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73 章

书房外黯淡的黑色透过窗户进入了屋内,吴书来听见胤禛的声音,悄声走进来点燃了蜡烛又继续退到门外。已经几个时辰过去了,吴书来只能偶尔听见几声响动,却不知道里面三人在说些什么事要这么久。?

期间也有下人来替陈知画传话,但是都被吴书来打发了,免得又像上次似的被万岁爷给记恨了。想到上次的事情,吴书来现在还有些后怕,已经多年没有看见万岁爷这种眼神了,乍一看见还真有点不能承受。要知道爱新觉罗家的人都是很小气的,光看前几天被十二阿哥绑回来的那大汉就明了了,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不同于外面的宁静,书房内充斥着一股令人烦闷的安静,太安静了。胤禛皱眉,胤禩担忧,皇后这副模样不在他们的预料范围之内。想到以往皇后那种干练中带着些死脑筋的脾气,胤禛想着,难道皇后也不是本人?只是接下来的话让胤禛确认了,这确确实实是那拉氏,他的儿媳妇。?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皇后好一会儿才回过神喃喃自语着。?

难怪皇上会突然不再踏足后宫,难怪十二会突然之间变化如此之大,只是如果现在站在她面前的是先皇和廉亲王,那她的十二又去哪儿了呢?皇后一瞬间像是想到了什么,浑身一颤。?

胤禩幽幽一叹,敛起脸上的笑容。果真是母子连心,皇后也曾经怀疑过他,可是她将这种疑惑压在了心中。?

看见皇后的神情,他也为十二这个孩子感到心酸。出生在皇家又是皇后嫡子本应该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可偏偏命图多揣,居然是被自己的生父给下令打死的,虎毒尚且不食子,不知道弘历知道了会不会有悔意。?

“那拉氏,这件事朕想你能保密。”并不是所有人都能如他们这样坦然面对。考虑到皇后现在的心情,所以胤禛说话有些委婉,但是还是不可避免的会伤害到她。?

“臣妾知晓了。”收敛自己的情绪,皇后又如来时一样,面上看不出丝毫的破绽,可是一切都不一样了,在听到这个秘密的时候,在知道大阿哥,太子爷还有其他阿哥都重生了的时候。“臣妾打扰到皇上,还请皇上恕罪。”说罢皇后缓缓一拜,等着对方开口让自己跪安。?

“恩。”胤禛满意的点头,不着痕迹的看了胤禩一眼随后又吩咐道,“以后后宫之事还是要你多加管教,”这几年那拉氏就将后宫管理的井井有条,胤禛也是看在眼里,“只是后宫若是能不加人便不加。”?

听到胤禛这么说,皇后一愣,随即明白过来,毕竟这些人名义上是他的儿媳妇。只是皇上现在正值壮年……想到自己刚进来时所看到的画面,皇后不敢相信,也不敢再想下去。?

“咳……”看见皇后的眼神,胤禛就能猜到三分那拉氏的心思,“你跪安。”?

面色一敛,皇后低头应道,“臣妾告退。”?

“四哥,做什么对她如此严厉,她也是个苦命人啊!”看见皇后离开,胤禩才不满的看着胤禛。?

没有回答,胤禛沉默以对,心里却在想着皇后以前可是不止一次的在他面前提起小八的婚事,这次南巡更是想要将那个陈知画硬塞给小八,所以皇后就这么被小心眼的胤禛给记恨上了。?

面无表情,衣着端庄的皇后娘娘仪态万分的从书房内走出来,看着似乎挺正常的,可是吴书来向她行礼,她好像没看见似的径直向前走。?

吴书来暗道奇怪,正待再大声的说一遍时,书房内就传来了胤禛的声音。没有将这件事放在心上,吴书来赶忙替万岁爷张罗晚膳去。好在天色较暗,吴书来也没看清楚皇后脸上的异样。?

书房隔壁的小院子,容嬷嬷正着急的来回走动,眼睛还时不时瞟上一眼那书房的方向,可是却被围墙挡住了,什么也瞧不见。?

本来今儿个中午皇后娘娘正在兰格格那儿待的好好的,谁知道知画姑娘突然来说皇后进了书房之后就一直没信儿了。心下有心不宁的她只好听着知画的建议派了几个丫鬟去打探一番,谁知也被吴书来给赶了回来,现在也不知娘娘怎么样了,可真是急死人了。?

“嬷嬷,皇后娘娘回来了,回来了!”陈知画眼尖的看见皇后的身影,惊喜的说着。?

“娘娘,”容嬷嬷立刻迎上去,毕竟是伺候在皇后身边这么多年的老人了,容嬷嬷一眼就看出皇后这副模样不对劲,眼神担心的看着她,“发生何事了?”?

“知画给皇后娘娘请安,娘娘吉祥。”顾不上皇后的异样,陈知画满脸期待的看着皇后,“不知皇后娘娘与皇上说的事怎么样了?”?

斜眼一看满脸娇羞的人儿,皇后暗道可惜了这么个美人儿,“这件事以后再说,天也不早了,你还是先回去。”?

满脸的娇羞顿时成了失望之色,中午之时皇后便答应了要措合她与十二阿哥,还说要将此事说与皇上知道,怎么不过一个下午皇后的态度就有如此大的转变??

“好了,娘娘也累了,知画姑娘若是有事明天再说罢!”一句话说的好不客气,就是陈知画脸皮再厚也不敢再和皇后讨论此事。?

咬咬嘴唇,陈知画盈盈一拜,心有不甘的退下了。?

没有给好眼色给陈知画的容嬷嬷二话不说就将人丢在了屋外,独自扶着皇后进屋了。?

“容嬷嬷。”皇后轻轻叫着她。?

“娘娘,到底发生何事了?”难不成是皇上又欺负了娘娘?容嬷嬷越想越心惊,虽说皇上这几年大有改变,与娘娘相敬如宾,可是也说不准他什么时候又会变成以前那样糊涂。?

“无碍,我想休息了。”看见容嬷嬷一脸担心的模样,皇后淡淡一笑,苍白的脸上没有一丝血色,在烛光的照耀下显得有些消瘦。?

看见皇后如此模样,容嬷嬷哪里还放心的下她一人在这里待着。无论皇后怎么说她都不肯离开,皇后无奈,只得让她在这里守夜。?

“小八。”?

“恩?”?

“咱们明天就启程回京。”看着床顶的纱帐,胤禛询问着,语气里也带有一点强迫。?

“好啊,回头问问二哥的意思。”没有直接回答,胤禩将问题推给了胤礽。依着二哥的性子,回宫怕是就没有在外面这么自由了,所以他是能多在外面逍遥一天,就绝不提前回宫。?

胤禛泄气,他怕待得越久,小八越有可能和陈知画产生感情,虽然小八现在有一点点在乎自己,但是也只是一点点。?

好笑的看着胤禛气馁的模样,胤禩穿上鞋回去自己的屋子,“晚安。”?

只怕没有你的夜晚,我永远也不能安睡,闭上眼,胤禛想着。?

想到就做,第二天,胤禛叫来陈邦直,无非是说些客套话,顺便还暗示着自己即将要离开的意思。?

一听这话,还没得陈邦直说什么,胤礽在门外听见这话,倒是二话不说将胤禛给拖了出来。?

抱歉的看着自家四弟,胤褆以眼神暗示他多忍耐一下,毕竟胤礽的暴脾气是大家都知道的。?

“二哥,既然你这么想在宫外,不如嫁出宫外得了。”胤禩眯着眼看着胤礽,扔下具有爆炸性的一句话。?

“这个主意不错。”胤褆在一旁附和,这个话题他已经和保成商量许久了,久到两人都已经定亲了三年,还至今不能将人取回自己的府邸。“咱们回去就成亲,保成。”?

“爷看你是皮痒了。”亮着腰间的鞭子,胤礽头也不回的说着,眼睛还危险的看着胤禩,责怪他怎么把话题扯到这上面来了。?

不过仔细想想,这样也不错,这些年胤褆对他百依百顺,从来没有二话,要是自己委屈点嫁过去也百利而无一害。胤礽这么给自己找着借口,忽视心中因胤褆的话而突然冒出来的喜意。?

“十二阿哥……”由远及近传来一个少女急切的声音。?

听见这个熟悉的叫声,胤禛脸色一沉,胤禩则是一脸无奈的苦笑,胤褆和胤礽也不在那儿打情骂俏了,倒是聚精会神,团结一致的看起他们二人的热闹来了。?

“知画给皇上请安,给三阿哥请安,给晴格格请安,十二阿哥……”说着,陈知画欲语还羞的看着胤禩。?

“知画姑娘。”胤禩点头微笑,殊不知这个动作让本就对他有意的陈知画更加痴迷了。?

胤禛冷眼看着这个没有礼教的陈知画,自己还未开口让她起身就迫不及待的起来了,而且还当着他的面勾引小八,哼!?

心中只顾着吃醋的胤禛也没仔细想想,难道他与胤禩的关系就符合礼教了,只怕吃醋中的男人都是如此的不可理喻。?

想着,胤禛又是一声冷哼,在场的人只要不是聋子,怕是都能听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