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0 章

“孙儿见过皇玛嬷,皇玛嬷吉祥!”

“恩,起。bxzw.”对这个平常不怎么见到面的孙子,钮钴禄氏也没什么印象。

但是由于上次在御花园考核中胤褆的优秀表现,再加上皇上已经为他和晴儿赐婚了,钮钴禄氏心中才渐渐的看见胤褆的好。

“三阿哥……”含香还在不停的挣扎着。

“永璋,你认识这个女子?”钮钴禄氏双眼直射向胤褆。

“回皇玛嬷的话,她是回部阿里和卓的女儿含香,今天才来到宫里面。他们回族的礼节和我们不同,所以不懂宫里的规矩。”胤褆说道,装作听不见含香的叫声。

“算了,既然是异族女子,哀家也不与你计较了。但是你现在人在宫中,就不要忘了宫中的规矩,也不要随便乱跑。”钮钴禄氏好心劝告着,示意下人放了含香。

胤褆本以为这事就这么完了,谁知道含香居然还不知死活的挑衅钮钴禄氏。

“真主阿拉说每个人都是平等的,所以我不用跪你,也不应该跪你。”含香反而劝说着钮钴禄氏,让她以后不要再让别人跪她了。

胤褆像看个傻子似的看着她,钮钴禄氏也是睁大了双眼,像看个怪物似的看着含香。也不管她说了什么大不敬的话,赶忙离开这个地方,怕被传染。

“三阿哥!”含香丝毫不觉得自己说错了什么,反而叫住胤褆。

“还有什么事吗?”胤褆一脸不耐烦的说着。

“今天谢谢三阿哥救命之恩。”含香又开始双手交叉在胸前做祈祷状。

“不必,皇玛嬷是不会杀你的,又何来救命之让你。”胤褆赶紧拒绝。

“可是……”含香还是不死心的将胤褆当做恩人,拉住他的衣袖说,“今天要不是你,含香也必会受到伤害。bxzw.”

胤褆更加无语,要不是她做错了什么事,钮钴禄氏怎么可能找她的麻烦。钮钴禄氏虽然排场大了点,和弘历一样爱听人说奉承话,至少她还算是比较公正的,绝不会无缘无故招人麻烦。

也不再多说什么,胤褆转身就走,却忘记了袖子还在含香的手中,就只听‘嘶啦’一声,袖子被撕破了(涙:袖子啊袖子,你素有多么的脆弱,这么容易破!水货,肯定是水货!!!)。

“呵,光天化日之下,好一对狗男女啊!”胤礽突然出现,看着眼前的画面冷笑着。

“保成!”胤褆惊呼,但是看见保成身旁还站着一个胤祯,胤褆就一切都明白了。

含香虽是回人,但是精通汉语,也听出了这句话里的意思,一脸受侮辱的表情问道,“你是谁?”

“长的还真是楚楚可人,保清,这次眼光不错啊!”胤礽抬起她的下颚像看一件商品似的左右查看。

“保成,你误会了……”胤褆一边解释还一边瞪着胤祯。

他这是想要撮合他和保成吗?分明是想拆散他两。

“这还有什么还误会的啊,明眼人一看就知道了,对,晴格格!”胤祯添油加醋的说道。看来他将二哥拖来的决定是对的,果然看了一场好戏啊!

“你,你别血口喷人,我和三阿哥是清白的。”说完还脸红红的看了一眼胤褆,这哪里像是清白的样子。

胤褆真是拍死含香的心都有了,这分明是越描越黑。“保成……”还想解释下去,胤礽却是冷哼一声,直接走人,哪管他还想再说什么。

“爷警告你,以后不要出现在爷的面前。”胤褆丢下这一句话,向着胤礽消失的方向追去。

胤祯见没戏可看也离开了园子,找胤祥玩去了,只剩下含香一个人还站在那儿。

含香哪里被人这么忽视过,从小她就是被众人捧在手心里的,再加上天生奇香,有她在的地方,众人的眼光一直都是追随着她的。bxzw.可是今天却一再的受辱,心里暗含不甘的离开了此处。

“保成,你等等我!”胤褆一路追到了西三所。

“有事吗?”胤礽站在门口,摆明了不想让他进来。

“保成,能不能让我先进去再说?”胤褆讨好的笑着。

“有事就在这儿说!”

“哎呦。”胤褆突然弯腰痛叫出声,脸上一副痛苦难当的表情。

“你就装你,爷还不知道你!”胤礽看着胤褆脸上痛苦的表情一点不为所动。

“保,保成,我没骗你。永璋的身,身子一直不好,刚才又跑的那么快,所,所以……”

半信半疑的看着胤褆,胤礽转身进了屋内。

胤褆心里暗暗叫好,立马恢复正常的跟了进去。

“嘿嘿,保成,你不生气了?”胤褆恬着脸凑到胤礽身边。

“真当爷不知道胤祯在打什么注意?那样的女人,相信你也看不上眼!”胤礽这点分辨的能力还是有的。不然上辈子哪还能安安稳稳的做那么多年的太子爷。

“还以为你会吃醋呢,还得我白高兴一场!”胤褆耸拉着肩膀,失望的说着。

“你说什么?”胤礽没有听清楚他的低语。

“没什么。”胤褆扬起一个笑脸,“保成,你把眼睛闭上。”

“有什么东西直接拿出来,爷没时间跟你玩。”胤礽一句话浇灭了他的热情。

心里虽然说着保成不解风情,可是手还是从怀里掏出了那块凤形玉佩。“诺,送给你的。”

接过玉佩,胤礽皱眉,“送给爷一个女人家的玩意儿做什么。”那个凤明明白白的提醒着胤礽现在的性别。

“保成,这块玉可是价值连城,”胤褆面不改色的说着,“爷好不容易才找到的。”

反正他也没说错,这块玉确实是他千辛万苦跑了许多家店才买到的。

不信的看着胤褆,胤礽眼尖的发现胤褆的腰带上拴着一块玉佩,倒是和他手里的这块有点相像。

见胤礽的眼神直盯着自己身上的这块玉,胤褆只好解下来送到保成的手上。

满意的一笑,胤礽说道,“这块玉佩不错,爷收下了。”说完,将那枚凤佩丢给胤褆。

苦笑着接着胤礽丢过来的玉佩,胤褆心想,只要保成喜欢就好。他来之前还怕保成不肯收下呢!

…………

晚上,胤禛设宴款待阿里和卓一行人,朝中三品以上的大臣皆可参加。

虽然晚宴匆匆举行,可是该有的场面还是没有落下,让阿里和卓等人看了也放心不已。本以为自己是败军,在大清朝会处处受人白眼。可是没想到居然会受到大清皇帝的礼待,阿里和卓看在眼里也是感到倍有面子。

夜幕降临,皇上,皇太后还有皇后纷纷落座,而胤禩这一次是坐在胤禟旁边。按着顺序来的,永璋坐在皇后的下位,胤礽陪着钮钴禄氏,就坐在她的身后。胤祥也是和皇后坐在一起。而胤祯作为郡王,现已掌管所有御前侍卫,成为了侍卫统领,这个时候自然是在宫中亲自带队,在各处巡逻,防止有贼人趁这个机会溜进宫来。

看着不同于中原的舞蹈,胤禩几人也是满脸兴趣盎然,不时的讨论几句。胤禛就惨了,坐在最显眼的地方,想要看看胤禩都得偷偷摸摸的,还要时不时的和坐在他下方的阿里和卓客套几句。

“八哥,怎么不见那个香香公主啊?”胤誐低头问着,他找了半天也没看见那个含香。

“怎么,你看上人家了?这么关心她做什么?”胤禟不咸不淡的来了这么一句。

胤誐立即喊冤,“九哥,冤枉呐,我只是好奇她是不是像传闻所说一样生来就带着奇香。”

“带不带着香味,难道你看就能看出来?”

“我……”

胤誐不说话了,多说多错,九哥今晚很不对劲,胤誐神经大条的想着,却没有想为什么他会不对劲。

胤禩看着这一对冤家,偷笑出声。“好了好了,十弟,你可别再说话了,我可是闻到了好大一股酸味。”

胤禟刚想解释,就在这时,舞台上全部黑了下来,一阵阵脚步声从台上传来,侍卫们这时也做好防范的准备。谁知道突然间灯光大盛,台上站着的正是胤誐遍寻不着的含香。

音乐声渐渐传来,还伴随着鼓声,含香翩翩起舞,一身白衣舞的动人心魄,再加上旁边一群汉子的衬托更显柔媚。

见一个女子和这么多个男人在一个台上跳舞,钮钴禄氏对含香本来就不怎么好的印象更是直线下滑。再看看她的那些个动作,好人家的女儿哪会跳这些!

“没引来蝴蝶么,传说果然是传说,”看了半晌,胤誐失望的说着。

“八哥,看来今晚阿里和卓就要将女儿献给四哥了。”胤禟没有理会胤誐。

听了他的话,胤禩动作一僵,抬眼看向胤禛,谁知道胤禛也是一直看着他坐的方向,两人的眼神不期而遇。

胤禛看懂了胤禩眼里的复杂,一个晚上,不论阿里和卓怎么将话题引到含香身上,他都是没有给出明确答案,又将话题引开。

一舞完毕,含香退到幕后,又跟着坐在了阿里和卓的身旁,刚好在胤褆的对面,一双眼睛期待的看着他,可是胤褆的眼神却是一直都在胤礽的身上。

胤禛看到如此场景,心里想着要不要留下含香和二哥做个伴呢?果然爱新觉罗家的人都喜欢看热闹,只要不涉及到自己!

作者有话要说:哇咔咔,胤祯木有直接说错什么,而是将太子爷带去看现场直播了(*^__^*) 嘻嘻…………bx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