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64 章

“永璂……永璂!”皇后叫着胤禩,声音逐渐加大,可还是没有得到回应。大文学www.dawenxue.net今天她招永璂前来不过是担心他的伤势,而且还有一些事想要与他商量。可是看着他这幅模样,皇后不知道该不该说……?

八哥!胤禟轻轻用手推着胤禩,脸上一副担心的表情。八哥向来都是泰然自若之人,绝不会在人前失仪,怎么今天会这么失常,胤禟无解。?

“嗯?”从神游中回过神来,胤禩眼神略带迷糊的看向胤禟。?

“永璂,你是不是伤势还未痊愈,要不要传太医来看看?”看见胤禩这幅模样,皇后脸上全然是担心的模样。?

“皇额娘,永璂没事。”胤禩笑着对皇后说,表情里看不出丝毫的不适。?

“那就好。”皇后见胤禩这么说,也没再追问下去,“过几日皇上就要启程回京了,路上应该会在陈家住上几日。”以往皇后虽然没有跟随乾隆下过江南,不过听那狐媚子——也就是令妃,在她面前说过几次,陈阁老家有四位貌美如花的千金,名为琴、棋、书、画。?

皇后想着永璂也到了身边有人的时候了,而且陈家与皇室一向较好,几代为官且是书香门第,这样人家的女儿才配得上永璂。不过话说回来,永瑆也是到现在还没有一个人在身边陪着,这怎么行呢?!皇后着急的想着。?

“陈家?”胤禟出声,难道是那个‘陈家’?!?

海宁陈家,虽说在乾隆朝没有什么名气,可是在康熙和雍正两朝,海宁陈家的名声一时无人能够与其匹及。陈家出过无数达官贵人,上至宰辅,下至侍郎进士,陈家曾经也算是一个响当当的大家族。或许是树大招风,陈家慢慢没落了,渐渐淡出京城,直至现在,大多人都已经忘记这个盛极一时的大家族。?

“就是那个曾经救过皇上的陈家。大文学www.dawenxue.net”皇后解释着。“听说陈家四个女儿知书达礼,温婉贤淑,本宫也很想见见是不是真如传闻所说。?

皇后想要与他商量的就是这件事,不过说是商量,应该也算是要求。她看着永璂慢慢长大,可是还是没有表现出对哪个大臣家的千金有特别的感觉,心里不禁着急着。这次好不容易能够和陈家那四位千金相处几日,皇后自是要问问永璂的意思。?

胤禩面带微笑的听着,没有接话,皇后的言外之意他还是能听的出来的。?

皇后说了许久,也暗示了多次,可还是不见面前这两人有什么反应。?

胤禟看着皇后这次重点好像是放在八哥身上,虽然也有提到自己,但只是一带而过。心里不禁暗呼一口气,皇后这么热情,他可受不了。安安静静的坐在一旁听着,胤禟时不时的注意一下胤禩有没有走神。?

“皇额娘,太医这个时候会去给儿臣把脉,儿臣先走了!”拿着太医当幌子,胤禩不得不佩服皇后的口才,说着这么长时间不带停的,还有继续说下去的趋势。?

“既然如此,那你先回去。”关系到永璂的身体健康,皇后只好放人离开。?

两人跪安后,皇后担心的看着容嬷嬷,将自己所害怕的想法与她说了。皇上是这样,永瑆与永璂也是这样,难不成这个还会传染不成??

容嬷嬷也说不出所以然来,皇家的事哪能让她随意猜测。只好苦心劝着皇后不要太心急,“娘娘,现在两位阿哥还小,况且阿哥们都是人中龙凤,难道您还怕到时候没人要不成?”?

“说是如此,可是你看永璋,还有永琪,那个不是在他们这个年纪就有了侧室的。可是永璂他们不要说侧室了,就连贴身丫鬟也没有!”?

皇后不知道是,自从胤褆过来后,那几个侧室早就被冷落闺房了,而且就依着永璋那个病弱的身子也不可能去碰那几个女人,纯粹是摆着好看罢了。?

“八哥,你说皇后那么说是什么意思?”胤誐当时就站在胤禟身后,自是将皇后的话听了个清清楚楚。?

“八哥?”胤禟也想看看胤禩是不是和自己想的一样,所以没有出声。可是等了许久,也没听到胤禩的回答。?

“什么?”?

看着刚刚神游太虚回来的胤禩,胤禟也没有再多说什么,恐怕这次事情真的大条了。也不知道那天到底发生了什么,八哥回来后就变成这副模样,连胤禛也变得更加沉默了。?

“十二阿哥。”后面有人叫着胤禩。?

“恩?”胤禩回头。?

“十二阿哥,皇上说让您去书房见他。”?

胤禟一听,眼神立即锐利的看向胤禩,却见对方没有什么大的反应。?

“你就说我身体不舒服,正要回房去休息。”说完胤禩就转身离开,脚步略显慌张,脸上的表情,没有人能看见,他只给他们留了个背影。?

“这……这样跟皇上说行吗?”那人苦着脸,不知道皇上听见他这么回话时会发多大的火。虽然皇上现在不想以前那样容易动怒,可是不说话的他仍然让人望而生畏。?

“你下去,就这么跟皇阿玛说,出了事我顶着。”胤禟相信胤禛是不会为了这一件小事就对八哥不满的。?

“……是。”?

…………?

“九哥?”?

“他们之间的事,我们是插不了手的,以往不也是如此么!”胤禟叹口气,向自己的房间走去。?

“可是这次好像很严重的样子,九哥,咱们就这么坐视不理吗?”胤誐焦急的说着,早已将刚才皇后的话抛诸脑后。?

“放心,我相信四哥。”因为相信八哥,所以相信四哥。这几年,胤禛的种种作为他都看在眼里,若不是真心相待,绝对不会做到这种程度。?

“哦。”胤誐似懂非懂的点着头。?

“呵呵,”看着胤誐这幅模样,胤禟轻笑出声,“我很庆幸,小十。”?

“庆幸?”胤誐重复着他的话。?

“因为我们一直都在一起啊!”?

听了胤禟的话,胤誐也笑出声来。他们能够这样平静的在一起,真的很幸运。?

与他们相比,另外一对情路比较坎坷的……?

城外草原上,胤褆正悠闲的和胤礽骑着马,这几日他们也是忙坏了,过几天就要动身回京了。现在偷得浮生半日闲,哪能不休息休息呢。?

“保成,怎么样,这匹马可是我千辛万苦才找来的!”胤褆脸上带着骄傲的笑容,保成除了喜欢美女外,对骑射也是非常在行的,所以对于马匹的要求非常严格。?

手轻抚着柔顺的马毛,这匹马不论是从色泽还是体型上看都是上等的,矫健的身姿,加上白色的四肢,看起来确实是匹好马。?

左脚搭在马镫上,胤礽轻盈一跃就坐在了马背上,双手握着缰绳任由它随意的走动着。对于胤褆的讨好他已经习惯了。这三年来,因为他不能随意出宫,所以保清总会从宫外带些小玩意儿进宫,他的房间已经快要被挤爆了,所以后来不得已只好另外置了一间房子,专门放这些东西。?

可是对于胤褆第一次送自己的东西,不,应该说是自己硬要过来的——低头看着腰间系着的龙佩——他一直随身带着。想当初,保清是想要将凤佩送给自己的。可后来还是应了自己的要求,将凤佩留给了他自己本以为他会不情愿,没想到他反而一副很高兴的模样。?

“保成,要不咱两比比?”看着胤礽越骑越远,胤褆也走向旁边大树上拴着的另一匹马。轻松一跨,骑着马,追上胤礽,胤褆建议着。?

“好!”话音刚落,胤礽就扬起马鞭,率先向前奔去。?

胤褆也不落于后,‘驾’的一声紧紧跟在胤礽身后,就这么保持着一段距离,不远也不近。?

胤礽虽是在前面,可是心里也是异常恼火,自己的骑术虽然不是特别精湛,可是与胤褆想必还是不错的,偏偏一直甩不掉身后那人。?

一开始胤礽或许只是想要玩玩,可是现在却和胤褆叫起真来。一时间,两人相互追逐,速度越来越快。?

“保成,天色暗了,咱们还是先回去。”看着胤礽丝毫没有放慢速度,胤褆只好先出声。不然保成怕是会与他一直较真下去。?

一拉缰绳,胤褆动作熟练的操作着马儿,可见即使变成了女人,胤礽依然没有忘记每日勤练这些东西。?

胤褆在他身后,只能看见半个侧脸,可是刚才的动作,配上保成脸上那份桀骜之色倒有一股女将之风,胤褆看呆了。每每和保成在一起,总是更加对保成刮目相看,胤褆无法用语言说出那种心底异样的感觉,只能自己独自享受着。?

“呆着做什么,还不走?”胤礽见他久久没有反应,出声说道。若是以前,他是绝对不会多嘴的,保清不在他身边更好,可是现在他已经习惯了身后有那个人的存在。?

“来了。”胤褆高声回答,双腿轻夹马腹,和胤礽并排走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