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8章 偷听

“你是她什么人”那春晓冷冷问道。

白梓源正要回答,她却一摆手,继u?道:“你现在能替她受罚,以后能替她挡刀子,挡子弹吗就算你愿意替她挡,你能挡几回”

冷哼一声,“在这里,教官说的算,你们要做的,就是服从”

她这番话也刺激了靳思浓,靳思浓素来佩服那春晓,心里也想像她一样,这会儿倒是没有生那春晓的气,只心里憋着一口气,既然来了,就算不能像那春晓这样,也绝对不能让那春晓看不起。

安思浓直接趴在地上,开始做起俯卧撑来。做一个报一下数,声音虽然发颤,却很是坚毅。

那春晓和厉盛维对视了一眼,都微不可见的的点了下头。

处理好了靳思浓,接下来就是白梓源了。

“强出头,态度不端正,罚一百”那春晓淡淡说道。

白梓源抿了抿嘴,二话不说就和安思浓并排做起俯卧撑来

因着这个插曲,来特训的学员算是见识了那春晓的厉害,开始因她是?女教官就升起的那点儿轻视之心马上也收敛起来。

接下来就是搭帐篷弄吃的,还是和早前那春晓特训时一样,男女混住。

靳思浓咬牙坚持勉勉强强做了五十个俯卧撑,其他特训人员看她一个娇滴滴的小姑娘便想着搭帐篷的时候让她多歇一歇,奈何那春晓如女罗刹似的守在一边。大家伙儿也都歇了放水的心思。

从这晚开始,特训生活正式开始。那春晓虽然是射击教官,不过这次厉盛维有交代。一个教官在训练?的时候,其他教官必须在场监督训练?,才十个学员,五个教官一个总教官,可以想见他们的日子有多难熬。

那春晓更是好像从来都不认识白梓源和靳思浓一般,对他们很严格,他们犯了错。甚至比别人罚的更狠。

靳思浓什么时候吃过这个苦,第一天晚上训练?之后就哭了,之后几天的训练?更是场场必哭。一开始的时候其他学员还会安慰她,可时间久了大家都觉得麻烦,整天累的要死要活,回帐篷休息还要听她哭哭啼啼。谁不烦躁。

只就白梓源一直细心地安抚她。若是没有白梓源在,估计靳思浓第一天训练?之后就哭喊着离开了。

特训进行了一个礼拜,开始正式加入射击训练?。靳思浓的射击是那春晓教的,虽然比不过那春晓,却也是极厉害的。

在第一天的射击训练?中,靳思浓就打出了让其他学员吃惊不已的成绩,也因为射击成绩突出,她也重新找回了自信。哭的次数越来越少了。

那春晓把她的变化都看在眼里,心里也替她高兴。说实话,她是真的希望安思浓能留下来。日后有机会她和白梓源一起执行任务,情侣的身份也是个很好的掩护啊。

“想什么呢,这么高兴”那春晓正伏在案上手写接下来的详细训练?计划,不成想走了神,被人拍了下肩头才缓过神来。

“你来我的帐篷干嘛”那春晓斜了提着水桶大喇喇走进来的厉盛维一眼,悠悠道。

厉盛维把水桶放到行军床边,直接斜躺在她的行军床上,挑眉道:“我这费劲巴拉的给你晒了一天的水,寻思晚上让你擦擦身子,感情做了无用功,你要是不喜欢,我一会儿就把水拎走,自己去洗个淋浴。”

这里条件艰苦,哪有什么淋浴可以洗,不过就是兜头浇一桶水,把身上的泥巴尘土冲下去罢了。

那春晓没有奶,自然也没办法哺乳喂孩子,所以这两天就来了例假,一直没沾凉水,身子都快臭了,厉盛维心疼她就在白天给她晒了一桶水,这会儿提过来想让她简单擦一擦。

现下已经进了十月,白天阳光还算不错,不过早晚气温低,晒热的水不多一会儿也就凉透了。

那春晓知道?他的好意,放下笔坐到床上,也不顾他一头一脸的尘土,直接“吧唧”一下亲在他的脸上,笑道:“感谢总教官体恤民情”

厉盛维又挑了挑眉,邪邪道:“现在知道?大爷的好处了,改明儿离了这地儿一定要好好伺候大爷,听到没有”

得,厉盛维这是演纨绔少爷和小丫头的戏码上瘾了

那春晓刚要捶他,厉盛维就肃了肃神情,揽着她的肩膀坐起身来。

那春晓以为他有什么大事要和她说,也收敛起旁的心思歪头等他说话。

厉盛维绷着脸,一本正经地开口道:“以后你好好伺候大爷,今晚就让大爷伺候妞吧。来来,快把衣服脱了,大爷给你擦背”

“嘭”

“哎呦,你个傻妞,竟然敢打大爷”

帐篷里已经晋升为奶爸奶妈的夫妻俩嬉闹起来。

开始盘龙说他们两个太久没过二人世界正好趁这个机会出来过过二人世界,那春晓只以为盘龙是在忽悠她,可真的出来了,虽然也有特训学员和其他教官在,厉盛维总是趁着别人不注意的时候往她身边凑,他们两个还真的找到那么点儿感觉。

帐篷里的动静不算大,却也不算小,离远了听不到他们的嬉闹声,离进了却听的真真切切。

靳思浓和白梓源躲在一丛杂草里,听着帐篷里的笑闹声,开始还有点儿尴尬,真怕里面的两个人没羞没臊的干出什么来让他们不小心听了墙角,可过了一会儿却发现?那俩人只是逗贫玩儿一些幼稚的游戏,这才松口气。

放松下来,再听里面幼稚的对话,又觉得非常羡慕。

特别是靳思浓,她本来就是个感情丰富的人,这会儿更是感概良多。

“他们感情真好”,她叹息着说道:“他们回家是普通夫妻,出来就是搭档、伙伴、战友,相互扶持,携手奋斗,我真羡慕他们。”

说完,又长长的叹了口气,转头看向白梓源。

月色朦胧,他的脸也朦胧起来,“如果我坚持到最后,咱们也能像他们这样就好了。”

她的眼中满含期待,白梓源如何不知道?她的意思,沉默了片刻,伸手握住靳思浓的手,身子也不断朝她靠近,两个人鼻尖挨着鼻尖,呼吸可闻的时候,他轻轻浅浅地说道:“我们都咬牙坚持,最后肯定会心想事成的。”

ps:感谢大家的支持,感谢感谢。