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6 章

天还未亮,吴书来就已经起来了,做好一切工作,身后跟着几个下人端着水去伺候皇上梳洗。

“吴总管。”值夜的小太监见到吴书来走过来立刻说道。

“皇上还没有起?”

“里面还没有动静,吴总管。”小太监恭敬的说。

听到小太监的话,吴书来没有觉得奇怪,皇上这几个月一直为政事忙碌,起晚一会儿也是正常的,心疼皇上的劳累,吴书来推开门走进去。

“皇上。”吴书来弯腰在床边轻声说着。“快要早朝了,奴才伺候您起来。”

胤禛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看外面的天色,原来已经到了早朝时间。

转头看看里面被被子掩盖住的瘦小身躯,胤禛轻声的翻身下床。

看着床帐下模糊的人影,原来皇上昨晚宠幸了妃子,可是也不对啊,吴书来突然想起来,皇上昨晚没有翻牌子,怎么……他身为总管,平常都是管理皇上的日常琐事,这些事当然也是他的职责所在。直到床帐被掀开他才看清,原来是,十二阿哥?!

在宫里多年的经验使吴书来没有露出什么异样,神色自然的伺候胤禛,吩咐宫女们动作轻点。

一番洗漱后,胤禛上朝去了,留下胤禩还在养心殿熟睡。

直到太阳高高挂起,胤禩才睁开双眼,看见眼前的景色才想起昨天夜里的事,心中一阵复杂之感。

躺在床上想着两人前世的交锋,如果不是立场不同,或许他们会成为感情最好的兄弟,一如小时候的模样,可是命运让他们走上了两条相反的路。

看见胤祥和胤禛关系好的让人嫉妒,他也希望有个能说说话的兄弟,可是九弟和十弟走的近,十四虽说和胤禛关系恶劣,却是经常和胤祥处在一起,让他不知道该找谁。都说廉亲王聪慧能干,处事英明,却不知道他也会感到孤独。

四哥,这一世你说喜欢我,放下前世的恩怨不提,我胤禩给你一个机会,也是为了让自己不在寂寞,希望你不要辜负了我对你的信任!

感叹良久,胤禩苦笑着,自己这是怎么了,明明不是悲春伤秋的人,呵!

听见外面传来响动,胤禩收回外露的情绪,那温和的笑脸又重回到脸上。

“十二阿哥!”小太监在门外叫道,“十一阿哥在外面说有事找您商量。”

胤禩稍作整理,出了房门。

“八哥,十四昨天和我说了件事。”

“什么事?”胤禩刚出来就被胤禟神神秘秘的把他拉到一旁。

“这儿不方便,咱们还是去我那儿。”

胤禩不由失笑,不过说的也是,宫里头人多口杂的。“好。”

阿哥所

胤禩进屋就看见胤祯在那儿坐着,看来是真的有事!

胤禩随便找了个位置就坐下,在自家人面前不用拘谨。“被你们两弄得神神秘秘的。到底什么事?”

“八哥,今天我在茶馆里,看见一个人!”胤祯满脸的严肃。

“谁?”胤禩也收起了笑脸。

“红花会在京城分舵的分舵主马玉虎!”

胤禩低头不语,手指摩擦着茶杯的边沿。红花会一直是低调行事,他们的舵主更是只闻其名,不见其人。

红花会一直是清朝的心腹大患,只因其一直小心翼翼的不露出马脚,才让他们活跃到现在,没想到这次他们倒自动找上门了。

“马玉虎找上十四,说三天之后红花会几个舵主会在京城南街一家药铺里聚会。”

“三天之后?这倒是个好消息,我们一直拿红花会没办法,没想到这次送上门了!”胤禩露出那种掌控一切的笑容,自信点亮了他的脸庞,分外耀眼。“十四,你利用箫剑这个身份一切行动都会很方便。”

“可是八哥,那个马玉虎已经见过我了。”胤禟皱着眉说,那天他和小十,十四一起在茶馆打发时间来着,哪里想到会碰上那个马玉虎。

“这倒不是什么大事,相信红花会的人也应该知道十四在宫中当侍卫了。认识一两个宫中的人很正常。”胤禩分析着,“只要没有泄露自己阿哥的身份就好。”

“爷怎么会像永琪那个脑子进水的家伙一样到处宣扬自己的身份。”胤禟一脸的鄙视。“不过上次在大街上和永琪起冲突时,被永琪说出去了。倒也没多少人在意这件事!”

“那就放心好了,九哥,有弟弟在还怕保不了你,想想红花会毁坏了咱们多少计划,这次爷一定要出一口气。”胤祯指的是上辈子。

“什么出一口气,十四弟,谁惹你了?”推开房门,一个声音清脆的女声打断三人的谈话。

警觉的回头一看,原来是兰馨,不,应该说是十三阿哥胤祥。

“十三哥,你怎么过来了?不在床上歇息?”胤祯连忙将人扶进来。

“我都躺了一个多月了,哪有你想象的那么弱。”胤祥推开胤祯扶着的手,瞪了他一眼。

胤祯被人瞪了,却没有生气,反而觉得十三哥变成女儿家很好看。

胤禟看着胤祥现在的模样还是有点别扭,想着十三弟以前那张英俊深邃的脸,再比对着现在的容貌……兰馨也算是小家碧玉了。

“刚才听宫女们说你们急急忙忙的跑到阿哥所就关在屋子里面,干什么呢?”

“十四和红花会的人遇上了,咱们正在商量对策呢。”胤禩并没有因为胤祥现在是女人就瞒着他,反而和胤祥一起讨论着对付红花会的事,能够趁此机会抓住总舵主陈家洛,捣毁红花会那才是最终的目的。

不知不觉,已经到了中午,直到胤禛派人来催胤禩回去用午膳,四人才察觉到原来已经过去了这么长时间。

“十一阿哥,十二阿哥,兰格格,皇上今儿在御花园摆了桌菜,让奴才请几位阿哥格格过去。”吴书来传达着口谕。

“今天他怎么有雅兴在御花园用膳?”胤禟随口问了句,天气又不是很好。

“这奴才不知,不过看起来皇上今天心情不错!”吴书来语气中透露着愉快,做奴才的不就是希望主子能一直心情好。

“心情好?”胤禩耳朵微红,想起了什么。

御花园一直有着最好的园艺师傅打理,所以即使是秋天,也是百花争艳,各种不同的鲜花,叫不出名字的名贵花种点缀了单调的皇宫,也给秋天带来了一点生机。皇宫中的秋天也有它独特的美。

在百花环绕下用餐是一种享受,几人有说有笑好不快活,偶尔胤禛也会说一两句,这一刻,一切的恩怨都不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