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番谈话已经决定了永琰以后的日子是多么的悲催,他本人却是直到登基那天,不应该说是直到知晓自己即将要登基的那天才明白过来。?

原来是因为他名义上的皇阿玛想要履行诺言,陪他名义上的皇兄出宫去散散心,顺便在外面生活下去,所以急着找一个继承人。但是那么多哥哥排在前面,为什么皇阿玛偏偏要找上他呢?永琰在心里哀嚎。?

只是这一切还是现在的永琰未能察觉到的,所以他依然过的很快乐,整天赖在胤禩那儿玩的不亦乐乎,连胤禛的冷脸也丝毫不畏惧。?

看着越来越嚣张的小鬼,胤禛无声冷笑,嘴角勾起的弧度让人不寒而栗。?

“不知皇阿玛叫儿臣来有何吩咐。”快要四岁的小娃娃紧张的站在下面,话语中还带着点奶味儿的问着坐在桌案后面的人。?

“朕给你找了个师傅,以后他会负责你的功课。”?

顺着胤禛的话,一个人从门外进来,外貌平平无奇,可是内敛的气质却让人移不开眼。?

永琰好奇的打量着这个人,随后意识到貌似有些地方有点不对劲。?

“皇阿玛,儿臣……今年才三岁。”再过一个月就四岁了,可是永琰下意识的忽略这一点。?

听闻此言,胤禛身形未动,头也不抬,只是淡淡的说着一段似是而非的道理,听起来倒真是有那么几分有理,可是在场的三人都知道,这不过是借口而已,只是这层窗户纸没有人敢捅破。万岁爷的话即便是错的,那也是别人的理解有误。?

永琰垮下小脸,可是却不敢放抗胤禛的决定。毕竟再怎么说,他也只是一个四岁的小娃罢了。?

永琰幼小的心灵想着,等会去十二哥哥那儿求点安慰去。可是胤禛好像看出他的心思,直接命那师傅将人带走。?

看着那人恭敬的动作,还有皇阿玛眼里不可忽视的寒气,永琰迈着小步子慢慢离开了御书房。?

“四哥,你对着永琰可真是用心良苦啊。”从偌大的屏风后面走出来,胤禩眯着眼看着已经不见身影的两人。“可是永琰才三岁,他能够受得了吗?”?

“要想成为站在顶端的人,不吃点苦点怎么成,咱们当初不也是这么过来的么?”生怕胤禩心疼那小鬼头,胤禛连忙劝着胤禩,只是他好像说错了话题。?

“是啊,说起来咱们当初可没有现在这么平静。”胤禩是指他们当初为了皇位所用的手段。?

“小八!”胤禛急了,这是他最不愿回想的一段往事,即便小八已经释怀了,可是它还是犹如一根刺一样,插在他们俩中间。?

“呵,说说而已。”胤禩淡淡一笑,“你直接让那人去教永琰,他能消化的了吗?”?

胤禩之所以这么问,是因为他知道刚才进来之人的身份。?

粘杆处一般给人的感觉无不是一些暗杀或者暗卫之内的工作,可是他们并不是只注重武力的组织,相反,对于这些人的头脑,胤禛也要求的非常严格,而刚才进来之人可以说他是一个鬼才,在粘杆处起着军师的作用,地位可以说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我的眼光不会有错。”胤禛说的很肯定,却也是实话,他的眼光很少有错着。?

“呵呵,还真是自大。”好久没有看见过这么自大的胤禛了,胤禩想着。?

“是么?”胤禛饶过书桌走下台阶,俯身看着面前之人,眼神调笑的说着,“咱们打个赌如何?”?

“哦?”胤禩眼神了然的看着他。?

“五年之内,永琰若是成才便是我赢,反之则是你赢。”?

“这好像对我不公平吧,四哥?”爱新觉罗家的基因有多好胤禩是知道的——当然除去弘历和永琪那两个异类,若是在这种条件下再被有心人好好教导一番,日后肯定大有作为。这个赌,他不是输定了么!?

“若是小八害怕输给我咱们也可以做罢。”胤禛无所谓的说着。?

“四哥,你不用激我,我又不是毛头小孩,岂会上你这种当。”胤禩冷静的说着,还顺带附送一个白眼。?

于是可怜的永琰不知道,他最喜欢的哥哥其实骨子里就是一腹黑的人。看着他身处于水深火热之中不拉他一把,反而坐在一旁看热闹。?

胤禛有些可惜的看着胤禩,本来还想接着这次打赌讨点好处呢,现在看来是不可能呢。所以说呢,四爷,八爷也不是好糊弄的。您想要“抱”得美人归,还得再下功夫才行。?

好吧,时光匆匆流过。在时间的证实下,永琰已经很了解那名义上的哥哥的真实性格了。?

可是这一年来,永琰还是时不时会看着胤禩发呆。美男就在眼前,要是不看岂不糟蹋了老天爷辛苦造人的一番好意。?

“十五,你再不写,等会儿你皇阿玛就要来了。”胤禩不知道第几次提醒眼前这个呆头呆脑的小娃娃。明明以前很聪明的啊,怎么现在越来越犯迷糊呢?胤禩很自觉的忽视自己的因素。?

“啊?哦,知道了,十二哥。”偷偷擦着嘴角疑似口水的可疑水渍,永琰埋头继续抄写着资治通鉴唐纪第九卷的内容。?

胤禛刚踏进凉院就看见那个小鬼色心大发(?)的动作,眼神一冷,直将跟在后头的吴书来冻得打了个冷颤。?

吴书来已经习惯在六月天感受到如此寒冷了,所以只是搓了搓手臂,没有多余的反应。?

“你跪安吧,朕还有事要和永璂讨论。”?

正在认真做着功课的永琰立刻起身收拾东西走人,速度快的好像已经演练了上千遍似的。事实上这也不是他第一次被皇阿玛赶走了,可是能不能换一个借口啊,每次都用这个让他很想吐槽的。?

显然坐在一旁的胤禩也是和永琰一样的表情,意思很明显的鄙视某人。?

可惜被鄙视的那人今天心情似乎很好,尽管刚才看见让他生气的一幕,也没能影响他的好心情。?

挥手让吴书来退下,胤禩自己躺在躺椅上,顺便将人抱入怀中。?

胤禩也懒得挣扎,现在正值夏季,有个天然冰块愿意给他降温他也乐得享受。?

“看看这个。”从怀里掏出一份奏折,胤禛闭着眼递到怀中之人的面前。?

胤禩无聊的接过奏折,本来以为是一些大臣上奏的选秀奏折,再不然就是劝他大婚的,可是打开一看,胤禩嘴角的笑意有些,额,僵硬。?

“这份婚柬是怎么回事?”胤禩问着老神在在的某人,若这是一份普通的婚柬也就罢了,可是看看那新郎官和新娘子分明是大哥和二哥。虽说早就知道两人已经订婚,可是真到了要成亲的时候,果然还是会有些承受不了的吧。“二哥怎么会突然答应的?”?

“这个你应该去问胤褆。”胤禛睁开眼,眼神清澈的看着胤禩,很无辜的表示自己也不知情。?

看着装傻的这人,胤禩努力劝自己要冷静。这上面婚期明明就是明天,可是为什么自己一点都不知晓?偏偏胤禛还在这儿跟他玩无辜,要说他现在才知道这事,胤禩倒宁愿相信胤礽突然想开要嫁给胤褆了。?

不同于胤禛的冷静,其他大臣收到这份婚柬时也是一脸吃惊,这些年晴格格是怎么对待三阿哥的他们都看在眼里,怎么这会儿突然改了性子,还这么快的就要嫁给他。但是不管怎么样,婚柬都已经发出来了,上面还盖着阿哥府的印,肯定错不了。所以为了明天的大婚,大臣们无不急急忙忙的准备着礼物。而礼部的人知道这件事时直呼还烫阿哥和格格大婚岂能如此草率。应该要三媒六礼,问过黄道吉日,然后经过几个月的布置和大肆宣传这才能拜天地。?

但是礼部的人现在抗议也来不及了,只好在派人赶紧布置一下晴格格在慈宁宫的闺房,还有宫中各处都要张灯结彩,显的喜庆才行,谁让晴格格深受圣上宠爱呢。在其他人眼里,其地位不亚于十二阿哥。?

礼部的人还想着要再大操大办一下,却被胤褆阻止了,婚礼的一切东西他早就命人准备好了,与保成的婚礼他怎么可能会马马虎虎一带而过呢,当然是要多奢华有多奢华!好在在胤禛的帮助下,他才能瞒得过众人。看着几个兄弟接过自己婚柬时吃惊的模样,胤褆也很不厚道的阴笑两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