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60 章

早晨天还未亮,胤禩在睡梦中就感觉到有一股力量一直在压制着他,让他难受的喘不过起气来,整个人也动弹不得。从梦中醒来,微微挣开眼睛,看着陌生的房间,胤禩一时间还搞不清楚状况,但是他知道这间房间不是他在客栈的那间!有一瞬间他还以为自己又回去了,可是后背的伤却提醒他昨日发生的一切。

因为喉咙干燥,胤禩想要起来喝杯水,却发现整个人被胤禛搂在了怀里,抱的死死的。因为背部受伤,所以胤禩是趴在床上睡的,而胤禛就整个身子压在胤禩的身上防止他乱动,还技巧性的避开了胤禩的伤处。想要脱离这种状况,胤禩却因为趴了太久而四肢僵硬所以一不小心跌回床上扯痛了伤处,嘴里发出痛苦的呻、吟声。

“小八?”胤禛侧着身子紧张的看向睡在床内侧的胤禩。

“这是哪儿?”

“这里是行宫,昨天皇后他们已经到达杭州了。”胤禛生怕他会扯裂背后的伤,紧张的赶忙将挣扎着想要起来的胤禩扶好,按回床上。“你刚醒,还是先在床上躺着,我去拿点东西给你吃。”

“不用了,我不饿,只是有些渴。”胤禩安份的趴在那儿,舔舔干燥的唇瓣。

“好,我给你倒茶去。”胤禛走到外间,倒了一杯茶又返回屋内。

看着胤禩吃力的喝完茶,胤禛又问了他的伤势感觉如何。虽然胤禩一直说没事,可是胤禛还是不放心,“小八,你先在这儿休息,我去叫太医来。”

“哎,四……”胤禩还没来得及叫住胤禛,就看见他疾步向外走去,“四哥,难道你不会让人通传吗?真是急糊涂了!”胤禩好笑的想着,脸上却露出了幸福的笑容,连他自己也没发觉。

“八哥?”胤禛刚走,胤禟和胤誐就过来了。

“太好了,你醒过来了!”胤誐激动的说着,“太医说你醒过来就表示已经没事了,八哥!”

“恩,除了背部还有点痛之外,其他都没有大碍了。”胤禩微微一笑,“你们两怎么这么早就过来了?”

“是因为十三担心你的伤势,所以天还没亮就拉我们一起过来看你。”胤禟到现在还有些迷糊,脑袋晕晕的。

“十三弟?”

“恩,十三弟在厨房帮你煮一些清淡的早点,等会就过来。”想起胤祥的厨艺,胤誐就口水直流。

“呵呵,看你那馋样……”

“快点,磨磨蹭蹭的做什么?”胤禩正和两人聊得开心,就听见门外传来胤禛不耐烦的声音。

“是……”张太医小跑着跟在胤禛后面进屋,可怜他一把骨头了,哪能跟正值壮年的胤禛比。皇上也不知道尊敬一下老人家啊!

“儿臣给皇阿玛请安,多隆参见皇上。”两人一见胤禛进来立刻请安,若不是有外人在,他们哪会在意这些礼节。

“微臣参见十一阿哥、十二阿哥,十一阿哥吉祥,十二阿哥吉祥。”

“起来。”

“快过来给永璂看看!”胤禛也顾不上胤禟两人,拉着张太医的后领就走到胤禩面前。

“是。”手指轻搭在胤禩的脉搏上,张太医坐在一旁的椅子上不敢乱动,皇上两眼死死的盯着他,好像他会做什么对十二阿哥不利的事似的。反观十二阿哥一直都是一副笑脸模样,让人看了就赏心悦目,如此笑颜让张太医也情不自禁的放松了紧张的心情。

“怎么样了?”

“回皇上的话,十二阿哥已经没有什么大碍了,这几天不要沾水,不要乱动,等后背的伤口愈合就没事了。”张太医起身回道,“臣在开几个补血养气的方子,有利于十二阿哥的伤。”

“恩,你下去熬药!”胤禛脸色略微变好了点。

“我送你出去,张太医。”

张太医受宠若惊的看着胤禟,“不敢,臣怎么敢让十一阿哥送!”

“没事,十二弟的伤势还要有劳太医呢!”胤禟将张太医送到门口笑着说。

“是,微臣一定竭尽所能,让十二阿哥尽快好起来。”张太医在心里想着,十二阿哥还真是受欢迎,没想到连十一阿哥也如此紧张。可怜他当个太医院院令容易么,这么多人威胁他,再这么下去,他迟早会被吓死。

“九……”胤祥从远处端着个食盘走来,看见胤禟站在门口,刚想打招呼却发现还有外人在场,那声九哥硬是在舌头绕了一圈,又回到肚子里。

“兰格格吉祥,臣立刻给十二阿哥煎药去,不打扰十一阿哥和兰格格了。”张太医赶忙溜走。

“恩。”胤祥微微点头。

“八哥,昨天是我连累了你。”胤祥放下食盘,走到胤禩床前自责的说着。

“都是一家人说什么连累不连累的,再说昨天那伙人是冲着我来的,你不过是被我牵连了而已。”

“好了,都是兄弟说这些做什么!八哥,这些可是十三弟亲手做的,你赶快尝尝。”

“好!”被胤誐的模样弄得哑然失笑的胤禩笑着说。想要起床,突然想起张太医的嘱咐,不敢有太大的动作,可是就这么一直小动作的移动着,别说自己喝粥了,就连起来也是不可能的。

胤誐看见胤禩额头滴出的汗,这才想起胤禩刚才说话声音一直都很虚弱。“八哥,还是我喂你好了。”胤誐这么做只是单纯的想要帮助胤禩,可是却让从刚刚开始就在一旁默不出声的胤禛皱了眉头,快胤誐一步拿过食盘里的燕窝粥坐在床沿。

轻舀了一勺送到胤禩嘴边,胤禛示意他张嘴。

“额,还是我自己来好了。”无奈的看着站在床边几人脸上的挪揄神色,胤禩尴尬的想要接过胤禛手里的碗,脸上浮现的一抹红色,让脸色苍白的他显现出一份活力。

“我来!你有伤,不方便。”不顾旁边碍眼的电灯泡,胤禛神色自若的给胤禩喂食。心底忽然冒出一个想法,那个晚上小八该不会是在害羞,而不是像他所想的是在生自己的气。一旦想通,胤禛眼神更加火热的看向胤禩。

午后,胤禛终究是熬不过胤禩的请求,让下人帮忙将他搬到外面的靠椅上,让他能够呼吸新鲜空气。

一边在凉亭里看着近年来江南各地官员的办事资料还有关于赈灾方面的工作,再不时的抬头看看在树荫底下昏昏欲睡的胤禩,胤禛的心底也突然冒出一丝暖意,想要丢掉手上的资料,抱着胤禩一起在树荫下乘凉。

唉,胤禛摇摇头,甩掉这种不切实际的想法,继续低下头看这些恼人的资料。

“皇上?”吴书来站在亭子外,低声叫着,生怕打扰了不远处胤禩的休息,又惹得皇上不快。

“恩?”

“两江总督范大人正在行宫外等候求见。”

“让他去大厅等着,还有派人守好这里,不要让闲杂人等扰了永璂的睡眠。”

“奴才遵旨。”一挥浮沉,吴书来马上下去办事去了,身为总管的他能力那是一般人能比的。

大厅。

“臣范时绎见过皇上,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平身。”

“谢皇上。臣不知皇上驾到,未能及时迎接,请皇上恕罪。”范时绎跪在下方不敢起身。

“不知者无罪,朕这次是微服出巡,你不知道也无妨。”胤禛对这些倒是不想弘历那么在乎,他看重的是这个人的资质,而不是外在表现出的阿谀奉承。

“是,皇上。”范时绎起身站在一旁听候胤禛教训。

“这次赈灾饷银之事就你一个人负责?”胤禛知道曹朗父子已经被胤禟抓进大牢了,这么问只是想刺探他一番。

“回皇上的话,本来是曹大人与微臣一起负责这事,可是从昨天开始曹大人就不知去向,听说是去找他儿子,可是现在曹霸也不知去向,他的家人也正在找他们父子两!”

“不用找了,他们在朕这儿。”胤禛冷声说着,“来人,将曹氏父子带上来!”

听闻胤禛的话,范时绎一时反应不过来,曹朗难道是做了什么惹怒圣威之事,让皇上突然之间火气如此之大。

不一会儿,曹朗两父子就被带了上来。不过是关了一夜,两人就已经蓬头垢面,让人不能分辨其模样了。

“请皇上息怒,请皇上息怒……”不敢再看这两人,范时绎跪下不断磕头求饶。虽然还弄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可是范时绎还是有点自知之明的。

“哼!”冷哼一声,胤禛不想再看见堂堂一个两江总督居然变成这副模样。遇事不能冷静,不知是如何当上总督的。

“闭嘴!”一声呵斥,顿时让大厅里安静了下来。

请勿盗文,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