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0章 贱皮子,认识她

那春晓发现自己就是个贱皮子,在军营的时候整天累死累活,心里想的都是训练赶紧结束好好休息,回到家里终于可以好好休息了,且整天还有人好吃好喝的供着她,她反而浑身不自在起来。

每天早上六点,她保准会醒过来,在床上多躺一会儿都难受。

这片别墅区的环境很好,有很多绿植,后面还有一座不高的小山,说是小山,其实更像是一个超大的土坡,路修的很平整,几乎也没有什么车子通过,是晨练的好地方。

她利用两天的时间查探好地形,脚上的伤刚好一点,她就迫不及待地恢复了五公里晨跑。

开始的时候张采薇还不同意,小姑娘正是长身体的时候,应该多睡才是,后来还是厉堂川劝她,说是小姑娘坚持锻炼身体,才会少生病,张采薇这才不拦着她。

前几天刚下过雨,不少沙石泥土被冲到上山的水泥路上,脚下稍不留神就会踩到泥块或者是石块,很危险。

那春晓很小心,顺利地跑到半山腰。因为是上坡路,跑起来特别费劲,其实没跑多远,她却已经气喘吁吁起来。

她放慢了脚步,开始调整呼吸,打算一鼓作气,跑到山顶。

正这时候,她好似看到有个人背对着她坐在前方路中间。

不是崴到脚了吧?

心里琢磨着,她已经跑到这人身边。是个十六七岁的少年,上面穿了一件浅灰色跨栏背心,下面是一条黑色运动短裤。他有些瘦,跨栏背心穿在身上松松垮垮的,和那春晓在部队看到的那些健硕的士兵完全不同。

他垂头查看自己的脚,那春晓并不能看到他的长相,只他的皮肤特别白,在熹微的晨光中,竟让那春晓觉得刺目。

“那个,需要帮助吗?”犹豫了一下,那春晓还是小声地开口问道。

“谢谢,我……”男生道了一声谢,原本还算轻快的声音在抬头看到那春晓的一刻戛然而止,还挂在嘴角的笑也消失不见,看着她的眼睛里,甚至有寒光闪过。

这个人,认识她!

这个想法刚浮出脑海,她已经开口问道:“你认识我?”

男生冷哼一声,低头把鞋袜套上,艰难地从地上爬起来,一瘸一拐的下了山,期间竟是再没多看她一眼。

哪会有人对一个陌生人是这样的态度,所以他肯定认识她,而且并不多喜欢她。

原身以前一直生活在小镇里,根本没来过京都,应该不可能认识住在高档别墅区的男生吧。那么,这个男生就是她来京都之后认识的喽,她一边往山上跑一边回想,等跑到山顶,依然没有想到何时见过那个男生。

算了,不想了。如果是无关紧要的人,对她态度不好又有什么关系呢?她只要让她在乎的人喜欢她就好了!

这般一想,那春晓也轻松了一些,下山的脚步也不自觉轻快了许多。

之后几天的晨跑,她都会遇到那个男生,只是男生依然不拿正眼看她,她也只当没看到他,跑自己的。

转眼到了周末,吃早饭的时候张采薇挨着个问几个儿媳妇,她们的老公晚上回不回来吃饭,最后除了一直不曾露面的厉盛绪还回不来外,其他人竟然全都能回来。

这些天待在厉家,那春晓也知道聚齐厉家的所有人有多不容易,她最初来的那两天,他们之所以都在家里吃饭,竟是张采薇给他们下了死命令,就是想家里人多热闹一些,让她别那么拘束。

“阿姨,盛维哥回来吗?”那春晓忍了半天,还是忍不住问出了口。

“这个臭小子,也不知道往家里打个电话,往部队打也不接,每次都让小战士敷衍我!”说起这个,张采薇很是气愤,絮絮叨叨和那春晓抱怨起来。

从张采薇的话里那春晓知道,自从厉盛维上军校之后,一个月能回一次家不错了,最长的时候竟然有大半年没回来。

“男人啊,家里没有老婆孩子,没有牵挂,他就不愿意回家。你看看你其他几个哥哥,一有时间就往家跑,为啥?还不是惦记你几个嫂子……”说着说着,张采薇就要往厉盛维的婚姻大事上拐。

几个嫂子互相使了个眼色,最后还是周瑾开了口,“妈,春晓还小呢,这些话咱们私底下说,别教坏了小孩子。”

吃饭的可不止一个小孩子,张采薇扫了一眼,几个男孩儿也都睁着好奇的大眼睛看着她,她也意识到自己太磨叨了,转移话题道:“我听说去年刚搬进小区的白家孩子开学也读高一,正巧和春晓都读育人高中。春晓啊,改天有时间阿姨邀请白家人过来,你和那孩子见见面,说不准以后还能成为同班同学,还能有个照应。就是成不了同班同学,一个年级能说上话不也挺好。”

张采薇都是为她考虑,她当然不能不领情,轻轻应了一声,还对张采薇道了谢。

请人上自家来做客,且还是不多熟悉的人,总该有个名目才行,张采薇一时想不出,便把这个艰巨的任务交给了几个儿媳妇,自己则在吃过早饭之后便开始张罗起晚上的聚餐来。

那春晓帮不上忙,陪着几个小的玩了一会儿就上楼看书去了。

中午不用人叫,估摸着该吃饭了她自己就乖乖的下了楼,看到客厅的沙发上坐着的人,她还以为是自己的眼睛花了。

“盛维哥,你回来了。”她走过去,确定是厉盛维之后才惊喜地说道。

怪不得她下楼的时候没听到孩子的打闹吵嚷声,原来是他们的克星回来了,这会儿都不知道跑哪躲起来了。

厉盛维也上下打量她一眼,这才回家几天,她的皮肤白皙了不少,脸上也有了些肉,头发好似也长长了,只那双大大、水水的眼睛还如以前一般。

“嗯”,厉盛维轻轻应一声,等那春晓坐下之后,才问道:“坚持训练了没有?”

那春晓脸色微红,老实回答道:“每天都有晨跑,就从家出发,跑到后面山上再跑下来,也不知道有没有五公里。”

厉盛维点点头,显然对于那春晓坚持早操很是满意,“其他的呢?有没有坚持?”

——————

感谢大家的支持,感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