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74 章

听见冷哼声,胤禩嘴角微翘,看来四哥对这个知画姑娘还真是没有一点好感啊。?

“听爹爹说十二阿哥您要离开了?”现场只有陈知画一人没有注意到胤禛那阴沉的脸色,不然现在她的表情恐怕就不是不舍而是害怕了。?

“咳咳,永璂,随朕去书房,京中刚送来一些奏折。”咳嗽出声,胤禛示意自己的存在。?

“是,皇阿玛。”这才中午,哪里来的奏折?这些日子京中来人都是在晚上才到的,四哥可真是睁着眼说瞎话,不过他也懒得拆穿他。?

抱歉的看着陈知画,胤禩跟在胤禛身后离开,无视陈知画落寞的目光。?

一旁的胤礽在心中直呼无趣,老四什么时候也这么奸诈了,或许说奸诈是他的本性?真是的,故意将人骗走,不让他看热闹。?

眼光略带冷意的看着站在那儿的陈知画,胤礽心中冷笑,想要攀上皇家,就凭这种姿色也配?不是他夸,以前他府中随便站出来一个丫鬟也比她美上百倍。?

和胤褆并排站着的胤褆也是满脸失望的看着陈知画,还以为这个女人有多大的能耐呢,原来就这么点手段,不,这连手段都算不上。整日只知道缠着老八,这样的女人老八能看上眼太阳怕是天天打西边出来了,更何况在老八身边还有一个狠角色的时候。?

“走了。”倏地出声,将胤褆从深思中拉了回来。胤褆屁颠屁颠的跟在胤礽屁股后面离开了,也顾不上看那蠢女人的脸色。?

只是他没看见,陈知画脸上那忿忿的恨意,从小到大,海宁多少公子哥为她神魂颠倒,偏偏只有这个十二阿哥不为她所动,她一定要当上十二福晋,脸上露出一抹笑意,陈知画阴笑出声。大文学www.dawenxue.net只可惜远走的胤礽和胤褆两人没有听见这可怕的笑声。?

今天的夜色特别的黑,以往高高挂在空中的月色不知躲到哪朵云朵后面了,抬起头只能隐隐的看到有些黑雾在空中飘荡着,偶尔还有看不清身影的飞鸟飞过,晃动了树木的顶端。?

刚从胤禛屋内出来的胤禩嘴角还有些红肿,好在夜色掩盖了他绯红的脸颊,今天若不是那个陈知画,他也不用被四哥这样惩罚了。摸摸有些破皮的嘴,胤禩眯着眼睛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片刻之后,胤禩放下搁在唇边的手叹气出声,缓缓走向自己的屋子。?

刚走到门前,门内一片黑暗,胤禩推门而入,拿起桌边的火折子点燃了蜡烛,不经意间闻到一股暗香从屏风后面飘来。?

应该是陈府下人点的熏香!胤禩想着。但是他却没有往深处想,住进陈府这么多天了,为什么他的屋子只有今天点了熏香。?

坐在桌边喝着已经冷掉的茶,胤禩皱眉,还真是苦涩啊!这样想着,胤禩却隐隐觉得小腹出有一股邪火慢慢燃起。?

端起茶壶,胤禩一口喝尽,却还是没能将那一股火浇灭,反倒是越烧越旺,精明的头脑略一思考,胤禩就明白这茶不干净了。?

他平时并不是纵欲之人,何况刚才还被胤禛闹了一通,怎么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又会有了渴望。?

平静的放下手中的茶壶,胤禩安静的坐在凳子上没有动静,也不急着叫人来。想必下药之人就在附近,费劲千辛万苦让自己中招,恐怕是已经将周遭都清理干净了,自己就算是叫破了嗓子也不会有人过来,既然如此,又何必浪费力气呢??

不负胤禩所望,一阵脚步声由远及近,来人似乎非常大胆,笃定了只有他一人,所以没有在门口多做停留的打开了房门。?

看着那人,胤禩一笑,果然是陈知画啊!?

“十二阿哥?”看见胤禩如此镇定的模样,陈知画以为药效还没有发挥出来,故作疑惑的看着他。?

“知画姑娘这么晚了还有事吗?若是没事的话请离开,我要休息了。”胤禩忍的辛苦,这个身子没有经过什么情丨欲,平常就算是胤禛也只是些小打小闹,所以对**特别敏感,相对的抵抗力也就弱了许多。这番话说的轻松,可是却花了胤禩许多气力。?

“十二阿哥您就不要忍耐了,让知画来帮您好吗?”似是看出了胤禩的隐忍,陈知画也不再隐瞒了,直接伸手擦去胤禩额头沁出的汗,魅惑一笑。?

站近了,胤禩才看见原来陈知画一身清凉装扮,一袭薄纱披在身上,透过朦胧的烛光隐隐可以看见粉纱下的妙曼身躯,芊芊细腰不盈一握。即便胤禩这种冷清之人,在**的作用下也起了反应。?

“你若是现在离开,本阿哥可以当做一切都没有发生,否则别怪我不怜香惜玉!”双眼射出冷光,胤禩面无表情的看着陈知画。平时的温和有礼并不表示他就是一只无害的猫,相反隐藏在笑脸下的利爪更让人胆战心惊。?

“我,我只是喜欢你,永璂。”第一次叫着胤禩的名字,陈知画本来还有些被胤禩的眼神吓着的胆子又在瞬间恢复了。?

大胆的抚上胤禩的脸庞,陈知画有些着迷的看着眼前这人。虽然他比她小,可是却同样让她着迷不已,英俊的外貌,高贵的身份,数不尽的财富,还有皇上对他的宠爱,即便是远在海宁,她也能经常听人说起十二阿哥的事,大家都是如此相传的,十二阿哥是下一任的皇上!?

早在那时她便对这位从未蒙面的阿哥起了兴趣,听着下人们从外面打探来的消息,听着他的种种事迹,她无时无刻不渴望见到他,没想到上天真的怜悯她,这次皇上南巡,恰好是宿在她家。第一眼见到的时候,心就已经无法自拔了,眼前所见之人比传说更甚。?

“没想到陈姑娘还真是豪放啊,为了得到心中所好,什么手段都能使出来!”胤禩嘲笑,脸上却已经泛起一片粉红,身子也有些发颤。?

“我,我也不想的,皇后娘娘已经答应我让我进宫了,她说会让我做十二福晋的……”纵然是在大大咧咧的女子,也听不得别人如此的讽刺,陈知画喃喃解释着,却忽略了皇后第二天劝她放手的话。?

“我的亲事自有本阿哥自己做主。”突然生出一股大力,胤禩推开抱住自己的身躯。却由于反作用力的原因,他自己坐着的身子也是一阵晃动,堪堪倒在了地上。?

“十二阿哥……”陈知画伸出手想要扶起在地上躺着的胤禩,却被人一把挥开。?

抵住身体内一波又一波的热潮,胤禩咬紧牙关将到口的呻吟吞回肚内。?

眼神焦急的看着胤禩,陈知画担心若是再拖下去恐怕会对他的身体有伤害,“十二阿哥就让知画帮您解决,这么忍着对身体不好的。”?

说完不顾胤禩的抗拒,直接将地上的人扑到。手指微颤的解开身下之人的衣服,陈知画脸色也微微发烫。?

胤禩苦笑,难道自己今天要被人强了么,只是等自己有了力气定要让身上这个女人知道,他胤禩也不是个好惹的。?

“为什么我会全身无力?”胤禩问出声,中了**只会将人的情丨欲勾出来,绝不会出现全身酸软无力的情况。?

“熏香。”陈知画说着,手中的动作也没有停下。?

原来熏香的香味加上桌上的茶水,合起来便是强烈的**,只是茶水喝多了便会让人有些无力,陈知画也没想到会这样,所以这会儿只好自己动手。?

是这样!胤禩想着,眼波流转思索着解决眼前的困境的办法,可是身上涌出的热潮却一直打断他的思绪,再加上陈知画的动作,胤禩想要保持清醒的头脑也是十分不易的。?

不好,在这样下去怕是要出事了!脑子渐渐迷糊,胤禩眼前一阵晕眩,胸口起伏加大,口中不断呼出浓重的气息,迷糊中他看见桌上摇曳的烛火。?

有了!胤禩勾魂一笑。?

这一笑不要紧,却是将知画给笑晃了眼,本就是翩翩佳公子,冷淡的脸庞已经足够让人着迷,再加上迷人的笑容更是让人无法自拔。?

趁着陈知画恍惚间,胤禩努力伸手捉着桌布的一角,狠狠一拽,霎时火光炫了两人的眼。?

陈知画呆呆的看着眼前不断扩大的火光,好一会儿才意识到着火了。?

“朕希望你能给朕一个合理的解释!”胤禛想着昨天夜里发生的一切,现在还是怒火满腔。?

若是自己再晚到一会儿,若是胤禩没有想到这么个方法脱身……这两个后果无论哪个都是他不能接受的。?

“皇上恕罪,都是小女无知犯下大错,请皇上恕罪。”陈邦直在知道自己女儿做了什么后就一直不停的磕头请罪,额头一块红肿,已经有丝丝血液,可是他却没有察觉到疼,继续磕着头,连一旁他的夫人和其他三个女儿也只能傻傻的看着这一幕。?

她们已经被吓傻了,以往皇上来的时候都是笑容满面,即便这一次有些冷淡也没有对她们如何。可是今天她们才知道,天子之怒不是任何人都能承受的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