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6 章

“下官参见范大人!”正在衙门内忙碌的杭州官员一见两江总督,浙江巡抚范时绎立刻行礼。?

“不用多礼,大家还是各忙各的,本官只是过来看看。”范总督笑着说道,看大家认真做事,眼睛眯成一条缝。?

“大人,皇上所发的赈灾饷银昨天已经全部存进银库里了,这是账本请大人过目。”杭州知府曹朗递上账簿给两江总督查看。?

“恩,曹大人你做事难道我还不放心吗?哈哈!”范时绎将账簿随意放在一旁,摸摸胡须大声夸赞着曹知府。“曹大人确实是心系黎民,短短几天时间就将一切打点妥当。”?

“总督大人过奖了,下官也只是担心受灾百姓,希望他们能够食得温饱,睡得安稳。”曹朗一脸谦虚模样。?

“诶,曹大人你也太谦虚了。咱们众位官员中就属你做事最勤快,我可是要向你学习学习啊!”一名官员站出来无不佩服着夸赞这位曹知府。?

其他官员也是点头附和,两江总督更是眉开眼笑,“曹大人,过几日皇上就要到达杭州了,你务必要做到最好!”?

“是,总督大人,下官一定竭尽所能。”曹知府拱手,声音洪亮的说着。?

“恩。”两江总督点点头,满意的离开了。?

晚上,杭州知府府邸?

“大人,这是您的那一份!”书房内,一名男子从衣袖中拿出一大叠银票。?

“恩。”曹朗接过银票一数,才放心的收入自己怀中。?

“大人,今天您要拿账本给那个总督大人可是吓了下官一跳,下官紧张的都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那人现在想起当时的情景还是冷汗直冒。?

曹朗一声嗤笑,“有什么好紧张的,那个范时绎对我是推心置腹,再说我早就命人将账本动了手脚,没有人能看得出来,你就放心好了!”?

“大人真是高明远识,下官佩服,下官佩服!”?

“你要记住,神而明之,存乎其人!跟着本官你也会大有长进的,呵呵!”?

“是,小的谨遵大人教诲。”?

两人正在房内有说有笑,谁知却被一阵敲门声打断。?

“咚咚咚……老爷,不好了,少爷出事了……老爷!”下人在门外使劲的敲着门。?

“大人,那下官先行告辞。”那人见曹知府家中有事,也不便久留。?

“好好,下次本官定要与你再畅饮一番。”打开书房的门,曹朗与那人并肩走出来,有说有笑。仿佛刚才在书房两人只是在风花雪月,谈论闲事而已。?

“少爷怎么了?”看着那人远去,曹朗才出声问道。?

“少爷,少爷今天在街上被人打了。”下人也是听那些跟着曹霸的打手听说的,不过看少爷的脸色真的不怎么好。?

大厅。?

“儿子,你没事,快让娘看看,哪里受伤了?”知府夫人担心的围在儿子身边问东问西。?

“慈母多败儿!”一进大厅就看见这幅场景,曹朗气急,“你又在外面惹事了!”?

自己的儿子自己还不清楚,整天就知道在外面鬼混,也不做正事。?

“爹,你不用管,这口气我一定要出!”想起今天白天所受的气,曹霸就一肚子的火,想他在杭州这么多年,还从来没像今天这样丢脸过,况且那两个‘美人’也是极品,怎么可以这样就放过呢。想起那两个带着傲骨的美人,曹霸一脸□模样,更让曹朗生气。?

“出气,出气,这几天你给我安份点。皇上就要到杭州了,你这几天的一言一行都给我小心点,不要惹到了贵人还不自知!”看着儿子脸上并没有什么伤痕,曹朗才放下心来数落着曹霸。?

想起往年皇上下江南时,他们家所受的恩惠,一家三人俱是贪得无厌,还想着这次又能让皇上龙心大悦,运气好的话,还可能升官发财。殊不知,曹霸已经惹到了当今的皇上,只是这一家人还不自知,还在妄想着得到皇上的赏识。?

鸿运客栈?

胤禛看着面前的资料,想起今天白天所发生的事,还是怒气难消。这个曹霸居然在杭州城内只手遮天,真是岂有此理,难道杭州还是他曹家的不成。再者这资料上说杭州知府曹朗爱民如子,清洁廉明。胤禛倒是记得有这么个人,在弘历的记忆里,好像每次下江南都是这个曹朗接待,深得弘历的喜爱,曾经在公众场合多次被弘历大加称赞。?

呵,不过是拿民脂民膏去讨那个小子的欢心,就是好官了?弘历这小子真的是不知所谓,居然也让这种人当上杭州知府。?

“去,给朕好好的看着这个曹朗。”对着无人的屋子说话,胤禛坐在桌前只有烛火在眼前摇曳着。?

“是,主子。”只见蜡烛一闪,房间里就少了一个人,这些粘杆处侍卫一直都是来无影去无踪,除非必要,绝不现身。他们的使命就是在暗中保护着他们的主子——胤禛。?

放下手中的废纸,胤禛叹息着,想要上床休息,却又突然想起那日胤禩在自己房中的情景,一时之间又是情潮涌动,胤禩眼神朦胧,媚态横生的模样一直印在他的脑海里,时时闪现着。?

想着想着,胤禛又想起胤褆的那番话。大哥说的对,就这么老是在这儿坐着也不是个办法,得要去求小八原谅自己才行。?

想到就做,胤禛替自己打着气,没有立即去胤禩的房间,而是先来到了客栈的厨房。?

君子远包厨,可是为了讨好胤禩,胤禛只有硬着头皮上了,希望小八能被自己感动,那些戏剧里不都是这么写的么,胤禛想着。一股冲动使然,丝毫没有考虑到现在已经很晚了,是个人就应该睡下了。胤禛兴冲冲在厨房里弄得乒乓作响,真亏的没有什么人被吵醒,不然堂堂大清皇帝就要被人当做小偷了。?

看着自己辛苦了一个多时辰的杰作,胤禛满意的笑着,丢下厨房里的一片狼藉,端着碗来到胤禩的房前。?

“咚咚咚……咚咚咚……”正坐着好梦的胤禩被一阵敲门声吵醒,睡眼朦胧的不想搭理门外的人,谁知道胤禛锲而不舍,不见胤禩出来绝不离开。?

“谁啊?”打起精神,胤禩的口音里没有一点睡意,让人听起来如沐春风。当然这是胤禛这么觉得的。?

打开门,胤禩就看见胤禛端着个碗站在那儿,透着月光,脸上的表情不能看的很清楚。?

“小八!”胤禛叫了声就想进屋去,不出意外的被拦住了。?

“小八,这是我专门为你做的,是我亲手做的,你尝尝!”?

看着胤禛满脸期待的表情,胤禩本来还在动摇的心又开始偏向胤禛一边。?

“进来。”胤禩知道自己恐怕是永远都不能拒绝这个冤家了。?

粲然一笑,胤禛生怕胤禩反悔,快步走进屋内坐下,将碗放在胤禩面前。“小八,你趁热尝尝。”?

接着暗淡的烛光,胤禩满脸黑线的看着碗里面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的东西,“这……是什么?”?

“桂花粥!”?

“可是……”胤禩扯开嘴角,露出一个僵硬的笑容,“现在不过是三月份,桂花好像还没有开!”?

“额,我,我本来是想做桂花粥的,可是突,突然想起来桂花还没开,所以就没有放进粥里……”胤禛越说越小声,不敢看向胤禩。?

“所以说,这是白粥?”胤禩好笑的看着胤禛。?

“恩。”胤禛已经没有刚来时的那种冲动,如今只恨不得钻个地洞,居然在小八面前出了这么大的丑。?

胤禩拿起调羹吃了一口,半晌不语。?

胤禛知道,不过是一碗白粥,更何况还是他做的,根本比不上御厨做的。小八已经吃惯了山珍海味,哪里会看得上自己的厨艺。诶,只怪自己为什么偏偏想要用这种方法去讨好小八!?

“小八,你……感不感动?”?

“感动什么?”胤禩奇怪的看着胤禛,半晌才反应过来,猛的笑出声来。?

“小八,你……还生不生我的气?”胤禛看见胤禩终于笑出声来小心翼翼的问着,不再纠结于粥的问题上。?

“很生气。”收起笑脸,胤禩鼓起脸颊,大口大口的吃着,看起来真的很生气的模样。?

“小,小八……”胤禛一听这话坐立不安,哪还有平日里的精明模样。“四哥发誓,以后绝对不会做这种事,除非你同意。”?

胤禛特地加上了最后一句,虽然要得小八的同意很难,但是要是让他以后都不碰小八那是不可能的。?

“你以前也说过,还不是碰了?”?

“我,小八,这次是真的!”胤禛口气加重,说的非常认真。?

不置一言,胤禩知道也是个男人,自然知男人的话不可信,更何况这人还是天下的君王。将空了的碗放在胤禛手里,胤禩推开房门请他出去。纵然再不愿,胤禛也不敢强留下来。依依不舍的离开胤禩的房间,反倒是对方毫不留情的关了门,继续睡大觉去了。?

回到房间,看着空了的碗,胤禛就纳闷了,小八这样到底是原谅他还是不原谅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