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61 章

“闭嘴!”一声呵斥,顿时让大厅安静了下来。bxzw.com

范时绎头紧贴着地,不敢再说话,当然也停止了求饶。

“曹朗,你说你可知罪?”

“皇上,臣知罪,臣知罪……都是因为罪臣教子不严才让他惊了圣驾,请皇上恕罪。”曹朗跪着上前一步,故意将刺伤十二阿哥说成是惊驾,希望可以减轻罪责。

“惊了圣驾?恐怕不止,曹霸昨的行为已经等同行刺了,就是全家抄斩十次都不够!”胤誐在厅外听见曹朗的辩解,心中的怒火又有复发的迹象。想八哥受了如此重的伤,他一句‘惊了圣驾’难道就想搪塞过去?!

“儿臣参见皇阿玛。方才是多隆心中担心十二弟的伤势所以刚才会贸贸然出声,请皇阿玛原谅。”胤禟示意胤誐不要再开口,自己替胤誐解释。毕竟这里有这么多人,胤誐突然出声,被人落了口实就麻烦了。

胤禛并没有在意,他很清楚胤誐和胤禩之间的感。这么激动也在理之中,就连他也想不顾一切命人将曹霸托出去就地处斩。

可是为皇上让他不能意气用事,他必须得让臣子心服口服才行,尤其是这些汉臣。

微点了点头,胤禛示意俩人站在一旁,继续开口说道,“朕这几在民间听到许多关于你这个儿子的传闻,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过呢?”

听了胤禛的话,曹朗心中一颤。没想到皇上这次微服私访会如此安静,跟以往的一路显摆大相径庭,才让他没有察觉到胤禛一行人的行踪,看来不牺牲儿子不行了。

“皇上,罪臣之子做出诸多恶事,惹的天怒人怨,民愤四起,请皇上治罪!罪臣管教不严,心里也是极为自责,请皇上处罚。”曹朗说的慷慨激昂,一副大义灭亲的模样。

“爹,你不能这样,我不想死!爹,你跟皇上求求啊,你一定有办法的……”曹霸听完死死的攥住曹朗的袖子,脸上是对死亡的恐惧。bxzw.com

“闭嘴,孽子,你平里屡屡为祸乡里,我百般劝诫你都不放在心上,现在铸成大错连累了家里,你还想让我帮你求,妄想!”曹朗说的绝决,衣袖一挥,将自己的儿子推离旁。

“曹大人……”范总督看见这一幕愣住了,不一会儿又回过神来,“皇上,曹大人如此大义灭亲,不失为一个好官啊!”

被曹朗一番话感动的无以复加,范时绎替他求着。

“好官?那你给朕说说曹霸雇那些人的钱是从哪儿来的?这么大的一个数目,就连你这个两江总督也要靠边站!”胤禛看了一眼范时绎。

胤禛刚说完,胤禟就向外看了一眼。侍卫们知其意思,将早上刚抓来的那伙人带了进来。

范时绎吃惊的看着被侍卫绑进来的几人,迷糊的说道,“微臣不知。”范时绎只是平时与曹朗交甚好,但是对他的底细却不是知道的很详细。

“不知你可否给朕解释一番!”胤禛又将目光转向曹朗两父子。

“这……”曹朗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皇上?”那群人吃了一惊,随即反应过来,自己这是惹到了皇上了。

“皇上,我们都是受人所托,不知道您是皇上……请您大人有大量,饶过我们一回……”

“求皇上放过我们……”

“……”

几个人忙挣脱束缚不停的磕头求饶着,力气大的快要连侍卫们也镇不住他们。

“带下去!”胤禟眉头皱在了一起,眼中露出杀气。这些人也算是杭州一害,这几年不知祸害了多少百姓,还次他就要为民除害。bxzw.com

“皇上,这些钱都是我爹他收受贿赂所得,与我无关啊……”面对生死关头,曹霸跪在一旁突然出声喊冤。

“孽子,你,你胡说什么!皇上,臣是清白的!”曹朗急着道。

“你不仁,别怪我不义。爹,你为了保全自己居然让我去送死,我怎么会那么傻!今天我要把我知道的一切都告诉皇上!”恶狠狠的看着跪在自己旁的人,曹霸嘴角露出邪恶的笑。

“,你知道些什么?”胤禛看着这两父子的丑态。

江南一带官员贪污现象一向是比较严重的。再加上这次所参与贿赂的官员牵连甚广,粘杆处花了几天的时间还没能拿到具体证据。

而胤禛也只是隐约察觉到这个曹朗是个关键人物,没想到他的儿子居然在这个时候愿意说出曹朗的罪证,恐怕连他自己也想不到。

“皇上,你千万不要听信他的话啊,臣一心一意为朝廷……”曹朗还没说完就听见门外传来一个焦急的声音。

“皇上,奴才有要事禀报。”吴书来气喘嘘嘘的说道。

胤禛脸色明显不悦,吴书来平里一直都是气定神闲,做事不忙不乱,此刻如此慌乱,必是有大事发生。就连一旁不出声的胤禟和胤誐也感觉到不好的信息。

“进来说。”

“是。”吴书来赶忙走近,顾不得一屋子的人,凑在胤禛耳边悄声说着。

其他人虽是听不见吴书来说了些什么,可是随着胤禛的脸色越变越难看,也知道大事不好了。

“赈灾饷银不是已经发放下去了,怎么还会出现这种事?”一听完吴书来报告的消息,胤禛整个人散发出寒气,底下跪着的三人早已经吓得不敢动弹。

“奴才不知。”吴书来退在一旁,低头说着。

“赈灾饷银是由谁负责的?”胤禛看着范时绎,他为两江总督,应该清楚这件事。

“回皇上的话,是由臣与曹大人两人共同负责的……”依然是低着头,范时绎不敢看向胤禛。

“吴公公,发生什么事了?”趁着胤禛的注意力在那三人上,胤禟悄声问着,连胤誐也不解的看着他。

“刚才收到消息说城门外聚集了大批灾民想要进城,现在正被守门士兵挡住了,可是看形,恐怕守门士兵也支撑不了多久。”

“怎么会这样?”胤禟和胤誐俱是一脸震惊,饷银是先他们一步而行,照理说应该已经买到粮食和衣物,分发给灾民了,怎么可能还会有这么多灾民在城外聚集着。

“奴才也不知道啊!”吴书来也是一脸不解。

几人正说着悄悄话,就听见胤禛一声呵斥,命人将范时绎三人关押监牢,并且叫着胤禟的名字,当然是他现在的名字,永瑆!

“儿臣在。”收回脸上的表,胤禟站出来回道。

“你马上带人将着二人府里的一干人等关进大牢,并且抄了这二人的府邸。”胤禛冷声说道。

“……是。”胤禟一时间不明白,为什么胤禛突然要他去抄家,但还是应了下来。

“吴书来,命人去通知城门守卫,让他们将灾民带往城东。你立刻领朕的旨意去城东的粮仓,开仓赈灾。”

“奴才领旨。”刻不容缓,吴书来赶忙去办。

胤誐见两人都有事办,自己却无事可做,刚想出声,就被胤禟拉了出来。

看着两人离开,胤禛没有多说什么,跟着离开了大厅。

“九哥,你拉我出来做什么?”胤誐没有挣开被胤禟拉住的手,被他拉着跑了出来。

“你这么莽撞,若是让你单独做事,难道还不出乱子?!”胤禟白了他一眼,说到底还是不放心胤誐一人。“你跟在我后面就行了!”

“嘿嘿,九哥你担心我!”胤誐傻笑出声,丝毫不介意胤禟小看他,反倒是乐得见胤禟如此关心自己。

“我只是不想你出事而已。”胤禟闷闷的说,放开胤誐的手,无目的的向前走着。

“知道了,九哥一直都是最关心我的。”胤誐脸上的笑意不减,凑到胤禟边,趁他不注意,快速在他颊边亲了一下。

“你……在外面就这样,被人看见了怎么办?”胤禟紧张的看向四周,发现没人才怒瞪着眼前这个笑的傻气的人。

“可是现在没有人啊!”胤誐无辜的看着胤禟。

“……”胤禟一阵无语,不理睬他,转去办胤禛交代的事。

曹府门前聚集了许多百姓,看着不断有官兵进出曹府,百姓议论纷纷,都说曹府这次怕是有大难了。

可是看见曹家的那个恶霸和那个贪官也被关了起来,百姓不拍手称快,皇上这次算是为他们出掉了两个个大毒瘤。

胤禟咋舌的看着眼前堆放的金银财宝,一个小小的杭州知府居然比他还富裕。

“九哥,一看就知道这曹朗不是什么好东西!”

“当官的,那个不贪呢?”胤禟笑笑,这种事见的多了,只是没想到这个曹朗居然贪了这么多民脂民膏。

“十一阿哥,这是在曹府密室搜出来的。”一个官兵将手中的盒子交给胤禟。

接过盒子,胤禟并没有打开,他或许已经猜到里面是什么东西了。拿着盒子,胤禟骑着马带领着一队人马离开了曹府。bxzw.com

首发BXz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