宠婚一扛上三只狼

“你来干什么!”沈芊芊看见楚彦磊就没好气的质问道。

“芊芊,我好几天没见着你了,我想你了,特地来看看你!”楚彦磊知道沈芊芊不待见自己,但是他是那种自我控制能力特别好的那种人,他喜欢着她,随便她什么态度,只要结果是他得到她就行。

其实这也是沈芊芊逼的,起码在他看来,他对沈芊芊也算掏心挖肺的好了,好得救了她三次呢,可她那是什么态度,她呢总觉得季清明好,心里老想着他,说实话,他心里也难受,但是想着自己总比对面那小子有底气吧。

“姜民赫,你怎么来了?”沈芊芊不理会楚彦磊,而是把目光投向姜民赫,她很惊讶他会找上门。

“听说你喜欢吃大闸蟹,我让人弄了一筐正宗的阳澄湖大闸蟹,特地亲自送来。”姜民赫也是个有心计的,知道投其所好。

楚彦磊一听这话,心道,到底是个奸商,怎么他就没有想到这个方法呢。

“真的吗?谢谢你啊,民赫,不愧是老同学哦,呵呵,进来吧!”沈芊芊听到姜民赫那么说很开心,他也算没有说错,她确实喜欢吃大闸蟹来着。

海驰熙一看姜民赫这献媚的态度,就有点担心,不过,他也是惯会把自己心思藏起来的人。

“芊芊,这位是谁?你还没有给我们介绍一下呢!”海驰熙言下之意是赶紧把我俩的关系说出来,免得这家伙惦记你。

但是沈芊芊偏偏不如他的意,只是简单的介绍了一番。

“驰熙,海氏财团的总裁,这是我高中的同桌,姜民赫,目前呢他是姜氏财团的总裁。”沈芊芊为他俩介绍各自的身份。

两人彼此握了握手,迅速分开,心思各异。

楚彦磊皱了皱眉,这小女人的行情也太好了吧!

“芊芊……你们怎么都站在门口,一个个站在那里晒太阳吗?这么个毒日头,赶紧的进屋来啊!”龚慧枝看见沈芊芊的身影后,立即笑眯眯的催促道。

“外婆,人家想死你了!”沈芊芊飞奔着走进屋子里,对着外婆来了一个熊抱。

“行了,都多大个人了,有贵客在呢,赶紧招呼去。民赫啊,怎么又送了一筐阳澄湖大闸蟹啊?”很显然,姜民赫之前也有送过。

沈芊芊被外婆这么一说后,立马闪身往后面一站,转身去把大大小小的礼物给放好。

“外婆,之前那一筐是我奶奶让我送来给你吃的,而现在这一筐阳澄湖大闸蟹是我想送给芊芊吃的。”姜民赫喜悦道,他很开心呢,家里人都赞成他追求沈芊芊,特别是他奶奶,她特别希望和自己的手帕交龚慧枝成为亲家,所以对于姜民赫去陆家献殷勤,她是百分百赞成的。

“芊芊,你今天有口福了。”龚慧枝笑道。

沈芊芊点点头,然后吩咐朴妈上了茶,雨前龙井,对于沈芊芊来说,她嫌茶苦,所以她是去冰箱拿了一瓶某品牌的冰红茶。

“芊芊,这东西少喝点。”海驰熙皱了皱眉说道。

海驰熙想要阻止她,让她少喝点这种勾兑的饮料,不过,沈芊芊才不答应呢,她渴了就喜欢吃这东西。

“芊芊,你喜欢吃的话,我马上让人送来几箱。”楚彦磊这厮就是见不得海驰熙受宠,立马笑眯眯的对沈芊芊说道。

“切,我觉得驰熙说的对!”沈芊芊才不鸟楚彦磊呢,这不,楚彦磊自讨没趣了。

沈芊芊说是这么说,可依旧倒了一杯可乐,畅快的喝了起来。

姜民赫看着楚彦磊和海驰熙两人之间的暗流涌动,心中冷笑,他姜民赫可不会打没有把握的战。

沈芊芊让他们三人都在楼下坐着。自己上楼去换衣服。

等她洗澡过后,换了一身嫩绿色波西米亚长裙,风姿瑰逸的从楼梯上走下来,顿时吸引了三个人的目光。

沈芊芊只觉得这些眼光,让她想到了狼的目光。

吃饭的时候,大家其乐融融的,因为贵客多,龚慧枝吩咐朴妈加了几道菜。

而沈芊芊最看重的就是这道红烧大乌参了。

海参这种食材在家里一般做不太好,买的都是干货,首先要水里泡发。做的时候,这火候掌握可是极为关键的,要不就直愣愣地挺着,怎么咬都不烂,要不就是软趴着,一点嚼劲都没了。这盘可真经典,有劲道,又易嚼,在嘴里“咔嚓”一下,还会晃动,扑棱扑棱的,味道借得相当恰当,又没掩盖住本味,又凸显着鲜味。

“好吃,好吃。”沈芊芊津津有味的吃着。

其他人看她吃的高兴,自己也吃的开心。

沈芊芊等他们一个个告辞离开后,她舒舒服服的睡觉了,这一觉一醒来,早上六点半,梳洗一番后,快速的吃个早餐后,就去了公司上班,依旧收到娇艳的红玫瑰。

慕容少卿知道她回来后,还每日坚持送11朵红玫瑰,沈芊芊想要拒绝,还特地打电话和他说了,别破费买花了。

谁知他的回答让沈芊芊哭笑不得,送你红玫瑰能让你有个好心情,不是很好嘛?我每天送你红玫瑰,我自己心里也开心,你就收下吧,等什么时候我自己不想送了,再说吧。

沈芊芊被他那个回答雷傻了,算了,反正11朵而已,又不是100朵,人家慕容少爷钱多的要死,她也甭管了。

“喂……”周六休息,早上九点,沈芊芊的电话响了,发现是个陌生号码,她犹豫了一下,还是接起来。

“沈芊芊,我米轻舟,上次不是说好了要一起吃饭的,在哪呢,我来接你?”那头兴致勃勃的,也挺诚恳。

“慕容少卿去不去啊?”她咬着唇想了一下,要是慕容少卿不在,她就不去了,省的无聊。

电话里顿了一下,蛮悲伤的声音传过来,“怎么,我连请你吃顿饭都没资格吗?好得那天你尿结石我把你送的医院呢!”

慕容少卿坐在边上强忍着笑,看米轻舟在那一边抽烟,一边演苦情戏。米轻舟见慕容少卿他实在太想她了,才帮着找了个借口,约她出来,见见。

“我油腥吃腻了。记得点的菜可不许太油腻哦!”她还是答应了,出来混早晚要还的,就当还了这一次吧。

米轻舟没带她去“功德林”这种吃纯素的馆子,而是去了家味道清淡的粤菜馆。

沈芊芊说吃肉吃腻了,那是特指牛羊肉,没说不吃鱼虾蟹,要真不给她在桌上摆点荤腥,说不定啊,她也许还掀桌子的,这是个无肉不欢的小女人。

“要说清蒸鱼,还就是广东人做得好,鱼肉不老不生的,恰到好处……”她满意得点点头,笑眯眯的引经据典的样子很滑稽。

边上两人听得津津有味的,她一说起吃的来,就话特别多,他们也乐意听呢。

“这粤菜里也分好几种,广州菜,客家菜,和潮州菜是主要的组成部分。正好,潮州菜里海鲜特别多,客家菜里又是山珍多,组合起来的粤菜种类就丰富了。”她还只说了个开头,还没提那些经典菜式,就被打断了,让她一脸不爽。

“轻舟,你也来了。”慕容少卿看着她在那吃,说的滔滔不绝的,心里是柔啊荡啊,美滋滋的,米轻舟挺佩服沈芊芊的美食论的,只是突然就有个破坏心情的货来了。

沈芊芊往米轻舟身上扫了一眼,就收回了眼神,专心吃鱼,心道,这女人难看得要死。

这倒不是外貌上,而是指她的装腔作势,跟阿萝或者封明珠啦,陆茵珠啦,那可差得远了。

慕容少卿应该是不待见那女人的,于是冷冷的哼了一声后,继续给沈芊芊挑刺,眼神示意米轻舟自己去解决。

米轻舟还等着沈芊芊继续高谈阔论呢,所以此刻就当没听见她叫自己名字似的,眼神还是一直挂在沈芊芊身上,他这样算是表明态度了,你哪凉快哪待着去吧,这里不欢迎你。

那姑娘如果是个会察言观色的,就该说声打扰了,转身离开,可就是有这样的,不自量力,硬是要搞点花头出来。她看着边上有个侍者端着一盆热汤过来,装着不小心地撞了过去,一盆热汤就这么对着沈芊芊泼过来。

幸好,慕容少卿坐得离她近,眼明手快地抱着她走开。就差一点点,汤水就要毁了沈芊芊的脸,她回头瞪了那个还在看戏的女人。

那女的还在装,“诶呀,我不是故意的,你有没有事啊,都怪我。”其实心里想得是怎么就没烫得她面目全非啊。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更何况接二连三的的可能毁容事件!是可忍,孰不可忍!

也是啊!沈芊芊现在被季清明和陆允恒等人给宠惯了。

所以呢,她是忍不了这么久的,现在呢这个女人是彻底把她惹毛了,她微笑着把侍者叫了过来,“别怕,像这样的汤,你去给我端二十盆过来。”

米轻舟和慕容少卿本来都要上前要那女的好看,既然沈芊芊有自己的想法,他们就由着她,一左一右地站在那女人的身边,她要逃,就一脚踹过去,事都还没解决完,哪能让她走,还真当他们是死人了,在他们面前耍心机。

沈芊芊不喜欢仗势欺人,不代表她不会,奶妈,人都骑到她头上拉屎了,再不反击,她以后就不要姓沈了。

米轻舟过去跟经理打了声招呼,让他清场,今儿他包场了。

侍者立马喊着同事一起端了二十盆跟刚才洒的汤一模一样的上桌,摆在沈芊芊面前。

而那个女的吓的瑟瑟发抖,想要夺门而出,当然旁边两人不会让她如愿的。

沈芊芊舀了一勺尝了一口,眉毛一舒,味道真不错,靠,还是海鲜汤呢,真是便宜那女人了。

她拿着一只小碗,舀了一碗,先喝点再说。诡异地冲那个女人笑笑,“刚才那汤没淋着我,所以我给你晾凉点,别怕啊,大不了起个泡,留个疤,就算留个疤还可以整容的,死不了人哦。”

“轻舟,救我,我真不是故意的。”那女的根本就不理睬沈芊芊,只一味地跟米轻舟求情,眼巴巴地望着他,楚楚可怜的。

沈芊芊最烦这类的小白莲作态了,一点担当都没有,女人之间的事,扯上男人干嘛。

她不屑的撇撇嘴,喝完小碗里最后一口,拿起其中一盆就往那个女人身上泼。

“啊……”那个女人还想流点眼泪,打动一下米轻舟,好博取同情,于是连点防备都没有,就这么被正面泼上,捂着脸蹲在地上,凄惨地喊叫,“救命啊,救命啊……”

慕容少卿淡淡看了这女人一眼,有点不耐烦,这声比乌鸦还难听,立马上去给她一脚,“嚎什么丧,再喊连你嘴一起缝上。”

沈芊芊刚拿起第二盆,想泼,“哎呀呀……一个如花似玉的姑娘就这么毁了,好可惜啊。”

周围静悄悄的,边上突然来了这么一句。这馆子里头的人都给请走了,连服务员都逃得远远的,有谁这个时候还敢怜香惜玉的,这声沈芊芊听着还挺悦耳的,而且还很熟悉的。

她一回头,就看到一男人吊儿郎当倚在靠窗的那桌上,衬衫扣子只扣了底下三颗,大半的胸口都露着,颈上挂着一枚白玉佩,今天出场的他倒是走的性感路线。

他也看到沈芊芊了,冲她妖娆一笑,脸上艳若挑花,此人不是别人,正是阴魂不散楚彦磊是也。

沈芊芊看着这个扮妖孽的男人冷笑。

而他脸上在笑,眼里一点笑意都没,还有些冰冷,跟封希澈偶尔表现的清冷不同。

而且封希澈在看她的时候,虽然眼神淡淡的,但他的瞳孔会不自觉地迅速扩张,有种温柔的感觉,这是喜欢的表现,是和大脑相关联的,完全属于自发的反应,不受主观意志的控制。

沈芊芊觉着身上一阵寒意,就像被僵尸盯上了一样,又怕又是恶心。她强忍住心里的颤意,握紧拳头,装得镇定自若地回了声,“楚彦磊!关你什么事!”

她最是讨厌他阴魂不散,如果不是看在他救过自己三次的份上,她真想把另外那些海鲜汤全往他身上泼去。

楚彦磊对于她的不待见,依旧淡淡的!不过,忽而他炙热的眼神不断地往沈芊芊身上扫射。

沈芊芊愤愤转回头,被他看一眼,都觉得恨不得把身上那层皮都扒下来。

她放下汤盆,对着慕容少卿小声道,“送我回去吧,好好的一个周六就这么给泡汤了。”

说完,她扯动着僵硬的双腿,迈开步子,慢悠悠稳着步子地走。现在是三十六计,走为上策。比起跟楚彦磊共处一室,她宁可不报仇了。

她无比烦躁地往门口走,经过他的时候,被他拦下了。一挣扎,没松开,满是不耐。

“楚彦磊!你想干嘛?”她宁愿自己从来不曾遇到他,可是他却对她非常的上心,所以她老觉得他阴魂不散来着,这不,她说话的口气也非常的不好。

米轻舟见好友喜欢的女人快要被楚彦磊欺负了,当即和慕容少卿也冲上来了,他们哪里容得了有人在眼前欺负沈芊芊呢?

米轻舟一拳过去,被楚彦磊轻轻一躲,就闪开了,他不与米轻舟多计较,靠近她的身子,在她耳边说道,“别急啊,你不是还没报完仇吗,你要不想动手了,我帮你哦。”

说完,他笑着走到那女人的身边,扶起她,“可怜哦,怎么搞成这样,皮都破了,这样会发炎的,我去找药给你消消毒。”

那个女人还不知深浅地点点头,一副感恩戴德的样,大概以为有人路见不平拔刀相助了,过会她就知道错了,而且错的离谱。

楚彦磊这厮走进厨房一会,又走出来,手上拿着一个褐色的罐子,笑得如沐春风般走向那个女人。

“来,我帮你。”从手上的罐子里掏出一把晶体,糊到她脸上,一把不够,又是一把。

“啊,痛,痛死了,你这个恶魔。”那个女人疯了似的往自己的脸上揉,又是抓,想把渗入肌肤的盐末拿出来,本来就脱了皮的脸更是被抓得血肉模糊,这次是真的毁了。

楚彦磊看她这样,还笑得很欢,踱到沈芊芊身边,像是邀功般的,“芊芊,你看我给你报了仇,是不是很开心呢?呵呵……你,要不要亲亲我,奖励我一下?”要求听起来很是厚颜无耻的。

“没有奖励!走啦。”沈芊芊白了他一眼,转身就走。

怪不得陆允恒评价楚彦磊,就说那家伙是个阴货。

他心思毒辣,下手更是不留情,太可拍了。她是没看见,后头楚彦磊一脸的恼怒,最后留下个阴嗤嗤的笑容,才转身离去。

“芊芊,楚油条对你太上心了,你自个儿小心点。”慕容少卿温柔的和沈芊芊说道。

“现在这个女人,你想怎么处置?”米轻舟问沈芊芊,对于那个上不了台面,给他丢脸的女人,他就当她是垃圾了。

“你问芊芊做什么,你自己赶紧处置一下她吧,甭玩大了!芊芊,咱们走,我送你回家,好吗?”慕容少卿问沈芊芊道。

“嗯,好的,走吧。”沈芊芊点点头,她心想,今天真是倒霉啊,下次出门一定要看老黄历。

“芊芊,这顿午饭,你一定没有吃多少,等下我们去茶餐厅喝下午茶,你去吗?”慕容少卿一边开车,一边问道。

“没关系的,我回去让朴妈烧点好吃的就行了。”沈芊芊无所谓的笑了笑。

“对了,刚才那女的是米轻舟什么人啊?”沈芊芊很好奇,难道是被包养的?

“这……不太好说,不过,也就是你心里所猜的那一类人。”慕容少卿说话很给米轻舟留面子。

“啊,这样啊。”沈芊芊淡淡道,也就不在这问题上多纠结了。

慕容少卿把沈芊芊送回去后,便识趣的走了,他是懂得分寸的人,所以沈芊芊对他的印象还算不错。

沈芊芊确实还有点饿,让朴妈弄了盘炒面,就对付了,然后洗个澡,往床上一躺,睡了个回笼觉。

在沈芊芊醒来后,已经是晚上17点了,季清明来了。

“芊芊,这么能睡啊!”季清明笑眯眯的戏谑她。

“啊,你怎么进来的?”沈芊芊看着突然出现在自己房间的季清明吓了一跳。

“外婆给了钥匙,我自己开门的!”季清明得瑟的扬了扬手中的钥匙。

“芊芊,起来吧,晚上我们一家人出去吃饭。”季清明催促她起来。

“你请客啊?”沈芊芊揉了揉眼睛,不情不愿的从床上爬起来。

“嗯。”季清明点点头。

9月26日,沈芊芊乘着自己休息两日,回了一趟鹿州。

沈芊芊这次回去是想把鹿州的房子给卖掉。

陈纭朵一听沈芊芊要回来,就去鹿州梅花机场接沈芊芊。

“芊芊,去我们家吃饭吧,忘记告诉你了,我大哥快要结婚了。我那未来嫂子挺好相处的,人也特老实。”陈纭朵等沈芊芊一上车后,就把自家最近的事情和沈芊芊分享了。

“这是太好了,你大哥他是该结婚了,这回干妈该开心了吧?”沈芊芊笑着问道。

“我妈咪的嘴巴笑的合不拢呢。”陈纭朵好像忘记了曾经自家大哥喜欢沈芊芊的事情。

沈芊芊自然也不想提起,陈纭飞能接受别的女人,那对她来说,就等于少了一个烦恼。

“芊芊……我大哥他失忆了。”陈纭朵眼神闪烁。

“什么?什么叫你大哥失忆了?”沈芊芊被陈纭朵突然的告知吓了一跳。

“大哥半个月前出了车祸,虽然车坏了,人没事,但是他以前的事情都不记得了。这女朋友正好是照顾他的特护,目前两人感情很好。”陈纭朵心中唏嘘一片,可怜的大哥,就这么和芊芊的缘分擦肩而过。

“纭飞哥是个好人,他会幸福的。”只是到时候恢复记忆的话,还会幸福吗?

“我也这么想。”陈纭朵笑眯眯的说道。

当沈芊芊再次见到陈纭飞的时候,陈纭飞正和准新娘江小媛在一起有说有笑的,这样神采飞扬的陈纭飞让沈芊芊微微一怔。

随后她释然的笑了,太好了,她以后不用害怕回鹿州了,因为他间接的放弃了。

“这位是?”陈纭飞虽然觉得眼前站着看着他的女人很漂亮,可是他却想不起来她是谁?

“芊芊啊,妈咪的干女儿啊!芊芊,这是我哥的女朋友小媛。”陈纭朵笑眯眯的为他们介绍道。

“长的真漂亮。”江小媛笑着和沈芊芊握手。

“你也是。”沈芊芊点点头笑道。

可是沈芊芊觉得江小媛莫名的对自己有那么点儿敌意在。不过,这不是她关注的要点。

晚饭丰盛,是在鹿州大酒店吃的,沈芊芊很开心陈纭飞得到幸福,于是免不了多喝了几杯。不过有了上回喝醉的经验后,她提前吃了解酒丸的。

晚上沈芊芊住回了鹿州红叶小区的家里。

一到家里,沈芊芊就简单的收拾一下屋子,烧了一壶热水,正准备泡个澡睡觉呢,她的电话却响起了。

沈芊芊一看来电显示,是封希澈打来的电话。

“芊芊,在听吗?”封希澈问道。

“在听,有事吗?”沈芊芊一边把电视的音量调小,一边笑眯眯的问道。

“芊芊,我等下从鹿州军区那边过来。”封希澈说完这句话就挂电话了,把沈芊芊听的一头雾水。

稍后沈芊芊才听明白,啊,他也在鹿州!

一个小时后,封希澈在沈芊芊的家门口出现,沈芊芊为他打开门,让他进来。

“芊芊,渴死了,这儿有喝的矿泉水吗?”封希澈抬手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珠。

“这儿好久不住人了,所以没有矿泉水,但是我刚才烧了一壶热水,可以泡茶喝,你自己去泡吧!”沈芊芊指着厨房的方向说道。

“行,那我自己去泡茶。”封希澈唇角抽了抽,反正他在沈芊芊面前,从来没有享受过小太子的待遇。

沈芊芊看着他泡茶的姿态还挺优雅的,看来气质这东西,也是要看人的。

“这茶的味道也太次了吧!”封希澈尝了一口,立马吐了出来。

“喂!封希澈,你是小太子。我可是升斗小民,家里能有这茶叶招待你已经不错了,你——你居然还嫌弃!”沈芊芊不悦的瞪了他一眼。

“芊芊,别瞪着我了,算了,我就喝白开水吧!先去洗澡了,外面太热,还是家里舒服。”封希澈看了看她打开的立式空调,笑眯眯的说道。

“行了,你快点去洗澡吧,身上的汗臭味儿难闻死了!”沈芊芊皱了皱眉,把他推入淋浴间去,自个儿走到沙发边坐好了,继续看电视剧。

沈芊芊打了个电话问小虎的生活情况,可谈到卖房子后,两人就在电话里吵架了,因为小虎一听说芊芊要把鹿州的房子卖掉,立马不赞成了,说那是他童年的回忆,不让卖。

沈芊芊哑巴了,这小虎的意见该不该听呢?

于是沈芊芊开始沉思,单手托腮,眼睛直勾勾的盯着电视屏幕。

这不,封希澈从淋浴间出来的时候,就是看见沈芊芊在看电视购物的栏目。

“芊芊……芊芊……芊芊……沈芊芊……这电视购物有什么好看的!你至于看的一眼不眨吗?”封希澈很想把电视机关了,不过他怕他真这么做了,沈芊芊到时候会不理他。

“啊?什么?怎么播放电视购物了?”沈芊芊被他那么大声一叫后,立马回神了。

“你不是在看电视购物吗?”封希澈颀长的身姿站在沈芊芊面前,腰腹上围着一条粉色的印着米老鼠的卡通大浴巾,把沈芊芊看的笑死了。

“笑什么笑?有什么好笑的?我如果不是没有合适的浴巾,至于用这条吗?对了,这条卡通大浴巾是我儿子的吧?”封希澈反问她。

“不是的,是我的,哈哈,不过,你围着还疼萌的!”沈芊芊不怕死的承认道。

“如果你要,就还你!”说完,封希澈真的扯落了那条粉色的卡通大浴巾。

“啊!暴露狂!”沈芊芊恼了骂道。

“芊芊,我的身体,你也不是第一次看了,至于那般大的反应吗?”封希澈看着眼前小女人穿着深v的性感撩人的丝绸睡衣,早就克制不住了。

于是他的优美薄唇迅速的吻了上去。

缠绵的吻结束后,沈芊芊粉嫩的脸埋他的胸口,也不说话了,就用一双朦朦的眼睛望着他,软软的,娇娇的,又隐隐带着一丝诱惑。

“芊芊,你在想什么?”封希澈担心的喊了一声,沈芊芊似乎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没有回声。

在封希澈以为沈芊芊不会回答的时候,沈芊芊在他的怀中动了动,身子慢慢往上串着,伸开腿跨坐在了他的身上,之后又俯身紧紧的贴着他,举动如同抱着一个威尼斯小熊入眠的孩子。

“睡吧!”封希澈把她抱去床上,一起坐着,不过,却是让沈芊芊坐在他的腿上,此刻他的脸上纵容的笑着,轻轻拍了拍她的身子。

柔软的身子就这样紧紧的贴着他,娇嫩的脸仰望着,柔软的笑容带给封希澈一丝震动与心疼。

“芊芊,我们结婚吧!”封希澈看着她柔柔的笑容,心里觉得很充实,情不自禁的说道。

结婚毛啊!沈芊芊心中不置可否。

不过,先要让他闭嘴才是!于是,沈芊芊的呼吸越凑越近,红唇也微微张口,小心翼翼的印在了封希澈精致的薄唇上,双手也紧紧环着封希澈的颈项。

封希澈轻笑一声,只当她好奇,可当她的香舌一点点的探入自己的口中时,他立马回应了,因为她的主动,所以他欣喜若狂。

“芊芊……今天累不累?”封希澈微微用力,拉开自己与沈芊芊的距离,担心的看着她疲倦的苍白脸色,不允许她继续胡闹。

沈芊芊似乎乖巧了,可依旧窝在封希澈的怀中,然而那小手却不老实的向下滑去,摸索到了……

封希澈抓着她的手,摇着头,可沈芊芊呢!另一只手又探了进去,好像你在跟她玩游戏一样,笑的开怀极了,仿佛带着一抹不谙世事的天真。

该死的,她是故意的嘛!

沈芊芊多会折磨人?跟她过招的哪个不是高手?饶是你封希澈在是阅人无数也经不住那样一双缠绵的小手,封希澈黑眸一暗,沉着声音却又带着丝丝暗哑:“芊芊,别胡闹。你再这样,我今晚可不会放过你哦!”

“哦,那我睡觉了!”沈芊芊一想,自己目的达成,是可以闪人睡觉了。

“芊芊……芊芊……要死,你真睡啊!”该死的小女人,她放的火却不来灭火,简直太没有天理了。

于是倒霉杯具的封希澈这一晚根本就睡不着,翻来覆去,到了凌晨四点才入睡。

早上七点,第一缕金色的阳光透过窗帘照了进来。

“你醒了?”沈芊芊笑眯眯的问道。

“该死的,因为你,我昨晚一夜没睡!你看,你看,我这两只眼睛可成为熊猫眼了!”封希澈拉着沈芊芊的小手,抚了抚他俊美的五官,气呼呼的说道。

“切,你自己睡不着,怪的了谁!哎呦,也许你换了张床睡不着吧!”沈芊芊先是淡淡一笑,接着瞄了瞄两只熊猫眼,好心给他解释。

“得了吧,你昨晚是故意的,哎,可怜我一夜无眠!今天我宁可推了所有的事情,也要和你在床上大战三百回合!”封希澈恶狠狠的看着她说道。

“讨厌……不要抢我的空气!”沈芊芊恼怒的想要推开封希澈,却被封希澈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给压在身下强吻了。

香甜柔软的唇带着馨香,美好地让人忍不住吃下去,封希澈一再将她圈紧,一只手扣着她的后脑勺,加深了这个吻,他的火舌探进她甜蜜的小。嘴里,放肆地搜刮,撩拨。

她全身颤了颤,身子重心不稳,倚靠着他的身子,忘记了反抗,挣扎,被他的吻渐渐地感染,心跳得也更剧烈。

她太美,让他失了冷静,吻住了她,又或者,这个吻里,暗藏着其它的因素,对,他疯狂的想要她,很想很想……

此时外面响起了轰隆隆的雷声,遮掩了一室的春色旖旎。

一场雷雨过后,所有的景物被洗刷了一遍,色彩鲜明。

车里,沈芊芊将车窗打开,清新的空气缓解了夏日车内的燥热,淡淡地扫了眼窗外的风景,那一株株伞状的合欢树上,那一颗颗粉红的合欢花,如小扇子一样在微风中颤抖,有的花瓣散落在马路边,一片片粉色,像是洒落了一地的樱花……

“芊芊。怎么下午才找我啊?你怎么决定不卖房子了?改成把房子出租掉啊?”陈纭朵一边开车,一边问道。

“是的,朵朵,等下我把房子弄去中介挂着,希望可以尽快出租给修养好一点的人。”沈芊芊浅浅一笑道。

“知道了,等下我找我学姐问一下。对了,你今晚就要回北京吗?”陈纭朵问道。

“是的,我得回去,我星期一还要上班的。等下记得送我去机场。”沈芊芊点点头。

“那好,等下我送你去机场。”陈纭朵答应了。

因为有熟人的关系,房子很快有了合适的租户,是一对看起来新新人类的白领,为人很和气,沈芊芊和他们签定了合同,说好一年一付租金,租金为6万一年。

“芊芊,你那价格可以再提升的,有点低了。”陈纭朵事后说道。

“只要他们不损坏屋子里的电器用品,就是6万一年,损坏的话要赔偿的,这个我已经考虑在内了,他们还预付了了一年的。不错了,我还以为租不了6万一年呢,毕竟那套房子小了一点。”沈芊芊先是一愣,随后笑道。

“对了,既然你和季清明准备结婚了,这婚房可是置在北京了?”陈纭朵又问道。

沈芊芊点点头,“嗯,目前是有这个打算。”

“朵朵,谢谢你帮我扯了一段金玉良缘!”

“呵呵……是啊,这当中确实有我的功劳呢!不过,你最好小心季清明的那个前女友,我听我学姐说沈海芋是她姐姐的同学,大家都不怎么喜欢她,据说太有心计了。”陈纭朵好心提醒她道。

“好的,谢谢你的提醒。”沈芊芊笑着说道,果然朵朵和她是铁关系,即使她现在去了北京,这时间空间都没有隔断她们的深厚友情。

从鹿州回来后,沈芊芊和季清明见了一面,说了房子的事情。

“你这样做是对的,每年有租金收,很好!”季清明赞成沈芊芊把房子租出去。

“还不是小虎他不赞成啊,否则我是想要卖掉的!”沈芊芊秀眉轻挑说道。

“芊芊,你这脖子上怎么回事?陆允恒做的吗?”季清明咋一看到沈芊芊v领露出的雪白肌肤上有几点吻痕后,顿时脸色不悦了。

“厄……不是陆允恒啦,是……是封希澈做的!”沈芊芊知道如果不说,季清明肯定会去找陆允恒电话对质的,那还不如她自己坦白呢。

“什么?希澈哥做的?他不是在北京吗?他什么时候去的鹿州?”季清明对于封希澈暗中撬他墙角的行为非常不耻。

“是啊,他说他去鹿州军区视察什么的,也不晓得他怎么就得知我回去了鹿州,半夜三更来的,那个时候我……我已经睡着了。”沈芊芊半真半假的说道。

“芊芊,你甭骗我了,做了就做了,我也没有责怪你的意思,只是希望你心中一定要有我,明白吗?”季清明伸手揽住沈芊芊的香肩,认真的说道。

“我……我……是我不好,我……你如果觉得我不好,你可以放弃我的,我……我是不会怪你的!”沈芊芊决定破釜沉舟,以退为进,既然妖精妈咪说她命定多夫,她何必矫情呢,该玩的时候玩,不过,结婚的话,还是和眼前的男人结婚好了,这个男人是她目前最为认可的。

“永远都不可能放弃,既然我认定你了,我就不会反悔,芊芊,你太小看我了!但是你记住一点,你玩的累了,必须倦鸟归巢,只能到我身边,好吗?”季清明伸出修长白皙的手指抚上她洁白的俏脸,问道。

“嗯。”沈芊芊点点头,那是当然,不过她好像太自私了,用了双重标准哦。

“芊芊,既然你答应了。那国庆节的时候,让我爸妈来北京一趟,商量我和你的订婚日期,你看行不?”季清明见她答应,心里松了一口气,如今这订婚之事可算是迫在眉睫了。

------题外话------

求评价票,求年会海选票o(n_n)o~快要订婚了,好期待啊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