,她真长出息了!如此无惧,如此瞪圆着眼,就算是警告,可,也显得那样的毫无底气……

但是,不能否认她说到做到的气魄。

那一瞬间,陆允恒的心脏被绷得紧紧地,疼疼的……

“可是,我并不想就这样结束……”他缓缓地垂下了头,温柔地呢喃:“我也是爱你的……”

“你只是不甘心而已!”她暴吼!

声音惊动了才进屋去的龚慧枝,疑惑地转身过来瞧着她和他,“怎么了?”

“没事,外婆,舅舅他刚才在路上训斥我不该夜不归宿,我不服气,有点不愉快吧,好了,舅舅,我累了,上楼去休息了!”沈芊芊说完,人影一闪,如百米赛跑。

房内。

陆允恒走到阳台处,顺手在小圆桌上为自己倒了杯酒,他一饮而尽的同时,嘴角的笑容笑得很冷。

他想,他算是彻底明白该怎么做了。

沈芊芊,我和你,只要我愿意,永远都有偿还不清的债啊——

你可明白?

干杯。

沈芊芊到了自己房间,才想起今天早上起来,并没有有打开手机,糟了,清明一定会担心的。

于是沈芊芊赶紧打开手机,果然季清明打来很多通电话。

楚彦磊也打了很多电话,好似要解释的样子,还有他发来的道歉短信。

也有海驰熙和封希澈的电话和短信。

沈芊芊立马给季清明打了过去。

“芊芊,你终于给我打电话了,怎么回事,昨晚怎么没有和我煲电话粥啊?”季清明刚才一接到沈芊芊的电话,就扔下了一会议室所有的高管,他是直接攥着手机出来的。

“厄……清明……我……厄……楚彦磊的妹妹过生日,我喝多了,后来去附近的宾馆睡了一晚,我没事的,你放心。”终究昨晚那样的情况,她难以启齿。

“哦,那你自己好好照顾自己,别太累了,公司那边太累的话,就请病假,我又不是养不起你,你没有必要那么拼命的,晓得不?”季清明句句关心,倒是让沈芊芊的泪水蓄满了眼眶。

是她对不起他,那么好的男人,她的身体和心差点儿都背叛他了。

可是季清明那么好的男人,她凭什么要放弃呢,她不想放弃,也不舍得放弃的。

“嗯,我知道了。”沈芊芊答应了。

“芊芊,你怎么不问我有没有打野食呢?”季清明没有察觉到沈芊芊的异常,许是终于接通电话的过度开心吧。

沈芊芊不想他发现自己的异样,于是她努力扯了扯嘴角,噗嗤一笑,告诉他:“如是你注定要出轨,那就说明你心不在我身上,不管我怎样努力都没用。出了轨的男人,我是绝对不会要他的。”

季清明说:“芊芊,你好狠的心,爱情可是要靠手段才能抓牢的耶!”表示对她这种放牛吃草的态度很不满。

“可是,如果我用尽了一切手段,你仍然还是要背叛我们的爱情,那再做什么都是徒劳无功的。”

“哪会哪会!其实这爱情吧,光信任是不够的,你还要表现出各种对我的在乎,让我的虚荣心涨得满满的,那样的话,每次要是有女人向我献殷勤,我就会想到我家的媳妇儿比她更爱我,自然就会打消这个念头了!”

“总之,我是坚信,属于我的,始终会属于我的!”

两人在爱情观上产生了分歧,但多数是季清明可怜兮兮地妥协:“好嘛,谁让你是我媳妇儿,我啥都依你嘛……呜呜,人家也好想让你吃醋哦……”

沈芊芊倒是被他难得的耍宝,真的破涕为笑了,只是季清明不晓得罢了。

两人你侬我侬给打了一通电话后,沈芊芊安静的坐在床上发呆。

直到外婆龚慧枝亲自上楼来喊她下去吃清蒸大闸蟹,她才重新化了个淡妆,抹了点粉底,再重新换了一套她觉得舒适的料子做的裙子。

清蒸大闸蟹,属于清蒸海鲜类菜系,以其味道醇厚,营养丰富而闻名。色泽橙黄,蟹肉鲜美,营养丰富。

有关海鲜,沈芊芊喜欢原汁原味的,用清蒸的方法烹制可以保持原料的原有的味道,而且还很健康。

说来,沈芊芊也是一个吃货。

“芊芊,这东西属寒性,不可多食。”龚慧枝笑眯眯的提醒沈芊芊道。

“外婆,我知道的,但是我最是喜欢吃清蒸的大闸蟹了。那天我只是一提,怎么你就着人弄来了,外婆啊,你对我真好。”沈芊芊很开心,外婆对她好的,那是没话说的。

“傻孩子,外婆不对你好,对谁好啊?”龚慧枝闻言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不过她手上的动作可没有停,一边笑一边给沈芊芊倒香醋。

“呵呵……”沈芊芊笑的一脸开心,不过也劝说外婆一起吃大闸蟹。

沈芊芊吃了蟹肉后,饭吃的很少,怕马上午睡积食,于是想起楚彦磊给她缴了那么多的手机话费,她就很想还回去,她如今不想和他有任何牵扯,因为楚静儿。

“外婆,我去一趟移动营业厅缴话费,等等我回来啊。”沈芊芊在玄关处穿好了鞋子,坐上陆司机开的车去了附近的移动营业厅。

楚彦磊在听到手机短信息的提示音后,便翻开来一看信息内容,顿时眉头一拱,芊芊这是怎么?非要把他上次为她充值的话费给还他吗?

于是他马上打电话去问沈芊芊,究竟为什么要把钱以这样的方式还给自己。

“彦磊,你之前帮我充值的话费太多了,我觉得不好意思,如果不还给你的话,我会愧疚的,也许晚上吧还会睡不着觉呢!”沈芊芊终究没有把他妹妹楚静儿给她下药的事情说给他听。

无论如何,他也算是她的救命恩人呢,哪里料到他会有那么一个蛇蝎妹妹呢。

“芊芊,我……你其实不用觉得愧疚的,我……我心甘情愿的。”楚彦磊心里酸溜溜的。

不知道为什么,楚彦磊有一种沈芊芊想要疏离自己的感觉了。

“彦磊,朋友之间牵扯钱财就不好了,咱们还是亲兄弟明算账吧。”沈芊芊淡声说道。

“芊芊……”楚彦磊还想说什么。

但是沈芊芊却不想和他多说,“彦磊,如果你没有其他事情的话,我挂电话了。”

“芊芊,你好像变了。”楚彦磊就是有一种沈芊芊对自己判若两人的感觉。

难道是自己上次表现的太明显了吗?

还是因为她真的不想自己对她有一丝一豪的纠缠呢?

“不好意思,彦磊,我还有事情,先这样吧。”沈芊芊懒得敷衍了,只要一想到楚彦磊的妹妹楚静儿那般的对自己,她就不想理他。

也许,有人会说这是两码事,但是在沈芊芊看来,如果楚静儿平时没有她哥楚彦磊惯着,她会那么嚣张的用那么下三滥的药吗?

楚彦磊看着手机屏幕上显示的通话结束的样子,心情一阵郁闷。

楚彦磊很奇怪,昨晚去参加静儿生日party的时候,沈芊芊还和自己笑靥如花呢?怎么还一个晚上的时间,沈芊芊就像对自己有着冷淡的样子,对,就是淡淡的,不像之前那么说话温柔热络了。

到底是什么事情改变了沈芊芊呢?

楚彦磊立马扔下一堆工作,驱车回去楚家大宅。

“大小姐人呢?”楚彦磊问宁妈。

“大小姐才回来呢,这会子应该去补眠了吧。”宁妈不明白少爷怎么回来一脸不爽的样子,好似有人欠了他好几百万似的。

“嗯,你去忙你的吧,我找她去。”楚彦磊如此吩咐后,就直奔二楼楚静儿的房间。

他在门口敲了好长时间的门,楚静儿才不情不愿的从床上起来,穿好了衣服去给他开门。

“哥,一早上什么事情啊?”楚静儿有点后悔今天回老宅睡觉了。

“静儿,你……你和芊芊在我走后是不是发生什么不愉快的事情了?”楚彦磊问完这句话后,就目光如炬的盯着楚静儿瞧着。

“厄……怎么……怎么可能?哥,你别胡说,我可是把她当着我未来的嫂子看待的,我……我怎么可能和她发生什么不愉快的事情呢!哥,你不要冤枉好人啊。”楚静儿表现的一脸淡定,但是如果楚彦磊仔细观察的话,会发现此刻楚静儿的小手是有点儿颤抖的,说明她也在害怕这个事情。

但是楚静儿在内心安慰自己,她一定要过了哥哥这一关,因为她觉得吧,就算沈芊芊肯定不会嘴巴贱的自己把她给她下药的事情给说与哥听的,所以她才要极力控制自己的表情。

“真……真的吗?”楚彦磊还是有点儿不相信,如果真是如静儿所言,那为什么沈芊芊对着他的态度会来个180度的转变,真是太奇怪了。

“当然是真的,难道你楚油条还不相信你妹子我吗?”楚静儿撅着小嘴儿,一脸的委屈,蓦地还挤出了一滴晶莹的鳄鱼泪。

“好了,好了,你睡觉吧。”楚彦磊见她这么个楚楚可怜的表情,似乎委屈的要哭了,他心想,难道是他误会妹妹了吗?

哎,这年头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这回楚彦磊是碰到了猪一样的妹妹啊,惨了,离他心目之中的佳人的距离,那是渐行渐远的说。

静儿说不是,那他该怎么办呢?

芊芊为什么不理自己呢?

这厢楚彦磊还在冥思苦想,那边楚静儿是怎么也睡不着了,干脆打了一个电话给沈一白。

沈一白让她稍安勿躁,他说既然你哥是来质问你,说明那个女人还没有把真相告诉他,你做什么杞人忧天。

被沈一白这么一劝说后,楚静儿于是唇角扬起,心道,虽然不能打蛇打七寸,但是能让沈芊芊吃点亏,她也是开心的。

只是她不曾想到,她第二天单独出门的时候,却被三个黑衣莽汉用药迷倒了,然后被他们用一只蛇皮袋给套住了身子,一路给带去了一处废弃的仓库。

楚静儿醒来,就有人强行喂她吸食粉沫,等她兴奋的时候,马上有人将她的衣服给扒光,一个一个丑陋的男人将她……她的撕心裂肺,她的强烈反抗,都没有用,还是成就了一桩又一桩肮脏的被迫XXOO。

一盆水泼洒在她的脸上,她幽幽的醒来,却看见一个脸上戴着骷髅面具的男人笔直的站着。

“为什么……你是谁?我和你无冤无仇,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她只觉得自己现在浑身如被一辆辆坦克碾过似的。

但是对方却连一句话也未说,只是派人把重新穿戴整齐的楚静儿给送回楚家大宅,四个小时后,楚家收到一份大礼。

是楚静儿吸粉后**和男人们淫一乱的视频!

楚彦磊不可置信的看着楚静儿,“静儿,你可以告诉我吗?你……你什么时候变得这般下作了?你怎么可以吸那鬼东西!竟然还糊里糊涂的和五个……五个……你……你怎能如此不要脸面,败坏楚家门风。”

楚彦磊怎么也不会想到楚静儿有一日会变成家族的耻辱!

楚家老爷子早已气得心脏病发了,如今已经被送去解放军总医院急救了。

“哥,我是被设计的,一定是被人设计的,对,一定是沈芊芊那个贱人喊人做的,对,一定是她,肯定是她!哥,你一定要为我报仇。”楚静儿忽然呆滞的眼神焕发出别样的神彩,她突然伸手拽住楚彦磊的手臂,狂乱的喊道。

“怎么可能?芊芊和你无冤无仇的,再说她那么柔弱的女子,怎么会设计你,分明是你自己和男人淫一乱了才会被有心之人给捏住了把柄,想要毁我们楚家,你也该清楚,马上大选在即,你是想让父亲他的政治前途毁了吗?还是说连你哥哥我也想算计进去?嗯?”楚彦磊听着妹子如疯狗一样的乱吠,忍不住吼她骂道。

“哥……哥……你怎么可以不信我呢……哥哥……我是你的静儿啊,你怎么可以不信我?呜呜……”楚静儿见楚彦磊不相信自己,顿时眼泪吧嗒吧嗒的掉落。

“甭哭了,自己想想该给自己如何的一条出路吧,我也不和你多说了,我得马上去解放军总医院瞧瞧爷爷。爸爸虽然说让我看着你,但是我觉得你还是自己在房间里好好的反省吧,记住了,哪里都不能去!”楚彦磊其实宁愿相信是父亲的政敌给想出来抹黑楚家的下流法子。

“哥……哥……求求你,帮我,一定要帮我!”楚静儿突然扑通一声朝着楚彦磊下跪了,脸上的泪水未干,眼眶里再是氤氲成泪。

不,她不会让沈芊芊过舒坦日子的,总有一日,我楚静儿会再次成为家族的骄傲!

“静儿,你如今已经犯了不可饶恕的错误,国内肯定是不能呆了,如果……如果……如果你愿意……”终究这是他打小疼爱着的妹妹啊,他怎么忍心?怎么忍心不管她?

“哥……哥哥……你一定有办法的对不对,我……我如果不在国内的话,那我们楚家是不是可以平安了?”楚静儿是有小聪明的人,楚彦磊的话她算是听懂了大半。

“先安排你出国,幸好这事情还没有捅到媒体那边去,或许还有转圜的余地。”楚彦磊伸出修长的手指按了按太阳穴。

“哥哥……那……那我要去高丽,那边的气候和我们这里差不多,哥哥,求你了,就安排我出国吧,我要去高丽,我一定要去出国!”楚静儿抱住他的双脚,嘤嘤哭泣道。

“可是爸爸,爷爷那边……”楚彦磊很为难。

“哥……哥……你难道想看着妹妹死吗?还是说你根本就不疼我……”楚静儿心里猜测着这事情的头号敌人,她觉得肯定是沈芊芊干的,所以她想等她再次回来Z国第一个灭的就是沈芊芊那个抢了她男人的狐狸精。

“静儿……我何尝希望你去国外受苦,你可是千金大小姐,去了那边……厄……去了那边,哥哥就很难照顾你了。”楚彦磊愁眉苦脸,但是更是气楚静儿不争气。

“哥哥……还是安排我出国吧,我会努力把毒瘾给戒掉的!”说着说着楚静儿突然犯了点儿毒瘾的症状,全身仿佛无力,脸色苍白。

“静儿,你……”楚彦磊知道楚静儿也许真的犯瘾了,于是他很担忧。

“哥,把我绑起来,快点!”楚静儿知道自己如今的毒瘾还很轻,如果她努力的话,肯定可以戒掉的。

“哦……”楚彦磊心疼的找来了绳子把楚静儿给绑在了家里的罗马柱上,幸好一早,他就屏退了下人,不然静儿的丑态可就让下人全看见了。

“哥,用鞭子抽我!”楚静儿闭上泪水,是的,她不会屈服的,她一定要沈芊芊也来受一遍毒瘾和被那么多男人轮戳的经历,她会让她痛不欲生。

只是她怎么也没有想到,她从来都不是沈芊芊的对手,谁让人家沈芊芊福星高照呢。

“静儿……鞭子?你说的可是爷爷的马鞭?那……那马鞭挥一鞭子可是很痛的!你……你……你肯定受不住的!”楚彦磊双手捉住楚静儿的肩膀,痛心的高呼道,还一边猛摇头。

“哥……我相信我可以……”楚静儿咬牙切齿的喊道,她想越王勾践尚且能卧薪尝胆,她楚静儿凭什么不能把才染上的毒瘾给戒掉呢?

------题外话------

谢谢亲们昨日送的评价票,月票,年会海选票,钻石等礼物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