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到福尔康的板子打完了,紫薇这才回过神来。?

“尔康,你没事,尔康?”?

“小燕子,你怎么样了?”手捧着小燕子红肿的脸,又是一阵惊呼,“天啦,小燕子,他们怎么能下手这么狠?”?

拉着小燕子,永琪就想去景阳宫帮小燕子上药。?

“五阿哥,”侍卫头领面带难色,“皇上吩咐,这些宫女必须交由坤宁宫。”?

“难道你们连我的话也不听吗?退下!”永琪大声呵斥着。?

“这。。。奴才们告退。”侍卫头领只好带着人离开了。?

几人回到景阳宫,又开始想对策。?

“尔康,你不要动,不然伤口又要流血了。”看着福尔康染血的裤子,紫薇一阵心痛。?

“紫薇,没事的,我很好。”抬起手擦去紫薇脸上的泪水,福尔康虚弱的说。?

“现在该怎么办,看皇上的样子难道不想认回紫薇吗?”福尔泰心里也在打鼓,皇上以前不会这样惩罚他们的,难道是因为令妃娘娘的事。?

“皇阿玛,”紫薇又开始滴眼泪,“紫薇只能偷偷的这样叫着您吗?”?

“小姐……”?

“永琪,你说是不是因为有人在皇上面前告我们的状?”福尔康一脸深思。?

“怎么会?”紫薇一脸不可置信。?

“紫薇,这皇宫里不像你想的那样单纯。”但是,紫薇我就是喜欢你的单纯。尔康脸上痛的表情都扭曲了,还是一脸欣慰的看着紫薇。?

“告状,是谁呢?”永琪想不通有谁敢陷害他这位阿哥。?

“关太素熟,永琪,喔……”小燕子每说一个字,脸颊都是火辣火辣的,实在是忍受不了了。?

“小燕子,你不要说话了,来,快点擦药。”手里捧着上好的药膏,永琪心疼的替小燕子上药。?

“哥,我让阿玛派人来接你会去。”看这伤恐怕要在床上躺个好几天。?

“恩。紫薇,这几天你要好好保重自己,特别要小心暗处的敌人,明枪易躲暗箭难防啊!。”?

紫薇看尔康说的这么严重,不禁害怕的点点头。?

“尔康,你就放心,有我和小燕子在,不会让人伤害到紫薇的。”?

一群人就这样担心着不必要的担心。?

“尔康,你怎么一进宫就成了这样?尔泰,你也不知道在宫里帮帮你哥哥。”福晋看见自己最疼爱的儿子又是和上次一样被人从宫里抬回来,将气撒在福尔泰身上。?

“额娘,我只是个小小的伴读,皇上要怪罪哥哥,谁能拦的住。”尔康尔康,你们心里面只有尔康。“额娘,我先回去休息了。”?

回到房间,福尔泰挥手打落房间内的物品,凭什么,我也是你们的儿子,为什么从来都不注意我。?

赌气的躺在床上,总有一天,我要让你们将眼光放在我的身上!福家不是只有福尔康。?

“老爷啊,你看咱们家尔康,令妃倒台这些日子,尔康跟着五阿哥就没有过过好日子,哪一次不是躺着被人接回来的,你看……”?

“你说够了没?”?

福晋立刻停住了抱怨。?

“你说,现在除了紧紧抓住五阿哥外,我们还能怎么样。”福伦眼下也是异常烦躁,现在朝廷里的大臣是见了他就像见了瘟疫似的躲都躲不及,哪还敢跟他来往。?

“老爷,不是还有其他几位阿哥吗?”福晋被福伦说的很紧张,“咱们找其他的阿哥不行吗?”?

“你以为阿哥是什么?你说东他就往东,你说西他就向西?如今最入皇上眼的就是十二阿哥,就算掌控了其他阿哥也没有用!”?

皇上也太不讲情面了!以前那么看重尔康,如今是说打就打。?

看这最优秀的儿子如今被皇上打成这幅模样,福伦心里也有些怨言。?

“十二阿哥?老爷说的是皇后嫡子?”福晋问道。?

“妇道人家问这些做什么?你快些进去照顾尔康。”?

“你冲我吼什么,有本事你和皇上说去。”福晋平时在家也不是吃素的,若不是情急之下,福伦哪敢这样对福晋说话。?

“好好好,知道了,夫人你就先进去,尔康还有伤在身呢。”福伦讨好的说。?

御书房?

“这些奏折都是边疆紧急急报。”一进御书房,胤禛就将桌上一半的奏折给了胤禩。?

“刚才那些人是怎么回事?”胤禩没有将这些所谓的“急报”放在眼里,反而好奇那些人又惹出什么乱子了。?

“明天不用你陪着塞雅,我自会找人陪她去。”胤禛没有理睬胤禩,自顾自的说着。?

看着胤禛,胤禩没有说话。?

“为什么不回答?”看着许久得不到回应,胤禛抬起头来。?

“胤禛,在你心里我是什么?”?

放下手中的朱笔,胤禛看向胤禩,自嘲的笑着。?

“是四哥想左了,堂堂大清朝廉亲王又岂是那么容易就被一个小丫头迷住了。”?

“四哥,你……这是在吃醋?”看着桌子上堆得一堆奏折,胤禩头很痛,他又不是皇上为什么要看这么多奏折。?

某人肯定是想偷懒。?

“没错,爷看见你和他在一起心里不舒服。”某人起身走到胤禩身前。一伸手将胤禩拉起,自己坐在了位置上,让胤禩坐在自己的腿上。?

“爷又不是姑娘家。”看着环在腰间的手,胤禩没好气的说。“能看到雍亲王吃醋,也算是爷的荣幸了?”?

“这可是小八你一人的殊荣,你还不赶快谢恩。”?

“那臣弟要不要跪在地上感激涕零?”四哥真的变了很多,以前他是绝对不会和自己说这些的。?

是因为爱吗?胤禩窃喜。?

“巴勒奔这次带了六个勇士来,要在宫里举行一场比武招亲。小八怎么看?”不理会胤禩的嘲讽,胤禛征求这胤禩的意见。?

“只怕比武招亲是假,挑衅是真。”怎么爷挣不开这爪子,胤禩郁闷了。?

“那你说该怎么应对,恩?”这点小虾米的力气就想挣开爷的手。?

“不是有福家兄弟在吗?福伦不是一直希望他的儿子能够取回一个格格公主的,全家抬旗。”?

算了,手爱放那就放那,爷又不会少块肉。胤禩放弃了,谁让他现在力气不如人呢!?

“小八,你在装傻!”胤禛很肯定,巴勒奔怎么可能舍得让他最宠爱的女儿留在京城,而且……“就福家兄弟那两下子只怕一招就会被人家打趴下。”那两个人充其量也就比小燕子那个绣花枕头好一点。?

“爷自有办法。”胤禩骄傲的说着,嫌弃的看了眼胤禛。?

胤禛没有被胤禩嫌弃的不快,反而被胤禩此刻自信的模样眩迷了双眼,这样的小八才是他认识的那个小八,才是那个在朝堂上谈笑风生的廉亲王。?

“那就交给你了。”低头亲亲怀中的人,看这小八郁闷的模样,胤禛在心中偷笑。?

首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